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部 王城風雲之起 - 5-2 聖劍來襲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10-06 7:19:46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3penjun.blogspot.tw/

---------------------------------------------------

里德修拉城積雪已融,天氣仍然寒冷。新年第一天早晨,留下沈睡中的艾莉絲,我帶著雙劍悄悄離開房間,走下樓,穿過迴廊越過大廳,依著慣例,來到寬廣的庭院晨練。

蕾菲亞娜總是算準我的行動,開著廳門守在院子裡,衣服飲水也一定帶上,殷勤侍奉的執念,實在難以回報。

現在,她就站在門外,不但未按慣例招呼,還盯住庭院,不對勁!

立刻發動狂暴術,我加快腳步走出廳門,擋在蕾菲亞娜前方一步。

我大意了——

索敵早已知曉庭院裡有精靈,我卻誤以為是伯納登,未料等在那裡的竟是不速之客。

一名黑衣精靈站在庭院中央,臉罩之下只看得見眼睛與耳朵,長劍斜揹約三尺餘,劍柄稍長適合雙手握持,金屬護套裹住左手前臂,幾乎包覆整個前臂與手腕關節。

我環視周圍,梅琳懶洋洋躺在屋簷下的角落,神色自若,還真是鬆懈!

「主人早安,對方未報姓名,企圖不明。」蕾菲亞娜行禮說著。

「早,妳也小心點——梅琳,去保護小艾。」

靈狐輕嗥一聲,隨即起身閃電似地跳上屋頂,那兒有她能鑽進屋裡的小氣窗,黑衣精靈只是看著,不以為意。

我步入庭院:「清晨擅闖劍廬,請問如何稱呼?又是為了什麼事呢?」

黑衣精靈並未回應,挑釁似地改立弓步,抽出背後長劍,雙手齊握劍尖指地。

又是夢想成名而上門挑戰的劍士嗎?這種鳥事碰過了好幾回,但不肯露臉還是第一次。

求戰意圖明顯,索敵卻看不出惡意,或許對方能夠掩飾殺機,我無奈地擺出迎擊架勢,十五步距,應有餘裕計算對方速度,遲些還得說說這傢伙,未得同意攻擊靈劍士屬於重罪,就算我宰了對方也不會有事。

黑衣精靈迅即提劍衝來——好快,與奔星式劍路相似,但是長劍逼近更具魄力,見我就緒才動手,看來並非下流之輩。

是個高手,速度不及梅琳,卻是我見過最快的精靈,不過,想要擊倒我還得加把勁才行,不待黑衣精靈接近,我起步以奔星劍路正面迎擊。

難得碰上破壞力量型對手,不禁激起我的對抗之心,左手短劍全力正面格擋雙手長劍,以小搏大是惡招,在人間比試劍道我絕不可能這樣做,但是——

多得人類體質優勢,狂暴術加持下,速度與力量皆是超群拔萃,長短兩劍強碰擦出火花,我硬是將長劍由劍尖一路擋至劍尾,以強勢力道震開對方劍路,右手劍隨即襲向對方左上臂,任何一處剌傷,對方就難再以雙手持劍。

黑衣精靈見狀,左手離劍以金屬護套格開我的右手劍,交擊之後,對方隨即後躍退開,重新維持雙手持劍。

原來金屬護套能夠如此防禦,時機選擇巧妙,足見戰鬥經驗豐富。

我沒有追擊,也沒禮貌性後退,原地保持迎擊姿態,宣示第一回合是我佔上風,黑衣精靈未出惡招,我也不打算做絕,只想展示力量與速度迫使對方放棄。

突然間,感覺到地面有風,還不至於把我吹倒,但絕對是被操控的風。

我提高警覺,黑衣精靈再次奔襲而來,速度之快,與原先相比完全是不同檔次,但似乎提防著我的力量,並不正面交鋒,而是蹲低進攻下段。

招式匹變,我暫時專心防禦,以雙劍相互交替,不斷格開長劍,雙劍優勢在防禦,相對的,面對長劍想進攻就會受限,畢竟一寸長一寸強,既然防守為主,想要立刻攻入對方肉搏圈並不容易。

對手實在相當快,流竄風壓干擾我的步伐,還得分心穩住下盤,敵長我消,雙方速度漸趨一致。

不過,壓制逼退黑衣精靈並不困難,沒多久,迫於力量,對方退至原點之後。

無法立刻欺近取勝令我很困擾,長劍的防禦圈比短劍大,刃長多十餘公分果然還是很管用。

如果以龍行術壓制,應該可以解決,不過,我暫時還不打算使用強大的劍咒。

基於力量優勢,我決定了對策——追星劍法『星火式』,一次連擊三點。

索性把長劍當成手臂,走起星火式劍路,雙劍輪流交擊,每回連擊二到三次長劍劍身。

奏效了,連擊造成的強力震盪,令黑衣精靈長劍每每險些脫手,只得不斷後退,卸除震盪力道,還逼得數次用上金屬護套輔助防禦。

腳下四周盡是旋風流竄,甚是詭異也無法可避,難道對方速度加快與此有關?

檢視索敵,長劍上有靈力反應,極弱之時對方必定後退,那就趁靈力轉強時試試——

『破咒術』

我引導破咒靈力前去,使長劍劍身的靈力沒能匯聚,但是,黑衣精靈竟然不訝異,反而是點點頭,難道是……稱讚嗎?

