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3-2 覆沒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9-24 9:49:36pm

奇幻·玄幻


綠光大爆炸後,覆蓋視野的蒸汽隱藏了沙羅曼達的身影。我隱約看見一個巨大影子正仰天長嘯,吼聲劃破天際。即使我不曉魔物語言,此時也聽得出牠正咆哮著方才所經歷的不甘與痛苦。

我不禁思索,究竟是什麼樣的疼痛,才能讓一頭如此強大的魔物發出如此悲鳴?

烏克斯說過,沙羅曼達是喜歡人類的。現在牠性情大變,變得如此殘暴並頻頻攻擊維諾西城,背後原因是否和人類有關呢?

此時一陣強風吹散餘下蒸汽,沙羅曼達那佈滿火紅鱗片的模樣再次降臨在我們面前。那對暗黃色雙眸此時漸漸轉為深紅,視線停留的地方,是貝菈的所在地。

「貝菈!」

愛德華快步擋在還未回過神來的貝菈面前。說時遲那時快,一顆大火球轉眼便來到他跟前,映照出愛德華既害怕卻又決不挪開腳步、誓要保護心愛妻子的臉龐。

「哼,也太小看我了!我怎會讓委託人死在我面前!『青魔法·噴泉』!」

瞬間聚集起來的水元素化為噴泉,射出數顆水炮往大火球襲去,雖澆熄了大半可還是無法完全熄滅,最後形成了如西瓜大小的中型火球。眼看火球就要轟在愛德華那視死如歸的表情上時,他面前忽地掀起一道土牆。土牆竄出所刮起的風壓將愛德華的劉海吹得凌亂,火球砰的一聲打在土牆上。

還未來得及慶幸撿了一條命的愛德華,被沙羅曼達再次連發好幾顆的中型火球打在土牆上的聲響嚇得跌倒在地。

我拿起掉在身旁的劍,三步並作兩步踏上吉爾造的土柱階梯,大步流星,一口氣爬到巨大岩石上,準備再次跳到沙羅曼達的背上,給牠頸項再來一次重擊。但沙羅曼達現在距離岩石太遠,就算我全力跳也未必勾得著。

這時,一朵蘑菇在岩石邊緣迅速生長,長至大約我半身高時戛然而止。我一眼便認出這朵蘑菇並不是普通的蘑菇——畢竟也看了好幾次。於是我邁步助跑,一腳踏上英明前輩為我喚出的這朵蘑菇,視線瞬間急劇升高,天空彷彿伸手可觸。

滯留在高空約莫兩秒後,身體才開始往下墜。

我轉換視角,弓起雙腳以準備緩衝落地時的衝擊。

順利降落,雙腳接觸到佈滿鱗片的背部時,順勢往前翻滾數圈……好燙!

我趕緊站了起來,紫紅火焰驀地覆蓋整片視野,一股熱浪迎面襲來,周遭溫度高得彷彿置身於火爐之中。站在高溫中,意志力每一秒都像是被紫紅火焰一點點燒毀。最後,雙腳忽然失去力量而跪了下來,越貼近沙羅曼達的背部,溫度越是上升好幾個等級,眼前景象開始扭曲……

「撐著啊啟人!」

好幾發冷水彈忽地從頭上淋了下來,身體頓時尋回高溫以外的溫度,暈眩感也跟著消退了一些。

英明前輩的『青魔法·噴泉』不斷從我頭上淋下,然而高溫使然,泉水淋下不足半秒全蒸發為蒸汽,但至少沒有先前如此酷熱難耐。

我重新握緊劍,在蒸汽中往沙羅曼達的頸項處奔馳而去。

雖然在爭分奪秒的時刻根本不容許我胡思亂想,但我還是很在意一件事……

這紫紅火焰是非常熱沒錯,但怎麼不會燒掉我身上的衣服?難道能燒傷的只有肉體?要真是這樣,這火焰也太有性格了,不是肉便不燒。

我在盡量不降速的前提下,邁開雙腳持續奔跑。皆因沙羅曼達頻頻換氣吐出火球,使得我在它背上沒辦法穩定身子,只好以這種姿勢跑動。

好不容易目的地就在眼前,沙羅曼達卻一個抬頭使我忽然失去重心。情急之下我顧不得火焰,直接捉住臨近的一塊鱗片,整個人勉強吊在沙羅曼達的頸項附近。

待牠恢復成吐火球的起始姿勢後,我再次來到殘留著些許紅血的頸項處,二話不說立馬招呼牠數記劍技。這一連串的劍技,終於制止那彷彿永無止境的火球連射。也因為猛烈的追擊,讓沙羅曼達逮到空隙,將我給甩了下來。

