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2-4 狩獵開始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9-22 9:19:51pm

奇幻·玄幻


「趴下!」

未等我們意味這句話,翔太前輩已經一手抓一頭,使力將我和吉爾的頭按下,頸後在下一秒立即感覺到一陣帶有灼熱的狂風。

熱風呼嘯而過,翔太前輩旋即放鬆手的力道,我迅速抬起頭,赫然發現隱藏住我們身影的灌木叢已被平整地削去一半,而造成如斯狀況的兇手正用綻放著怒火之光的雙眸直盯著我們。

「打起精神啊新人!再慢個半秒你們的頭就被沙羅曼達的尾巴削掉了!」翔太前輩邊拔出大劍邊訓斥我們,「就照作戰計劃那樣,大家先散開——」

「危險!」

愛德華的叫喊將我們的視線引導至沙羅曼達身上,此時它緊閉的嘴巴溢出火光,兩頰猛地鼓漲起來,接著猛烈的火焰吐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我們射來!

吉爾反應極快地跳到我們面前,單膝跪下,雙掌貼地,口中快速念誦咒語:「大地之神,萬物之主,請賜予我守護之力,擋!」

讓天命敲起警鐘的火焰瞬間覆蓋我整個視界,幾乎同一時間,一面土牆迅速破土而出,千鈞一發之際擋下了沙羅曼達出其不意的火焰吐息。

「幹得不錯,新人。」布魯斯前輩朝吉爾揚起一個淡淡的微笑,然後輕盈地跳出灌木叢往沙羅曼達奔去。我也按作戰計劃,繞到沙羅曼達的身後準備夾擊它。

靠近一看後才發現沙羅曼達確實巨大,但目測還不至於如吉爾說的有四米高,頂多也只有三米,跟巨大化的樹人特瑞恩比起來小得多了。

話雖如此,對人類來說沙羅曼達依然是頭巨大的四腳爬行魔物。我將翔太前輩借予的長劍從劍鞘中拔出,二話不說朝沙羅曼達那覆滿火紅鱗片的左腳砍去——

鏗!

巨大的衝擊從劍柄透過掌心傳至整條右臂,造成陣陣麻痺……這鱗片未免也太硬了吧!

這個時候,一道黑影躍上空中,我抬頭望去看見黑影與天空的滿月重疊,接著黑影冒出湛藍熒光,他揮舞手中長槍拖曳出一條又一條的藍色光線,以風馳電擊的速度往沙羅曼達的背部墜落。

轟————

忽地遭到重擊的魔物發出淒厲咆哮,空中頓時爆發大量水珠,宛如天降雨水。

攻擊並沒有就此打住,在布魯斯前輩的重擊結束的同時,翔太前輩閃身躲進沙羅曼達的胸口處,殷紅大劍狠狠地往上一個撈擊,劃出一個醒目的傷口。

我不禁深感佩服。不愧是高級冒險者,無論是膽識、戰術、配合,都讓人嘆為觀止。我也要努力點,至少不要傻站著坐享其成!

我持續朝沙羅曼達的左腳施展劍技,終於也讓看似堅硬的鱗片出現裂痕。

然而沙羅曼達也不是任由人宰割的乖寶寶魔物。牠猛地抖動身體,從鱗片中冒出團團火球,迫使我們與牠拉開距離。沙羅曼達高高仰起頭部,朝天空射出一顆大火球,然後再連續吐出數顆小火球來撞擊大火球。旋即,大火球砰的一聲分裂成無數零星火焰,範圍覆蓋整片草原,化成火雨落下。

我連擔心吉爾和愛德華他們都還來不及,英明前輩便率先行動了起來。

「『青魔法·噴泉』。」

水元素在前輩面前聚集起來,眨眼間便形成諾大的噴泉形狀。噴泉射出一顆顆拳頭般大小的水珠往空中的火球砸去,漫天火雨瞬間全遭撲滅。

「還沒完呢。『青魔法·暈錘』。」

英明前輩將手中魔杖往前一揮,沙拉曼達頭上掉下一把巨大榔頭,鏗的一聲打中其頭部。沙羅曼達一個腳步不穩往旁倒下,露出沒有火紅鱗片包覆的粉色腹部。

「趁現在!」

隨著翔太前輩的指示,我們往沙羅曼達身上放出各自的絕招,就在我用「交叉二連擊」劃出第五個X字形時,沙羅曼達從暈眩狀態中恢復,吃力地爬起身。在它完全站穩之前,翔太前輩果敢地往沙羅曼達下顎劃上一劍,對它造成頗大的傷害。

也因為這一擊,沙羅曼達明顯地進入憤怒狀態,可是……翔太前輩和布魯斯前輩完全無視它的憤怒,朝它的弱點——腹下持續攻擊,導致讓我有種他們把S級魔物當D級魔物虐待的錯覺,開始同情起沙羅曼達了。

