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西依城 - 03.追踪失败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9-24 9:55:33pm

奇幻·玄幻


“呼……好险赶上了。你们还好吧?有没有看到她的眼睛?”司湫语看到尤西依跑了,不由松了口气,慌忙询问其他人的状况,尤其是看到眼睛的问题,因为尤西依的天赋实在可怕。

阿唯和楚绫摇摇头,接着便解释奥依斯塔及时捂住他们的眼,所以他们基本上都没看到尤西依的眼睛,但整体模样倒是有看到,甚至不得不承认尤西依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坯子。

闻言,司湫语颇为无奈地看向保持沉默,一句话也不说的奥依斯塔,迳自走过去伸出手将他从地上拉起来。

“尤西依的疯狂并不是你的错。你的人民还有救,所以别太自责了,好吗?”司湫语用着温和的语气说道,还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减缓他那满满的自责感。

“真的……还有救吗?我……我真的很怕所有人会就此这样,再也无法恢复正常……”奥依斯塔说着说着,眼角泛起了泪光,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

看到他这样,司湫语深感头疼。老实说,他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而且居然都没有人发现到西依城的问题。最糟糕的是,这个城镇的平衡似乎被打破了。

好不容易安抚好奥依斯塔后,司湫语这才想起被自己带过来的白皓敬,赶紧把他介绍给阿唯和楚绫认识认识,免得到时候不小心发生争执那可就麻烦了。

“我有从惊哲那儿听说过……你带着两个少年少女旅行……看来是真的啊。”白皓敬下意识地看了看阿唯,然后又迅速看回来。

“他们执意跟我走,我也很无奈啊。而且,我很开心有人能够陪我。毕竟……我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难得有人愿意陪我一起进行这个无止境的旅程,我当然不会拒绝。虽然一开始我是真的不想要有任何人陪我,毕竟我的目的太危险,一个不小心命会丢了。”

司湫语眼神飘远地说了这番话,白皓敬也很有耐心地听他说完,更感受到了司湫语内心的孤独。他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反而是感慨司湫语的命运坎坷。

与其说坎坷,倒不如说是注定的。

时之神嘛,永不停息。要是停了下来,时间就不再是时间了。

“那么……现在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城镇?还有那个女人……感觉不太好。”白皓敬突然提起了这重要的事情。

要不是白皓敬突然提到这件事,估计司湫语老早就忘了这回事。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却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没辙,这事他真心管不了。

虽然尤西依的天赋对他无效,但是……阿唯和楚绫是另一回事,他们多不顾尤西依的该死天赋,那该死的摄魂之眼。

“要不是奥依斯塔也有相反的天赋,否则他老早就被控制了。嗯……或许,我们可以利用这相反的天赋来对付尤西依……”司湫语话说到这里反而像是在自言自语,甚至还很认真的在思考。

原本想说什的白皓敬只好默默地把话收回去,走到阿唯和楚绫那儿。

这会儿阿唯和楚绫在讨论尤西依的事情,因为阿唯趁着尤西依落跑之时,稍微动了些手脚,不过这事情他还没告诉司湫语。

“她现在跑到了城镇的东南方……然后一直停在那里动也不动的……好奇怪?”阿唯不解地说出自己的感知。

“要不我们现在就去抓住她?但是我们没办法避开她的摄魂之眼啊……”楚绫也想要去抓人,可是尤西依那该死的天赋才是重点所在。

“那还是算了吧……”阿唯轻声一叹,打算收回自己的感知之时,忽然他感觉到尤西依又有所行动,不由愣了几秒。

发现阿唯表情变了,楚绫不由担心起来,连忙叫唤他的名字,可是阿唯却不回应。她急得赶紧唤了其他人一声,司湫语便注意到阿唯情况不对,立刻来到他身边给了他一记手刀。

这如此迅速的手刀让他们都愣了好几秒,但阿唯昏过去之后他们才回神。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他做了什么事情?”司湫语很快的就替阿唯检查了一番,严肃地看向楚绫问道。

大概是很少见到司湫语这样的楚绫吓了一跳,眼眶一红,抽噎道:“阿唯他……在尤西依那个女人身上放了‘霜追’,可能……可能被她知道了。”

“没用的……他不该那么鲁莽追踪尤西依……她把我的凯德军队所有的军士都给搞疯……”奥依斯塔忧郁地说出自己的过去,然而这个过去很显然非常痛苦。

“全都被摄魂了吗?”白皓敬不解地问道,似乎猜到了些什么。

“是的……他们被摄魂,反过来攻击我……”奥依斯塔整个人低气压,仿佛有一朵黑云飘浮在头顶上,随时会下雨的模样。

司湫语一听他这么说,便看向白皓敬。

然而白皓敬却摸着下颌,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一只脚还踩着地面,“哒、哒、哒”的很有节奏感。

最后他放下他的手,转而掏出手机按了按便拨打给某个人,说了几句话后就挂机收起手机。接着来到司湫语身边,对他耳语一番,人又往外跑,很快的人就不见了。

“那个人……他……不会被尤西依影响……”奥依斯塔看着白皓敬的身影逐渐从自己的视野里消失后,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白队可是拥有最强的净化能力,所以尤西依的摄魂影响不了他,更无法接近他。幸好白队有在,你也算是走运了。”司湫语笑了笑,顺手抱起阿唯,迳自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默默地看着司湫语好一会儿,奥依斯塔始终没说太多话。他与在市集上所见到的他仿若两人,可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呃……那个,你还好吗?”楚绫有些尴尬,她关心地问道。

幽幽地看了楚绫一眼,奥依斯塔低下头,抱着自己的双膝坐到角落处,整个人还是那么的低气压,乌云仿佛越来越大。

“别理我……你随意……我无谓……”

“那……好、好吧。我先走了。”

楚绫摸摸鼻子,一溜烟地跑了。看到楚绫跑了,奥依斯塔的头垂得更低,几乎缩在双膝之间。

“即使如此……也还是……没用的……尤西依不是……”

后面奥依斯塔说了什么,谁也没能听见,谁也……没能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