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回憶之地 迴歸篇 - 第一百三十九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9-25 8:03:38am

奇幻·玄幻


少年 【5078字】

滴答滴答,雨逐漸停了,刃月和奇力在歐絲雷王國市集裏走着,四周有着商人不停的喊賣聲,非常熱鬧,刃月昨望右望尋找着某些東西,不久找到目標的他往一個露天檔口走去。那是一位穿着平庸的少年開的檔口,賣着許許多多刃月沒看過的水果,見到刃月等人的年輕人一臉微笑。

‘歡迎!歡迎~買水果嗎?’

刃月拿起一粒有着橙子外表的水果,那橙子比一個成人手掌還大,望向一頭黑髮,瘦小身體的少年說。

‘你是這檔口的主人?’

‘對呀,有什麼問題嗎?’

‘沒什麼,只是看你蠻年輕的,待在這裏開店還蠻少見的。’

少年覺得不好意思微笑着的伸出右手指抓臉部。

‘哈哈...我沒有其他人那麼強壯,我連握劍都會抖啊。’

‘哦...辛苦你了。’

‘誒?’

‘沒什麼,只是想到你這樣的年輕人沒出去冒險,覺得有點可惜。’

少年臉上露出少許的不甘,但刃月沒有留意到,他拿着手上的水果望向奇力問。

‘我說的就是這種。’

奇力拿了刃月手上那如橙子的水果,一頭疑問那樣看着。

‘這可以吃?’

少年微笑接着說。

‘可以哦。’

拿過水果的奇力猶豫數秒後張開口咬下去,結果立即吐了出來並怒道。

‘這哪能吃啊!’

少年見到奇力抱怨聲露出一臉爲難不知如何是好,刃月發出笑聲往另外一粒橙子伸手,拿起後如撥開橙子那樣使力,看見橙子裏面和他那世界的橙子一樣,只是比較大而已,接着刃月看向檔口。

大致上都是我見過水果,分別在與大小而已,就如這橙子,可以算是西瓜了吧?

‘大人?爲什麼你把水果撥開?’

‘嗯?噢!拿去,能吃的只是內部的肉,不要連皮也咬下去。’

刃月把他撥開的橙子往奇力丟去,奇力手忙腳亂急忙接着。

‘嗯?啊啊,明白...’

一手拿着刃月所說的水果肉,奇力再次猶豫要不要咬下去,見奇力猶豫的刃月發出吐了口氣的聲音轉頭望向少年。

‘少年。’

‘是!’

不懂爲什麼那少年頭流着許多汗,害怕着刃月那樣驚慌起來,全身上下綁着繃帶以及穿着普通人類衣裝的刃月看到少年的表情。

被他發現我是不死族了嗎?看來還是幻術比較方便啊...不過,算了。

‘不必那樣緊張,我只想問一問你,那些水果是你種植的嗎?’

刃月右手往當口上的水果方指去,原本一臉天真笑臉的少年已不在,他強裝出笑容點頭。

‘嗯...是我種的。’

‘那樣啊...’

刃月右手摸着下巴思考着,此時奇力終於吃了下去,之前看他拿着橙子仔細觀看的那表情就明白到他沒接觸過水果,看到那情景的刃月心甘無奈的呼了口氣。

對水果方面的知識爲零嗎?那就更加不可能種水果了...

思考着的刃月望着少年,少年看見刃月那藍色火焰的雙眼害怕得吞下口水開口問道。

‘請...請問還有什麼事嗎?我...我想到今天有事還沒辦完...’

刃月見他那表情和說的話,心裏立即想到。

這傢伙...我真的那麼可怕嗎?

‘少年,你發現了吧?我藏着的那張臉...’

‘嗯...嗯...’

‘果然...你怕我嗎?’

‘沒!!沒有!!’

‘唉...算了。’

少年緊張到大聲回答,刃月右手摸着額頭,感到那不存在的頭痛。

這反應...害怕着是錯不了的了,但是...刃月走到少年面前,伸頭貼近少年頭部。

‘你,要不要爲我工作?’

