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五 - 10、11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10-05 12:20:58am

奇幻·玄幻


「這裡,是盡頭了,沒有其他的路。」娜娜蒂雅發現厄臨的舉動,也一起左右掃視四周,無奈已沒有其他路線,現在只剩下退回去跟進入宴客廳兩個選擇,前者當然是不可能,那只能往前進了。

「走吧!別怕,姐姐會保護你的!」娜娜蒂雅覺得這時候該好好安慰這個人類小孩的心,畢竟他看起來還這麼年幼,聽說才十歲多一些,在精靈族這根本還是嬰兒!讓這麼小的孩子出門工作真是太殘忍、太不道德了,娜娜蒂雅伸手想拍拍他的腦袋。

「妳別擅自拿起看起來很像是陷阱的東西就好,進去找看看有沒有火炬、燭台,點著。」厄臨說完連頭也沒抬,手一抬一拍在她腰間,把她推入宴客廳。

宴客廳不小,但一進去厄臨馬上往左右兩邊瞧,果然看到一個小房間,醫生伸手壓住厄臨肩膀說:「你留在這待命,有任何狀況馬上離開,就算我們沒有出來也別管。」

將厄臨留在門邊,醫生拿出從待客室拿走的燭台,上頭的蠟燭還有半截可以使用很久,從娜娜蒂雅那借了火往小房間走去,娜娜蒂雅也開始尋找燭台、牆上的火炬等等照明設備,只留下厄臨站在宴客廳大門旁,安靜的等待著。

厄臨手握著劍柄警戒,同時使用亡者呼喊,這個區域異常的「乾淨」,半個幽靈也沒叫出來,這是個異常現象,但跟醫生還有娜娜蒂雅說明實在太困難了,所以厄臨一直沒說,他沒有喚回正在搜尋整個宴會廳的幽靈,事實上,他比娜娜蒂雅更清楚這個區域的狀況。

長時間無人整理的家具、廢棄毀壞的桌巾、甚至某個角落還有一個酒櫃,更深處有個略高的檯子,材質也是木頭裡頭好像曾經附著魔法,左邊牆壁上破敗的布簾後面有一條走道,右邊有兩扇明顯的厚重木門。

整個宴客廳有三條長長的木桌跟大量的椅子,應該能同時容納上百人,很適合進行大型聚會,厄臨伸手拖了一張椅子,聽到聲音的娜娜蒂雅回頭看了一眼沒說什麼,厄臨就這樣拖著椅子到外頭,少了一根火把的門口亮度有些下降,但不影響厄臨觀察這張椅子。

主要材質毫無疑問的是木頭,伸手緊握敲了敲,木頭還是很紮實,將椅子放倒一腳踩著,另一隻手用力一扯椅腳有些鬆動,果然是很正常的結構,沒有什麼神秘的的魔法在其中,這種大量量產的產品上果然不該有魔法。

之前娜娜蒂雅掏出來的各種物品感覺都有附上魔法,雖然不說但厄臨心理壓力很大,現在至少證明了那不是常態,輕輕抬腳把椅腳踩回原本的位置,下一個步驟就該來看椅面了,伸手一摸就能感覺到,上頭的布料無法抵抗時間的摧殘,在手上留下一堆已經腐爛的填充物跟一塊勉強保留顏色的布料。

坐起來肯定很不舒服,厄臨將椅子推回原位,回到門口警戒,又等了五分鐘,終於聽到娜娜蒂雅突然大聲喊:「我找到啦!」

還沒等娜娜蒂雅解釋,整個宴客廳突然亮了起來,長桌上方以兩張椅子的寬度為標準亮起一顆又一棵光球,牆壁上也出現一個個火焰,整個宴客廳瞬間燈火通明,就連地上已經被灰塵掩蓋的破爛地毯也顯得高貴了起來,雖然只有幾秒鐘。

娜娜蒂雅快步從舞台上的破爛布簾後方走出來,跟厄臨招手順便解釋:「我找到這裡的控制室了,作為宴客廳怎麼可能沒有燈光控制室呢?先把光線點起來,看起來也方便,這裡原本的魔力源消失了,我重新提供了一些魔力,接下來可能會有些自動執行的功能,不用太害怕,宴客廳這種地方通常不會設置攻擊型的魔法,只要別進來都是安全的,要是我們陷在裡面也不用想救我們。」

厄臨聽著娜娜蒂雅的話,一邊點頭退出宴客廳,緊接著馬上聽到巨大的門板撞擊聲!醫生匆忙地從衣帽間衝出來,推門的力道讓門板直接撞在牆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娜娜蒂雅不好了!我不知道觸發了什麼魔法突然亮了起來,快點退出去!」宴客廳外的厄臨看不到醫生的表情,想必是很慌亂吧,但正面走過來的娜娜蒂雅表情可就豐富了,先是驚慌握緊鞭子,然後聽完醫生的話後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那個是我弄得,你冷靜點!」娜娜蒂雅直接衝向正慌張跑過來的醫生,伸手一抓一抬把他往一旁桌子推去,直接讓他坐到桌子上,厄臨偷偷探頭看到這一幕,重新評估了一下娜娜蒂雅的力氣以及那熟練的搏擊技巧,看來隊友的武力值還是挺夠的。

「控制室我找到了,光也是我放出來的,冷靜點你沒觸發陷阱,我們還活得好好的。」伸出雙手輕輕一拍,娜娜蒂雅雙掌拍在醫生的雙頰,臉也湊上去四隻對上,話說完後醫生終於明白發生什麼事情,安下心來……

在看不到的角度,再次傳來東西撞擊的聲音,這次厄臨連猜也不用,因為醫生已經同時喊出來了。

「妳靠那麼近作什麼?我沒辦法跟妳爸交代你千萬別過來啊!痛!看我從桌上翻下去你怎麼不拉我一下!」醫生的聲音很宏亮,一點受傷也沒有,厄臨知道他沒有大礙後就把注意力轉移開來,基於安全不踏入宴客廳,但他的幽靈早已開始工作,而他在娜娜蒂雅兩人打鬧時接收到了個有趣的訊息。

非常、非常的有趣。

厄臨盯著宴會廳的一角,嚴格來說是已經破爛的地毯的一角,那張已經破爛不堪的地毯正慢慢懸浮起來,隨後被彎曲,就像有隻看不見的手正在緩緩將它捲起。由於還太遠,娜娜蒂雅與醫生尚未注意到,可那濃濃的亡靈氣息早已讓厄臨警界起來。

他沒有莽撞地發出亡者呼喊。雖然亡者呼喊是與亡靈溝通的最簡單方法,但有些時候讓亡靈不知道自己是好事,假裝不知道亡靈的存在反而更安全,這是在天變時遭遇那特殊的亡靈碎片後帕米薩拉爾仔細叮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