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36 想当他心上的刺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9-24 9:40:50pm

都市·爱情


数日后,摄影工作室里。

“OK,完成!”李瞳拍完最后一轮的照片,终于向工作室里的工作人员如此宣布道。“各位辛苦了!谢谢大家!”

大伙儿一阵低声欢呼后,立即进入收工模式,快手快脚地收拾起来。

李瞳拿起那台记录了今天拍摄之所有照片的笔电,走到一角坐了下来,一张张仔细查看。

张星宇出院后,李瞳在家里陪了他两天,今天终于再度回到了工作室开工。虽然拍摄的进度因此而拖慢了一些,但是李瞳并没有因此而要求同事们加班来赶进度。自从上次经历了度假小岛上与同事们发生矛盾那件事后,她决定听从张星宇的话,开始学习更好地照顾同事们的感受,而不是一味地要求大家来配合自己。

一旁的安承烨见今天才刚复工的李瞳从早上开始就马不停蹄地在工作,现在大家都收工了,她却还在聚精会神看照片,担心她会只顾着工作而忘了休息,忍不住走到她身边叨念:“李大师,忙了一整天,你就暂且小憩一下下不行吗?”

李瞳笑笑,正想搭腔,这时却听见身后有把声音嚷道:“各位,过来吃蛋糕吧!今天有特别嘉宾来探班,还带来了好吃的蛋糕!大家快来吃!”

李瞳和安承烨两人不约而同转头过去看,原来说话的是卢思彦。刚刚推门而入的他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安承烨一看卢思彦身后的那人,脸色一沉。

卢思彦先把手上大包小包的蛋糕分给众人,顺便为大伙儿简单介绍了自己带来的客人,然后领着身后那人走到了安承烨身边:“Cyan,看是谁来了?”

那人一见安承烨就露出灿烂的笑容:“小烨!好久不见!”

卢思彦带来的那人,正是安承烨的表姐刘丹盈。卢思彦是安承烨的好哥儿们,自然早就认识刘丹盈。

“也不是很久吧?我回来这里之前,我们不是还在纽约见过面吗?”安承烨虽然口头上是在和刘丹盈说话,一双眼睛却是在偷偷打量着身边的李瞳,暗中观察着看她看到刘丹盈会有什么举动。

他看见李瞳一见到漂亮的刘丹盈就露出一脸惊叹的神情,不但嘴巴长得大大的,由于站得很靠近,他还听见她低声自言自语感叹:“好美!”

李瞳的反应让安承烨啼笑皆非,忍不住在心里嘀咕:李小瞳啊李小瞳,这个女人来者不善,而且说不定还是打着和你抢老公的坏主意来的,你不但不知不觉,还表现出一副为之倾倒的模样,为免太丢人了吧?

刘丹盈和李瞳有过一面之缘,当然认得她。只见她不客气地用眼角瞟了李瞳一眼道:“我听思彦说幸福手机的宣传照片由张董事长夫人亲自掌镜,还以为他是在说笑,原来是真的!星宇也太草率了吧,这么重大的项目竟然交给一个初出茅庐又毫无经验的新人负责,难道不怕被人批评他徇私,包庇自己老婆吗?”

刘丹盈这番话明显地就是表示对于李瞳的技术和能力不信任,更是在暗示张星宇是因为想要捧红李瞳才会把这么重要的项目交给李瞳负责。但是神经比水管还粗的李瞳不但没听出言下之意,还睁大眼睛兴奋问道:“你认识星宇吗?也认识我?”

此话一出,刘丹盈更不满了。她蹙起秀眉,怒瞪李瞳: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她是在故意装作不认识我,以表示对我的不屑吗?

旁观的安承烨看出刘丹盈的不悦,忙为李瞳解围:“丹盈,李瞳部分的记忆因为一场严重的车祸而丧失了,所以她可能不记得你了。”

刘丹盈挑眉:“车祸?”

听了安承烨的解释,刘丹盈不只是没对李瞳感到一丁点同情,反而对她更加鄙视了:真是败给这个女人了!上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故意被雨淋得湿漉漉的博取张星宇的同情,现在竟然连车祸这种赚人热泪的戏码也用上了!贱人就是矫情啊!

憨直的李瞳此刻虽然站在刘丹盈对面,却丝毫不曾察觉对方的敌意,还满脸堆笑道:“我因为车祸的缘故失忆了,如果我们以前曾经见过面但我却不认得你,希望你不要介意!我们今天就重新再认识一次吧!你好,我是李瞳。”

对于李瞳的热情,刘丹盈却只是冷漠以对,应都不应一声。安承烨见李瞳的热面孔贴上了刘丹盈的冷屁股,为免李瞳难堪,立马代替表姐回应李瞳道:“这位是我的表姐,刘丹盈。”

一听“刘丹盈”这三个字,李瞳犹如醍醐灌顶般“哦”了一声,怔了好几秒,半晌才腼腆回应:“原来是你!刘小姐,你好!前几天星宇才刚刚说起你,没想到今天就见到了!”

刘丹盈一听说张星宇竟然毫不避讳地向李瞳提起自己,好奇问道:“星宇都说了些什么?”

毫无心机的李瞳傻笑着有些尴尬地如实答道:“就说了你们以前在一起的事,说你们以前交往过,还同居了两年……”

此言一出,对于刘丹盈、张星宇和李瞳的三角关系完全不知情的卢思彦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像是意识到自己擅自带刘丹盈到工作室来是犯了滔天大罪,一脸惶恐地向站在他对面的安承烨使了个眼色像是在问:你知道这件事吗?