對方再次意欲重新凝聚,既然有效就毋須客氣,我再次破咒。

原本在地上流竄的風壓已經消失,黑衣精靈也不再攻來。

我正打算趁勢改守為攻,突然間——

「我不玩了,手痛死啦!」是熟悉的蒼老嗓音。

黑衣精靈解除攻擊態勢,左手反握長劍,右手掀起頭罩,原來是——

「啊!老城主——」

「小修早,換個叫法吧!不是有過約定嗎?」

「嗯!傑德瑞斯,早安!哦~不,是新年快樂,祝福你。」

「這樣才對!你小子起床挺早的,新年和樂喲~」

傑德瑞斯轉身揮手,我循著他的視線看去,阿德列斯和席禮亞緩緩走進劍廬大門,後頭還有兩名衛士留守在大門警戒。

大人物同時出現,再次讓我繃緊神經。

蕾菲亞娜為我披上長袍,在耳畔小聲說著:「把劍給我,別失禮了。」

我這才發現雙劍還在手上,趕緊遞去短劍,多虧她如此鎮靜。

再次耳語傳來:「小修先帶他們進屋,我馬上去準備茶水和點心。」

這時艾莉絲與梅琳也來到庭院,她居然穿著正式服裝,不過我沒空理會這種小事,示意她與我一起招呼。

「城主大人早安,席禮亞夫人早安,新年和樂!」「城主與夫人新年和樂!」

「呵~小修,小艾,新年早安哦。」阿德列斯回禮,席禮亞夫人一貫地點頭致意。

新年一早就出現三個大人物,這拜年陣仗搞得我有點不知所措,一時語塞。

艾莉絲機靈地笑著說:「外頭冷,到裡面大廳坐。」

席禮亞也笑著回應:「不,我們到後院,那兒漂亮,好懷念呀!」

阿德列斯也是笑瞇瞇,大過年就只我是一張傻臉。

後院起居室,一夥精靈喝著茶,吃著鬆餅,蕾菲亞娜坐在角落伺候,梅琳懶洋洋趴在她身邊。

「誒!別苑的梅花好像變得更漂亮。」阿德列斯先開口。

「你忘了?這裡已經改名『梅竹劍廬』啦!」席禮亞提醒著。

「哇!好吃,老夫好久沒進城,這是什麼新玩意?塗奶油也好,蜂蜜也好,美味!」

「老城主喜歡就多吃點。這個叫做鬆餅,是小修家鄉的料理。」

傑德瑞斯對鬆餅很有好感,艾莉絲訴說著它的來歷。

「那個,艾莉絲公主,我——傑德瑞斯,叫傑德瑞斯,妳也跟著小修一起叫老夫的名字。老城主什麼的我可不愛聽。」

「這個……」

艾莉絲傻眼地看著我,如果只有傑德瑞斯就算了,但是在場還有阿德列斯和席禮亞。

「如果你們覺得這小傢伙在很不舒服,我把他們趕回去好了。」傑德瑞斯居然在我面前叫城主小傢伙?我頭好暈。

「你們就依這個老頭,我不會怪罪的。」阿德列斯無奈地別過頭。

「請恕在下失禮。」沒錯,我是很不自在,但可絕不能說出口。

「傑德瑞斯,我現在叫小艾,已經不是公主囉。」得到允許,艾莉絲叫得輕鬆。

「聽席禮亞說起,小修的羈絆者居然是公主,我可真的嚇一大跳。」

「是奇妙的緣分,讓小修牽住我的靈線。」艾莉絲的笑容化解了尷尬。

傑德瑞斯對著我說:「當初說阿德列斯交代要一輩子保護某個重要精靈,我在山上想破頭怎麼都猜不出來到底是誰,沒想到被你唬住了。」

我乾笑著:「你該……不會真為了這個原因下山吧?」

「怎麼可能!我只是想下山看看我媳婦席禮亞。」真倔強,完全不提兒子。

阿德列斯輕聲假裝自言自語:「是誰一見面就急著狂問,那個小修保護的到底是誰~誰~誰~這樣。」

傑德瑞斯對他吹鬍子瞪眼睛,阿德列斯別開視線,硬是不予理會。

席禮亞忍不住掩嘴竊笑,艾莉絲因為自己被提及有點靦腆。

傑德瑞斯:「這樣也好,總算不必為公主擔心,住在這裡還可以嗎?」

艾莉絲:「這裡很美,我很喜歡,要多謝城主和席禮亞夫人。」

我得承認在這種場合,艾莉絲的公主素養,比我更適合說話,我是緊張的不得了。

傑德瑞斯:「小修,不好意思啊!阿德列斯說你的劍術很高明,我一時手癢就上門祝賀新年順便過兩招。」

「你順序反了啦!明明上門就開打,然後才是祝賀新年吧?」

「哦!算了,順序不重要,你可別介意。」

瞎掰兼裝傻,但是也沒法生氣:「我完全不介意,只不過……不需要這個裝扮吧?」

「不這麼做,你肯定不會認真。」

「我沒想到,老……傑德瑞斯居然身手如此矯健。」

「這句話原封不動還給你!能比我還快的,從來都沒有過,而且那個破咒術太過分,劍咒完全被剋制,那個火精聖劍會輸,也是因為這個吧?」

「不讓劍咒發動,就能單純以劍術相拚。」

「我承認你有靈劍士的實力!你似乎還非常熟悉長劍,精靈很少見過長劍,通常都不擅長應付。」

「實不相暪,小修的劍術,最早就是從學習長劍開始,而且,還要更長一些。」

艾莉絲插嘴說:「是啊!小修還拿過長劍的劍術比賽第一名哦!」

那是人類世界的劍道比賽,用的是竹劍,流個汗以分數論高下,精靈仗著有方便的療癒術和降低疼痛感的狂暴術,比賽都是真刀真劍,流血是家常便飯,在心境上相比,完全是不一樣的兩碼事。

