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篇:远征 - 047.自私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9-23 12:58:03pm

奇幻·玄幻


只要打开那扇门,妍霞即能逃离这里了。目测只需十步就能到达之处,却因着但他林的出现而显得遥不可及。

“怎么突然想逃跑呢?难道你不想实现你的愿望吗?”

但他林的话语含有莫名的魔力,能够让听见话语的人被诱惑。妍霞理性地知道不能够受影响,但内心还是有少许动摇。为了抵住但他林的迷惑,妍霞的双手往脸颊拍去,借用疼痛让自己清醒,站稳自己的立场。

“我不会再被你骗了!我的愿望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你就别再诱惑我了!”

“骗你?时机还未到,我又怎么帮蓝黎空恢复智力呢?再说,你又怎么会认为,我无法让你跟你的母亲见面呢?”

但他林的一言一语,都是看透了妍霞内心才说的。这就是但他林独有的技能“心门解码”。这技能和精神僵尸的“记忆探子”有共同之处,皆能窥探目标的记忆;不同之处在于“心门解码”能够连同对方当时的内心想法一并读取,使但他林的话语蕴藏了异常强大的诱导魔力。

急促的呼吸、扩大的瞳孔、动摇的内心,妍霞内外的一切变化,全都逃不开但他林的“魔眼”。

这个时间点使用“记忆之乐园”,绝对是绝配。

妍霞周遭的景色瞬间产生了诧异的变化。妍霞此刻所处在的空间,和豪宅比起来根本就是天地之别的简陋小屋,夕阳的渗透为小屋点辍了一丝凄凉与忧伤。

小屋内存在的人,仅有妍霞而已,但他林、静燕与美诗的身影无从映入妍霞的双眸。妍霞并不记得自己曾经进行任何形式的移动,唯一能作出的臆测是但他林使用了某种技能,对其感官造成了某种影响。

现阶段,妍霞的警觉性可谓是提升到微妙的变化都会作出极大的反应,更别说是老旧门轴发出的“嘎吱嘎吱”声音。

回首后看见的人们,才是让妍霞最吃惊的。

“妈、妈妈……?”

十年不见,长久的思念化为连绵的泪水,主导了妍霞的双目,朦胧她的视野后,不负责任地回归大地。妍霞无法制止泪水的滑落,却能压抑着内心那想要嚎啕大哭的自己。妍霞知道,但他林一定在暗处观察,绝不能让但他林逮到妍霞最软弱的一幕。

即便制止内心的情绪,想要拥抱母亲的冲动依旧无法阻挡。妍霞摊开双手,倾注一切思念,只想再一次感受在母亲怀中的温暖。

遗憾的是,母亲的存在仿佛是立体影像,看得见,摸不着。母亲的身体穿透了妍霞,逐步走向母亲所要到达之处。

妍霞的思绪陷入了混乱。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妍霞无法辨别。

“你考虑到如何了?”

母亲说出的这番话,妍霞觉得十分耳熟。似曾相识的话语,带来的却是无从言喻的不安、恐慌。

这里是什么地方,妍霞略有眉目。

“还能考虑吗?你已经作出决定,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打算改变吧!”

这回是父亲的声音。妍霞为确认她所作出的臆测是否正确,拭去泪水,以着最清晰的目光环视整个环境。家具的摆设、陈旧的装饰品、被涂鸦的墙壁,毫无疑问这里是妍霞童年时期居住的房子。妍霞不禁认为,这里很有可能是她埋藏在内心深处,那不愿唤起的记忆。

“我不是问你是否同意离婚,而是问你是否要将妍霞交给我。她只有六岁,还不是能够照顾自己的岁数。我不希望她的前途,就被你这个笨蛋给摧毁。”

“这些事情,由妍霞自己决定吧。孩子的未来,我们都不能干涉太多。”

父亲平静地回应。看似事不关己,但是他有自己的想法。

“妍霞,你要跟着他,还是我?”

母亲其实早已决定要将妍霞带走的决定。想到这是最后一次和父亲的交流,母亲决定就这么一次,尊敬父亲作出的判断。话虽如此,这对任何人来说,皆是难以抉择的一大难题,更何况是一个六岁的女孩。

六岁的妍霞无法给予母亲明确的回复。无奈母亲不断施加压力,导致当时的妍霞几乎快要崩溃。

“为什么非得二选一不可?难道就不能一起生活吗?”

