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西依城 - 01.西方之城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9-22 1:45:59pm

奇幻·玄幻


最西方很多风可也有很多与他们长得不太一样的人们。重点是,那些人不是金发碧眼,就是黑发蓝眼,也就是所谓的西方人。而他们三个横看竖看都是东方人,虽然当中只有一个是人类,另外两个不是,但有一个算是半个人类。

即使如此,司湫语和阿唯比较特殊,并没有特定的所属。嘛,毕竟一个是司掌“时间”的真神,也就是所谓的时间之神,另一个则是真魔王族混血,而那姓氏本就很特殊带着满满的东方风格,但他们俩都不算是东方或西方的人民,只能说是中立的。

反观楚绫,那黑发黑瞳绝对是正统的东方人民,但性格比较像是西方人民,那么的大胆,那么的直率开放。

旅程展开了有一段时间,此次司湫语来到了这最多风的城镇——西依城。他们是今早入城的,但没想到一入城,放眼望去几乎都是西方脸孔,东方脸孔少之又少。

鲜少见到西方人民的阿唯和楚绫都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开心得仿佛像个孩子。反正以他们的年龄来说确实还是孩子,连成年都还没成年。当然,不要像司湫语那般比较好,因为他顶着一张高中生般的该死娃娃脸,都不晓得有多少人被他的外表给骗了。

“在这里该不会要换个语言吧?”阿唯担心的是这个,毕竟这里他们不熟,又不是他们的地盘。

结果司湫语迳自走到水果摊前,开始挑选苹果,似乎是打算买下。而负责卖水果的小贩是西方人民,不晓得会说什么语言。

“大姐,这苹果怎么卖?”一开口便是流利的西方语言,而且腔调意外的很好听,像是听到耳朵都会怀孕。

“一粒五西元,五粒十五西元,十粒四十五西元。”小贩也很诚实地回答他,还顺手给了他一壶酒。

“就不能再便宜点吗……很贵耶?”司湫语开始了撒娇攻击,想让对方可以给自己一点优惠,用便宜的价格买下这苹果。

小贩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不敢看司湫语脸上的表情,因为撒娇的司湫语实在太可爱了,他怕自己的小心脏会受不了。

“不、不行!我、我们这里生、生活困苦,要、要是降价的话会、会很难过活……”

一听小贩这么一说,司湫语画风一变,不再撒娇而是勾起了一抹神秘的笑。

看到他露出这种笑容,小贩不知怎么的居然感到一阵恶寒。他下意识地倒退好几步,但司湫语却不断逼近那小贩,还伸手一下就把小贩头上戴着的帽子给扯下。

小贩满脸错愕,慌忙想要把帽子夺回来,可司湫语就是不愿意还给对方,还直接用传送阵的方式把帽子给传送走。

“我说啊~奥依斯塔,你躲在这里是想怎样?”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似乎真的名为奥依斯塔的小贩可说是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估计是他没想到会有人知道自己的名字,更不会想象到这初次见面的人竟然是会说得出自己的名字。

明明他伪装得很成功了啊……

“来,换个地方,这里不适合谈话。”司湫语依然保持着神秘的笑容,直接抓着奥依斯塔的肩膀,然后招呼阿唯和楚绫,划出传送阵将所有人都给传送离开。

转眼间,他们就被传送到一个可以用蓬荜生辉的宫殿。

奥依斯塔直接被压在某张椅子上,司湫语还很用力地用手抓着他的双肩,就是不肯让他起身。

“你、你究竟……?”

“嗯……我是司湫语。”

“……诶?那个神眷术士?!”

然后奥依斯塔花了一些时间让自己的情绪稍微平复下来后,接受了这个事实。不过,他真心搞不懂为什么这么突然的司湫语要揭穿他还把他给带回来……

西依城是个很大的城镇,也是古老的城镇之一。不但如此,西依城是原西方国度的首都,故此西依城有一座城堡,而负责管理这西依城的便是城堡的主人。

奥依斯塔,正是西依城的统治者,也就是所谓的镇长,但他的格调与其他人不太一样。

“在那之前请你们暂停一下……小语,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这行为是什么意思?”阿唯此时开口问了一个他们都很想知道的问题。

闻言,奥依斯塔这才想起自己那么突然被揭穿被抓回来的事情,表情都显得格外幽怨。

“啊,这个嘛……我也没办法,因为我需要他的血才能打开那扇门。”司湫语眨眨眼,笑嘻嘻地如此说道。

阿唯和楚绫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但奥依斯塔就不一样了。他明白司湫语在说什么,可那扇“门”的存在,为何会有外人知晓?司湫语不过是个享有荣誉称号的满阶级术士,试问怎可能会晓得这西依城仅存王族的秘密?

“我是不可能帮你打开的。”奥依斯塔沉着脸,果断拒绝。

大概是早就知道自己会被拒绝的司湫语一点都不沮丧,反而还耸肩表示自己无所谓。

既然都无所谓……那干嘛还要大费周章地搞出这么多事情来?

“不打开就不打开呗。但,你先别离开宫殿,要不然出了事情我可不负责哟。”司湫语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听得他们三个雾煞煞的。

这话什么意思?

然后司湫语就跑出去,把自己的两个同伴留下。

哑口无言的三人面面相觑,却毫无任何话题可聊。

“呃咳,那位神眷术士……是你们的什么人?咦……等等!他的外表与他的年龄貌似不符合……”奥依斯塔这时方才想起司湫语太年轻,彷如高中生。

“那是因为他是特殊的。不过,我劝你还是听他的话比较好。”阿唯只好替司湫语解释一下他的情况。

当然,他是时之神的事情绝对不能说出来,保证会吓死奥依斯塔。

“这里是我的宫殿,我有我的自由权利!”

“但小语都这么说了,那么肯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所以他才会禁止你离开宫殿……诶不,这样的话我和阿唯你岂不是也不能离开这里?”楚绫解释到一半,这才发现司湫语那番话可不只是针对奥依斯塔一人,也包括了他们两个。

所以到底为什么不能离开宫殿啊?

明明今天才刚来到西依城,却被禁止离开这西依城具有历史价值的城堡、宫殿……

想想就觉得好悲哀。

那么,司湫语到底去了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