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西依城 - 06.继续调查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9-26 8:53:23pm

奇幻·玄幻


“现在小语醒了,那么下一步我们该做什么?顺便解决这个西依城的问题吗?”楚绫问出了她心中的疑问,因为他们一入城就发生各种状况,所以她才会这么说。

闻言,司湫语也很无奈。他还以为至少这趟旅程也可以稍微休息不需要那么辛苦,结果根本就是去到哪里就要辛苦到哪里。

“奥依斯塔,为什么你不把这件事禀报给总协会,好让他们帮你呢?至少事情也不会恶化至此吧……”司湫语一边扶着额头,一边用着充满无奈的语气说道。

自知理亏的奥依斯塔垂眸,整个人看起来格外忧郁。看到他这个模样,司湫语倒是心里有数,却只能无奈叹息。最后他也不再说下去,让楚绫送奥依斯塔回到他自己的房间,留下了阿唯一人。

等到楚绫和奥依斯塔都出去了,司湫语便看向阿唯,紧盯着他看了许久,看得阿唯不由感到一阵恶寒却不敢表露出心虚,要不然他所做的事情随时会被发现。

“阿唯。”

“什么事?”

“能不能劳烦你去把白队他们带过来?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到了宫殿外面。”

一听司湫语这么一说,阿唯实在哑口无言。他白了他一眼,转而踏出司湫语的房间。

当房里恢复清静,只剩下他一人后,他便掏出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特殊通讯器,直接联络跟他一样拥有这特殊通讯器,把自己给救醒的某某人。

通讯器响了一会儿就通了,而远在鸣初城某酒吧里,正擦拭着酒吧的酒吧老板早他一步开口道:“怎么?这是特地联络我,想向我道谢么?”

“麻烦你认真点……不过,还真是谢了。但我主要是想要找你要情报,不知道要付多少的价钱才能要到我想得到的情报呢?”司湫语无奈地笑道。

对方发出一声轻笑,同时也不忘把擦拭好的酒杯放好,再用上等红酒将其盛满。

“谈钱多伤感情啊。话虽如此,想要得到情报就必须付出一些代价。当然,我不会说要你的命……嗯,这样吧,你先告诉我你想要谁的情报?”蓝箬瞑的语气还是那么的轻柔,让人无法讨厌他。

早就知道蓝箬瞑会出这招,司湫语便说出了尤西依的名字,并拜托蓝箬瞑提供有关尤西依的各种情报。

“我怀疑尤西依不是人类,而是伪神。”

“伪神……还真是许久未听见过的称呼呢。那么,潇回,你帮我去把那……嗯……一安二破三钥四哈五凡六拉七月……七界‘月轮’的档案给找出来。”

蓝箬瞑对着他的同居人这么说道,然后司湫语就听着通讯器另一边传来应答之声。过了一会儿,蓝箬瞑询问他关键词,他便提出“西方、西依城、尤西依”这三个主要的关键词。

等了五分钟后,蓝箬瞑便将该说的都说出来,不该说的则是删删减减全都告诉给司湫语后,便笑嘻嘻地提出所谓的“代价”,让司湫语实在哭笑不得,并且还不断道谢。

正好通讯器这边挂了,他也把通讯器收起来后,阿唯重新回到了他的房间,身后还顺便带上了三个熟悉的人,分别为白皓敬、叶灯蘺和楚明臻。

“小语,你早就知道我们会过来的,对吧?”叶灯蘺眨眨眼,笑着道。

“我还想说别忘了我有预知能力,你说我会不知道你们要过来找我吗?当然,我并没有深入太多,所以……你们调查得怎么样?”司湫语无奈地回答了叶灯蘺的问题后,立刻进入正题。

由于这话题很严肃,他们也不敢不认真。白皓敬代替自己的两个同伴把所有的调查结果给说出来,还提到了尤西依的真实身份成谜。然而重点是,整个西依城,除了王奥依斯塔之外,全都是不正常,疯了的人。

要说有谁是正常的,先不说奥依斯塔,也就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个人。正确来说,是五个手指头都能数完的人数。

“卖武器的葛罗佛大叔、教书的艾西老师、修理钟楼的查德伯伯……就这三个人。”楚明臻在那边掰着手指头数出那少得可怜的人数。

“咦……还真的有些人没有被摄魂?那么你们有问清楚他们为什么没被摄魂吗?”司湫语相当吃惊,毕竟根据蓝箬瞑所提供给他的情报来看,西依城应该只有身为王的奥依斯塔是没有被摄魂到的人。

但现在……

“问不出来。他们死活不肯合作,打了一顿也不怕。”白皓敬撇撇嘴,一脸不悦地说道。

哭笑不得地看着白皓敬那孩子气的表情,司湫语又继续询问他们三人的下落,先是摸摸下颌,眼神闪动。他这摆明是想到了什么很危险的点子,整个人蠢蠢欲动。

一看到他这样,他们四人竟然下意识后退,甚至想要落跑。

“那就劳烦白队你们留守这个宫殿还有帮忙把风,别忘尤西依伤害奥依斯塔~还有,记得别看她的眼睛!就这样。”突然分派好工作,连等待他们回神都不等一下,司湫语已抓着阿唯的手往外奔去,让被留下的白皓敬三人满脸黑线,却只能放任他。

至于这个宫殿,只好交给他们三个负责了,反正他们都是警察,保护一个人或一个地方,这就是他们的任务,他们的绝对使命。

离开宫殿后,司湫语抓着阿唯跑到了市集上。可不一会儿,他们就被这些人民给缠上,寸步难移,想要暴力点解决他们,却得顾及这些无辜的人民。

他们,只是被摄魂,但基本上还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类。

“这样子很难移动啊……”阿唯小小声的抱怨了一下。

“唉唉,没办法,只好这么做吧!”司湫语也很无奈,所以他只好选择用某个方法好让阿唯跟他可以好好地去做他们的调查。当然,司湫语并不是真的要做调查,他只想要……干脆审问算了。

用意念形成的银白术式图阵,忽然间的,银芒闪耀,那些人民都发出了惨叫声,赶紧远离司湫语和阿唯。趁着不敢对他们怎么办的人民捂住基本上算是闪瞎了那一双双的钛金狗眼,完全不敢抬头。

于是司湫语和阿唯赶紧从人群之中窜出去,不晓得窜到那儿去,脚下一个趔趄,双双往前一摔,阿唯正好摔在司湫语身上。

“你们是谁啊?”

这正常的询问让他们俩顾不上摔倒的事情,立马抬眸看过来,对上了那正在擦拭弯刀的硬汉的视线。

所以这是正常人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