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西依城 - 05.神秘青年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9-24 11:39:42pm

奇幻·玄幻


所谓睡到自然醒,就是指奥依斯塔。他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好好睡上一觉,如今能睡得这么好,睡到精神饱满,他真心感谢司湫语一晚上守着自己。

司湫语的确一夜无眠都在守着奥依斯塔,反正他也不需要睡太多,也无法入眠。他要想的东西太多了,再加上他又不是人类,基本上睡眠也不需要太多,偶尔小睡一下就可以了。当然,能睡就睡,只是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他去睡觉。

“谢谢……”奥依斯塔腼腆地道谢起来,脸颊还微微泛红。

轻轻地笑了笑,司湫语便起身把房间让给奥依斯塔,自己则是到阿唯房间去找他,顺便通知他白皓敬会帮忙他们的事情。

刚踏出房间,把门关上,司湫语忽然腿软靠着门滑了下来,整个人脑袋发昏。他其实不太懂为何自己会突然变成这样,他只知道他现在整个人很晕,尤其是在离开房间后。

“该死……这该不会……唔……”司湫语突然明白了些什么,但是他现在难受到想死。

要不是楚绫“吧嗒、吧嗒”地跑过来,刚好经过看到司湫语这脸色苍白,一副快倒下去的模样,恐怕都没人知道司湫语现在的状况。她急得惊呼起来,连忙呼唤他的名字,甚至惊动了房内原本不知情的奥依斯塔。

不但如此,睡在另一间房的阿唯也听到了楚绫的声音,赶紧冲出来跑到声音传来的地方。

等到阿唯赶到的时候,司湫语已经昏倒在奥依斯塔怀里,而楚绫和奥依斯塔手足无措,一副不晓得该怎么办的模样。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阿唯皱眉问道,并伸手直接公主抱司湫语,还很熟练地把人抱进房里,再好好地安置司湫语。

“我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而且我们这可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好吗!”楚绫也有些急躁起来,因为她说的是真的,他们两个的确是第一次看到司湫语这个样子。

阿唯沉默片刻,咬咬牙,拿出了那串着五颗水晶的手链,毫不犹豫地捏破其中一颗,任由水晶的粉末撒在空气之中。

楚绫当下震惊不已。

那明明是……!!

“绫,别告诉小语我都做了什么事。”阿唯看了楚绫一眼,警告她别把这事情说出去。

楚绫欲言又止,最后选择保持沉默,反正她说再多也没有,因为他不会听进去的。再说了,他的性格很难搞,所以她放弃劝他。

只见阿唯在司湫语的额头上虚画着什么,然后还咬破指腹,用指腹上的血在司湫语的胸口上绘制了一个看着很眼熟,根本就是司湫语用来启动时之轮的术式图阵。

……等等!启动时之轮的术式图阵?

为什么阿唯会绘制这种复杂到了极点的术式图阵?不……应该说为什么明明这可是时之神的杀招之一,怎么他区区一个人类却画的出来才是重点所在吧!

“喂喂,阿唯,你、你是把当时的术式图阵都记下来了?而且这可是时间,时间属性的啊啊啊!!你这是找死的节奏吗!?”楚绫直接爆发了,因为那真的是找死的做法。

但阿唯充耳不闻。

为了救司湫语,他怎么样都无所谓。

说也奇怪,他们俩明明就不是很熟,可是……阿唯就是想要保护他,更愿意为了他而牺牲,哪怕是牺牲自己的性命,他也无所谓。再说了,要是时之神死了,他们也会很麻烦啊。

“要是你真的这么做,那孩子会很难过的呢。”不属于这里的声音忽然响起,更惊动了他们每一个人,让他们都不约而同看过来。

这谁啊?

黑发蓝眼很普通,但那容貌还有宛如音乐家的气质实在令人移不开视线。阿唯倒是不受影响,他只是瞄了那青年一眼,又继续手中的动作。

此时奥依斯塔稍微回神过来,用着有些颤抖的音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蓝……箬……瞑……”像是用尽气力说出这三个字,这个名字,奥依斯塔有些虚脱但还是站稳了身体。

“好吧,我就稍微帮个小忙,要是你又出了什么事,那孩子会崩溃。”疑似名为蓝箬瞑的神秘青年无奈地摇头,叹息般地说出这番话后便走过来直接拍掉阿唯的手。

有些生气地瞪了蓝箬瞑一样,阿唯正想开口之时,蓝箬瞑直接把他推开,迳自将剩下的图阵给画完,还打了个指响,湛蓝的光芒转瞬即逝,术式图阵启动,半透明的银白时之轮缓缓地形成,并悬浮在司湫语的头顶上。

阿唯和楚绫看得那瞠目结舌,深深怀疑这蓝箬瞑该不会也是真神吧……

“你、你到底是……?”阿唯颤声地问道,可是他根本连问题都无法好好地问出来。

“有些事是机密,不能说。反正我也只能帮到这里……嗯,啊,差点忘了。奥依斯,这个给你。”蓝箬瞑打了个噤声的手势,微微一笑,旋即又掏出了什么直接交到楞楞的奥依斯塔手上。

呆呆地看着手中的小酒瓶,奥依斯塔一脸呆萌。

哭笑不得地看着奥依斯塔那呆萌的模样,蓝箬瞑只好解释那酒瓶装着的是压制某种力量的酒。奥依斯塔一听,整个人有些慌张,但他还是好好地道谢,然后他们三个就目送蓝箬瞑原地消失。

犹如魅影般,又像是梦一般存在的蓝箬瞑是何许人也,这并不重要,因为他只是个过客,只是偶尔才能伸出援手的特殊人物。

言归正传,司湫语这会儿总算清醒过来,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当他发现自己的时之轮悬在自己的脑袋上时,他脑袋都当机了好一会儿才回神。

他指了指那时之轮,看着阿唯和楚绫还有依旧那呆萌模样却精神许多的奥依斯塔,有些无言地问道:“这什么情况?”

“呃……是一个好像名叫蓝箬瞑的人帮你启动的。”阿唯并没有说谎,因为他只画了一半,结果反被蓝箬瞑给抢着画下去,还很神奇的居然可以启动时之神的时之轮。

“噫噫!!老板他……他应该是顺手救我而已吧……反正我没事了,所以无所谓啦。”司湫语看得很开,但他不晓得他能够清醒过来,可不只是有蓝箬瞑的帮助,因为阿唯可是牺牲了自己的一颗水晶救他。

至于后来司湫语得知这件事后,也是未来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