接下來便是比拼看誰先倒下的耐力比賽。

英明前輩不斷造出『彈跳蘑菇』讓我跳上沙羅曼達的背,直接攻擊頸項弱點;若是跳補上,便轉而攻擊它的下顎。沙羅曼達絲毫不理會我的猛攻,憤怒的雙眼只剩下貝菈的身影,不斷射出一顆又一顆的火球,然而火球全被吉爾造出的土牆一一擋下。土牆瓦解了,便再造一道新的,不斷循環。

就在眼看戰局即將陷入膠著狀態時,英明前輩忽然跪倒在地,一手按著胸口,一手以魔杖支撐,叫道:

「吉爾,帶著他們兩個走!」

「可是前輩,還有啟人……」

「保護委託人的性命安全才是首要的!快走!」

在我再次與沙羅曼達比拼看是它先把我甩走,還是我能夠堅持留在牠的頸項上時,我瞥見吉爾臉上閃過各種表情,最後咬牙轉身,帶著愛德華和貝菈拔腿就跑。

身為區區一個人類,我終究抵抗不了沙羅曼達那強蠻的怪力,被牠成功甩了下來。

英明前輩用蘑菇接住了我,隨即我翻了個跟斗安全落地來到前輩身邊,而沙羅曼達因為失去了貝菈踪影而停下了火球攻勢,轉為發出憤怒的咆哮。

「我會再……再製造彈跳蘑菇讓你攻擊牠的……哈啊……牠的下顎或讓你爬上牠的背部……但我的魔力……快見底了……哈啊……哈啊……只能勉強再造出三個……你有信心在三招內放倒牠嗎?」

我沒有立即回答氣喘如牛的英明前輩,視線移向已經倒在遠處的翔太前輩和布魯斯前輩,有種即將全軍覆沒的不祥預感。

「不是它死,就是我們亡了吧?」我問,右手再次握緊長劍。

說實在的,看沙羅曼達似乎擁有無上限體力的樣子,我還真不敢說能夠一記大招放倒牠。

「哼……真沒想到會被區區一頭沙羅曼達搞得這麼狼狽……」前輩的臉色看似很差,不斷喘著大氣,「失策了……我從沒聽說過沙羅曼達可以發出超高溫的紫紅火焰,它到底是……噴泉!」

一發中型火球冷不防射向我們,我配合前輩喚出的噴泉減弱火球的力量,再一劍把火球劈成兩半。

「抱歉……哈啊哈啊……魔力見底了……咳……只能……只能再一發彈跳蘑菇……」

事到如今,除了硬著頭皮上,還能做啥?

「來吧!背水一戰!」我喊道。

我壓低身子一口氣往前衝,以身體幾乎快貼地的姿勢滑行般突進。沙羅曼達見狀,忽地闔起上下顎,從嘴縫中溢出些許紫紅色的火焰,雙頰鼓漲至極致。

一個令我感到戰栗的念頭猛然閃過腦海——這不是普通的火球!

在牠即將張嘴射出顏色不同以往的火球那瞬間,雞皮疙瘩頓時爬滿了全身,耳朵響起蜂鳴聲,心臟猛地抽疼了一下,危機意識將大腦的身體操控權奪去,腳下一蹬我往右跳去,可沙羅曼達卻跟著我的方向移動了頭部,我的腦海瞬間閃過三個字——

要死了。

「『青魔法·頭罩』!」

身後傳來英明前輩的吶喊,隨即沙羅曼達的頸部以上出現一顆半透明的圓罩,原本即將射出的紫紅火焰沒辦法收回,於是火焰在圓罩裡炸開,瞬間淹沒了沙羅曼達的頭部。

「剩下的……交給你了……」

我帶著不安的思緒回過頭,隨即瞪大了眼睛——英明前輩倒下了。

「噗啊!」

肚子忽地傳來劇痛,身體騰空飛起,周遭景物變成線狀往前狂奔!

大意了!沙羅曼達趁我鬆懈的一瞬間用尾巴將我擊飛撞至山壁,此時它頸上的半透明圓罩不見了,雖然臉上明顯脫落了幾塊鱗片,但依然不難看出它的憤怒。

牠瞄了身體陷在山壁的我一眼,隨後,我的視界被紫紅色火焰給完全覆蓋,意識漸漸陷入了黑暗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