傑德瑞斯:「本來想用長劍弄得你糊裡糊塗,再趁機打敗你,結果還是失算。」

「這也太……萬一不小心受傷,小修承擔不起啊!」

「事實上也沒事吧?」

席禮亞此時低頭說:「小修,我替父親致歉,雖然昨天已經勸過。」

阿德列斯:「沒錯,這老頭愛玩又固執,出了事算他自己活該。」

城主父子的互動顯然有別一般精靈,雖然低俗又毫不客氣,卻是非常在意彼此。

傑德瑞斯沒理會他們:「不會有事的,小修沒有一招是對著要害,對不清楚的敵手居然很客氣。」

「因為沒有發現惡意啊!常有劍士登門挑戰,我不打算隨便出手傷害。」

「誒?那表示你小子有留手啊!可惡~」

艾莉絲笑說:「這就是小修的溫柔,他連惡獸都是儘量趕跑,很少真的動殺機。」

「就當作晨練吧!不過,我很好奇傑德瑞斯專程到劍廬,只是為了測試我的劍術?」

「不,我聽說你明天要離開,想談談你們到新安達魯的事。」

傑德瑞斯側頭瞄了一眼蕾菲亞娜和梅琳。

「小蕾,麻煩到廚房再做一些鬆餅和三明治,打包給傑德瑞斯和城主大人帶走。」

「是的,主人。梅琳~跟我來。」蕾菲亞娜明白暗示,順便帶走靈狐。

傑德瑞斯表情凝重,我和艾莉絲明白是嚴肅話題,正襟危坐以對。

「公主,不——小艾,老夫雖然一直住在山上,也早有聽聞王城大火一事。」

「小艾僥倖活下來,因為有小修幫助,才得以安全返回魯迪因德。」

「菲立斯陛下真的死了嗎?」

「確實已經離世,並葬於精靈樹下。」

「真抱歉提起傷心事。你和小修在偷偷調查,對吧?」

傑德瑞斯四百年智慧經驗,難以掩飾,艾莉絲與我對視,我點頭同意,與其欺騙或隱暪,不如讓她說出部分事實。

城主父子越聽臉色越難看。

「這件事不明不白,父親的死我也難以接受。」

阿德列斯叫道:「怎不跟我說?私下調查萬一遇到危險怎麼辦?至少,我還有能力做點什麼吧!」

「你這個笨蛋,那樣做事情就鬧大了。」傑德瑞斯叱責兒子兩句,又對艾莉絲說:「隱暪真名私下調查,是想避免里德修拉陷入危機,對嗎?」

「正是,已經確定是陰謀,燒毁精靈樹的是暗黑飛龍,在斯地亞堪峽谷迷宮內,已被叔叔和小修剷除,但是背後主謀者還未明確。」

阿德列斯:「暗黑飛龍?居然真的存在。」

傑德瑞斯:「我早就認為是暗黑飛龍,能夠燒掉精靈樹,可不是一般的火。」

席禮亞:「可疑啊!迷宮的飛龍,就算一時興起想燒掉精靈樹,也不需要大老遠飛到安達魯,附近的布羅倪就有精靈樹,說不定是被操縱。」

傑德瑞斯:「你們之所以不明說,是擔心背後指使的,和王城有關嗎?」

「是的,萬一和王室有關,城主介入可能會招致危險。」艾莉絲解釋著。

「我雖然年輕,還不至於貪生怕死,菲立斯陛下的死因肯定要查。」

「笨蛋,就說他們考慮的不是你,是整個里德修拉。」

「你先別衝動,父親說的很對,讓小艾說下去吧。」席禮亞安撫著阿德列斯。

「謝謝城主的關心,我只想以女兒的身分為父親雪恨,不願意見到王國動盪,否則,受害的會是許許多多的精靈百姓。」

阿德列斯:「那妳公主身分不就……」

「無所謂,報仇雪恨就已足夠,我從未打算回復公主身分。」

阿德列斯無奈兩手交叉胸前:「真過分,我分明是城主,還讓我袖手旁觀?」

傑德瑞斯:「城主又不是萬能,查理德大概和你差不多,只能一旁看著很難受吧!」

