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XVII - LXXV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9-27 11:48:33am

其他·同人


“飞高高……”

我抱着可证把他举到空中,看着他脸上异常开心的笑容,心里有一丝慰藉的感觉。这可是唯一一个能让他开心的动作啊……这两个小时我都在陪他玩,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一副无聊的表情,不管我怎么做都好……

搔痒、鬼脸、魔术(在网上学了一些)什么的都没用……魔术欸!不是每个小孩都喜欢的东西吗?为什么他会没有反应?难道说是太年轻的关系吗?那至少也会对突然不见的东西感到惊奇吧?手牌在我手上突然消失以后他也只是看了一眼,然后便把视线移到了其它地方欸!

呃……

手有点累了。

我把他放了下来,他脸上的笑容就有如京剧变脸一样一下子就拉了下来,变回一张平淡无奇、没有表情的无聊的脸……好像和某个人有点像啊。

哦……

至少先生他不需要测脱氧核糖核酸……

咳咳。

原本可证是让先生照顾的,但因为来了一个不应该来的客人,所以便托我照顾了……好吧,其实是因为我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找些事情来做。

乐寅和灵珑在下棋,班长和先生正在讨论某件事情,而我则是一个人没事情做所以就自告奋勇照顾可证。这一切都是在那一位客人来之后发生的事。

不速之客?不太像,但他不应该来这里,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来。

早上来到这里的时候先生就已经说过了,小依生父可能会每一天都来所以要我们习惯。习惯?怎么可能。我打从心里鄙视那个人。不只是我而已,正在下棋的两个以及班长都不想要和他交流。

昨天傍晚回家之前我们先到外头吃饭,说的都是关于他的事。总的来说,没有人喜欢那个人。说到最后是想要看见一次就赶一次,但今天先生说了不用管他所以也就没人理了。说是会自己感到尴尬然后离开,真的吗?

他已经坐在这里将近两个小时,可以看得出乐寅和灵珑两人都有点闷了。他们可说是边打哈欠边看手机边下棋,这种走神的程度已经无人能敌。

突然之间,门口处传来了铃铛声。回过头看,发现老师站在那里,背后好像还有一个人似的。

啊,看到了,是小依。

她躲在老师的后面紧跟着老师,非常明显的,她正在躲避着某种东西,某种让她感到畏惧的东西,那就是她的生父。

他们三人在门口玄关处对峙了一会儿,然后老师便护着小依走到了柜台后面。

连看都不想看一眼啊……虽然说童年阴影会影响,但毕竟是自己生父啊。由此可见,她有多么的害怕。

“妈……”

诶?

回过头来,看见可证趴在地上,慢慢地往柜台的方向蠕动。

大概是听错了吧,三个月大的婴儿应该不会说话,正在学爬就是了。看着他慢慢地往柜台那里爬,心里开始有点不忍但又不知道应不应该直接把他抱去那里。

地上是不会很肮脏,我每一天都有打扫但他慢慢爬会不会受伤?这地板是木头但不会很滑,这样磨下去不止衣服会磨破,而且手脚也可能因此磨破。

但如果我就这样抱过去,会不会破坏了让他学会自己爬的机会?他可能会因为我这么做就觉得一定会有人抱然后变得慵懒,这对一个小孩来说是个非常不好的习惯。如果他因为这样而不学爬的话那不就是我的错了吗?

“妈……”

这很明显是从可证嘴里出来的,神童啊!才三个月而已就学爬学讲话这会不会夸张了点啊?这再过三个月不就会跑会跳了吗?

只是,他爬得实在是有点慢啊……我是在说什么啊?他才三个月,当然会慢啊。还是把他抱过去吧。

然后,我就把他抱了起来。被举到空中的那一瞬间他还很开心的,但把他放到了肩上的时候可以从他的声音听出他的不满。

走到了柜台处,发现小依抱着自己的膝盖窝在柜台的一个角落,完全没有发现我们走了过来。把可证放下来摇了她一下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然而,可证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他翻过身子,慢慢地往小依的手爬去然后抓着她的手一口咬下去……

唉……

小孩子,对于他们来说不管什么都是食物。

“可证,不要咬你姐姐。”

老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回头一看,发现她正快步往这里走来。到了这里,她强行让可证松口以后便把他抱了起来。

“那是……”柯先生惊讶地声音传了过来。

大概是误会了他们俩的关系吧……

“怎么啦?”老师不留情面地说,“就算是依她妈妈生的又关你什么事?”