安承烨和他是十几年的老朋友,当然知道卢思彦挤眉弄眼的意思,当下还以一个恶狠狠的眼色呛他:现在知道自己闯了什么祸吗?谁让你不先知会我就带表姐到这里来?

另一边,李瞳的话让刘丹盈感到很不是滋味。她心里极度不平衡地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在心里揣测起来:张星宇竟然毫无避忌地和妻子谈论他和自己之间的往事?他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俩当初不是非常相爱的吗?如果真的曾经爱得那么深,即使事过境迁,提起的时候心里不是应该还会有些许的心酸吗?他怎么可以没事一般和李瞳像闲话家常一样聊起自己这个前女友来?

她一直以为自己在张星宇的心里,至少会像是一根细小得拔不掉的刺那样, 一辈子扎在他心上,即使不至于让他隐隐作痛,也会让他感觉到有什么抓挠着,永远都摆脱不了。可是现在似乎不是这样呢。原来在他心里,她连一根刺都不是。

还有,这个女人到底是想怎样?李瞳这么大剌剌地在众人面前讨论自己丈夫过去的情史,她这是借此炫耀自己对丈夫的绝对信任吗?抑或她是在向刘丹盈彰显主权,表明自己对丈夫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思及此,刘丹盈对李瞳的怨恨更深了。她斜眼瞄着李瞳在心里暗忖:这个女人看似单纯,城府原来这么深沉啊,自己可别低估了她才是!

当下,四人之中只有李瞳一个全然在状况外,其他三人各怀鬼胎,尤其是安承烨和卢思彦两人更是忙着眉来眼去的,隔空用眼神商讨着接下来应该如何处理眼前这两个女人才好?

眼见场面渐渐陷入胶着,安承烨担心若是刘丹盈继续对李瞳发难,李瞳肯定招架不住。他盘算着如何尽快带刘丹盈离开,于是看着表姐建议道:“丹盈,我的拍摄刚好结束了,我们表姐弟俩一起去喝杯咖啡叙叙吧。”

说完,他也不等刘丹盈回应,就拉着她一边往外走,一边回头交代李瞳道:“接下来我会放假一周,有什么重要的事,你就给我发短信。”

李瞳笑着道别:“你好好放假吧,有什么事我会找思彦!”

旋即,她又礼貌地对刘丹盈挥挥手:“刘小姐,我们以后应该会有很多碰面的机会,下次有机会再好好聊聊。再见!”

安承烨急急拉着刘丹盈走到了工作室外的停车场,环顾了一下问道:“不见你的红色跑车?没开车来吗?”

“今天是思彦载我来的。”刘丹盈感到奇怪了:“我回来之后还没见过你,你怎么知道我开红色跑车?”

安承烨把刘丹盈轻轻推进他车子的副座:“先上车吧,我们找个地方一边喝咖啡一边聊。”

到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座,他们在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点了咖啡后,安承烨终于坦承:“其实,张星宇住院当天,我在医院的停车场见过你了。本来是想忙完了手上的工作,明天开始放假才去找你,没想到今天思彦竟先带着你到工作室来了。今天你来的目的应该是想见李瞳,而不是看我这个表弟吧?”

刘丹盈露出一个狡黠的浅笑:“知我者莫若表弟啊。没错,我就是想上来会会那个女人。哼,没想到她一点长进也没有,还是和以前一样,就知道装可怜、扮纯真。”

“或许你对李瞳有什么误会吧,她不是你以为的那种人。”安承烨为李瞳打抱不平,如此维护道。

刘丹盈懒得多说:“或许吧。反正以后我还会和她有许多接触的机会,到时再说。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我公司的最新款降噪耳机将会和凯加电子的幸福手机合作。既然她负责拍摄幸福手机的宣传照片,今后我们自然还会再见面。”

安承烨在心里叫苦连天:就是说以后像今天那样勾心斗角的场面还会再度上演吗?天啊,李瞳这个傻丫头根本就不是刘丹盈的对手,自己今后一定要更醒目一些,要不然那个笨女人肯定应付不了精明的刘丹盈!

“我们别谈这些公事了。”刘丹盈啜饮了一口咖啡道:“小姨和我一起回来,这事儿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我怎么会不知道?不过,我妈也真是的,要回来也不事先通知,竟然抵达了才告诉我。她真是越来越任性了。”安承烨摇摇头,无奈笑道。

刘丹盈顿了顿,面露难色,又问道:“那么,她的病情,你也知道吗?”

安承烨叹了一口气,点点头。

“你就劝她接受治疗吧。我妈和我都劝过了,她就是不答应。”

安承烨转头望出窗外,幽幽答道:“我不想强迫她。更何况,我知道她一直在等待那一天——等着终于能和我爸在另一个世界重聚的那一天。因此,我想尊重她的意愿,不强求。”

听了他的话,刘丹盈无言了。小姨对姨丈的一片深情,她怎么会不懂?这些年来,坚强的小姨经历了许多,而支撑着她一路挺过来的,就是她在姨丈病榻前许下的那个承诺——那个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把儿子带大的承诺。

一提及这个伤感的话题,刘丹盈和安承烨都沉默了,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继续。

就在此时,刘丹盈的手机铃声大作。她望了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一眼,立马按下接听键,把手机举起放在耳边问道:“怎么了?”

她安静地倾听了片刻才回复:“好,我们马上回来!”

挂断电话后,她立即站起来焦急地对安承烨道:“看护打来说小姨晕倒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