「傑德瑞斯、城主大人的好意,我和小艾心領了,我會負起保護公主的責任。」看著艾莉絲沒打算接受幫助,我也盡力阻止城主介入。

傑德瑞斯沈默一會:「阿德列斯~陛下的死因,可不能當作沒這回事,你就私下幫忙,先不要急著公開出手。」

阿德列斯點點頭:「進入新安達魯,先到辦事處聯絡駐使霍爾茲仲卿,他既幹練又可靠,成為後盾肯定大有幫助,至於敕令文書,我下午就派侍僕送過來。」

「謝謝城主大人,這樣就已經幫大忙了。」

艾莉絲:「謝謝城主安排。」

阿德列斯:「查理德有交代什麼嗎?這傢伙竟然也暪著我!」

我趕忙解釋:「叔叔就是不想把城主扯進麻煩才不說的,而且也交代過,除非証據周全,否則不可輕舉妄動,如果對方勢力太大,也不可以勉強對抗。」

傑德瑞斯問阿德列斯說:「最近王城有什麼異常嗎?」

「異常……倒是沒有,如果要說有什麼不對勁,就是敕命往來少了,對我們沒什麼影響,就算王室偷懶,我也會把里德修拉治理得好好的。」

「新安達魯駐使有什麼報告嗎?」

「王城內算是一如往常,上個月未被召見,一次都沒有,不過,新安達魯應該還是冰天雪地,所以也不算過分異常。」

「就算王城沒事,利德納陛下也不關心里德修拉?」

「確實有點怪。」

「小傻蛋,你還不夠敏銳哦!」

「還不都是你這老頭害的,七早八早就躲到山上去,我應該多逍遙幾年才對。」

傑德瑞斯不再理會阿德列斯,把長劍連背袋一起放到桌上:「小修,老夫年紀大沒辦法持續戰鬥,但是菲立斯陛下的仇,也絕對不能漠視,這把長劍你帶著吧!」

「這個……是你的隨身寶劍吧?」

「此乃『風行聖劍』,只要呼喚劍名,就能催動『風行術』御風而行,依據靈力強弱,能決定持續的時間與強度。雖然不能說會飛,但是速度會快上不少。」

「原來地上捲起的亂流,就是因為這個劍咒!」

「正是,老夫年輕時就是靠它出名的,那時候的我,不比你慢哦!」

「小修不能收,這聖劍是你平時護身用的,而且如此貴重聖劍,理當傳承給城主大人,小修不敢僭越。」

阿德列斯大笑:「我倉庫裡好幾把聖劍,不差這一支哦!」

傑德瑞斯:「這長劍沒幾個精靈會用,別說小傻蛋,即使是我,也沒能夠好好發揮,不如用短劍更順手。之所以一直用它,是因為有劍咒的關係。」

他啜了一口茶,繼續說道:「老夫現在唯一會用到的時機,就是小傻蛋派精靈來追我的時候,不過,他現在不會這麼做,所以我也不再需要。」

「原來是這樣。」父子和解是好事,至少不用再派我上山吹冷風。

「既然小修說了是以長劍起家,就一定可以好好發揮它的優勢,我能感受到你的力量,如果風行聖劍加上那份力量,應該有很大殺傷力,至於行不行,不妨試試看。」

傑德瑞斯說的沒錯,一寸長是一寸強,一寸短就一寸險,只是精靈的力氣不大,短劍比較順手,而我人類的體質,確實比較適合用長劍。

「好的!小修就來試試。」

我脫下長袍掂量聖劍,雖說是雙手長劍,單手使用也不算困難,相對御龍寶劍的超輕量,風行聖劍算是相當沈重。

我走到後院空曠處,催動狂暴,長劍更加順手紮實,與御龍寶劍的靈活輕巧完全不同,試著走起步法,揮劍依序剌劈撩斬,久違的劍道,內心暗自興奮。

比起劍道用的竹劍,仍是短了一小截,我試著單手操劍,發動多點攻擊的『繁星式』劍路,因為重量,速度上無法匹敵御龍寶劍,雖說不適合複雜劍路,但是揮舞能生風,殺傷力更強大是肯定的。

