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XVIII - LXXVI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9-27 11:48:43am

其他·同人


下午,睡太久了,晚上睡不着。虽然不是我想要的,但这种事情时常会发生,因为日间睡太久晚上却睡不着什么的,也已经习惯了啊。这样的生活作息是不健康,但我本身就已经不算健康了吧?如果食物过敏也是一种病的话,那我算是抱着两种病活过来的呢,还说什么健不健康。

说是这么说的,但还是必须尽量过得健康一点不是吗?犹如父母一般的姐姐这么说,我的伴侣嘉盛也这么说。啊,说到这个,到头来我还是不理解‘伴侣’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啊。

我坐在书桌前抱着自己的左膝,看着哥哥送给我的项链发呆,这是他在妈妈逝世之后送的。打开外壳,里面有着我和妈妈唯一的一张合照。那个时候,是我小学毕业的时候。那个时候,一切都非常平静。

“那个人,来找我了……”

我盯着项链里的照片自言自语,说出了近况。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说到底,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会知道我在这里,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会过来找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要我回去。

我的记忆不会出错。那个人服役四年,也就是说他在九年前就已经出狱。然而,到了现在才来找我,有何目的?

——叩叩

房门处传来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考。

把窗帘拨开,望向窗外,才发现这已经是早上了。

我往衣柜走去,随手拿了换洗的衣物以后便走出房门。踏出房门的那一刻,我闻到了一股非常香的味道。

“起来了啊?”姐姐穿着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到我以后问候一句:“把睡衣换掉,洗脸刷牙以后就可以吃早餐了。”

这一切就和之前一样,好像没有事情发生一样。

“在担心吗?”姐姐大概是从我的表情中解读出这一条信息,所以担忧地问了一句。

说实话,是的。昨天是因为睡到了中午,硬是把姐姐拉来当挡箭牌才下去的。但今天别说是起来了,我连睡都没睡过,肯定是要下楼了的。要是,他今天也来了的话,应该怎么办?

“如果不要的话,那就别下去了。”姐姐走了过来,摸着我的头说:“不要勉强,知道吗?”

但是,这不就是逃避了吗?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要不我就下去等他,见面了就直接放狠话要他有多远滚多远。但是,我做得到吗?

“这件事之后再说。”姐姐这么说着,硬是把我转向厕所那里然后推着我走:“先去梳洗然后吃早餐。”

按照指示,完成所有必须做的事以后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盯着挂在墙上的时钟发呆。话说回来,今天没看到哥哥啊,难道是有委托吗?我怎么不知道?还是说因为我现在的情况所以不打算告诉我?

“依,吃药时——”

“事务所有工作吗?”我打断姐姐的话。

“没有啊。”

“那为什么哥哥不在?”我紧接着问。

姐姐先是讶异,然后无奈,最后苦笑着回答我的问题。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她苦笑着说,“昨天下午出门以后就没有回来了,连电话都没打来。”

诶?这样啊……

“有工作的话我们会告诉妳的,不要担心。”

被认为是怕他们有工作不告诉我了……但这是事实。要我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事不可能的。

“自己找些节目看。”姐姐站在门口说,“我现在去开门了。”

“等等。”

我把姐姐叫住。

虽然是叫住了,但我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跟着下去。

“要下来的话就自己下来。”

她这么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是在挑衅吗……挑衅我说我不敢下去吗?我,我……不是很敢……

但就和我说的一样,一直这样下去我们的生活会被扰乱。不能因为个人因素拖慢所有的东西啊。

下去就下去,死不了……

拿了想看的书,带了本西班牙文字典(当枕头用的,别误会)以后便走了下去。到了一楼,转开门把推开大门然后走到了我平时坐着的位置。桌上有着一份早报,大概是姐姐开门的时候拿进来的吧。

“四十三岁中年男子于住家离奇死亡……”

奇怪啊,从照片上看并不像是受到严重外伤。说的也是,不然怎么是离奇死亡啊?但近期……应该说近几个月都没有发生过类似事件,不然我们也不会几个月没有工作。

最近发生的都是些小事情,偷窃、抢劫或者是意外之类的。当然都不是什么好事,只是都不像那些密谋杀人什么的大件事罢了。有点太平呢……

太平啊……

“看报纸啊,少见呢。”

“昨天的新闻漏掉了。”

