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西依城 - 04.不老疑问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9-24 10:54:54pm

奇幻·玄幻


星系般的世界很诡异却也让人心惊胆跳,更让人觉得很可怕。无奈他现在被困在了这种世界,怎么都走不出去,仿佛这世界永无止境,没有起点更没有重点。即使如此,他也不会放弃,他必须想办法走出去,然后醒过来。

说要走出去,醒过来,那谈何容易?他连这是什么地方都不晓得,更不明白为何他会走入这个永无止境的星系世界。

是,这个世界很漂亮,到处都是星星,还有组成一组组的星座图案。可是再美好的事物都会看腻,再加上他对这世界丝毫好感都没有,所以非常的厌恶这个世界,只想着要离开。

阿唯很后悔他为何要追踪那个女人。如果他没有追踪尤西依,说不定自己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幽幽一叹,他索性坐在同样也是星系的地面发呆似的望着那些星座。

这时冰蓝色的光点缓缓地飘浮起来,映入他的视野里。他愕然地看着那些冰蓝光点,有些不明白这些光点从何处来,又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眼前……不,冰蓝光点起了变化,光点化为了六瓣雪花,可那是晶体模样的雪花。

阿唯伸出手,任由冰晶的六瓣雪花落在自己的手心之上。他感受到了真切的冰冷,仿佛打从心底般涌上的冰冷之感。

怎么回事?为什么在这种犹如梦境般的世界中,他可以感受到这冰冷的感觉?

“搞什么啊……”阿唯茫然地看着越来越多的冰晶雪花,最后还被雪花无情地覆盖,整个人被包裹起来。

一道道冰蓝色的光束忽然从雪花中迸发而出,旋即雪花旋转起来,并缓缓消散,而中心之处的阿唯竟然消失了!

现实中,阿唯弹跳起来,不断地呼出白色的冷气,还摩擦着手掌。此举看得司湫语目瞪口呆,整个人仿佛僵硬住。

什么情况啊这是……

司湫语的头顶上都冒出了很多个问号,但他都没问出口,依然呆滞地站在原地。

“呃……阿唯,你……不是被摄魂了吗?”司湫语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困惑地问道。

这会儿阿唯总算让自己的身体恢复了该有的温度,并缓缓坐回床上。

“我也不晓得到底自己是怎么了,也有可能我是真的被摄魂。但……很奇怪的是我看到了冰蓝色的六瓣雪花,然后我就碰了一下……嗯,之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阿唯把还记得的事情全都说出来,只是他自己也很懵,搞不懂为何他可以躲过尤西依的摄魂。

明明把摄魂之力很强啊!西依城上上下下,除了身为王的奥依斯塔毫发无损之外,全都发疯了。所以阿唯应该也会发疯才对,然而现在事实证明,他没有发疯,还很正常。

司湫语一听到阿唯提到了冰蓝色的六瓣雪花,瞬间明白了什么,脸上反而露出了快哭出来的表情。他很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紧抿着嘴,说了几句话让阿唯好好休息之后就离开房间,放阿唯一个人。

正好也需要一个人清静一下的阿唯并没有留住司湫语,于是司湫语便离开房间,走到宫殿外。

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去感伤,白皓敬已带着自己的同伴到达宫殿,只是还没踏入宫殿之内而已。

那两个同伴,也算是熟人了,毕竟都认识的,虽然认识的过程有点奇葩,竟然是在温泉认识。不过这两个人是绝对的普通人,但本领都不小。

一个是天才法医,一个是天才鉴识人员,总之两个都很厉害就是了……

“好久不见小语~不过你看起来跟以前没有太大的变化呢。”迈入中年的鉴识人员笑笑道。

“不对不对,小语是特殊的~真要说完全没有变化,最恐怖的还是我们家白队才对啊~瞧瞧,这样貌……一点都不像是六十岁吧~”那同样也是中年人的法医调侃起白皓敬。

然而……他并没有说错。

论最恐怖,莫过于白皓敬。

六十岁?见鬼的六十岁!那样貌依然犹如高中生,这还算是六十岁?骗小孩的吧!

可惜,白皓敬是货真价实,六十岁的行事部重案组的一队队长,实力和行事作风可说是有目共睹,以及其身份更不小,居然是术士世家白家的嫡系呢。

“听你这么一说……我都开始怀疑白队该不会……不会吧?难不成还真是这样……?”司湫语干笑着,想要帮忙打圆场,不让白皓敬发飙,可是他话说到一半便开始怀疑其白皓敬的样貌问题。

于是他连忙抓起白皓敬的手,摸了摸他的手臂,然后又仔细端详他的脸孔……

完全没有,真的完全没有任何的鱼尾纹。

这不科学。

“老实说,我也开始怀疑我不是人了。完全没有变过的样貌,就仿佛我时间早在这个年纪便已停止。”白皓敬自己都这么说了。

司湫语沉吟片刻,虚空一抓便抓出五颗石头。

没想到那五颗石头之中,还真的有一颗在发光,但那光芒并不是很强烈。

“奇怪……怎么有感应了却反应这么弱?”司湫语是一脸懵的。

“什么意思?”白皓敬不解地问道,他也想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状况。

“嗯……暂时还不清楚。不过,白队,尽可能的话希望你和叶灯蘺还有楚明臻好好待在一起,遇到尤西依那个女人也不可以看着她的眼睛。当然,白队你没关系,但他们两个就不行。”司湫语摇摇头,重新把石头收起来,好好叮嘱他们小心。

即使司湫语没说,他们也会小心翼翼,不会让尤西依有机可乘。

之后白皓敬三人便离去,司湫语便重新回到宫殿。

只是他一走进去,刚好看到奥依斯塔从内阁走出来,而且还一副行尸走肉的模样。

“……晚安。”

有气无力的道安,还有那仿佛随时会倒下,摇摇欲坠的身影,实在令人担忧。

司湫语苦笑不已地看着奥依斯塔,在心里暗叹一声便走过去扶着他。

“拜托你好好休息,你看起来已经很久都没好好睡上一觉了啊。”

“睡了之后,尤西依会夜袭……”

“……你当真?”

“信不信由你……”

“那么你过来跟我一起睡,我保证她连进我的房都不敢,虽然我会被怨恨就是了,呵呵。”

司湫语是真心想要帮助奥依斯塔。

还想拒绝他的奥依斯塔连拒绝都拒绝不了,直接被司湫语拉着进房,顺手被扔上床。然后司湫语抓起杯子,硬是盖在奥依斯塔身上。

“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好了好了,别说了,好好睡吧。”司湫语直接挥挥手,银色的粉末洒在了奥依斯塔身上,然后他就进入了梦乡,表情也放松了许多,那乌云都散了。

只可惜……司湫语,一夜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