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祝融城 - 29.危机解除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9-20 10:31:02pm

奇幻·玄幻


伴随着话音落下,无数银色光带自地面上升起更主动隔绝了冒牌教皇和阿唯,让他们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冒牌教皇却仍然嘴角噙着一抹笑,疯狂地试图破坏这些光带,目标死死地锁定在阿唯身上。

毕竟不过是个十七岁少年,纵使他拥有高强的实力,是真魔族混血,阿唯还是个孩子,他会害怕这个冒牌教皇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刅珟!!”司湫语此时大声叫道,叫出了冒牌教皇的真名。

果然,冒牌教皇停下了所有的动作,脸色阴沉地看过来,但眼底的痴狂依然还在。只见他缓缓地抬起手,打了个指响,一团犹如迷雾般的邪异红芒一圈又一圈地自地面上升起,将他给围绕在红圈之中。

那双眼瞳,也逐渐变成了邪异的红色,让他整个人变得更加诡异危险。唯有那张脸孔依然不变,仿佛他本来就跟教皇长得一模一样,犹如双胞胎。

“明明就不认得我的长相,为何还是知晓我是谁呢……还有,神眷司时,你真的变得太弱了啊。”

“我变弱还是没有变弱都与你无关……而且,我这一次一定要问清楚为什么你要计划这一切!”在夏科冯的搀扶下,司湫语勉强站稳,可他那苍白的脸色却暴露了他现在很虚弱。

无谓地耸肩,冒牌教皇——刅珟忽然发出了奇怪的笑声,随手一划,银白光带瞬间被隔断,散落在地上的同时还会自动消失。

眼见自己的攻击竟然如此轻易地被化解,司湫语实在很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不准你碰我的阿唯!!”

显得响彻天际的女声从不远处传来,他们不约而同地循声望去,只见楚绫风风火火地朝着他们这儿跑过来,手中持着的是她那很特殊的不知名皮带武器。

当她甩了一下,皮带自动转换成其他形态。

刅珟有些惊讶地看着朝着自己冲过来,一副凶神恶煞的楚绫,连闪避都没有就这样被楚绫的皮带武器给击中,手臂瞬间皮肉绽开,鲜血直流。可是他依然一动也不动地紧盯着楚绫看,看得她都后怕起来,赶紧倒退好几步,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见状的司湫语很困惑,但至少阿唯得救了。

“孁(líng)……”

声音轻得犹如空气般让人听不见,可司湫语和阿唯耳力很好,都有听见刅珟对着楚绫叫出了一个名字。

下一刻,刅珟跑了。

是的,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莫名其妙地跑了。

原本楚绫还想追上去,但阿唯叫住了她,让她穷寇莫追,免得到时候她出了什么事情,他们会很困扰的。于是楚绫只好留下来,却没有闲着,赶紧跑过去帮忙。

此时明梓珩和李少贞也赶到了现场,看到重伤昏迷中的风巽刻,他们都露出了愕然的表情,仿佛这是第一次看到他受到了如此的伤害。

不只是风巽刻,原本就是强撑的司湫语也宣告昏迷过去。

与此同时,黑暗教廷和消灭者撤退,也不知是投降还是什么,反而还留下了一堆谜团。

“总而言之……祝融城,安全了。”

最终,他们便以明梓珩的这番话,为这场意义不明的战争划下句点。

***

哑口无言地相互对视了好一会儿,司湫语和风巽刻选择一句话都不说,默默地坐在这质感很好的沙发上,面前倒是坐了两个很熟悉的人。虽然他们心里怀揣着各种疑惑,但这种时刻还是识相点别问这么多。

坐在他们面前的是宣清凛,而宣清凛身边坐着的是冥府的冥王副官。

良久,炽翼缓缓开口道:“你们可以在这里待久一点,没关系的。”

“所以是你带我们过来的……?”司湫语迟疑了一下下,不由问道。

只见炽翼淡然地瞄了他一眼,又瞄向风巽刻,最后他的视线落在宣清凛身上。那意思再明白不过,把他们带来的正是宣清凛。

风巽刻扶额,满脸黑线地看着宣清凛。

“为何?”

“还不是因为一个还没痊愈就胡乱放大招,一个过于轻敌结果连神魂都受到重创……我不去找炽翼帮忙,是要去找谁帮忙啊!”宣清凛没好气地回道,那一脸气鼓鼓的,甚是可爱却让他们不敢惹他。

拜托……谁敢惹他谁就倒霉好吗……

“谢谢你,炽翼。”唯有司湫语很有礼貌地道谢。

“不谢,举手之劳。治疗本来就是我的职责之一。”炽翼用着云淡风轻般的语气回应他,然后又继续忙他的公务,时不时还会露出烦躁的表情,在那边抓头。

忽然间的这地方恢复了寂静,无人说话。他们保持静默,是因为炽翼看起来很忙碌,不想干扰他。

但这寂静维持不了多久,宣清凛便打破这沉默的氛围,兴致盎然地说:“啊对了,祝融城的危机解除,你们可以各自散了哟~~”

闻言,司湫语和风巽刻都眯起双眼看着他。

“你……早就知道了是吧?你早就知道黑暗教廷的教皇……”

“不不不,我根本不知道刅珟竟然长得跟教皇一模一样。嗯……其实我也很惊讶刅珟在黑暗教廷里,毕竟我也在追捕他。”宣清凛略略思索了一番,如此说道。

“追捕?能够让你亲自追捕的,恐怕不是什么小人物。”炽翼虽然在处理公务,但耳尖的他也捕捉到宣清凛提到了“追捕”一事。

苦笑了笑,宣清凛只好解释自己为何会追捕刅珟的事情,听得司湫语和风巽刻讶然许久,然后就被要求保密。反正这种事情不能说出去,他们俩也不是什么大嘴巴,理所当然的不会告诉其他人。

又过了好一会儿,司湫语和风巽刻都觉得他们已经神清气爽。

“是说,我们可以回去了吧?”司湫语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可以了。祝,一路顺风。”炽翼用了非常简短的话语,送他们离开。

司湫语和风巽刻分别被纯净的赤色光芒所包围,旋即身影缓缓地从这个界面消失。当他们俩都消失之后,宣清凛整个人昏昏欲坠,所幸有炽翼在身旁扶着,要不然他就会倒下去。

“谢谢……”

“太勉强不好。”

“没办法……他们两个都有被‘感染’的迹象……”

“嗯,只能祝他们好运。”

他们唯一能给予的,便是最后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