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2】飞行城堡 - 五 消失的陶瓷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09-21 8:56:30pm

其他·同人


南宫蝶蹙眉。

他继续说道:“那次拜访他主动提出要跟去,做提东西的帮手。姐姐喜欢他的憨厚老实,就答应了。”南宫尊弋哼笑一声,继续说:“真没想到最后打伤姐姐的就是他。我在等他醒来,一定要问出他们的真正目的!”

南宫蝶听到这里,心里感慨人真不可貌相。电视和小说里都常提到,那些看似最无杀伤力的人,往往就是伤害人最深,最需要防备的人。有时候,这些人还是终极大坏蛋。

他们习惯装成最无辜的样子示人,最后在对方完全相信自己时,再在对方的背后捅上致命的一刀。而我们却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怪在他们身上,只能怪自己为何毫无保留,那么轻易地就相信别人。

“为了掩人耳目,不让其他的间谍发现我们已经把他打伤,就叫Pierre易容成他的样子继续当园丁。而我则易容成Pierre的样子,扮成一个管家,就说少当家和小姐要在族长府上住几天才回来,又不想被打扰,所以‘我们’就先回来。”

“那你们怎么跟季晨风相遇的?”南宫蝶又问。

“你那次的袭击中,他们刚好趁乱逃脱。季晨风救了我,不然我早没命。”

南宫尊弋说完,眼神忽然暗了下去。南宫蝶知道,他又再担心南宫祈沫了。再看向季晨风,一样是一副颓废的样子。

他们生命里重要的女人都被天云派的人抓走,至今生死未卜,也不知道有没有危险。他们好像被掏空后悬挂在绳子上的玻璃瓶一样,只要一摔就会马上碎成四分五裂。

南宫蝶看了很无奈,自己又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此刻根本帮上什么忙。回去之后她还得想暂时要寄住在谁的家呢。

她看了看手机屏幕显示的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她让所有人先休息,养足精神后再商讨对策。季晨风和Andy的眼袋和黑眼圈已经深到苹果肌了,再这样下去他们迟早会被眼袋绊倒。

南宫尊弋和管家又再次换衣,而Andy则为他们穿上面具,他们和南宫蝶走出密室回到正常的空间。

南宫蝶再次看到明亮的灯光和宽裕的空间,顿时有点不适应起来。

南宫尊弋把Pierre扮得出神入化,走路时抬头挺胸,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还有一种高冷的气势,跟刚才在密室里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简直潘诺两人。可能因为他们的气质本来就比较沉默寡言,所以扮起来没什么难度。

而Pierre也把园丁扮得很好,虽然南宫蝶没见过园丁真正的个性和言谈举止,不过他却可以把一个与自己个性相反的角色演得如此自然,简直是演技派啊。他要是不做管家,也可以去当演员,绝对可以红遍半边天,拿多几个奥斯卡影帝奖也是搓搓有余。

南宫尊弋把南宫蝶领到客房,她想要说什么,却被南宫尊弋轻轻摇头阻止。他没多加解释就离开了房间。

南宫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现在事态不利,必定隔墙有耳,还被装了监控器,所以有什么话还是到了密室再说会比较安全。

一切都要等到明天,季晨光和吴皓宇来了之后才能继续。

隔天一早,南宫蝶就被手机铃声响起。打开评屏幕,是季晨光打来的。

“喂。”南宫蝶裂开嘴撕开声音,把沙哑的声音传进电话里。

“我和阿宇已经在门前,可是没看到人,按了几声门铃也没人回应。”季晨光也好不到哪里去,声音听起来也很疲惫。

怪了,怎么可能会没人回应?

“你们等着,我现在就去找人开门。”

挂了电话后南宫蝶赶快换下睡衣,连牙都没刷,脸也没洗地就走出房外。奇怪的是,房间外的整条走廊一个人影也没有。

已经是早上九点了,这个时间理应有几个女佣在打扫走廊还是擦墙壁之类的。其实也不难怪,毕竟每户人家的习惯不一样,或许F市南宫府的佣人不是在这个时间打扫走廊的。

不过,南宫蝶的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走到大厅,南宫蝶依旧没有见到任何人影。这就奇怪了,房子那么大,怎么连个人影都没见到,难道大家还在睡觉?

这时,南宫蝶心中不祥的预感愈发猛烈。

来到大门前,她看到一脸疲惫的季晨光和吴皓宇,还有心事重重,不停地按着电话的唐颖。他们应该是连夜处理好那边的事情后就直接感到这里来,没时间好好休息。

南宫蝶带着稍微恐惧的表情看着他们,季晨光看了有点担心,急忙问道:“怎么了,你没事吧?”

南宫蝶欲言又止,摇头。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就是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控制着她,却又说不清是什么。

这股感觉来得太诡异,南宫蝶畏惧这种感觉。

吴皓宇比较没心没肺,他不在意南宫蝶的变化,反而觉得是季晨光太敏感了。或许南宫蝶的起床气比较严重,没什么大问题,过阵子就会好的。

唐颖更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只顾着低头按手机,也不知道在忙着什么。她穿得很随便,一条黑色背心和最近流行的破洞牛仔短裤,把婀娜多姿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就连南宫蝶是个女的都忍不住流口水了。她背着一个黑色背包,应该是手提电脑。

南宫蝶把季晨光和吴皓宇带进府里,先让他们在大厅休息,自己则回房间去洗漱,整理一下仪容。

在冲凉时,南宫蝶听到冲凉房外传来一阵阵的诡异声音,她以为是佣人在外面收拾,就没多加理会。可是,声音越来越大声,使得南宫蝶终于忍不住,加快冲凉速度,换好衣服走出冲凉房。

一打开冲凉房的门,有个黑影闪过南宫蝶的面前,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样子他就跳出房间的窗口,消失得无影无踪。随即,冲凉时传来的吵杂声也是随着黑影的消失离去。

南宫蝶被吓了一跳,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来,跑到窗口去,希望可以看到对方残留的足迹还是他离去的背影。遗憾的是,她毫无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南宫蝶的房间在二楼,对方竟然可以直接从二楼跳下去后马上爬起来逃跑,这简直不是普通人能所及的范畴。

除非对方身上穿了够结实的装备,否则这么一跃,脚不断至少也会骨折。可是刚才南宫蝶发现黑影的身手矫捷,身材似乎挺瘦的,像根材一样,不可能带着什么装备,因为结实的装备通常都比较厚重,对要反应快的行动来说,是个既碍位,又耗体力的东西。多数人还会选择宁愿单枪匹马也不会为自己带来负担。

当然,大白天的 ,南宫蝶相信刚才闪过的一定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人的身影。看来对方要么是蜘蛛侠,不然绝对不可能会有那么结实的身体并且可以从二楼一跃而下后敏捷地逃走。

不想那么多,南宫蝶赶快走回大厅,只见唐颖已经打开手提电脑,眉头紧锁着,快速地敲打键盘。而季晨光和吴皓宇两人则在大厅的四周游走,像是在警觉地观察着这里的一切。他们仿佛也察觉到着屋里的诡异气氛。

吴皓宇的个性比较直接,说话从不拐弯抹角。“小蝴蝶,这里的南宫家那么吝啬吗,怎么连个佣人都不请,搞得气氛都冷清清的。我还以为你带我们来到鬼屋。”

季晨光看向南宫蝶,用眼神表示同意吴皓宇的话。

南宫蝶想不明白昨天看到的那些佣人到底跑哪儿去了,就连南宫尊弋和管家的身影都没见到。

她想起昨天南宫尊弋带她去的密室,赶紧跑到昨天的角落,发现原本应该放在那里的陶瓷居然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