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3-1暴走的沙羅曼達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9-23 5:00:57pm

奇幻·玄幻


上弦月高掛夜空,群星閃爍,萬里無雲,一切都是如此安寧,寂靜。

可恩澤之林裡卻和這片寧靜夜晚毫無關係。

六芒星圖案隨著貝菈詠唱的咒文越發光亮,原本不省人事的沙羅曼達此時醒了過來、雙眼緊閉、痛苦萬分地嚎叫,埋在土下的身體拼命掙扎,開始上演沙羅曼達的逃出與吉爾的囚禁角力戲碼。

我瞥了一眼,翔太前輩和布魯斯前輩距離貝菈的位置比我還近,他們站在原地一臉狐疑地看著貝菈再看向英明前輩,似乎認為是英明前輩臨時將捕獲行動交給貝菈而按兵不動。

眼看詠唱的咒文越來越快,我焦急地大喊:「前輩!阻止她!」

前輩不愧是資深冒險者,即便我並未說明原因,但他們就已率先行動起來。

翔太前輩邊將火元素纏繞在大劍上邊奔向貝菈,喝道:「不管妳在做著什麼,現在立刻停下!」然後將燃燒著赤紅火焰的劍刃揮向貝菈,而布魯斯前輩已經跳至貝菈上方將長槍槍頭對準她,化作流星墜下。

我凝神在腦海中模擬劍技,隨即長劍散發淺藍色光芒,周遭景象瞬間成了線狀往後狂奔。

「音速炸裂!」

「別攻擊貝菈!」

對不起了愛德華,我相信前輩們也和我一樣,不會瞄準貝菈要害——

鏗!鏘!砰!

在這個瞬間,我看見劍尖在距離貝菈身體的五公分處迸發出橘紅火花,旋即一股巨大反沖力猛然襲向我身體每處。在我被不知名力量彈飛的那剎那,視線角落看見從貝菈腳邊冒出一只橙色蘿蔔狀魔物,正朝我咧嘴一笑……第三隻召喚獸!

周遭景物再次化為線狀,只不過這次是往前急速而去,而我則是往後彈飛。感知上彷彿過了好長一段時間背部才撞上地面,接著反彈好幾次後才停下,同時我也聽見從胸腔內傳來的不詳聲音,一股鐵鏽味驀地湧上喉頭,熱燙的鮮紅血液從嘴裡吐了出來。

天命少了一截。

我將長劍插入地面撐起身體,把嘴裡殘餘的血吐了出來,胸口傳來劇痛,推測應該是胸骨斷裂了。舉目望去,翔太前輩和布魯斯前輩也被彈飛到好遠的地方,而貝菈揚起藐視的笑容,繼續快速詠唱咒文。

