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一百零五、一百零六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12 8:18:10pm

奇幻·玄幻


1-105

破碎,這是厄臨一看到女人的靈魂時第一個想法,原本一個好好的靈魂不知道是用什麼方法,竟然碎裂成無數細小的碎塊,但這些碎塊困在身體之中,所以不會消散,反而強韌的構築成一個較大,且充滿空隙的大靈魂。更糟糕的是,其中竟然有靈魂已經消失,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剡外面那些霧狀靈魂,竟然利用精神力作引導,將靈魂震碎成更細微的霧狀後傳到另一具身體之中,藉以困住另一個靈魂,創造這個方法的人真是天縱之才,也是不要命的瘋子。

而且絕對是變態才能忍受自己的靈魂變成這鬼樣子。

只有身為亡靈聖者的人,才會明白這是多麼瘋狂的決定,這世界上在也沒有比亡靈聖者更了解死後的世界,死亡,靈魂離體後,進入到另一個世界,在那裡重新另一段人生,所有的事情再也與他無關,一切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地獄、懲罰、功過,那些都只存在自己的靈魂之中,自己覺得對的事情,就不會有懲罰,這是唯一可以帶著走的東西,記憶,就儲存在靈魂之中,而且只有極重要的記憶才會帶走,所以那些不重要的東西,例如這個世界的知識,幽靈們才會這麼大方的留給厄臨,反正帶走了也沒用。

但這些死靈法師卻破壞了自己的靈魂,這樣脆弱的靈魂只要在死亡降臨的時刻,就會消散在天地之間,永遠的消失,這世界上再也沒有這樣一個靈魂,或許幾百萬年後,這些靈魂有幸能夠重聚,但更多的,是被其他強大的靈魂吞噬,最終消失,而這少去的數量,則由所有靈魂誕生的地方補充,那地方在哪裡?是什麼?就連厄臨也不知曉。

而且這種方法,極有可能造成死靈法師精神上的缺失,若是震碎的,是與臉部肌肉的聯接,那樣那個死靈法師ㄧ輩子都要板一張臉,失去喜悅的感覺,失去哀傷的感覺,甚至最糟糕的,失去思考的能力。

現在想這麼多也沒用,厄臨終於找到連接的地方,突然有些無奈,他發現自己的靈魂之絲就像是電腦的聯接線一樣,終於找到USB連接孔。

“妳好,我是亡靈聖者闇夜。” 不管女人是否能夠使用靈魂聽明白這句話,厄臨立刻接著做他要做的事情。

“亡靈聖者闇夜,於此欲立下契約,吾將分享契約之力於你們身上,你們……”厄臨突然停了下來,契約是雙方互利,現在他已經確定要給什麼,但對方不知道該怎麼辦,厄臨只能停頓下來,看著構築完成,只等著契約正式締結的契約文,沉默了半晌。

淒演原先不明白厄臨在做什麼,她確實聽不見厄臨的靈魂之聲,但當契約文出現時,她突然明白了,明白厄臨在做什麼,明白自己需要做什麼,明白長久以來的願望就要實現了:「什麼,都可以!只要能讓我跟小剡在一起,什麼都可以,以我操偶師淒演之名起誓。」

1-106

這是最重的契約,若是厄臨憑此要取走淒演的性命,淒演是完全無法反抗的,但她相信厄臨不會這樣做,若是他要這樣做,那也值得,當小剡離開她的生命時,她的世界就再也沒有色彩,只是無盡的虛無灰暗,為了能跟小剡說上兩句話,淒演早已賭上了全部。

厄臨鬆了一口氣,至少自己的性命保住了,也幸好淒演是死靈法師的分支操偶師,否則與活著的生命訂立契約,厄臨也不知道能發會出多少效果,但見過淒演的靈魂,厄臨敢肯定效果絕對是百分之百,他們靈魂早已被自己消耗殆盡,就算有肉體的保護也是一樣,更何況淒演立下的可是這種誓。

空中的契約文出現新的一行,綠色帶著生命氣息的字體讓厄臨驚嘆,即使使用的是毀滅與破壞的黑暗操偶術,精靈那根深蒂固的生命氣息是多麼強烈?與那樣的氣息比較,自己的契約文是那麼的黑暗,並不是闇元素,而是一種死寂,死寂的心,厄臨思索著這問題,剡也有他的煩惱。

在淒演明白這契約的同時,剡也明白了一切,但他想不出他還有什麼能給的,為厄臨工作?但他日後還是會留在這句身體裡面,而且會跟著淒演,而且他只是個孩子,能做什麼?左思右想,剡還是什麼都想不出來,他沒聽見淒演的契約文,否則他應該也會跟著這樣做吧!最後,剡只好開始打自己身上的主意,他只剩一個靈魂,上面記載著記憶,還有……

“以我剡的名義,我將讓渡出我的魔法之魂。”魔法之魂,那是靈魂上的一個類似配件的靈魂碎塊,是使用魔法的重要工具,只有有這工具的人,才能夠與外界的魔法元素溝通,而這也就是為什麼有人終其一生都無法學會魔法,感應到魔法元素,而有些人從小就可以用水球丟人。

最後一行契約文出現,讓厄臨鬆了一口氣,他不明白什麼是魔法之魂,因為厄臨本身是個沒有魔法能力的人,當然不懂什麼是魔法之魂,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契約可以繼續執行,厄臨迅速的留下屬於自己的靈魂氣息,象徵著契約成立。終於有可能完工了,真他媽要命。

剩下的就是厄臨的工作了,他沒有辦法讓淒演擁有亡靈聖者的天賦,因為那必須在生與死中機緣巧遇,但他可以讓兩人有辦法溝通,取出一個靈魂碎片,依照著自己的意思加工,將原本的一個碎片一份為二,一對一的靈魂配件,具有傳遞的效果,這是厄臨平日用來跟蘭連絡時用的方法,否則蘭怎麼可能隨時隨叫隨到,他可是被厄臨壓榨著管理眾多幽靈,每天忙的不得了。

由於擔心兩人不知該如何使用,厄臨還細心的幫兩人掛好配件,這才將手放下,身邊兩股波動不斷,厄臨這個製作者雖然可以竊聽,但沒事去聽人家母子對話做什麼?只是自己的亡者呼喊天賦自動運作,讓他一直有感覺聽到沙沙的聲音,越聽越煩悶。

※昨天好像沒有送出變成草稿存檔,如果在等的讀者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