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XX - LXXX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9-27 11:48:59am

其他·同人


隔天一早,我和他们两个人来到了被害人的宿舍门口,正犹豫着是否应该直接走进去。

该宿舍的位置离事务所不会太远,走路的话大概只需要花个三十分钟就能到了。毕竟这个城镇是因为附近有大学才建造并且开始繁荣起来的,所以附近是宿舍区域是一件正常的事。

只是,说了是宿舍,就代表在这里附近居住的都是学生,听说附近死了人多多少少也会被影响到的。因此,这里附近聚集了不少学生,是收到有人会过来调查的消息呢……

“不是说给他们知道以后就会回避的吗……”乐寅看着那间宿舍门前的人潮不满地抱怨道。

这是灵珑的想法。昨天下午开始准备的时候怕会有人干扰所以就先打了通电话,要住在那里的人暂时离开,只是没想到会照成反效果啊……人不止没减少还增加了啊……

“我怎么知道会变成这样啊?”灵珑板着脸说,“原本只是想要把人全部赶走然后让我们安安静静调查而已,现在的年轻人真的只会碍事啊。”

“他们都比我们大的吧?”我和乐寅同时说道。

“随便啦!”

诶……

这种事情确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趁人潮越来越多的时候结束调查。

说是如此,但会不会被其他人挡下来呢?并不是怕被警卫挡下来,这个我们有证件可以证明自己是侦探社过来的。只是在这里围观的群众就……

算了,想那么多也没用,还是直接走进去比较实际。反正有人开路……

当然,这种事情不能完全推给他们两个但是,但是……

咳咳。

跟着他们两人硬挤到了宿舍门口,想要打开大门走进去的时候被两个人挡了下来。

“你们不是住这里的吧?”

看来是这里的住户,会把我们挡在外面的原因也很显而易见,就是不想要有人打扰他们。想必这几天有许多前来‘观看’的人,所以他们才会这样吧。

“来调查的。”灵珑说。

这么说没问题吗……虽然说这是我们的目的,但这么说人家会信吗?毕竟我们只是中学生,对于身为大学生的他们来说我们只是些小孩而已。

“不,那些警察叫我们不要给其他人进去。”

避免破坏案发现场吗……警方一开始就不把这件事当成意外身亡还是自杀事件啊。说的也是,一个成绩优良、没有精神疾病的学生根本没有自杀的理由。

“某种程度上我们就是警察。”灵珑拿出证件往住户的脸上放,“可以进去了吗?”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只见那人看了证件一眼,纠结了一会儿后才决定让我们进去。然而,他并没有跟着我们进来,而是往外头走。真可惜,原本还想要问些事情的,看来只能问一问其他住在这里的人了。

“那么就和昨天说好的一样,乐寅你去找这里的学生,问一问被害者之前有没有什么异样。”灵珑发号施令:“然后我和娜资去被害者房间找一找看一看,明白?”

总觉得这有点不对劲……

“别以为我不知道妳特地把妳们俩编在一起。”乐寅不满地说。

“才不是因为想要有和娜资独处的时间才这样编排的,快去!”

妳已经把妳的目的说出来了啊……但,但我们还有工作在身所以应该也不会发生什么事。

乐寅叹了一口气,问:“只是问一问被害者的近况然后记录下来而已,对吧?”

“就是这样,快去!”

灵珑把乐寅赶走以后便把我拉到了二楼那里。令我好奇的,是这栋房子每一层楼的建设都是一模一样的,还是说这里每一间房子的设计都是一模一样的?

那不是我们过来这里的目的!

咳咳。

问到了被害者的房间位置,推开房门,看见里面那整齐得令人惊讶的摆设,实在是令人心寒。

为什么?难道不会吗?一个把自己生活打理得这么有序,成绩那么好的学生突然之间就这么死了,多么可惜啊。说不定他就是未来的救世主啊……但是,现在不是为人才的陨落惋惜的时候,而是找出他死亡的真相的时候。

他的房间就和其他一般人的房间差不多,白色的墙上有着些许图画。画作下有一张书桌,上面放着个人电脑以及喇叭。书桌对面是一张床,床边是床头柜,上面有一盏灯。床的另一边是窗口,窗口正对面也就是门的旁边是衣柜。

就和平常人的房间一样,没有什么太过显眼的装饰。但我们还没仔细找过所以也不能排除他拥有什么能够惹上杀身之祸的东西。

胡乱翻找两个小时,结果什么都没找到。

“什么都没有啊。”灵珑上半身趴在了床上无力说道。

“这样做不好吧……”

再怎么说直接趴在人家的床上都有点失礼啊,而且对方还已经去世了……

算了,重点不是这个,而是这房间内没有什么值得令人开杀戒的东西。既然如此,为什么会被杀呢?

刚才已经说过了,被害者并没有自杀的理由所以就被认定是他杀,但如今也没有被杀的理由,已经有点头晕了啊……

这里的‘头晕’并不是用来修饰此案件的困难程度,而是指生理上的反应。不知道为什么,走进房间不久后便有点头晕想吐。

“灵珑,会感觉不舒服吗?”

为了确定这是不是只有我才有的问题,我问了灵珑这个问题。然而,我并没有得到回应。

“灵珑?”我推了她一下,她却往一旁倒下。

此时,我才发现她已经失去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