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一百零九、一百一十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14 6:18:39pm

奇幻·玄幻


1-109

「你們,是誰?」找回了剡,淒演也少了初次與厄臨見面時那股令人發毛的游離感,連說話也正常多了,若是之前的話淒演肯定會發楞好一下子,然後才慢吞吞又斷斷續續的開口,而且也不會這麼乾脆俐落的使用你們,只能說淒演自從剡回到身邊之後,又重新活了過來,不再像之前那樣雖然活著卻像不生不死。

「死靈法師。」一眼就能看明白,那個小人偶不是真人,雖然做的幾可亂真,再加上淒演身上滿滿的黑暗氣息,幾乎所有光明牧師與聖騎士都下意識備戰,聖騎士爆發出白淨的聖鬥氣,光明牧師迅速的為所有人加持上對抗邪惡等法術,慈握緊手中的法杖,心裡卻沒有底,他看不出這個死靈法師到底是什麼樣的等級,但她身上的黑暗氣息足以擾亂自己的光明之力,這是怎樣的人才做的到?為什麼大陸上會有這樣的死靈法師存在?

自己會不會陣亡在這裡?

「你們,做什麼?」淒演繼續問,那些人對他釋出敵意,但淒演完全沒有放在眼裡,只想將這些人擺脫後,再去找厄臨。

「你帶走的人呢?」雷吼問,他沒有慈那種一見到死靈法師就砍的習慣,他更在意的是原本應該在,但卻沒有看到的小厄臨。「你把孩子弄到哪去了?」

「他在……什麼時候走了?」淒演愣了一下,她還真沒注意到厄臨已經離開了,剡有些無奈,看來淒演要花上很久的時間,才能重新適應了。「我沒注意到他什麼時候走了呢,但他有鬥氣,又有那些護衛,應該安全無虞,而且身上衣服單薄,應該回家去了吧。」一面思考一面直接唸出來,最後淒演反應過來,皺眉問:「你是他的誰?」

「我是他的舅舅。」雷吼不滿的說。「你把人弄丟了?你最好保佑他回家去了,要不然我就把你剁成十八塊!」用力揮揮手中的劍,下一秒,雷吼粗壯的身子已經飛到空中。

淒演放下高舉的手,調動風元素讓雷吼經歷過一次沒有安全帶、座位的雲霄飛車,最後輕輕放下雷吼:「你是他舅舅,不能殺,但,不要試圖激怒我,那樣的怒火不是你能承受的,人族的孩子。」

直到雷吼安全落地,慈才放下高懸的心,轉頭看向淒演的眼神更加憤怒。

「慈大人,這個死靈法師位階太高了,聖騎士沒把握截殺他,您是否……」一旁聖騎士首領在馬上,利用鬥氣將聲音傳入慈耳中,慈點點頭,收回手中的法杖掏出另一個雪白的權杖,催動魔力開始注入。

「聖雪?」淒演瞇起眼睛看著慈手中的權杖,疑惑的問:「光明教會,答應過我,不干預我淒演的行為,你是誰?你想破壞契約嗎?」

淒演!慈愣住,皺眉苦思後,沉穩的開口:「淒演,雴歿城?」慈說出這兩個詞,所有人愣了一下後快速倒退三步,淒演,一個憑著自己的力量滅了一座沙盜之城的死靈法師,而且還出動了精靈長老才讓她重新平靜下來。

1-110

最後,光明教會做出只要淒演不加入黑暗勢力,與光明教會敵對,光明教會不干預淒演的任何行為,也就是說,若是哪天又有一個城市惹火了她,就算她拆了整座城,只要裡面的教堂還是完好無缺,那光明教會就不會對她有任何動作。

這個人也算是一個奇蹟,身為死靈法師作亂,竟沒有受到光明教會的追殺,反而這麼自由,還可以來去自如,甚至有那樣的包容,對於這一點慈完全不明白當年教宗為什麼會下這樣的決定,難道是因為精靈長老?但聽說那件事之後,淒演已經被逐出精靈族,若是這樣為什麼還會有精靈長老幫她出面?

實在弄不懂這一切,但有關淒演的報告時有所聞,她實在太光明正大的曝露自己死靈法師的身分,搞的每年都有上百封的報告說在轄區中發現死靈法師,查證後都是她,若是她停留在一個地方就算了,但她偏偏喜歡到處跑,讓那件經過幾百年的事件還是不斷的被拿出來重提。

雖然自由,但淒演也是很「安分」的死靈法師,除了每年殺人數量有些高以外,她不任意製造其他死靈法師會惹下的大麻煩,不散布瘟疫,不製造一下奇奇怪怪的不死生物,不會帶著骨頭大軍到處趴趴走,甚至衣著打扮也十分像個普通人,沒有長年與屍體相處的那種味道,頂多,就是出手殺了些打她主意或者是冒犯他的人,奇怪的是,她尤其喜歡殺魔法師,人類魔法師,雴歿城就是因為一個人族魔法師而被拆了。

「妳為什麼要帶走厄臨?」停止魔力注入,慈並沒有散去魔法元素,只是暫停下來。

「他,能幫我,我,很謝謝他,但他走了。」淒演想了想,才知道厄臨的名字是什麼。「原來他叫厄臨,他,沒說話。」

「小厄臨?一個十幾歲的小孩能幫你什麼?」雷吼終於消除掉雲霄飛車後的不適症狀,跑過來問。「還有,他到底是往哪走了?真的回家了嗎?這小混蛋我抓到一定很狠的揍,半夜不睡覺跟人跑了!」

聽到狠狠的揍淒演眼睛危險的瞇了起來,但聽到後面之後卻笑了:「我,贊成,小孩子亂跑,該打。」明明是拐走孩子的人,淒演卻說的好像與她無關,厄臨如果聽到肯定吐血三升。

「你們,帶我回去,我還有事,找他。」淒演說完抱起剡,靜靜的站立,好像在等待什麼,又好像睡著了,性情古怪忽冷忽熱,雷吼與慈交換個眼色,雷吼往旁邊站,接下來的事情與他無關,對付死靈法師本來就是光明教會的工作,他只是來救人的。

慈很煩惱,他真想不透,為何淒演能得到那個命令,他不會對淒演發出任何攻擊,但是帶著這個危險份子回家,光想到這一點就頭皮發麻,更糟的是這個女人的目標是他那個神秘又可愛的"好"外甥,厄臨已經夠古怪了,若是跟再這個淒演身旁久了,說不定會更奇怪,而且厄臨哪有什麼能力幫助她?這個女人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滅了一個小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