傑德瑞斯大聲叫道:「試試劍咒。」

我點點頭,注入靈力,默誦『風行聖劍』——

地上捲起旋風,身子腳步轉為輕盈,不管我怎麼移動,旋風似有意識自動配合轉向,但是我似乎做過頭,風勢大得連自己都快要站不住,較細的樹枝紛被吹落。

我趕緊卸除靈力,取消『風行術』,風勢戛然而止。

傑德瑞斯驚訝地走來:「你這小子靈力真強,不需要用那麼多啦!」

「抱歉,第一次使用,不知道輕重。」

「小修~先別說送不送收不收的,這把劍真的和你很搭配,無論是使劍力道或是劍咒威力,雖然很不想承認,但確實在我之上。」

「客氣了!」我收劍和傑德瑞斯一起回到座位。

傑德瑞斯:「架勢很不錯,我相信你的確有好好學過,居然還能當成單手劍使用。」

「這個重量,我認為很剛好,殺傷力確實比短劍強多了。」

「帶著吧!就用它來保護公主,代替我剷除惡徒也行。」

「恭敬不如從命,傑德瑞斯,多謝了。」

「我有個預感,新王城肯定有什麼事,你這次去要小心點。」

「小修一定謹慎注意。」

「沒事了,我要回山上去啦!」

老城主個性乾脆,不知道是掛念已故的羈絆者,亦或是習慣了山野生活。

「怎麼說著說著,突然就要走了?」

「想問的事已經問完,這把劍也塞給你,算是送行。老夫只說一句:和公主一起平安回來,否則絕不饒你。」

「遵命!就算拚上這條命,也要保護小艾平安回來。」

「笨小子,誰讓你拚上命的,是兩個一起回來,兩~個~,記牢了!」

「小修懂了!」

阿德列斯見父親想離開,起身對我說:「公主就拜託了。我不打算限制你,自己視狀況調整回來的時間,小修……會回來吧?」

「謝謝城主,劍廬是小修和小艾的家,肯定會回來的。」

阿德列斯擔心我留在新王城嗎?畢竟里德修拉是個小城,人才很有限。

但是,他問錯人了,艾莉絲留在哪兒,我就留在哪裡。

席禮亞:「小艾自己小心點,父親的事很重要,但絕對不要勉強。」

「夫人傳授的雙屬性咒術,小艾很受用,感謝您。」

我囑咐蕾菲亞娜準備的餐點,她機靈地都先交給前門守候的衛士,雙方簡單往來幾句後,傑德瑞斯一行便離開了劍廬。

我吐了一口氣,放鬆緊張的心情:「早上實在太刺激,真受不了。誒~小艾難得一早起來就穿得很正式,我好丟臉,一身隨隨便便。」

「是梅琳告訴我老城主來了,這才換上的。」

「什麼?梅琳早知道是老城主居然不告訴我。」

梅琳見賓客走遠,便開口說話:「我遠遠就聞到味道囉!而且,他只是玩玩,我也有用心語術告訴小蕾呀!」

「哇咧!連小蕾也暪著我。」

「因為城主就在附近,我不知道他們在算計什麼,就暫不吭聲先看看狀況。」

「好呀!妳們全都知道,就我一個被暪在鼓裡。」

三個少女都笑了出來,就我一個猛搖頭。

此時,伯納登剛好回來,進了大門:「發生什麼事?怎大夥全在院子裡?」

「哈哈!伯納登錯過好戲,比我更在狀況外,一起吃早餐,邊吃邊說。」

劍廬早餐時,我們正式彼此互道新年祝福。

「老城主那把劍真不錯,尤其是重量非常足夠,御龍寶劍雖然輕靈,適合快速攻防,但是風行聖劍配合力量,殺傷力更大,我可傷腦筋以後該帶那一把劍。」

伯納登:「隨身三把劍太過招搖,行動也不方便。」

艾莉絲:「如果風行術和寶劍劍咒能同時用就好了。」

「身為女僕,有責任幫助主人。我有個想法,小修隨身佩帶風行聖劍和一把御龍寶劍,另外一把請交給我保管,如果有需要就立刻和主人交換。」蕾菲亞娜提個建議。

艾莉絲也附和:「這樣兩把劍的劍咒都能同時使用,小蕾也可用寶劍來防身。」

伯納登驚訝著:「小蕾會劍術?」

艾莉絲笑著說:「在布羅倪城外,小蕾擺平過一個劍士哩!」

蕾菲亞娜:「四處流浪,多少學了點劍術自衛,不過我比較擅長料理刀。」

「就這麼決定,這次到新安達魯,我也很擔心小蕾的安全,有時間一起練習劍術,寶劍輕靈,很適合女孩子,希望能給小蕾防身。」

除了很輕,寶劍也非常鋒利,我還能透過寶劍呼喚,找到蕾菲亞娜的位置。

「好的,保護小艾就交給我吧!」

梅琳大叫:「喂~小蕾是想搶走我的誓約者嗎?」

蕾菲亞娜:「有什麼不好?小艾也算是我的主人啊!」

「好了啦!妳們一起保護小艾,我更放心。小蕾~要麻煩妳幫忙做個劍鞘。」

「毛皮還有殘料,足夠了,順便也把腰帶的劍扣修改一下,今天就能完成。」

「那就拜託了!」我對艾莉絲說:「等會我們一起去修道院和城務廳和大家道別。」

「好的,也要順祝新年!先去叔叔那兒,告訴他城主已經知道我們暗中調查的事。」

「沒錯!——也要麻煩伯納登幫我們檢查馬兒和馬車。」

「交給我吧!行李我也會一併上車。」

「這就是老城主的風行聖劍啊!沒想到你們關係這麼好。」

