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XV - LXXV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9-27 11:48:17am

其他·同人


我看见了,看见了那一天,妈妈和平时一样,蹲在厨房那里剥着虾壳,准备拿出去卖。嗯……因为家庭经济有问题的关系嘛,时常有一餐每一餐的,已经习惯了就是了。

她就和往常一样,把剥好的虾装进了一个桶里,准备拿到附近的海鲜饭店去交货。她会带着我去的,每一次都会带着我去的,毕竟让一个小孩独自一人看家不管怎么说都太过危险了。每一次去到那里都能拿到零食,这是我跟去的原因。小孩子,有东西拿的话就很满足了。只是我每一次拿到零食都没有直接打开来吃,都会留着之后肚子饿了的时候才和妈妈一起吃。

但就在妈妈拿着桶子,踏出了厨房的那一刻,大厅玄关处传来了声响,是门撞上了墙壁的声响。

又来了……他,又来了。

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不用多说,肯定又是喝得醉醺醺的才回来家里。

“喂,拿点钱来。”他依在门上,语气听起来有点不耐烦的样子伸出手向妈妈讨钱。

他是我爸,自我懂事以来他就没怎么回家,就算回来也只是拿钱而已,拿不到的话就动粗,是个严重沉迷于赌博的赌徒以及酒鬼。

“我身上没有……”

“别啰嗦,快拿来!”

他把声量提高,并且用力的把门关上,发出了非常大声的声响。但尽管如此,周边邻居都不会过来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用看,他们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没人会帮,他们只会在外舆论而已。

“就跟你说——”

——啪

他一巴掌甩在了妈妈脸上。因为力度过大的关系,妈妈往一旁倒去,撞到了柜子。她手上的桶子是被封着了,所以里头的虾子并没有因此洒出来。

妈……

“叫妳给妳就给,吵那么多是在吵屁啊!”

他瞪着躺在地上的妈妈,一声不哼地看着她,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不久,他往厨房看去,发现把厨房与大厅隔开的墙壁后方有一个小女孩。

那,是儿时的我……

“过来。”

我战战兢兢地走了过去,岂料他一巴掌打了下去,年幼体弱的我往妈妈那里飞去,撞到了桶子。我因为疼痛的感觉放声大哭,然而,这让他的怒气更旺了。他抓着我的手,提到半空中以后盯着我看。

“没钱?没钱他妈的有新衣服?”他这么说着,突然之间放开手。

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可以听见非常清楚的一个声响,像是骨折了的声音。

这……很痛……

“新年给孩子买一件衣服难道不行吗?”妈妈把我拉了过去抱在怀里。

“这些钱给我去翻本更好!妳这婊子!”他这么说着,把脚提了起来。

不要……不要这样……

他一脚便往我肚子踢,原本还在哇哇大哭的我吐了一些液体出来。

很痛……喉咙好烫……

“妈的,还敢呕在我鞋子,什么运都给妳呕光啦!”他说完以后,又踢了我一下。

这一下……也好痛……

突然之间,他又往我肚子踢了几次。

“别,别踢了!要钱就去房间拿!别踢了……”妈妈用她的手挡住我的腹部,大哭着哀嚎求情。

“哼,早一点讲不是没有事咯。”

妈妈把藏钱的地方告诉了他之后才肯罢休离开。他往房间那里走去,不过一时半刻便出门去了。

为什么……为什——

——咚咚

“她怎么样了?”

啊……对啊,我现在已经不在那一个家了。对,我不在那个家了。我现在在哥哥那里,在那个把我和妈妈从无情暴力之中解救出来的哥哥那里,在那个在妈妈去世以后依然把我视如己出的哥哥那里……

可,可是,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十四年前,家庭暴力一事被揭开。十三年前,他被关进了监狱。现在,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来把她接回去的……”

无意之间听到了这一段的我,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起来。

“不要……不要回去……”

这一句话,就好像是要撕裂我的喉咙一样,说了好一段时间、辛苦地把那一些字从我的喉咙挤出来。

绝对不可以回去,绝对不可以……回去……就算是要我死也不回去。

“我知道。”哥哥轻声叹了口气,说:“他也没那个资格把妳接回去,只是他貌似不成功就不罢休的样子。”

他没有那个资格……对,他没有那个资格。但他会不会硬来?就好像之前拿不到钱的时候一样,用武力强行把东西抢到手?刚刚哥哥也说了,不成功不罢休,会不会真的动粗?