只见柯先生脸上的表情从讶异转为愤怒,但过了不久又平复了下来。

难道说他认为伯母不会再嫁?还是说他以为伯母会等到他出狱然后冰释前嫌?不管是哪个,对我来说都是妄想。

“怎么啦?生气?”老师继续挑衅,“你凭什么要她等你出来?她在把依送出外头的时候就已经死心了啊。你真的以为她只是气在头上吗?”

那个时候的事我不明白,更加不明白的是‘伯母把小依送出去’这一段。小依不是因为走失迷路才被先生他们找到的吗?

“柯先生。”先生插了进来,说:“你不会真的以为她那么痴心吧?当然,到了那种程度的话也不叫痴心了,应该改叫白痴了。”

被先生老师两人轮流骂,柯先生沉默了一会儿。

“谁的孩子……”他问了一句。

“我和他生的,有意见?”老师指着先生不耐烦地说。

“但不排除她与依的继父有孩子。”先生说。

这只是纯粹在火上加油而已,只是想让柯先生恼羞成怒然后再羞辱他一番而已。这种做法,我不觉得妥当。就算是对自己孩子施加暴力的人也不应该被这样羞辱。但是,如果这样能让他永远不再过来的话,我赞同。

他每一天都过来这里并不只是让我们的工作变慢并且有机密被泄露的机会,更加重要的是小依的压力。昨天很明显的,她一下子就被压垮了。今天也看得出她是硬逼着自己下来的,都拿老师当人肉盾牌了,这还不算是强迫自己吗?

总之,他不应该继续来这里,这是在座各位都赞同的事。

“人渣,没看到——”

“小孩子给我闭嘴。”老师和先生同时制止乐寅发言。

只有自己能调侃而其他人不行的概念啊……

但说真的,我们没有资格这么做。第一,我们太年轻了。第二,我们不知道当时发生什么事。

“所以,那小孩不是依的——”

“不是。”老师打断柯先生的话,说:“但这对她来说就和亲生弟弟一样。当然,她对我们来说也和亲生女儿一样。”

无可否认。虽然依一直以来都在叫他们哥哥姐姐,但他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早就已经像是亲子了啊。

“她不是你们的女儿。”

“你也不是她的父亲。”

“我们两个有血——”

“从你决定下手的那一天开始就不是她父亲了。”先生插了进来,语气听起来有点生气:“你的羞耻心呢?留在监狱里没拿出来吗?还是当时喝醉酒的时候一并吐掉了?”

这一番话顶得柯先生哑口无言,他当然会哑口无言。如果他还能顶回去的话那就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说实话,我们并不欢迎你来。我、我先生、小孩们最主要是依,她根本就不想要看到你。”

老师丢下这一句狠话,希望他就此离开然后不再过来。但是他的固执就和其他中年大叔一样,比砖头还硬。

“我,我……”

柯先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知道自己没有充足的理由来说服老师与先生,但他不想就此放弃。只是,他的理由是什么?为什么他想要小依回去?

他对于小依的感情是真还是假我不知道,但小依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这一点我看得出来。而且他看起来根本就没有能力照顾小依。今天星期二,理应是上班的日子但他却有时间在这里坐上几个小时,这足以告诉我们他没有工作。一个没有工作的人是要怎么喂饱家人?更不用说小依的医药费,他根本就给不起。

现实主义?这一点我就干脆的承认了,但小依的身体状况不能拿来开玩笑。

“你什么?”老师不耐烦地问。

他自知理亏,并没有给予我们答案。

“我明天再来……”

“请你以后不要再来。”

虽然是这么说,但他应该还会再来的吧?除非我们把大门锁起来,但这样的话会把其他客人也一并锁在外面。

柯先生头也不回的走了,这也表示他并没有把老师的话听进去。

“他一整天坐在这里,烦不烦啊?”灵珑在他走了以后躺在沙发上大声抱怨。

这也是 没办法的啊……

有一个不关事的人坐在那里是很烦很尴尬没错,但我们也没有办法让他再也不过来这里啊。

“我出个门,你们看家。”

先生披上风衣,丢下了这一句话以后便出门了。

最近应该没有委托吧,虽然这么说有点难听但我们最近真的什么事都没有。比起工作,我们更像是过来放松、消遣时间的。

这么说来,难道是有什么私事吗?

就算有也不关我们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