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XIII - LXXI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9-27 11:48:00am

其他·同人


这几个星期我过得真苦,每一天都被灵珑盯着看,怪不舒服的……

那一天,灵珑在课室里说了那一番话,这是告白了吧?怎么办?虽然这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妥,毕竟她是双性恋但我不是啊!原本是想要和妈妈借电话打给哥哥,问一问应该怎么应对的但这会不会太夸张了点?

我是说,虽然现在这个社会是比之前开明一些,大部分人都可以接受同性、双性以及无性恋的存在但这并不代表其他人就是这样的啊。我对于这部分群众是没什么问题,也表示欢迎但这并不代表我是他们的其中一员啊……

怎么办?我们俩现在的关系非常的尴尬,有时因为无聊想找个人聊天但又碍于这种情况所以就……不知道怎么样啦……

昨天小依和班长出门去约会,老师和先生则是去了一趟警局,留下我、灵珑以及乐寅三人待在事务所里对望。说是对望,但这期间都是他们两个人看着我啊!在这样下去我迟早会崩溃的啊……

直接拒绝然后表明自己的性取向是异性恋?那会不会就此葬送我和灵珑之间的友谊?因为你看,很多人不就是因为告白不成就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吗?好不容易才有了小依以外的朋友,我实在不想那种事情发生啊……

“Checkmate!”

“啊又输了啊!”

我坐在柜台处,看着他们三人坐在沙发那里下着西洋棋。从这两句话来判断的话,灵珑大概是又输给了乐寅。

真羡慕他……体能好下棋又强。哪像我,一百米短跑就差点要了我的命,又不会下棋。虽然之前是有看哥哥在网上和其他人对弈但我也只是因为好玩才看的,并没有学到什么东西。

“接下来是嘉盛还有娜资了。”

诶?

坐在沙发上的三人同时往我这里看来,似乎是要我加入战局。

“我不会下棋……”

“没事,我教。”乐寅自信地说,“我教出来的人都百战百胜的。”

我会葬送你这一伟绩啊……

对了,忘了告诉大家现在是什么情况。

今天是小依需要复诊的日子,所以老师和先生在我们来齐以后就把小依背了出去。嗯,是的,我们来到这里以后也没看她起来过。也已经习惯了啊。

总之就是这样,他们三人交代我们四人看家以后便走了,然后事情就因为太过于无聊的关系演变到这种地步。

“娜资?”

灵珑的声音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出来。

“试一下嘛,妳那么聪明肯定很快学会的。”她笑着说。

会不会下棋和聪不聪明是没有关系的吧……虽然我也不是很聪明就对了……

但这不是我学习一些新事物的机会吗?之前是有想过要学,但碍于没人教我的关系所以我也就打消了那个念头。但现在都有人教了,没理由不学的吧?

唉……

我叹了口气,从柜台那里走到了沙发那里坐了下来。乐寅递了一架手机给我,我接过看了看画面,发现上面有的是西洋棋的规则。从基本规则到什么棋子应该怎么用都有,就像是新手教学一样。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规则什么的可以上网去查。

“跟着上面的来就行了。”乐寅说。

虽然他是这么说,但这对我而言还是有些勉强啊……是要我边看着规则边下棋的意思吗?这对班长来说会不会有点不公平?毕竟我又笔记可以参……不对,硬要说的话我和他对垒这是对我不公平了啊,毕竟我什么都不会。

“到妳了。”班长说。

哦……诶?班长刚刚做了什么吗?怎么好像没什么异样啊?

仔细地扫视棋盘,发现白色的、顶端球状的棋子向前走了一步。

我翻了翻手册,得知那是一只普通的小兵,除了第一步可以选择只走一步或者直接向前移两步以外就没什么……哦,到了对面可以换一只高等一些的棋子啊?那不就是要我尽全力保全这八只小兵了吗?但是,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唉……”乐寅叹了口气,把我们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接着说:“硬要一个初学者来还是有点勉强啊……”

你现在才知道啊……

但如果有了这个网页的话我要学会下棋并不是什么难事,就看我有没有时间罢了。现在就不行了……不是没有时间,而是没有器材。要上网也得要有电脑或手机啊,总不能一整天拿着人家的手机吧?也不可以用办公用的平板电脑,看来我就只有晚上才可以看一看了啊。

把手机还给了乐寅以后和他换了位,让他来与班长交手。

不消一时半刻,原本位于两侧的棋子已经遍布整个棋盘。果然是高手啊……我看不懂啊……等等,这不是因为我不会下棋的关系吗?算了吧,就算我学会了大概也是会看不懂的吧。

就在他们下得起兴的时候,玄关处传来了铃铛的声音。

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大叔打开了门,从外头走了进来。看到我们以后他后退几步往门口看了一看,似乎是在确认自己没有来错地方。

“那个……”灵珑率先开口,“如果是找江明治先生的话他不在,他和他夫人带养女去医院了。”

听到灵珑这么说,他便走了进来。

中年男子,身高一米七九至一米八三,有酒味烟味,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是什么好人。

他穿着有点污渍以及破洞的长裤以及上衣,外面披了一件老旧风衣,给人一种历经沧海桑田之事的老者的感觉。只是就和我刚才说的一样,身上带有烟酒味,这并不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他大概几时回来?”他开口问。

我们四人互看一眼,然后一起摇头表示不知道。

“我可以在这里等吗?”他接着问。

不是不行,只是我听说先生他极其厌恶烟味,先生他回来的时候会不会直接把人轰出去啊?

“那么这边请坐。”

我们把沙发清了出来让给了他,然后到厨房那里准备了咖啡给他喝着打发时间。而我们四人则是待在柜台那里盯着那个人,算是在监视着他。

不知为何,我们四人就是觉得对方是个危险人物。并不是因为对方的衣着,也不是因为对方带有异味,我们没有那么肤浅,只是觉得对方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奇怪。他看起来有点害怕,但又有点期待的样子,不知道是在等着什么。

这个人会不会是先生叫来的?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没有事先通知我们呢?而且和我之前说的一样,先生及其讨厌烟味,如果真的是他叫来的话不是应该会要求对方把味道驱除以后才来吗?

想不透。但是,他肯定不是普通的委托人。如果只是过来委托的话是不会这么紧张的。

“我回——”

小依的声音传了过来,但很快就停了下来。

往门口望去,发现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子呆站在门口那里。只见她脸上原本雀跃的表情逐渐拉下,越发惶恐。她喘着大气,把手中拿着的东西都丢到了地上,然后用颤抖着的双手紧抓着自己的手臂。

“千夏,带她上楼。”先生见状,吩咐说:“安抚下来以后带着文件下来。”

“嗯。”老师回应以后便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然后把小依拉走。

这中年男子到底是谁?为什么小依会这么畏惧他?

先生走了进来,坐在那中年男子的对面。

“柯政熊先生,有个贵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