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2】飞行城堡 - 七 变成了通缉犯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10-06 11:59:45pm

其他·同人


下飞机后他们又马上在机场外拦了一辆出租车,行驶了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后,出租车停在一栋古宅前,外表看似荒废已久,院子里长满了长长的杂草。

付了钱,他们四个人下车,警惕地观察了四周,发现没有什么可以人物跟来后才安心地走进宅子。

唐颖挺喜欢这里的环境,觉得很自然,可南宫蝶养优处尊惯了,反而不怎么喜欢这么脏乱不堪的环境。但是现在情势逼迫,她不得不接受这里的环境。

走进宅子,里面跟想象中的一样,空荡荡的。唐颖走在最前头,她直接上二楼,来到一间外表看起来比较整洁的房门前。她礼貌地敲门,还带了点节奏。

几秒后,门从里面被打开了。出现在南宫蝶一伙人的面前的除了有南宫老爷、龙叔、吴叔、Missmo和几个服侍南宫老爷的仆人以外,还有的就是南宫尊弋、管家、季晨风和Andy。

他们全部围在南宫老爷的床边,不是到在商讨着什么。

南宫蝶一看,心想坏了,南宫尊弋一定把事情都告诉了爸爸,而如今不知道爸爸是选择愿意相信南宫尊弋还是自己。如果连南宫老爷、龙叔和吴叔都相信他们,那南宫蝶岂不是输得一败涂地?这简直便宜了那些乔装成她的样子的那伙人,南宫蝶不甘心。

开门的是其中一个仆人,她见到南宫蝶时,表情突然变得很奇怪,说不上是惊喜,反而带了一点的惊恐。

南宫蝶知道她为何会表露出这样的表情,是因为在情报网上的那篇帖子。现在全世界的人都以为事情的罪魁祸首是南宫蝶,而她却无力辩解。

南宫老爷看了一眼南宫蝶,温暖而又慈祥地笑了。他向南宫蝶伸出无力的手,意思是叫她过去。

南宫蝶看到这一幕,感动得眼泪都快要夺眶而出,但是她还是忍了下来,把要流出来的眼泪吸回眼眶里。

她蹲在爸爸的身边,握住爸爸的手,一股暖流从爸爸的手心传达到南宫蝶的心里,暖烘烘的,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她最喜欢爸爸的温度了,总能给她惬意平静的安全感。

南宫老爷裂开嘴,有气无力地说:“我知道你是无辜的。”龙叔也凑过来,摸摸南宫蝶的头。“欢迎回来。”

龙叔的一句“欢迎回来”让南宫蝶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地流了出来。她忍得好辛苦,最后还是破功了。

南宫蝶扑向爸爸的怀里,像孩子一样肆意放声痛苦,把所有的委屈都一次过哭出来。龙叔在一旁看了心痛,也蹲下来,从背后抱着南宫蝶。

南宫蝶感觉自己很幸运,在这世界上有两个这么溺爱她的爸爸,愿意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毫无怀疑地选择站在她这一边。

过了顷刻,南宫蝶终于止住眼泪停止哭泣。季晨光向她递来一张纸巾,她抹掉脸上的泪痕,心情霍然舒服了许多。

等南宫蝶的情绪完全恢复平静后,龙叔又继续他们刚才的谈话。

在他们身边服侍老爷的佣人都是被精心挑选后培育出来的能手,平时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佣人,可是只要老爷有危险,他们必定会挺身而出保护老爷。

他们都是一群孤儿,是南宫老爷在他们小时候收留了他们并供他们上学。孤儿都毫无牵挂也没有什么人可以威胁到他们,所以他们的忠诚度是绝对值得信任的。

而南宫尊弋的管家更不用说,他跟唐颖一样,因为以前受到南宫尊弋的恩惠,所以决意一生忠心于他。

龙叔用最简单和直接的方式重复刚才他们讨论的内容和昨天南宫尊弋跟南宫蝶说的关于天云派的目的。这一切都是他们的推断,还未经过证实,只是大家一致同意的猜想。

到南宫尊弋开口时,他先说的第一件事就是躺在密室床上的园丁今早已经过世,没有办任何葬礼仪式,只是让风水师来简单的看了看地势,就直接下葬在府后不远的小山丘上。

南宫蝶就问,“那你们为什么全部人都离开南宫府,却不叫我一起离开?”