‘誒!?’

‘內容是教導那邊那個白癡鳥人如何種植水果,當然也會有相對的酬勞。’

‘那...那個...可以給我時間考慮嗎?’

‘這個嘛...說實話,我沒打算給你考慮的時間。’

‘...’

此時周圍的人開始注意到刃月他們,原本熱鬧的市集變得有點沉靜。感到周圍那奇妙的沉靜和刃月的問題的少年不知如何是好的他,選擇了保持沉默。而刃月則盯着少年,期待他的回應那樣,過了一分鐘後少年露出決定了的表情向刃月說。

‘感謝你的好意,但是...’

‘是嗎?果然不行啊~走了,奇力。’

刃月沒等少年說完轉身離去,奇力望向少年稍微向他行了個禮後轉身跟隨着刃月的背影離去。市集隨着刃月兩人的離開逐漸恢復成原來那吵鬧的環境。少年看向自己的檔口,看見水果的鋪排都亂了,開始整理起來,專注整理的他發現有張字條被水果壓着,他拿起字條看後呆站在那裏數秒,隨後他開始慌忙的收拾攤位,把水果分別用兩個布袋收起,拿着裝滿水果的布袋離開了市集,腳步上看得出他很衝忙,不久他去到素麗所住的那間旅館前停步。

‘哦,來了來了。’

聲音是從二樓傳來的,少年擡頭看去,見到刃月從二樓窗口跳了下來,走到少年面前。

‘決定好了嗎?’

‘你說到做到對不對?’

‘當然當然~哈哈哈~’

刃月高興的笑道,此時素麗從旅店門口走了出來,看到少年加上刃月那奇怪的笑聲,素麗雙手捉住少年的雙肩轉到她面前。

‘小弟弟,那傢伙對你做了什麼?’

刃月急忙說。

‘我才沒有做什麼!!’

少年把字條拿出來交給素麗,刃月嘴巴明顯的張大着,素麗摸了摸少年的頭,一臉微笑的臉卻散發出怒氣,摩拳擦掌的走向刃月。

‘那叫沒做什麼嗎?難道你學會文字是爲了做這種事?’

心驚的刃月往後退了一步伸出雙手匆忙的說。

‘不不不!!素麗妳聽我說!!那只是!!’

‘廢話少說!!’

素麗右手在次元揹包裏拿出鐵製長棍往刃月的腳部揮去,刃月急忙跳起,轉身就逃,素麗氣沖沖的舉着長棍追去,

‘站住!!別跑!!’

此時少年看呆了,旅店老闆走了出來,望向素麗那方雙手叉着腰。

‘怎麼?刃月又被素麗棍罰了?這鬧劇每天都會有一次嗎?真拿他們沒辦法啊...嗯?這張紙是?’

字條飛到旅店老闆的臉,他讀過後望向少年。

‘你被騙了,少年。’

‘嗯?被騙了?’

‘你眼前的不死者是不會出手傷害歐絲雷王國人民的。’

‘爲什麼你那麼肯定?他可是...’

‘主張和平共處的他不可能,話說,他那舉止根本不像是不死族的王。’

旅店老闆看向那不斷閃避素麗棍打的刃月,無奈的吐氣,少年則吃驚的看着刃月。

‘王...王!?不是吧!?’

‘是真的哦,他不是要你幫他做什麼嗎?不信的話你就親眼去確認吧!不過,跟着他搞不好會過上倒黴的日子。’

‘倒黴!?爲什麼?’

‘畢竟,是人類和不死族...’

少年聽後明白他的意思,沒有問下去。此時奇力跑來見到少年沒有說什麼,他見到刃月和素麗之間的追逐戰,煩惱的摸頭背。

‘怎麼又...’

旅店老闆明白奇力的煩惱笑說。

‘哈哈哈~身爲下屬的你辛苦了!’

