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XVI - LXXV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9-27 11:48:25am

其他·同人


梳洗一番,我站在镜子前看着我自己的脸打量着自己。

我真的要下去吗?

我是说,我应该下去的,但真的要吗?害怕、恐惧什么的,还是会有的。毕竟哥哥昨天说了,那个人一副不善罢甘休的样子,很有可能会每天都来这里,一直到我愿意跟着他走为止。

虽然姐姐她说不会让我走,但那个人每一天都来这里的话会拖慢工作进度。虽然这对其他人来说并没什么,但这样的话会有压力,因为那个人是为我而来。只要我跟着他,他就不会一直来打扰哥哥他们,也不会拖慢工作进度什么的想法迟早还是会浮现在我脑中(虽然说现在已经有了),那时我也会因为没能承受住内心的压力以及愧疚感而选择离开的。

但是,我不想跟着那个人。害怕,事情又会变得和以前一样,甚至有可能变本加厉。因为,让他吃牢饭的人就是我和妈妈。现在妈妈去世了,报复目标就只剩下我一人,然后我又有这一种病——

不行,得冷静下来。不可以这样,他们会担心。

我跑到了浴室,打开水龙头装了一勺水以后低下头,用水冲了一下头。我只是在仿效着电视剧里的人的做法,并不知道这样有什么用。但冷水提神,也有让人冷静下来的公用,所以,这样做应该没问题。

稍微抹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战战兢兢地走了下楼,看见姐姐她站在门外,好像是在偷听着里头的谈话内容。只可惜,事务所的门虽然是木门但隔音效果确实一级棒的,不然我们很多机密都会因此流出去啊。

“姐姐。”我走到了她身后叫了她一声。

“嗯——”她应了一声转过头来,然后摸着我的头发开始抱怨:“怎么没擦干头发?这样很容易感冒的啊。真是的,刚刚应该留在上面监督妳才行……”

就只因为我没把头发弄干,结果姐姐开始了一大段的抱怨。

姐姐抱怨完以后,往她拿着的手提袋里拿出一条小毛巾然后擦拭着我的头发。

为什么她的手提袋里会有这种东西?

“下次记得弄干,知道吗?”她便擦拭着我的头发边问。

“知,知道。”我回应道。

这就是姐姐,也已经习惯了,不是吗?

“对了。”她说,“他在里面。”

他,在里面……

却步了,开始,害怕。

但是,就算我今天不面对,未来的某一天还是必须要去面对。简单来说,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或迟或早,我肯定是要去面对他的。

“没做好——”

“姐姐走前面。”我打断了姐姐的话,这么要求道。

依然是个胆怯的做法,但比起逃避来说,躲在盾牌后面的话算是有面对问题了,不是吗?以后也不会特别担心,只要,只要我能说清楚的话,以后,就不会特别担心……

姐姐浅笑一声,然后转过身子背对着我,说:“好。”

接下来是一阵开门声、铃铛声,然后是那个人的声音。

“她——”

“不想看到你。”姐姐打断那个人的话,说:“只是因为不想翘班才下来的。”

中了一大半……我,明明也想要尝试着面对问题,只是,只是没前者的来得强劲而已。

但是,姐姐的语气听起来像是要把那个人赶出去一样,有点生气。

“啊,啊……”

那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落……不行,不能相信,绝对不可以相信。

“依,过来……”

——过来……混蛋,叫妳过来他妈的装傻?

这一句话在我脑海之中响了起来,让我开始感到恐惧。双手无法控制,开始发抖,然后紧紧抓着姐姐的手臂。

“过来这里,给爸爸看一眼。”

不要,我不要,之后肯定会被打,会被举起来,会被摔在地上……

不能,不能过去,很危险。

我左手紧抓着姐姐的手臂,右手在姐姐的背部写上‘不要’两个字,希望姐姐能解读到我的信息并传达出去。这只是把之前和姐姐玩的小游戏搬到实战里面用罢了。那小游戏的内容是这样的,一个人闭上眼睛,另一个人在他的手上写字然后让闭上眼睛的人猜。每一次姐姐都会猜到,希望这一次也一样。

“她不想要。”姐姐突然开口说话,“我刚才就说了,她不想见到妳。”

解读,出来了。

“可是——”

“可是什么?”姐姐不给予那个人把话说完的机会,打断了他的话,说:“你以为你所做的只是小事吗?还是你以为她会把那些事情全部忘记?”