南宫尊弋一脸赧然歉意地看着南宫蝶:“其实园丁死之前醒来过一次,他在迷糊的言语中说到南宫新任族长就是这起攻击事件的主脑。”他挠了挠头,“一开始我并不相信他说的话,可是之后我看到你大半夜的在府里四处乱走乱串,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我就一直跟踪你,直到你到密室前,打开密室,进去后再把门关上。”

南宫蝶惊奇。她记得晚上虽然有醒来过几次,可是一直都是躺在床上,连厕所都没上过,又何来进密室?

她连忙解释:“我并没有进密室。”

听南宫蝶这么一说,南宫尊弋的脸色马上大变。他紧锁眉头,脸上被无数个无形的“不可能”字样填满。

“Pierre当时也在我身边,他的视力在晚上可是一流的,绝对不可能看错,走进密室的人一定是你。”南宫尊弋坚持己见,语气更强硬地说:“府上有密室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个知道,其他人是不可能察觉到的。”

季晨光察觉到一个疑问,“不是有闭路电视吗?刚才小蝶去找迷失入口时我和阿宇都检查过了,四周都有闭路电视,所以我想对方是看了监控器才知道当中的奥秘。”

南宫尊弋摇头。“密室附近虽然有不少的监视系统,可是那个角落已经被我们改造过,闭路电视是监视不到那个角落的。虽然监视器一样会显示那里的情况,可是你们没察觉到那里周围都有一大片的玻璃墙,这样一来就可以制造一种视角的幻觉,让看着镜头的人以为我们只是进入了附近的客房,而不是进入密室。”

季晨光意识到了一点相通的地方,那就是今早他们看到的第二个“南宫蝶”。或许就是她潜入了密室。

南宫蝶转向季晨风和Andy,问:“你们没有察觉到什么吗?”

他们同时摇头,Andy解释:“那时我们不在那个密室里,而是在对面的那间密室。那是一个研究室,我们在里面研究东西,并没有听到外面传来什么声音。”

南宫蝶啧了一声,心想真大意。

南宫尊弋继续说:“不久后‘你’就出来了。当我们再次进去密室时,园丁就死了。所以我们怀疑,园丁就是‘你’杀死的。我们并不明白你为何要杀了他,可是之后我们在情报网上看到消息你就是天云派的幕后老大,所以我们才决定偷偷离开,先找到前任当家讨论后再打算。”

南宫蝶虽然很生气,可是可以理解他们当时的做法。换做她是他们,她或许也会选择这么做,一来可以趁敌人在休息时逃离危险区,二来可以不用跟敌人当面直接撕破脸,因为他们并不清楚南宫蝶是否安排了埋伏在四周,要是真的打起来,还说不准谁会赢。

南宫蝶继续问:“密室的机关是被你们撤走的?”南宫尊弋点头。

这时,一直在一旁默默听着的管家终于开口说话了。“你说你没进到密室,那对方应该就是假冒你,并且一直潜入在南宫府里的‘天云派’成员了。”

南宫蝶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观点。

“我想他们早就察觉到了你们的狸猫换太子之计。”龙叔坐在一张靠背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喝着刚泡好的普洱茶。

这一切行动就说得通了,那个冒牌南宫蝶进去密室其实是为了杀掉园丁以免他醒来后供出事实,所以杀了他就等于除掉后患。

那个冒牌南宫蝶应该是在密室附近观察了好久,因而得知密室的秘密,乔装成南宫蝶的样子潜入是最适合不过的了,这样一来可以掩人耳目,二来还可以让南宫蝶为自己顶替罪名以便自己可以全身而退,简直一举两得。

一切来龙去脉都弄清了,现在只剩下查清对方的目的。

南宫蝶坚信另外两个“南宫蝶”都是来自天云派,而他们为什么要陷害南宫蝶,为什么要假冒她,又为什么要抓南宫祈沫?

