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XIX - LXXIX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9-27 11:48:52am

其他·同人


本•瓦特,现年二十,美国来马留学生,于九月十四日也就是三天前被发现躺在宿舍床上失去意识,没有外伤,送往医院以后证实死亡,死因为内脏功能失常。然而,引起功能失常的原因不明。初步怀疑是出现细菌或者病毒的突变体但解剖以后并没有发现类似的迹象。

然后是宿舍的情况,干净、整洁,没有任何东西损坏,没有任何东西遗失。护照、证件什么的都有在,就连钱包里的五百令吉也好好地留在那里。

“和昨天的那一个好像……”

小依无意中说出了这一句话,把我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昨天那一个?难道说昨天也有类似的案件发生吗?这么说来有可能是连环杀人案呢。

“什么意思?”灵珑举起手问。

这是老师为我们新设的规矩,会议期间有疑问的话必须先举手,就和在学校上课的时候一样。因为啊,如果不这样我们……咳咳,应该说他们已经吵成一片了吧。

“今天早上的报纸有写,四十三岁的男子在住家离奇死亡。”小依把报纸摊开,翻到了其中一页以后指着一个段落说:“没有外伤,家里没有东西不见,死因还不知道是什么。”

确实有点相似,只是解剖报告还没有出来吗……也是,昨天才发现尸体,报纸能报导的也就只有那么多而已。

“千夏,从照片上看得出死因吗?”先生拿起报纸指着照片问老师。

“把我当成什么了啊……”老师无奈地说,“至少也要给些症状啊,我又不是神。”

说的有道理,虽然老师是生物学出生的但只有一张没有外伤的尸体照片实在是有点勉强。

“这样的话就不能说这两起事件有关联。”先生叹了口气,说:“我——”

——叮铃铃

玄关处传来铃铛声,然后是一对男女走了进来。

男的有一头金发,身高将近一米九,年近五十。女的则是一头棕发,身高一米六,年龄的话我猜不出。两个人都不像是本地人。

“不是叫你们锁门吗?”老师的语气听起来有点生气。

这一次,是我们忘了……太久没接到委托,都忘了应该要做些什么。

“没事,他们是我姐叫来的。”

维芯阿姨叫来的啊,等等,难道是被害人的家属?

先生走向他们向他们打过招呼以后我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过来这里。让他们过来的原因是为了理解一下被害人的生活作息,确实,这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点。

被害人的内脏功用失常不可能是突发状况。有可能是被害人生前就身体不好,也有可能是因为生活作息的关系,但是解剖报告都没表明这些事情所以只能透过父母那里来了解。

如果事情真的只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的职责就此结束,但真的会这样吗?

先生与那一对夫妇的谈话我简略地整理一下,毕竟全是英文,真要每一句都写出来的话会违反网站规则……

……

对不起,不经意就打破了第四面墙,我会尽快修复的!

咳咳。

从那一堆先生与那对夫妇的对话当中,我们可以知道被害人的生活作息,是非常的健康。早上六点起床晨运七点早餐然后就自由活动以及上课,之后就是傍晚六点洗澡七点晚餐八点健身到九点。

这健康的生活作息令人咋舌……这也太恐怖了吧?就好像是战场上的军人一样的作息啊……

但是,这也就推翻了被害者是因为生活习惯问题而引发内脏功能失常。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又会是什么呢?

把客人送走以后,我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这和最后一次我们接到的委托有点相似,但又没有完全相似的地方。之前那一宗案件,是犯人用仪器骇进死者用来维持生命的心脏起伏器然后让其功能失常。而这一次,是死者的内脏突然功能失常。但是,后者的起因是什么?

“灵珑娜资乐寅,你们三个明天去那宿舍看一看。”先生吩咐说,“嘉盛,你明天和我到警察局走一趟。就这样,有什么问题吗?”

直接就把小依排除在外了啊……

“我呢?”小依指着自己问道。

“妳先把自己的问题解决掉再说。”

果然还是因为这个啊……但是,她今天还是下来了,还是面对了那个人,说到底还是进步了,不是吗?

与往常不同,小依并没有继续争论下去,而是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就这样,有什么问题的话待会儿再说。”

就此散会。

但令我惊讶的是小依并没有坚持要帮忙,之前的话肯定会死缠烂打要先生给点事情让她帮忙的。

“娜资,来帮忙准备。”

灵珑把我叫了过去,似乎是为了明天的工作在做准备。是应该要好好准备一下的,毕竟我们这一次还带着一个新人,不稍微做些准备的话可能会照成不必要的麻烦。虽然我之前也是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就直接上场了……

那个时候至少还有两个大人可以照应!

总之,我们三个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嗯,没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