话音落下之际,响亮的巴掌声回响于整个空间。年幼的妍霞哭了。

“哼,没想到你跟他一样笨!那好,你们就一辈子笨下去!”

无情的话语、冰冷的眼神、凶狠的巴掌,这一切成为妍霞不愿忆起的童年阴影。如今十六岁的妍霞,亲眼目睹这一幕的发生,更让她意识到当初的恐惧与痛苦宛如影子,挥之不去之余,无论到哪里都会一直伴着她。

这事件亦是造成妍霞逐步变得像母亲一样,对笨蛋感到厌恶。话虽如此,父亲的存在,却是让她如此矛盾,想要讨厌,却无法打从心底讨厌。对丧失智力的黎空也是如此。

影像消失了,妍霞的周遭陷入了黑暗之中。

妍霞眼前浮现的荧幕,放映的都是令她痛苦的记忆——小学时因着自己是单亲家庭而被霸凌的时光。霸凌的事件不曾终止,即便到了中学时期,依旧在持续进行中。不同的只是被霸凌的理由。

耀眼的白光照亮黑暗,再次把回忆中的场景投映在妍霞周遭。

*****

教学楼的后方鲜少学生经过,闭路电视更是被闪电击中而坏去,是一个霸凌事件发生的绝佳地点。

那一天,妍霞被两位同龄的少女强行拖拽到该处殴打的日子。

“哼,只不过样子长得比较可爱,就勾引我们的‘欧巴’,无视我们亲卫队作出如此放肆的举动?不让你吃点苦头,看来你是不会明白的!”

妍霞默不吭声,用带鄙视的眼神回应少女们的言行。

“你那是什么眼神?难道我们说错了吗?”

“只不过是帮老师跟他传话,那叫勾引吗?”

妍霞的反驳让她遭受更猛烈的殴打。少女们会有如此愤怒的反应,完全是预料之内的事。明明可以选择一直保持沉默,这样就不会面对如此痛苦的事情,但妍霞还是把内心的话语说出来。

“到此为止。你们的行动,我已经全部记录下来了。”

黎空的声音冻结了少女们殴打妍霞的动作。少女们生硬地回过头,看见黎空拿着手机拍摄,火红的脸仿佛被涂上了白漆。

“别慌张,我不会做什么恐怖的事情,只会把这个视频交给王老大,仅此而已。”

“马上删除,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少女们将黎空的言论视为威胁。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她们拿出了剪刀。

“我劝你们还是放下剪刀为妙,不然你们就踏上了一条不归路了。”

“胡扯!凡是妨碍我们和欧巴的人,都是不可原谅的!为了我们和欧巴的幸福,我们必须铲除你们!”

在黎空眼中看来,少女们完全迷失了理智。

“即使我说,我手中有你们发给马力修的照片,你们都不愿意放下剪刀?”

少女们被黎空给威慑住,样子显得不知所措。黎空瞧她们的反应,完全确认了那些照片果真不是合成图,而是零加工的真实照片,怜悯的感觉油然而生。

“你别吓唬我们了!我不相信欧巴会把我们的照片给你!再说了,你知道那是什么照片吗?别以为你毫无根据的言论能吓着我们!”

“我是骇客。”

黎空简单的回应,少女们不再发言,神色已经无法比白漆更苍白了。那些是何种照片,这个问题黎空不必作出回答,少女们皆心知肚明。

接下来的事情,轮不到黎空来处理。黎空通过电话将王老师给叫来,把两位女生带到教务处去,尔后将妍霞则被送到保健室去包扎。黎空翘体育课一事因此被发现,不过最后还是用“解救弱小”的理由说服了王老师,免于被记过。

黎空并不单只是把妍霞送去保健室,还要求保健室老师为他开一张病假单,好让他能够翘了下一堂课——詹主任的历史课。保健室老师就是心太软,答应了黎空这个要求。

说实在的,拿病假单只是一个假象。

“为什么刚才不喊呢?说不定喊了,会有人跑过来救你了。”黎空取了一张椅子,做到病床旁。

妍霞呆呆地望着黎空。她的双目宛如在诉说着“你不说,我都没有想到”似的。

“喊了,也不会有人来的。”妍霞无意间透露出自己的心声。

“是吗?那么下次有事,你喊就对了。我会招兵买马过来帮你的。”