又拖累哥哥他们了吗……为什么每一次都这样?

“别怕,有我们在他不敢怎样。”姐姐温柔地说着。

真的是这样吗?应该是这样吧。为什么我要怀疑他们?这十四年来一直都是他们在妈妈工作的时候照顾我、保护我,妈妈去世以后也是他们收养了我,我应该相信他们才对。

然而,当我感觉到手臂被人触碰以后,我下意识地避开了。

为什么要避开……

“没,没关系。”姐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许尴尬,也夹杂着一点伤感:“妳先休息一会儿,姐姐先去准备晚餐。”

说完,零星的脚步声响起,最后是关门声。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避开的……但是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它控制不了畏惧疼痛的感觉。

明明他们只是关心我而已,明明他们没有危险性,然而,我避开了。

他们,一定很担心我,一定……

*

“我回来了!”

听到妈妈的声音,我屁颠屁颠地从房间里跑了出去。

剥虾壳不是她的正业,这只是她为了赚多一些外快所以接下来的一个副业罢了。话说回来,我不知道妈妈的正业是什么呢。只知道她有时会拿着一叠纸张回来,然后拿着计算机边按边写。有一次我趁着妈妈上厕所的时候有样学样,胡乱按着计算机的按钮然后在纸张上写些有的没的,结果当然是被发现然后训了一顿。

这一次回来也一样,跑到了门口那里,看见妈妈抱着一大叠的纸张走了进来,连把门关上的功夫都没有。她把纸张放到了大厅中央的小桌子,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笑着问‘会不会饿’。我摇了摇头……

诶?啊……是的,我摇了摇头表示不会。

坐在一旁,看着妈妈一如既往地重复着她的动作,按一按计算机,写下某种东西,然后一直重复。

“喂。”

听到了这一把声音,我倒抽一口气。

是他……这一次因为门没被关上的关系,所以他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看着妈妈,砸了砸嘴以后往妈妈那里丢了一个袋子。

“拿去,不要讲我没有给钱妳用。”他这么说着,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突然之间,他往我这里瞪,脸色越变越差。我则是躲到了妈妈的另一边,天真的我以为这样他就不会看到我了。

“看到我是不会叫是吗?”他语气带点愠怒,像是生气了的样子。

害怕、恐惧的感觉逐渐浮现于我的心中。

“别拿孩子出气。”

“妈的我她老爸她看到我也不叫一声,以后还得了?”

“你也不想想为什——”

——啪

我喘着大气,在床上坐了起来,可以感觉到头上的汗珠正在慢慢地滑下脸颊。

是噩梦,只是噩梦,冷静下来。

我尝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但依旧可以感觉到我心脏跳动的速度,非常的快。还在,害怕着吗?还是这是我身体正常的反应?因为电视剧里发噩梦吓醒的人都会喘着大气然后心跳加速不是吗?

我没有在害怕,没有在害怕……没有,真的吗?

不知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隔了七秒以后呼出来,过了十五秒以后一直重复着这一个动作。这是哥哥教的,他说这样会让人更加容易冷静下来。之前也有这么做过,效果也很显著,希望这一次也一样有用吧。

然而,罕见的,我也希望变成了现实。心跳慢了下来,呼吸慢慢地恢复到了正常的速度,头上也不再冒汗。

我叹了口气,望向窗口的位置,发现外头艳阳高照,不像是黄昏的样子。

看来我睡了将近一天啊……

我从床上下来,走到了书桌那里看着窗外的景色。窗外有着些许车辆,车子旁边站着几个成年人,像是在等着草场对面的幼儿园放学一样。然而,我的猜测是正确的。不消一会儿,有几个小孩子往成人的方向跑去,然后便跟着他们上车走了。

曾几何时,我是非常羡慕这样子的情景的,想要有一个和他们一样的家庭……我现在有了,没有必要羡慕了。

“起来了啊?”