‘也不怎麼辛苦啦...不過大人能那麼開朗也因爲素麗,雖然也不是不好,但是...我覺得素麗還沒來到這世界,那時候的刃月大人比較可靠。’

‘噢?當時他是怎樣的?可否說來聽聽。’

奇力有點在意的望着少年,摸着下巴說。

‘他原本的思考方向很遠,但目的卻是很簡單,保護跟隨他的我們,以及實行他所期望的各族和平共處的世界。’

‘那不是和現在一樣嗎?’

旅店老闆聽後頭斜去一方,不明的看着奇力,奇力望着刃月說。

‘現在的大人,沒有了原本的實行方向,也失去了原本那種冷漠吧?是好事嗎?’

‘嗯?我覺得他很冷漠啊!’

‘你只是不懂以前的他而已。’

旅店老闆聽了懊惱起來,此時少年也問。

‘以前的他很可怕嗎?’

奇力望去少年,右手還是摸着下巴思考說。

‘少年,不知爲什麼大人想要你,不過如你所見的,他就是那樣子,像個小孩般的逃跑,但那只有和他的愛人在一起才會那樣。’

‘愛人?是那位嗎?’

‘嗯,也就是素麗小姐,她時常進出我們的地區,同時也經常進出歐絲雷王城。’

‘自由進出?’

‘嗯,他擁有兩方的進出權力。’

‘爲什麼?’

‘這個嘛...大概是建立起來的信賴度吧?畢竟麗絲也很尊敬刃月大人,而素麗是刃月大人的愛人同時也是異世界人。’

‘原來他們是異世界人...爲什麼他們會來到這世界?破壞我們的世界...’

奇力急忙遮住少年的嘴。

‘噓...別讓他們聽到。’

‘可是那是事實啊。’

‘就算是事實,不代表每一個異世界人都會破壞這個世界,目前來看,大人不會是那種人。’

‘不是?你說真的?這所謂的平等和平不是嗎?’

‘那只是...嗯...’

奇力不懂要如何回答,因爲原本這世界的不死族不會和任何生者交談,只要是生者,他們都會以殺死爲先,但也有例外的,所以說和平共處這是何等荒唐的事?但刃月改變了不死族。那...算是破壞嗎?但的確破壞了世界原理...可是...

此時素麗拖着刃月來到他們面前,見每個人的臉色都不太好,放下刃月後覺奇怪而問。

‘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旅店老闆微笑揮手。

‘沒事沒事,我回去忙了。’

素麗無解的望向剩下的兩人,她摸了摸少年的頭。

‘如果這骷髏混蛋欺負你的話跟我說哦,我會好好!!教訓他的~’

素麗拇指指向後方的刃月,刃月搖了搖頭。

‘我又沒有他做什麼啦,怎會欺負他呢?’

‘還敢說!你不是威脅他來的嗎!?’

‘那個...只是不想在市集那裏引人注目的方法而已。’

‘那不是嚇到對方了嗎?他還年輕啊!’

‘誒?難道不死族的我給你很大的恐懼感嗎?’

刃月望向少年,少年看到刃月那雙燃燒着的雙眼,以及身上散發出的邪氣不禁後退,刃月見了搖了搖頭用力揮動右手去一方,他那漆黑的盔甲不知從哪來的,直接裝上了。

‘這樣的話,你會更怕嗎?’

少年看到那傳聞的黑騎士頓時一屁股坐下地,臉上充滿恐懼的說。

‘真...真的是他...’

素麗罵道。

‘你幹嘛啦!?想嚇死他嗎!?’

‘不是啦!我只是想讓他明白我是誰而已。’

‘你沒跟他說嗎?’

刃月搖了搖頭走到少年面前伸出了右手。

‘那麼,你還站得起來嗎?少年。’

少年戰戰兢兢的伸出右手,刃月不耐煩的呼了口氣直接捉住他的手把他拉起並以公主抱的方式抱着,怕得他不禁發出叫聲,但是刃月無視並望着他。

‘害怕是正常的,不害怕才是不正常。因爲某些問題蠻緊急的,所以我做了些比較強硬的做法把你叫過來,如果嚇着你了,抱歉。但我需要你的幫忙,可以幫我嗎?少年?’