這時,一陣溫暖白光包覆我全身,白光緩緩聚集在胸口處,劇痛頓時舒緩下來,天命也一併恢復至滿槽。

「還行嗎?」一雙明顯小得多的手將我扶起,我望向那有點嚴肅的臉孔,答道:「還行……英明前輩。」

前輩嗯的一聲點頭,說道:「剛才你們的攻擊落在貝菈的第三隻召喚獸所製造的反擊罩上了,因此你們的攻擊會變成兩倍的力量反彈回你們身上。」

確認我沒有受到影響行動的傷後,英明前輩便開始往貝菈方向跑了起來。另一邊的吉爾則繼續單膝跪地,看似繼續施展大地魔法以困住沙羅曼達。

「反擊罩?」

「是愛德華告訴我的,那隻橙色召喚獸製造的反擊罩可承受一定程度以下的攻擊,卻又能反彈所有高輸出的攻擊,非常棘手。」

……這就代表輕輕打,攻擊會被吸收;用力打,又會遭到反擊,那不就等於無敵了嗎?難道就只能眼睜睜看她躲在反擊罩裡面捕獲沙羅曼達?不過……

「前輩,既然同樣是捕獲沙羅曼達,由你或者貝菈來捕獲,有差別嗎?」

「當然有……」我們經過吉爾身面前時,英明前輩對他下命令道:「吉爾,你想辦法繼續困住沙羅曼達,可以的話也保護愛德華。」

可憐的吉爾,臉上的汗珠彷彿剛才下了一場大雨,看來持續困住沙羅曼達巨大的身體耗費了吉爾龐大的魔力。

「我捕獲沙羅曼達後,要請特瑞恩過來將牠洗腦,再放生回到恩澤之林,繼續守護臨近的維西諾城,不讓高等魔物接近。可貝菈是一名召喚師,雖然我不知道她打著什麼主意,但她似乎想藉著由我們削弱沙羅曼達的體力,然後自己趁機漁翁得利這種行為讓我不齒。再說,如沙羅曼達這種S級魔物落到她手中,天知道她會幹出什麼事——」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我們趕到貝菈附近時,理應處於頻死狀態的沙羅曼達忽地發出震耳欲聾的嘶吼,接著從牠鱗片中滲出的虛弱火焰瞬間轉化為猛烈的紫紅色大火並往外爆發,一股熱浪以風馳電擊的速度撲面而來,無法躲避!

「噴泉!」

電光石火的剎那,一條倉促形成的噴泉——該說是水柱較為貼切,出現在我們面前擋下了火浪,然後蒸發成水蒸氣。

「咳咳……啟人沒事吧?」

「沒、沒事,前輩。」

我用旋風斬所捲起的強風吹散水蒸氣,爾後驚見翔太前輩和布魯斯前輩半跪在從土裡掙脫出來的沙羅曼達面前,滿身瘡痍。猛火燒了他們部分著裝,露出的皮膚均被燒成暗紅色,而他們身後則是跌倒在地、一臉畏懼的貝菈,但貌似沒受到什麼傷害。

英明前輩突然回頭,臉上是我目前為止看過最凶狠的表情,對愛德華的方向怒吼道:「喂!別傻站著!快幫他們治療!」

經這麼一吼,愛德華才從驚愕中稍微恢復過來,支支吾吾道:「好、好的!」

前輩們的腳下忽現一個光圈,隨即白光升起包覆他們全身。光圈在數秒後散去,兩位前輩的表情也舒緩了下來,看似愛德華已急救完畢。

沙羅曼達高高立起頭部,冒著怒火的雙眸停留在貝菈身上,一顆火球冷不防地朝她射去!

「洪水之槍!」

布魯斯前輩將包覆藍光的長槍往火球刺去,火球旋即爆炸化成水蒸氣。但沙羅曼達顯然不肯就這樣放過貝菈,牠陸續吐出好幾顆火球,而布魯斯前輩則不斷將火球刺爆。就在布魯斯前輩刺爆第七顆火球後,我們終於趕到他們身邊了,吉爾和愛德華也在幾秒後趕到。

翔太前輩一把捉住貝菈手臂,怒道:「混蛋,妳究竟對牠幹了什麼!」

貝菈別過頭去,迴避前輩的視線,然而我注意到,貝菈的三隻蘿蔔狀召喚獸不知在什麼時候已消失不見。

「翔太,待會再問她來龍去脈,先解決這條火蜥蜴吧。」

眾人視線一致移到沙羅曼達身上,牠覆蓋全身的紫紅色火焰噗的一聲全熄滅,接著沙羅曼達猛力抖動身體,灑出漫天的綠色光點瞬間將我們困在其中。

這畫面我似乎看過類似的……

翔太前輩伸手碰了碰他面前的光點,然後往鼻子湊去。他頓時瞪大了眼睛,轉過頭來高呼:「快離開綠光範圍!」

說時遲那時快,綠光發出「劈啪」聲響冒出些許火花,接著火花一個傳一個轉眼間包圍著我們的綠光都發出劈啪聲響。

然後,爆炸。

翔太前輩將手中巨劍往我們方向一揮,旋即刮出巨大風壓將我們在被爆炸捲入前吹飛,布魯斯前輩則將閃爍著淡藍色光芒的長槍插入地面,地面立即產生龜裂並迅速往四面八方裂開,從中噴出洪水。

即便如此,依然阻擋不了爆炸的發生。

我們被吹飛離爆炸的範圍一段距離,數秒前綠光包圍的地方產生濃厚的水蒸氣,待水蒸氣散開,躺在地上的,是兩位前輩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