「真強啊……果然是專業的冒險者……」

說話的人是愛德華,而在他身旁的妻子貝菈同樣把視線固定在前方的戰斗上。

看著貝菈的神情,我腦海中閃過個奇怪的念頭。我總覺得貝菈的眼神中有不尋常的光芒,好像在計謀着什——

「嗚!」

我的視界突然上下顛倒,肋骨產生劇痛,身體在地面上反彈好幾次並滑行了一段距離才停下。

這個教訓告訴我們戰鬥時要專心。原來當我分神注意著貝菈的怪異神情時,沙羅曼達逮住機會,一個轉身甩尾將我轟飛。

忽然,一隻手拽著我的左臂將我拉起,「沒事吧?戰鬥中幹嘛分心啊?」

我瞄了一眼天命,答道:「沒事,吉爾。」

英明前輩小跑步過來察看我的傷勢,身後跟著愛德華和貝菈。

「遭到這麼要命的一擊,天命竟然毫不動搖,這就是冒險者的實力嗎?」

我可以感受到愛德華兩眼之中閃爍的傾慕之情,但重擊卻沒傷天命是怎麼一回事我也不明白,所以也沒辦法回答他這和我實力有沒有關係。

等下,他怎麼知道我的天命沒有減少?

「翔太和布魯斯今天特別起勁,這兩個傢伙一定是想給你們展現前輩的實力,所以才比平常賣力。不過……這頭沙羅曼達的模樣倒是讓我很在意……」

「英明前輩你也注意到了嗎?我一直覺得它不像書上描繪的沙羅曼達。」吉爾說。

「嗯。」英明前輩點頭附和,「但又說不出有哪裡不一樣……」

「別管那麼多,你們趕快去削減它的體力啊,不然怎麼捉?」貝菈忽然插進對話,語氣顯得非常不耐煩。

英明前輩看也不看她一眼,環手胸前定睛打量正頻頻哀叫的沙羅曼達,我也跟著看過去。

翔太前輩用大劍擋下沙羅曼達的右爪擊,隨後將之反彈回去也不忘補上一劍作為反擊;另一方面布魯斯前輩則不斷對沙羅曼達的尾巴下手,貌似想砍斷那攻擊範圍相當大的尾巴。

在他們臉上浮現猶如鬼神的笑容,讓我浮現就算我不加入戰鬥,他們也相當游刃有餘的念頭。

吉爾輕輕拉曳了我的衣袖,說:「啟人,如果這頭真的是沙羅曼達,它的最大弱點應該是頸後,你可以試著攻擊那邊。」

頸後……可是沙羅曼達的頸後我根本勾不著啊,至少要爬上它的背部,沿著它的身體跑到頭部附近才能攻擊得到頸後吧,況且我又不像布魯斯前輩可以跳得那麼高……

不對。

我望向沙羅曼達身旁不遠處的巨大岩石和數十根土柱子,突然一道靈光閃過。

原來土柱子是這個用途啊!

我向吉爾點了點頭,彎下身子邁步急奔。我跑向最矮的那根土柱子,腳下一蹬,踏上柱子後再跳去另一根,接續跳上另一根更高的,藉著土柱子充當階梯的方法最後來到巨大岩石上再次開始奔跑至邊緣,往下一跳,落在沙羅曼達的背部。

牠的背部搖晃得厲害,下方藍光與白光交替閃現,兩位前輩的攻擊相當凌厲,使得沙羅曼達發出哀嚎的同時巨軀也晃動得更厲害。我以不掉下去為前提,小心翼翼在沙羅曼達的背上奔馳了起來。每當牠痛得劇烈晃動時,我便壓低身子,左手牢牢捉住它的鱗片以作支撐,不讓牠把我甩下去。

就這麼前進了數十秒,終於來到牠的身體與頭部的連接處——頸項。沙羅曼達頸後的鱗片不如其他鱗片來得火紅發亮,有點類似淺粉紅的顏色,凝眼注視甚至彷彿可以穿透鱗片看至鱗片下的血肉與忽大忽小的血管。

由此可見,頸後或許真的是沙羅曼達的弱點。我高舉長劍,往下插入,一道鮮血噴泉從中噴出。沙羅曼達像是遭到致命一擊,痛苦地往旁倒下,巨大身軀撞擊大地忽地造成巨響與搖晃。

這時,英明前輩突然大喊:「吉爾!困住他!」

「了解!」

語畢,沙羅曼達身子底下的草皮裂開一條大縫,將牠巨大的身軀緩緩拖入地底,直到大部分身子都陷入進去後,吉爾迅速將草皮恢復原狀,把沙羅曼達困在原地了。

眼看任務即將完成,我自己貌似沒什麼貢獻……這感覺還真不好……

英明前輩邊轉動魔杖邊一派輕鬆地往沙羅曼達走去,「好了,剩下的就讓我來……妳要幹什麼!別靠近!」

貝菈忽地掙脫愛德華的手往沙羅曼達跑去,同時打開召喚之門喚出了召喚獸。只見從召喚門中跳出一紅一白的蘿蔔狀小魔物,紅蘿蔔在沙羅曼達的身下喚出一個六芒星圖案,白蘿蔔則和貝菈一同快速念誦著我聽不懂的咒文。

「這是……」吉爾驚訝地看著貝菈,眼珠子頓時瞪得老大。他激動地捉住我的手臂,「啟人!快去阻止她!」

我二話不說立馬動身往貝菈急奔,同時問道:「怎麼一回事!」

「這是強制把魔物變為已方召喚獸的咒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