少年別過頭不敢和刃月對視,保持沉默。素麗見後不懂要怎麼辦而左看右看,無奈的呼了口氣轉身走進旅店內。

‘累死了,累死了。’

聽着素麗喊累的聲音,刃月呼了口氣開始往其不死族地區前進,,奇力默默跟隨在後方。

‘少年,你知道嗎?我根本不是什麼不死族。’

‘?’

‘我只是一個人類靈魂被強塞進這不死族的身體裏而已,也許是自我安慰,也許以這身體來到這世界那一刻,我已經死了也說不定,需多次懷疑着自己是不是死了比較好,但是...我卻想要活下去,爲了跟隨我的人,和我所愛的人。......是不是很好笑?’

刃月傻笑起來,但是少年還是保持沉默望向一方,刃月接着說。

‘我算是什麼呢?被他們稱爲王,但是我卻不想成爲王,因爲會沒了自由。’

‘自由?’

少年疑問的問了一句,刃月接着說。

‘當然我想說的自由是不同的,和其他人平等的交談,平等的交易,在這世界各地旅遊的那種自由。’

‘王的話不是更自由嗎?有力量,也有金錢,只要管理得好的話。’

‘哈哈哈~那是大家都認爲而已,對我來說王的立場不討好,只要一點出錯也許就會被人怨恨,也許用一句話就可以把那人殺了,同時富有的時候總會有人想要搶奪。’

少年聽後在此沉默,刃月也不多說什麼。不久後兩人已來到不死族地區裏的鳥人居所,刃月放下少年說。

‘到了,就是這裏。’

‘這裏?這...’

四周不完善的草屋,以及乾枯的地面,難想象這是可以居住的環境。此時刃月頭部擺動了下,奇力見後轉身去到草屋內拿了鋤頭出來交到刃月手上。

‘這土地雖說不是很好,但勉強可以種植吧?’

‘根本不可能啊,這樣的泥土...’

刃月聽後用力的挖了個洞。

‘你再看看~’

少年聽後抱着疑問看了下,伸出了右手觸摸洞裏的泥土點頭說。

‘也許可以...也說不定。’

‘那麼拜託你了~’

刃月把鋤頭硬塞給少年轉身準備離去,少年立即大聲說。

‘我沒有答應幫你啊!!’

‘啊~也對,那麼你想要什麼呢?金錢可以吧?’

刃月記起他還沒答應而笑着轉身望着他問,少年表情變了,沒了恐懼,一雙意志堅定眼睛看着刃月。

‘真的只是需要我種植水果?’

‘不不~是想要你種植的時候順便教導那鳥人如何種植。’

‘就那樣?’

‘嗯,完成後我不會再煩你,也會給與你相對的報酬。還有,這裏是鳥人族住區,不死族不會過來,就算會也不會對你怎樣,所以你不必害怕,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的話,喊我的名字活着逃去素麗那裏吧。不過我覺得不可能會發生什麼事,除非那傢伙不想活了。’

在那話裏,少年確定了一件事,他是真的只是想要他教導種植水果的方法,還有就是他相信這他的人民不會對人類出手,有的話他也會直接把那人殺了。

‘我有個要求。’

‘嗯?說來聽聽。’

‘空閒的時候我想跟在你身邊。’

‘跟着我幹嘛?’

刃月直接說出心裏話,但少年沒顧忌笑說。

‘我想要親眼確認你是怎樣的一個不死者。’

‘啊啊,無聊的想法,把我當成怪物就好了,反正也不是第一天被人看成怪物了。’

‘難道...不行嗎?’

刃月聽後煩惱起來,數秒後說。

‘奇力,如果他要求到我身邊來的話就帶他來吧。’

‘明白,刃月大人。’

說罷刃月慢步離去了,隨後奇力盯着少年。

‘別想對刃月大人打什麼壞主意,少年。’

‘壞主意嗎?也許是呢。我做了一個很壞的決定。’

少年微笑說後,少年拉起衣袖舒展了下身體後向奇力伸出右手笑說。

‘名叫澈.水,請多多指教。’

第一百三十九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