在修道院的中庭裡,查理德檢視聖劍,地上捲起旋風,他正在試用劍咒。

梅琳在不遠處閒晃蹓躂,基本上,當艾莉絲外出時,她都會好好跟著,看似慵懶散漫,實際上是機靈盡責的誓約靈獸。

「感覺還不錯,今天早上傑德瑞斯跑到劍廬找我比劍,城主和席禮亞夫人也來了。」

「傑德瑞斯?」

艾莉絲:「沒辦法吶!他要求我們直接叫名字,不准叫老城主。」

「呵~看來老城主真當你們是朋友哦!」

我接下查理德遞回來的聖劍:「在城主面前這樣稱呼還真尷尬。」

查理德:「所以,城主也知道我們在調查王城大火的事?」

「是的,城主還寫了一封敕令,讓新安達魯的駐使協助我們。」

「無所謂啦!等一會我就去拜年順便謝罪,話說回來,這封信比較重要。」

精靈文字我懂得不多,便讓艾莉絲接過去。

艾莉絲先把信的內容唸過一遍,大意是說新王城狀況混亂緊張,最壞情況可能會有爭鬥,馬休飛希望我和公主暫時別去,以免遇上危險。

艾莉絲把信還給查理德。

查理德把信收好:「你們怎麼看?」

艾莉絲:「如果這是王城大火的後續,我更是要去,可是小修……」

「公主有覺悟,我肯定陪到底,如果太危險我就抱著妳逃走。」

查理德:「你們堅決要去,我不會阻止,務必小心為上,這事我隨後也會告知城主。」

「我不會讓小艾衝動的,城主那兒就拜託叔叔。」

「既然城主會發出敕令書,就以靈劍士之名晉見陛下吧!但是公主身分暫且小心保密,我擔心會被匪徒盯上,別忘了布羅倪城郊的事。」

艾莉絲:「好的!我會儘量避開可能認識我的精靈。」

查理德:「晉見陛下時也別帶著小艾,王城裡多少會有見過公主的臣子。」

我點點頭:「小修明白!」

嘴裡說明白,心裡可擔憂了,小艾是定心丸,當我緊張時,都是依靠著她的從容。

查理德:「御龍寶劍和風行聖劍的劍咒能同時發動嗎?」

「可以哦!我試過了。」

「聖劍很沈重,小修當雙劍使用沒問題嗎?」

「這也沒問題,劍速上會減弱一些,如果需要速度與攻擊,我就使用單劍。不過,單手聖劍必須配合狂暴術,否則負擔不來。」

「兩手重量不同,不會困擾嗎?」

「右手聖劍左手寶劍,對慣用右手的我算是剛好,反過來就會非常不順手。」

「嗯!小修的戰力又更強悍,作為公主的護衛非常可靠。」

艾莉絲抱住我的手:「我才沒當他是護衛,小修是我的覊絆者。」

孩子般的撒嬌,搞得我和查理德都笑了。

「指使者尚未明朗,到王都後,除了安德烈和馬修飛,別隨便相信其他精靈。」

「好的。」「我記住了。」

「遠古精靈王,請求您守護小艾與小修。總之你們倆都要小心,一定要平安回來哦!」

「謝謝叔叔!」「一定會的。」

與查理德道別後,我、艾莉絲與梅琳又一同前去孤兒院與城務廳,和朋友們辭行。

原本是以探親名義,悄悄進出王都,現在則改為奉城主敕令晉見陛下,禮貌性的新科靈劍士拜會。

我——艾莉絲,正在浴池裡享受著。

因為明天一早就出發,所以今天幾乎都與小修在外頭四處奔波,忙著與朋友們道別與新年祝福,回到劍廬已是傍晚,我拉著小蕾一起泡熱水澡。

「啊……好舒服,今天真走了不少路呀!」

「忙一整天,小艾累壞了吧?」

「現在好多啦!小蕾的事情也不少。」

「出門之後,大概有好一陣子都沒辦法像這樣享受。」

我看到掛在門邊的御龍寶劍:「小蕾,妳真的把寶劍隨身帶著啊?」

「是啊!小修既然交給了我,我就有責任看管好,盡量不讓它離開視線。」

「妳真的會劍術?」

「會啊!沒必要我可不想隨便使用。劍術其實不強,只是速度還算快。」

「不愧是風之靈龍,小蕾有好多祕密哦!」

「小艾想知道的,我都會說。順便一提,寶劍的劍咒我也能用。」

「哇!那不是就和小修一樣厲害?」

「我想……在劍咒方面是可以這樣說!」

「小修說過,只有他能夠使用劍咒啊。」

「因為誓約者,我才能夠使用劍咒,但能不用就不用,否則很難暪過小修。」

「真好!身邊有三個厲害角色,我覺得好安心。」

「小修面對敵人的時候,我和梅琳會保護你的。」

「小蕾,如果小修遇到危險,也能拜託妳保護他嗎?」

「那是我的責任,不需要拜託。」

「不,我擔心妳會為了隱藏身分……」

「如果有必要,即使回復真身也行,隱藏身分並不重要。」

「那就好!」

「在峽谷迷宮時,我如果早點回復真身,應該可以打敗暗黑飛龍,小修也不至於受到重傷,我好後悔當時沒能下定決心,所以,下次我絕不會猶豫。」

「也因為如此,讓妳們締結了誓約。」

小蕾突然靠近:「我說啊!小艾怎麼不找小修一起泡澡?不是已經承認是妻子嗎?」

我臉紅著:「他就是正經!睡覺也是,只有我會靠近他,他是不會對我亂來的。」

