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3-4 背水一戰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10-01 7:41:32pm

奇幻·玄幻


不。雖然外形很相近,但這些木精靈並不是出現在吉爾家的那四隻。

「吉爾吉爾吉爾!」

「是吉爾耶!吉爾耶!」

「好久好久好久不見!」

「耶耶耶耶耶耶!」

呃……妖精一族都是這麼吵的嗎……

不禁在心裡默默吐槽的啟人,爾後發現沙羅曼達停止痛苦的咆哮,其宛如黑洞的鼻孔噴出淡淡的紫紅氣息,邁開腳步向他走來。沙羅曼達每走一步,地面彷彿都傳來名為憤怒的震動,啟人回頭一瞥,這才瞧見受了腳傷、行動不便的愛德華與貝菈。

短暫的腦力激盪後,他對著夥伴說:「我去引開沙羅曼達,你想辦法把他們送回維西諾城。」

得到夥伴的點頭了解後,啟人便執起劍往另一個方向繞去,沙羅曼達也如他預料的暫時忘了貝菈而跟著啟人的身影轉換方向。

「吉爾吉爾吉爾!和我們說說話!說說話!」

聽見稍顯尖銳的聲音呼喚自己的名字,吉爾這才想起還沒向精靈們道謝,於是他牽起嘴角說道:

「謝謝你們收到我的求救趕來支援,日後我會再答謝你們的。另外,請問除了啟人以外的三人目前傷勢如何?」

聞言,一隻英氣逼人的男妖精飛至和吉爾同水平的視線高度,回身示意其他正在胡亂叫喊吉爾名字的妖精們閉嘴後,再次轉身說道:「已經替他們做了緊急治療,有個因魔力枯竭而昏倒的小豆丁雖然醒了,但他卻不聽勸,勉強使用好不容易恢復了丁點的魔力,結果再度昏厥過去。真是麻煩的人類!」

聽見小豆丁這三個字,即使不問,吉爾也知道他在說的就是英明。

但是英明前輩怎麼會那麼失策,讓自己在這種時刻二度昏迷呢?於是他問:「……英明前輩用魔力做了什麼?」

男妖精指著此時滑行到沙羅曼達的胸口底下躲開爪擊的啟人,「小豆丁用僅剩的魔力在那人的腳下造出攜帶型彈跳蘑菇,讓他先趕來這裡支援。然後有個背著大劍的男人背起昏過去的小豆丁,和拿著長槍的男人正往這裡趕來。」

了解狀況後的吉爾將視線從剛躲開一顆火球的啟人身上移到身後的受傷二人組。仔細觀察兩人的傷勢後,發現燒傷比他想像的嚴重。

被火噬的皮膚已經出現潰爛,而且還有繼續往內延燒至骨頭的跡象。他抱著姑且一試的想法,問身為白魔法師的愛德華:「這傷能用魔法治療嗎?」

「我試試。」愛德華艱難地挪動身子,無視燒傷較為嚴重的自己的腳,反而將魔杖上的一團鵝黃色光芒丟在愛妻的傷口上。片刻,光芒消散,愛德華愛撫陷入恐慌的貝菈後,才低聲向吉爾說道:

「剛才那是專門用來治愈灼傷的魔法,但如你所見,似乎沒有任何效果。我推測這應該不是普通魔法造成的灼傷狀態,普通灼傷會以一定的速度持續消耗傷者的天命,然而沙羅曼達的紫紅火焰引發的灼傷狀態,非但持續減少天命,連魔力值也以緩慢的速度逐漸減少。」

愛德華的分析讓吉爾皺起眉,沉思了一會,道:「我想,這應該是帶有詛咒性的灼傷,必須讓精通解咒的魔法師來消除才行,通常灼傷狀態在一定時間後便會自然消除,只能祈禱這詛咒灼傷和普通灼傷一樣能隨著時間而消除吧。眼下這種狀況我們沒辦法做什麼,只能不斷保持你倆的天命在全滿狀態,等待時間過去和救援到來。」

說明狀況後,愛德華便謹慎地用他剩餘不多的魔力來恢復自己和貝菈的天命,而吉爾則擋在他倆面前警戒不知何時會從何處砸來的火球。

駭人的巨響讓吉爾不得不再次把視線挪到不遠處的戰場。

啟人東逃西竄地迴避沙羅曼達的爪擊、咬碎、火球、吐息等攻擊,雖然沒辦法每次都攻擊到沙羅曼達那沒被鱗片覆蓋的下顎處,但啟人似乎捉到了什麼訣竅,即使是那厚到不行的鱗片覆蓋之處,劍刃依然能夠確實地給予傷害。

而這個訣竅在啟人驚險地躲開一次火焰吐息,然後身子一轉急奔到沙羅曼達的右前足處劃上一劍後,吉爾瞬間推敲出在沙羅曼達使用火焰攻擊時,全身火紅的鱗片會短暫轉為不明顯的暗紅色,如果在這時攻擊便會讓沙羅曼達受到傷害。

了解到這一點後,吉爾不自覺地揚起嘴角,暫時忘了危機感,凝視啟人那引人入勝的戰鬥,同時也為啟人竟然能在戰鬥中發現這一點而產生敬佩之情,不禁將他和想像中的英雄啟人重疊在一起。

但現實總不會一直順利下去。

沙羅曼達忽地收起全身的火焰,然後再猛地抖動身體,方才引起大爆炸的綠色光點瞬間將啟人包圍起來,範圍之大使他根本沒辦法立即逃離。

「啟人!!」

「該死。」

然後,火花乍現。

劈啪————————砰!!!!!