原本,想要忘记的。原本,已经忘记的。然而,他的出现,扰乱了这一切。

我依旧是躲在姐姐的背后,跟在她后面走,到了柜台那里以后我直接蹲了下来。这个柜台非常的高,所以躲在这里的话是不会看到我的。

我抱着双膝盯着白板,尝试着利用白板会反光这一点来看一看外面的情况是怎样。然而,我只看到了一堆黑影。

“她怎么了?”那个人问。

“不想看到你,仅此而已。”姐姐说。

“千夏。”哥哥制止了姐姐的恶言,“这里还有小孩。”

姐姐砸了砸嘴,然后往我这里看来。她走到了厨房那里,过了几分钟以后拿着两杯饮料走了过来。

“葡萄汁,喝下去让自己冷静一下。”

她递了一杯给我。

接过葡萄汁,喝了一口,差点吐了出来。

“好甜……”虽然我喜欢甜食,但这种程度就算是我也喝不下去。这,就好像是加了半公斤的糖一样,根本就不可能喝得下去。

我会知道,是因为七岁那一年我想喝果汁,以为糖放越多越好,结果也不知道放了多少,喝了一口,然后吐得满地都是。那时候碰巧姐姐上课回来,看见地上有着一滩水,问清楚以后她也喝了一口,然后……

“就和妳七岁的时候泡的那一杯饮料一样,对吧?”她奸笑着看着我,说:“怎么样,是不是一模一样?”

“还,吞得下去……”

“还不够甜啊?”

“不够甜,但够恶心了……”

确实,这不是人类应该放到口中的东西。

突然之间,她把手放到我的头上,搓了一搓,然后笑着说:“这样不就好了吗?”

诶?什么这样?

“用平常心面对就好,要出去吗?”她笑着问。

不要。

到头来,姐姐说了那么多,还是想要我出去面对。我已经下来了,我已经走进来了,这已经是我最大的极限了。我没有办法去用平常心对待那个人,不可能。

短短一天,两次梦魇,我没有办法像这样过下去。

“不要啊?”她说,“可是可证他很久没和妳玩了。”

“才一天而已不是吗?”我问。

“对于他来说已经过了很久了。”她说,“昨天晚上一直在闹,大概是早上没和妳一起玩然后在闹脾气吧。”

虽然我每一天都会和他玩但应该也不会到不玩就不睡觉那一种程度吧?每一次和他玩他都给我一张不耐烦的脸,会笑的时候也只是在我搔他痒的时候,就只有那个时候他会笑罢了。一旦我停下搔痒的动作,他脸上的笑容就会立刻消失,然后露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动摇了啊?”

“绝对不要出去。”

说了,打死也不出去。

“要不我把他抱过来陪妳,如何?”姐姐提出了第二项选择,这很明显的比之前好多了,但让我在意的是她的目的。

“昨天一整晚都没睡吗?”我问。

“闹到三点多才睡。”她叹了口气,说:“之前照顾弟妹的时候都没这个样子的啊。”

姐姐并非独生女,她还有一对弟妹,是孪生的。年龄差是十四岁所以姐姐很早就学会了怎么照顾婴儿,很明显的,不只是‘如何照顾婴儿’罢了。

“没有上班——”

我这是在说什么啊,刚刚才看着我吃午餐,这很明显没有去上班啊。

“请假。”姐姐说,“不放心让妳哥一个人看着妳,他肯定不会准备午餐给妳的。”

是实话……没记错的话哥哥他不会下厨,而且不只是普通的那一种程度。他连水煮蛋怎么煮都不知道啊……

“走,去陪可证玩。”

“不要。”

到了这种时候还想把我骗出去。总之,那个人离开之前我死不会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