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3-3 逃亡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9-27 10:41:09pm

奇幻·玄幻


滴答、滴答、滴答。

天空開始下起綿綿細雨,皎潔的月光被雲層遮蔽,原本光線就不充裕的恩澤之林,此時更是彷彿陷入一片黑暗。

吉爾邊跑邊抹走臉上的雨水,幾乎每三秒便回頭瞥一眼。一方面提防沙羅曼達的突襲,另一方面則冀望啟人和三位前輩的身影可以安全無事地出現在他身後。

但無論多少次的回頭,在他身後的,只有無數的樹木和逐漸失去光線的黑暗。

——大地之神,請袮大發慈悲之心,一定要讓前輩和啟人都活下來。

他在心裡這麼殷切地祈禱著,然後再次提升了奔跑速度。

即便在這種逃命時刻,跑在最前方的兩人竟然還有餘裕吵架,讓吉爾不知該如何是好。

「說了多少遍別再對牠下手,妳為什麼就是不聽!」

「你懂什麼!剛才只差一步就可以完成捕捉咒文!都是那群冒險者多事!」

「要不是他們解救,妳和我早就沒命了!」

「我才不管那麼多,身為一名召喚師,你以為我會放過那麼稀有的幻獸嗎!」

……似乎聽到什麼內幕。吉爾屏住呼吸試圖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繼續聆聽前方的吵架內容。

「妳……難道嫁給我只是一個掩飾……?從孩童時期我就對妳釋出毫不掩飾的愛意,但妳對我的追求一直都嗤之以鼻,但我堅信皇天不負有心人,最後也真的成功讓我打動了妳,怎知妳是為了沙羅曼達才——」

「牠不是沙羅曼達!到底要我說多少遍你才會改口!牠擁有『弗拉姆·多拉戈恩』這個如此漂亮的名字!」

弗拉姆·多拉戈恩?

這名字吉爾曾在某本書上看過,但眼下這種狀況要想起來,就算是記憶力特好的他,也太困難了點。不過吉爾還是邊翻箱倒櫃腦中的記憶,邊繼續聽著來自前方的爭吵。

「再說,我從來沒愛過你,要不是你爸那個老不死安排大量守衛隊看守恩澤之林的話,我也不必透過嫁給你這種委屈自己的方式來得到自由進出的權力!」

聽見如此赤裸的自白,愛德華臉上閃過既傷心欲絕又憤怒不已的表情。

「父親早就察覺妳的所作所為,所以才讓我跟著五位冒險者過來,希望我可以解決這件事,可妳卻……」

忽然,吉爾發現到後方亮起的強光。

「趴下!」

吉爾迅速從後方疾跑過來並閃身飛撲將愛德華與貝菈兩人撲倒,旋即一顆環繞著紫紅烈焰的火球掠過他們身旁,撞上前方約五十米遠的地面,引起震耳欲聾的大爆炸。雖幸運地避開致命傷,但兩夫妻還是擦傷了腳踝,貝菈更是痛得哭天喊地。那高頻的叫聲,讓吉爾覺得這彷彿是她生平第一次擦傷。

後方不斷傳來巨大聲響,吉爾同時也感受到大地正頻頻震動。

不妙,感覺不妙。

他徐徐回頭,果不其然看見一頭全身燃燒著紫紅火焰的巨型爬蟲類,無視擋在身前的樹木並將之一一推倒,渾身上下散發出攝人氣息,逐步靠近。

——難道啟人和前輩他們都……

不,吉爾甩頭將雜念與不安一併甩開,如今他唯一該做的就是把委託人的獨子與媳婦安全送離恩澤之林。

沒辦法了,孤注一擲試著聯絡“他們”吧。

在心裡這麼決定後,吉爾一邊警戒著貝菈口中的“弗拉姆·多拉戈恩”一邊偷偷單手壓地,小聲又快速地詠唱咒文,掌心漸漸滲透出微弱白光。

雨勢越來越大。

原先寄望雨水能夠撲滅或至少減弱「多拉戈恩」的火焰,但雨水卻在碰到牠的身體前便迅速蒸發,使吉爾被迫思考另一保命方式。

人在生死關頭會有各種反應,而陷入恐慌之中是最常出現的反應之一,吉爾身後的貝菈就是這種情況。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

愛德華急忙用手摀住貝菈的嘴,怒道:「妳別再發瘋了!閉嘴!」

「兩位,還能逃嗎?」

望著纖細的德魯伊少年的背影,愛德華不禁覺得慚愧。在危及生命的緊急關頭竟然成為一名少年的包袱,而且這禍還是他的妻子所引發的。他試著扭動被火球掠過的腳踝,隨即一股劇痛傳遍全身,彷彿遭到高壓電擊般,痛不欲生。

最後,他怯怯地說道:「應……應該站不起來了……」

吉爾邊站起身邊將鞋子甩去一旁,露出的白皙赤腳踩在因大雨而濕潤的土地上,「別擔心,我向大地之神起誓,一定會保住你們的性命,決不有辱公會之名。」

語畢,一道有別以往的火焰吐息像是要推翻吉爾的豪言壯語般,直線朝他們噴射過來。

「大地之神,萬物之主,請賜予我守護之力,盾!」

土牆在零秒之差擋下了來勢洶洶的火焰吐息。慶幸的是,此時此刻的大雨傾盆讓築起的土牆滿是水分,而大雨也減弱了火焰吐息的威力,因此土牆才得以阻擋這發冒出紫紅色的強力火焰。但,發出火焰吐息的「多拉戈恩」像是火焰製造機般,持續了好幾分鐘的吐息仍沒有停下的跡象。

「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吉爾發出吼聲並擠出身體所有的力量來加固土牆。然而這場人類與魔物的攻守角力,最終由人類一方率先露出破綻。持續的高溫將土牆內的水分全數蒸發,土牆開始出現風化的現象。

危機宛如火燒眉毛,眼看土牆即將崩塌之時,一道聲音從遠方傳來。

「吉爾!!!!!!!!!!!!」

一抹藍光乍現,多拉戈恩的側腹裂開一道可怖的傷口,痛得牠失去重心,火焰吐息噴向高空,土牆也彷彿得到解脫般在數秒後碎裂瓦解。

吉爾虛脫地跪倒在地,視線前方發現有數塊失去光輝的紫紅鱗片掉落在燒焦的草地上。

「吉爾!有哪裡受傷了嗎!」

看著滿身瘡痍而且還有一道從額上滑過左臉頰到下巴、已經風乾了的暗褐色血液的人問自己有沒有哪裡受傷,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沒、沒事。倒是你……看起來受了重傷啊……」

正當啟人準備開口回應時,突然從四面八方竄出數十只大約手指高的深綠色小生物,仔細一看,竟是在吉爾家庭院中看過的木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