橘紅與白光交接閃現,在吉爾被強光照得閉上眼睛的前一剎那,他看見爆炸火團的上方竄出一道小人影正往高空飛去,隨即放下心頭大石。

——幸好來得及。

爆炸產生的風壓迎面襲來,吉爾邊伸手護住頭部邊在心裡這麼暗自慶幸著。

在千鈞一發之際,他緊急造出土柱將啟人轟上高空避開爆炸,只不過爆炸來得太倉促,導致他沒辦法控制力道,因此現在的啟人彷彿已經和夜空融為一體。

這個時候,沙羅曼達忽然張開大嘴大口大口地吃下爆炸產生的火焰,佈滿尖刺的尾巴纏繞著熊熊烈火並高高翹起,以順時針的方向開始旋轉。

不妙。不管牠想要做什麼,這種讓人戰栗的感覺都很不妙!

吉爾心急地轉身對精靈大喊:「快離開這裡!」

說時遲那時快,沙羅曼達旋轉的尾巴往前一揮,射出一道巨大的火焰迴旋圈,徑直往吉爾身後的貝菈方向襲去。吉爾以光速單膝跪下,雙掌壓地,掌與地之間迸發出強烈白光,一口氣喚出五道厚實的土牆。

火焰迴旋圈輕而易舉地粉碎第一道土牆,接著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土牆撐住了勢如破竹的迴旋圈,但不出數秒,依然以粉碎收場。當第五道土牆也忍受不出迴旋圈的暴力並開始出現龜裂現象時,本該遠離吉爾的木妖精們一哄而上,聚集在吉爾的雙掌旁。他們個個身體均發出深綠色光芒,接著無數粗厚藤蔓破土而出沿著第五道土牆攀爬,勉強阻止了火焰迴旋圈的粉碎。

「加固加固加固加固加固加固!」

數十隻木妖精不斷重複這句話,吉爾也開足馬力將所剩無幾的魔力用上,全力修補龜裂的土牆。

可是,再多的蔓藤和再厚的土牆,又怎能抵抗連雨水都澆不熄的炙熱火焰呢?

藤蔓的生長速度遠不及被燒毀的速度,眼看再也無計可施時,天空傳來一道聲音。

吉爾莞爾了。

因為這是每一次總能重新點燃他的希望的聲音。

「吉爾————」

分不清額上的是汗水還是雨水的吉爾抬頭看去,好友啟人在往下墜落之際轉了個身,成了頭下腳上的姿勢,喊道:「加速!」

即使做出如此模糊的發言,但吉爾還是瞬間明白好友所指之事,旋即對剛才那隻男妖精說道:「能不能幫我撐住五秒?拜託了!」

男妖精挑了挑那對筆挺的劍眉,點了頭。

然後,妖精們齊聲發力,綠色光芒越加光亮,更多的藤蔓破土而出,再次與火焰迴旋圈互相角力。吉爾快速詠唱咒文,從大地中匯聚了部分魔力,接著在啟人腳後憑空造了一塊岩石,以不尋常的速度將啟人往斜角的方向推擠。

啟人回頭瞥了一眼,讓鞋底貼在岩石表面上,任由它把自己往下推。在即將抵達沙羅曼達的上方不遠處時,啟人雙膝一曲——發力,利用腳下的岩石改變落下的方向,身體往沙羅曼達的頭部飛去,同一時間,吉爾喚出兩根土柱交叉固定沙羅曼達的頭部。

啟人集中精神將風屬性的魔力輸入到手中的長劍,隨即劍身冒出淺綠光芒,劍尖前方增長了十公分的無形劍刃,然後——

「蒼翼迴斬!」

綠光利落地穿透沙羅曼達的頸部,墜落的岩石也以半秒之差重擊沙羅曼達的背部。

「喝啊啊啊啊啊啊!」

像是戲劇般的巧合,翔太奇蹟似的從森林中衝出來,二話不說便使出大技,轟在沙羅曼達的左後足上。

遭到接二連三的重擊的沙羅曼達宛如石雕般靜止不動。下一秒,紫紅火焰熄滅,火紅鱗片轉暗,巨大身軀失去平衡,倒下,大地產生劇烈搖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