「我該怎麼說他——真可靠?還是說跟木頭一樣?」

「都是!」

我和小蕾都笑了出來。

小蕾左顧右盼:「今天梅琳沒跟著進來,不知道跑那兒去?」

「小修在書房看書,梅琳去找他了。」

「什麼?可惡,每次都趁我不注意,肯定又是去撒嬌。」

「小蕾怎麼還在吃梅琳的醋啊?」

「我……我才沒有吃醋!」

「妳就讓一些吧!她也蠻可憐的,最想要的誓約者都被妳偷偷『吻』走了。」

小蕾小聲辨解:「我又……又不是故意用那種方法,是小修失去意識才迫不得已。」

「靈龍真的是好厲害,能透過接吻傳達心意,妳也能享受靈線交纏帶來的愉悅嗎?」

「誰知道啊!我又沒做過這種事。」

「真可疑,小蕾臉好紅?」

「是妳不好,一直說這麼害羞的話題。」

「好吧!明天就要出發,又可以三個一起睡馬車了。」

「小修不會虧待妳,多半會找旅館吧!而且,現在是以靈劍士的名義旅行,在各地都能受到很好的待遇。」

「其實我比較想自在一些吶。」

「小艾過膩了公主的生活,嚮往著平民生活哦!」

「沒辦法,誰讓我跟了個平民!」

「『御龍劍士』才不是平民!」

「對了!到新安達魯之後,可能無法像現在如此輕鬆。會面對陰險的叛匪,也可能會遇上不少危險,今天叔叔給我們看從新安達魯來的信,說了可能會有戰爭。」

「戰爭?那可不得了,新王都應該是王國裡武力最強的城市,應該有辦法對付吧?」

「不是外來的威脅,是內戰。」

「那就是窩裡反?」

「雖然我已經不是公主,但我還是希望王國能夠和平繁榮,一旦引發戰爭,肯定會有許多精靈傷亡。」

「萬一有可能打起來,小艾還要冒險留在新安達魯嗎?」

「如果能夠阻止的話,我就會留在那裡。」

「放心吧!有我在,隨時隨地都能逃離。」

「果然,有小蕾在就是安心!」

小蕾起身雙手叉腰挺胸豪氣宣言,「交給我吧!」,我不禁打量起她的身材,再看看自己的,要成長到她那個程度,還得等個百年上下,心中感嘆,想成為小修真正的妻子,得熬上好長一段時間。

「小蕾——」

「怎了嗎?」

「妳如果生小靈龍,會是龍形還是魔靈形?」

「怎……怎麼突然就說起這個?」

小蕾發現我在注視她的身體,還提起害羞事,馬上臉紅著沈入澡池。

「我問問而已,有點在意。」

「那要依據懷孕時的母體形態而定,靈龍懷孕很麻煩,龍胎成形之後,母體會有三年無法變身。小靈龍成長到能夠操控靈力變身之前,都會保持出生時的形態,不過,不管形態為何,最後的能力都不受影響。」

「三年好久啊!」

「至少三年,前兩年幾乎沒有變化,第三年身材就會走樣,如果我們願意的話,前兩年可以用靈力抑制龍胎成長,最多可以延續千年,才讓龍胎繼續成長。」

「千年?靈龍也太奇怪了,居然還能決定什麼時候生。」

「我在母親肚子裡也等了五百年,出生前父親早就死了,我完全不知道父親長相。」

「父母不是同生死?」

「母親一生並未獻出誓約靈線,但是她臨死前告訴我,希望我能找到好的誓約主人,與其只顧珍惜自己生命,不如能有誓約者共享生命,一同走到最後一刻。」

「小蕾現在滿意嗎?」

「能用喚龍舞的,我除了小修也沒別的選擇啊!」

我笑著:「明明就是愛得深切,小蕾真不坦率!」

「哼~」

「我希望小蕾和小修生的,是魔靈形的小靈龍。」

「我也是這麼希望……不!不!小艾妳在說什麼啦!」

「我不知道怎麼照顧小龍,但是魔靈形的小孩大概就沒問題了!」

「我不是說這個啦!為什麼要扯到我來生小靈龍?真過分!」

「說得好像很生氣,其實臉紅得亂七八糟哦!」

「都是小艾亂說話。」

「沒辦法!妳害我要等個一百多年後才能生孩子,在這之前,妳得先負起責任,先生一個讓我滿足啊!」

「……小艾真壞心。」

「我當然想自己有孩子,不過,如果是小蕾和小修生的,我可以勉為其難的接受,暫時充飢解渴這樣。」

「唔……」

「而且小蕾剛剛說了,也是這麼希望……」

「才沒有啦!那是小艾套我的話,才不是那樣,我沒說要和小修生。」

「嘿!小蕾臉上的表情一清二楚哦!」

「啊~~~我不跟妳說了啦。」

看著小蕾大喊著背過臉,害羞地蜷曲身子,我一把抱過去,我有預感,不必太久,小修一定會接受小蕾,我衷心希望著。

翌晨破曉,是個好天氣,劍廬全員都在大門口。

艾莉絲興奮地跳上車伕座,梅琳則是坐在馬車頂等著。

蕾菲亞娜:「小修~我都檢查過,早餐也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謝謝!小蕾總是如此細心,妳先上車吧。」我掉頭對伯納登說:「離開之後,劍廬就拜託了。這次出門會稍為久一點,有什麼事就找城務廳幫忙!」