姐姐的声音从我身后传了过来。我回过头去,看见她捧着一碗东西站在门口处,看着我看着对面路边的车辆。

味道,好香……

“来吃点东西。”她笑着说。

听从她的指示,把碗里盛着的粥吃完以后继续盯着对面的草场看,只是,现在少了许多的车辆。

“在看什么?”姐姐凑了过来,和我一样盯着对面的草场。只可惜,她来晚了。

“原本还有很多家庭的。”

现在已经空荡荡了,有的只是零星的大学生,大多都是出门买东西吃的吧,不值一提。

不知为何,听到我这么说以后姐姐她就一直盯着我看。

“羡慕吗?”她突然问道。

以前的话,是的。现在的话,不是。但真的是这样的吗?她冷不防问的这一句,让我犹豫了起来。

父母亲和睦什么的,其实我很想要的吧?

“正常的哦。”

诶?

“会羡慕自己没有的东西,是正常的。”姐姐看着窗外,说:“尽管我和妳哥两人尽全力制造出那个环境,但对于妳来说还是和普通的家庭有差,对吧?”

应该吧,‘爸爸妈妈’不管怎么说都比‘哥哥姐姐’还要来得亲,然而,然而……

“之后看妳那么开朗那么好玩,也渐渐地忘了妳的过去,也渐渐地忘了应该常常关心一下妳心理层面上的问题。”

只是不想要大家担心而已。我在这里就已经很麻烦哥哥姐姐了,每一个月都必须跑一趟医院,在家里昏倒的话还要麻烦他们背,出差的话还要花时间照顾我。虽然我一直都想要跟去,但我是想跟去帮忙他们的。然而,有哪一次不是成为累赘的?

日落港连续杀人事件的时候因为我的身体关系没能在夜间帮忙,冒充二十面相的盗窃事件也因为自己那鲁莽的计划让他们担心。总的来说,我只会让他们担惊受怕。

“当然,这些都是我们的失误。”她把手放到了我的头上。这一次,我并没有避开。

我摇了摇头,否认她的说法。

“你们做的已经很多了。”我盯着外头空无一物的草场,说:“只是,我不想要离开这里。”

还是会怕,会怕他又来这里,然后强行把我带走。

“就算妳想走也走不了。”她笑着说,“除非妳嫁人了。”

不知为何身体开始发热……

“好了,要下去吗?”她问。

不知道……

要是下去以后遇见那个人我应该怎么办?我,还是会害怕,还是会想起之前挨打的日子,还是会想起他好几次为了钱把妈妈打得片体鳞伤的样子。

但是,我已经答应好要帮忙他们了,现在却因为自己的私事而躲在楼上,这合适吗?

“不要逞强。”姐姐说,“虽然一直这样逃避下去也不是办法,但至少得要在面对一切的时候做好准备。”

我没有做好准备,这是事实。但我应该怎么做好准备?一想到那个人身体就会不自主的开始发抖然后缩成一团,已经不是‘害怕’二字那么简单了。我打从心里畏惧着他,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再也不会遇见他。然而,然而……

但是,我今天不下去的话,说不定他会改成明天来。我不可能每一天都窝在这里。只要学校开学,我就必须走下楼,我就有可能遇见他。说不定他会每一天都来,每一天都躲在某个角落,一直到我跟着他走为止。

“我换一件衣服就下去。”我说。

虽然昨晚可能已经帮我洗过澡了,但这毕竟还是穿了半天,而且我也没有梳洗,就趁现在冲个凉让自己稍微冷静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