今天的报纸,写的是昨天的事实。今天的新闻,报的是今天的事实。以此为例,如果看了今天的新闻的话,明天的报纸就不用看了,反正都是一样的事件、一样的内容。

“帮忙收拾。”姐姐把水桶和抹布递了过来,笑着说:“不然妳哥回来以后会抓着妳闹。”

“哦。”

说是要我帮忙,结果她还是把大部分的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啊。我做的就只有把桌子抹干净而已,这是我唯一不会搞砸的动作啊……试过扫地的时候睡着然后把装满垃圾的畚斗打翻结果弄得满身垃圾,试过擦地结果把水桶打翻结果弄得满地是水……

总的来说,什么都不能。

“早安。”

娜资一行四人打着招呼走了进来。

无意间,叹了口气。为什么?因为没有看到不应该来的人。真希望他不会来啊……

“稍微有点精神了啊。”灵珑笑着说。

是这样的吗……好像是这样的呢。对于他们来说的话,确实是这样的啊。

“先生还没回来吗?”娜资望了望周围然后问道。

“可能是在忙吧。”姐姐走到了门口,说:“我上楼把小孩抱下来,你们帮忙看一看。”

诶……明明不需要特地吩咐我们的。

之前明明就很任性,有时一声不哼的就突然消失了所以为什么现在需要特地表明?

——叮铃铃

这速度有点——

一个年近四十,穿着破烂衣裤披着老旧风衣的男人握着门把站在玄关那里。

啊……他又来了啊……我不是预想到了吗?他之前也说过了,不把我接回去就不罢休。所以,他会出现,是正常的吧?

他一出现,灵珑和乐寅两人的怨声随即响起。即便如此,我的感官并没有因此被扰乱。可以感觉到视线,来自那个人的视线。

比起之前两天,我算是好了很多。第一天精神崩溃,第二天必须躲在姐姐后面,然后是今天,坐在沙发上看着从楼上带下来的小说。从各种层面上来说,都进步了不少。

只是,只是……

“依……”

怕的,就是这个。

不想回应,完全不想要回应。直接,无视掉吧。虽然是这么说的,但这不管怎么说都有点烦。

不知道他叫了多久,也不知道他叫了多少次,我都没有回应,只是自顾自地看着小说。尽管这一本书我已经翻阅无数次,尽管这一本书的内容我倒背如流。

突然之间,感觉到有人在拍打我的肩膀。转过头去,发现姐姐站在厨房那里向我招了招手。

这走路的速度会不会太快了些啊……

合起书本放到桌上,特地绕了绕路避开那个人走到了厨房那里。

“我知道这样做有点勉强,但至少也应一声啊。”

踏入厨房门口,迎面而来的事这一句话。

姐姐依在柜子边,手中拿着一个杯子,神情有点严肃地看着我。

“什么事?”

“还有什么事?”姐姐不满地问,“就妳啊,人家一直在叫妳妳也不应一声。虽然他之前做了这种事,但也不至于这样对他吧?”

“怎么连妳也这么说……”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比较好。

姐姐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表情变化,原本不满地表情变成了无奈,叹了一口气以后苦笑着说:“算了吧,当我什么都没说。”

怎么可能啊?刚刚说的那一句话我都记得一清二楚,每一个字都记了下来。

“没事了,出去吧。”

“那妳还在这里干嘛?”我问。

从刚才开始就在这里的姐姐,为什么不离开厨房呢?

“诶,啊,这个嘛……”

“姐姐妳也不想看到他对吧?”

姐姐的心里话直接被我说了出来,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为,为什么这么说啊哈哈……”

连妳都不想看到的人,凭什么让我去面对?

这句话我说不出口。第一无礼,第二任性。再怎么说我也不能这样顶嘴,虽然平日是有点大剌剌的但我还是知道分寸。

“既然这样的话,那为什么要下来呢?”

姐姐的问题,问到了重点。

如果不打算面对的话,那为什么我要下来?那人还一直在叫我,不回应的话大概会一直这样持续下去。

“认真地想一想吧。”姐姐笑着说,“对了,妳哥他等下会回来,有什么想要买的吗?”

我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哥哥这次出门大概是有什么事吧,彻夜未归他也累了,不好意思再麻烦他。

我叹了一口气,踏出厨房的那一刻我又听到了玄关处传来的铃铛声,然后是哥哥的声音。

“你,给我滚。”

这一句话很明显是对那个人说的。

“什——”

“我们现在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