南宫蝶不记得在历年来的资料上见到“天云派”这三个字,无论怎么想都不可能跟他们扯上半点芝麻绿豆的关系。

“照你们这么说的话,现在我们的对手可是神级人物。他们可以不受到镜子产生的幻觉影响看到真实的情况,可以解开你们设下的圈套再来个华丽的反击。我们只是地上的凡人,由古至今,你听说过哪个凡人能敌得过神?”吴皓宇提问,再自己回答:“没有。我们输定了,还是乖乖投降吧。我们毫无胜算。”

南宫尊弋不喜欢吴皓宇吊儿郎当的丧家样,要是不管这件事,他的姐姐或许会有生命危险,必须在事情变得更糟之前救出姐姐和顾雯敏。

季晨风听到吴皓宇这么一说,心里那团火忽然燃烧起来。现在所有人就是在尝试着想办法,而他却在这里说风凉话!

天云派没抓走他的亲人他当然不知道那种担心而又着急的痛苦,他恨不得马上找到天云派的飞行城堡,直接闯进去救出顾雯敏。

南宫蝶见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凝重,只好拉了拉吴皓宇的衣角,意思叫他闭嘴别再刺激他人了。

吴皓宇也不是那种不会看人脸色的家伙,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打哈哈:“你们别那么严肃嘛,我不就是想让大家缓解气氛嘛……好啦,我就是嘴贱,以后我不说这种话了。”

他轻轻地自打嘴巴,可是见大家还是没什么反应,空气中弥漫的尴尬气氛反而越来越浓厚。“这里这么多人,而且不是还有天才小蝴蝶和尊爷在吗,一定可以想出办法的。”

吴皓宇跟吴叔混了那么久,还是知道南宫尊弋的惊人本事。南宫尊弋跟南宫蝶一样有着天才型的大脑,所以在很小时候就拿过无数个世界级的大奖。

唐颖瞄了他一眼,无奈的摇头。忽地,她的手机信息铃声响起,是一封无名氏传来的短信。内容写着:南宫蝶已成道上的通缉对象,赏金1000000英镑。

她把信息拿给南宫蝶看,之间她并没一丝的怒气,反而坏笑起来。“看来我还是挺值钱的,1000000英镑啊!这里怎么没说悬赏人是谁,我还好奇着呢。”南宫蝶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看到此信息后一点也不生气,相反的,还有种想大干一场的感觉。

事后她想了想,或许是因为刚才哭过了,现在觉得只要有大家在,一切问题都得以找到解决的办法。

南宫蝶不理会无名氏发来的信息,但她还是相信自己已经被全世界的帮派通缉了,而如今能相信的人都在这里。

唐颖从背包里拿出几枚银币,数量刚好对应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躺在床上的南宫老爷,悠哉喝着咖啡的龙叔和房内的所有佣人。

她把银币分给所有人,也留了一个给自己。所有人一脸疑惑地看着她,在等她向他们解释她的计划。

唐颖一脸神气地解说:“这是我最新发明的小型感应系统,为了避免以后再出现第二个冒牌的人出现时傻傻分不清楚的情况,我利用硬币为原型,改造了这个。这里凸出来的地方可以让绳子穿进去,当做项链、手链、吊饰、和任何装饰品来使用。使用功能很简单,它在一米之内感应到另外一枚硬币的存在就会震动七秒。它的感应系统你们绝对可以放心,不管穿多厚的衣服都一样无阻,而且这东西没有辐射性,不会影响到人体健康,所以南宫老爷和龙叔,你们大可不必担心。”

解释完毕,所有人对唐颖简直叹为观止。她早就预料到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可是当看到那么多人向自己投来赞赏的眼光时,内心兴奋的涟漪还是情不自禁的一波接着一波地泛起。

她又补充一条:“这个硬币已经经过特殊改良,不会被雷达和GPS追踪,只会被这几个银币相互感应到,所以对方绝对察觉不到这个硬币的存在。”

南宫蝶又笑了。

“有了这个,我们就可以开始计划我们的营救和反击行动了!”南宫蝶的眼神里带着不明的邪气,那股气势在场的所有人都没见过。

南宫蝶不是中邪,而是这其实也是她本性中的其中一个。

当然,每个人都一样,内心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自己,一旦被激发也不知道最终的能力会到那里,那还是个值得期待的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