*****

投映结束了。漆黑的空间内再度剩下妍霞一个人,独自流泪。苦涩的回忆如真实事件那般呈现在妍霞面前,若没有坚强的内心,想必妍霞已经进入崩溃的状况中。

众多的回忆中,但他林选择让妍霞亲身体验这两段记忆,莫过于是要弱化妍霞内心的支柱,以便接下来的话语能够让她彻底放弃逃跑的念头,乖乖回到房间内,等待破灭的未来降临。

“明明如此喜欢蓝黎空,却在他丧失智力时抛弃他;现在他可以恢复智力,你才打算接受他。你还真是一个自私的女生啊。”但他林的身影浮现在妍霞身后,冷言冷语道。

“不、不是的!那只是因为——”

“因为你害怕接受一个笨蛋,会永远见不到母亲吗?”

妍霞愣住了,脑海里不停回荡的问题只有一个——“为什么你会知道?”

“你真是一个自私的人啊,就如同那些霸凌你的人一样的自私。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接纳你这种如此自私的性格的。尽管如此,我但他林依然不会嫌弃你。你的愿望,我都能帮你实现,只要你乖乖回去房间就好了。”

“你……别想骗我……”

妍霞虽处在精神十分不安稳、随时会崩溃的情况,理性上还是知道不能听信但他林说的任何一句话。

这对但他林来说,完全不是大问题,只需要把话语重复再重复,妍霞的精神支柱必然会碎裂,精神世界将逐渐崩溃。一旦崩溃的时刻临到,但他林就能省下许多功夫,把妍霞与美诗拘束在这个豪宅内部。

*****

静燕不知所措了。

从但他林翻开黑色的书本后,妍霞陷入沉默将近二十分钟之久。没有妍霞的指令,静燕只能凭着本能行动,屡次尝试攻击但他林,但全数被躲开。

“妍霞,醒醒啊!妍霞!”

“没有用的。她沉浸在‘记忆的乐园’当中,一段时间内无法苏醒过来。即便醒来了,她也无法给你下达任何指令了。”

记忆的乐园是针对目标的大脑下手的特殊技能。通过这样,但他林能够在对方的脑海中放映记忆,让目标看见自己痛苦的过去而击打对方的内心,达到强力的打击士气以及操纵心灵的效果。话虽如此,但他林的技能必须翻开记载这个技能的书页才能使用,意味着使用这个技能的时候无法使用其他的技能。

忽然,妍霞像是脱力那般,猛地坐在地上。妍霞的内心忍受不住但他林的语言攻势,无从宣泄的委屈化作泪水浸湿了双眼,划过脸颊留下泪痕。

但他林伸出左手将静燕弹开。

“听我的话,回去房间吧。这样你就不必受苦了。”

即便回到了现实,妍霞的内心还在彷徨当中。选择聆听但他林的话,她就不必承受这种压力、这种苦痛;可是妍霞并不想这样做。认同但他林的话语,等于承认自己是一个自私的人。妍霞想要改变,不再想和霸凌她的人一样、不再想和过去一样。

“不……我不要……”妍霞一味地哭,完全没有站起来的迹象。

“你改变不了自己。从雷灾那天你舍弃蓝黎空、从你为了自己的愿望而踏进这里的那刻,你就注定和以前一样自私了。”

但他林的话语再度打击妍霞。但他林不禁认为,妍霞这下子应该没戏唱,会乖乖听从它的话语了。

这时,妍霞嘴里念着一番话。起初声音非常微弱,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愈发大声地重复这番话:

“救救我……黎空,请救救我!”

尝尽了回忆的苦楚却没有完全崩溃,但他林第一次意识到,人类比它想象中还要复杂,还要难缠,更让它怀疑是否选择了错误的回忆重播。但他林别无选择,只能使出最终的手段。

瞬间,复数的身影从各处冒出来,同时袭击但他林。

但他林立马在前方展开阻断任何技能的屏障“虚壁”,再往后移动,拉开距离,看清袭击者的真面目。

“报上名来。”

“我们是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