「沒問題的,在下反而比較擔心你們,公主就拜託閣下保護,如果太危險就離開吧!千萬別勉強,我會在劍廬靜候你們平安歸來。」

「嗯,我們走了,伯納登保重。」

取代道別,伯納登向我們深深一鞠躬。

正要上車,發現艾莉絲和蕾菲亞娜把車伕座中間位置給空著。我當然明白,直接就位,經驗告訴我,反抗是多餘的,也沒什麼用。

我對伯納登揮揮手,他低頭行禮:「遠古精靈王,請求您守護主人一行,平安順利。」

我驅策馬車行進,一路上空蕩蕩地,雖然雪融春來,畢竟還是非常寒冷,精靈們甚少在這種天候下活動。

經過城門,我向值勤衛士致意,衛士們也對著我們行禮,靈劍士不會被刁難檢查,況且今早離開,城務廳早有傳達。

進入大道之後,蕾菲亞娜取出一個小餐盒遞給艾莉絲。

「小艾,妳的,有水果!」「謝謝!」

她自己的大腿上則擺著兩個小餐盒,我明白,她又要餵食了。

「梅琳吃過了嗎?」

蕾菲亞娜:「她一大早就先吃了,說是不習慣在搖晃的馬車上吃東西。」

艾莉絲轉頭向後:「梅琳~妳不會是怕暈車吧?」

梅琳叫著:「才不是,我又不像你們有手可以用,在車上吃,肯定掉一大堆屑。」

我也提醒:「如果不舒服要說喲!我會停下來休息的。」

「放心,不舒服我會自己跳下車用走的,別忘了我是靈狐啊!」

艾莉絲:「也是哦!梅琳跑起來比馬車快多了。」

蕾菲亞娜正把切片水果遞到我嘴邊,我不客氣地直接吃了。

艾莉絲邊吃邊說:「小修現在不會害羞了,以前可彆扭啦!」

蕾菲亞娜:「現在總算像個主人,比較順從了。」

「我如果不依,妳們會放棄嗎?」

「不會!」「怎麼可能!」

果然我是被管教的那一方,陰盛陽衰就是這麼回事。

蕾菲亞娜又遞來一片水果,依舊照單全收。

「如果狀況允許,今天就趕到海德加都城,找間比較好的旅館住一晚。」

蕾菲亞娜:「地圖上看大約有一百五十加米,足足一天吧!」

艾莉絲:「我第一次到這麼遠的地方旅行,好興奮!」

「看得出來!小艾今天醒得真早,嚇我一跳。小心睡眠不足長不大哦!」

「長不大都要怪小蕾,她要負責啦!」艾莉絲嘟著小嘴。

「別不講理,小蕾平常準備餐點也沒有少過妳的吧!」

「真少見,你居然在我面前護著小蕾。」

「沒有的事,就說要講道理——」

話沒說完,蕾菲亞娜又強行塞一片水果到我嘴裡:「呣……嗯,來……再吃些。」

被艾莉絲無理數落,蕾菲亞娜居然沒有反駁?侍奉得太專心嗎?

我邊嚼邊說:「行程規劃很充分,但是遺漏了一件事,需要小艾幫忙。」

「怎麼啦?」

「這次到新安達魯,有小艾熟識的朋友,但是我和小蕾、梅琳全都不認識,能說說會有那些精靈嗎?最好也能說明大概性格或重要的事。」

「就先從安德烈叔叔一家開始……叔叔羈絆者是亞莉安叔母,是藥草專家,平常很沈默,還有卡拉貝爾哥哥和梅佳拉蒂姐姐!我好想念梅佳拉蒂,是一起長大的好朋友。」

「原來是兒時玩伴,關係應該不錯。」

「是啊!比我大五歲,我都叫她梅姐,她會叫我小艾。」

「原來小艾這個名字是這樣來的呀!」

「然後,卡拉貝爾哥哥他……他……」

艾莉絲居然會臉紅,我有種不妙的感覺!

她繼續說:「他比我大三十多歲,和你一樣是雙劍士……」

欲言又止,聲音還變小了。

機靈的蕾菲亞娜笑著說:「大概,是小艾的預定羈絆者嗎?」

艾莉絲低著頭承認:「嗯!」

「預定羈絆者?那是什麼?」

蕾菲亞娜:「就是雙方父母同意,讓她們交往,幾十年後,如果順利,就締結為羈絆者,許多名門世家都是這樣。」

「交往,意思是小艾的初戀嗎?」

艾莉絲嗓子大了起來:「才不是什麼初戀,也沒有交往,我以前根本不知道那是怎麼回事,就大家……大家這麼說著……」忸怩著聲音又越來越小。

蕾菲亞娜:「小艾到人類世界後才動情,卡拉貝爾一定傻傻地在等她成年。」

艾莉絲放下餐盒,抱住我的手:「我現在知道羈絆者的意義,所以才覺得很不好意思,小修~我沒有喜歡他,真的!」

一直強調著,應該是怕我誤會,真是瞎操心,就算是初戀,對我而言也不是不能說的事,精靈對愛情的潔癖比人類重視許多。

「別慌,我當然知道,身為羈絆者,妳也得相信我啊!別擔心,我沒在意的。」

艾莉絲總算肯放開手,繼續吃著早餐,還小聲嘀咕著:「那就好!」

「我擔心的是另一件事,這算是我……搶了卡拉貝爾的預定羈絆者……嗎?」

蕾菲亞娜:「那時候小艾不懂愛情,但是卡拉貝爾應該懂的,所以是主人橫刀奪愛。」

艾莉絲又慌了:「哪有橫刀奪愛這種事?我第一個愛上的就是小修啊!」

「小艾鎮定點,該緊張的是我啦!」

蕾菲亞娜:「主人別擔心!締結靈線後,不管是誰都必須禮讓,你就是小艾的天命,這一點跑不了的。」

「他不會把我當做情敵或仇人什麼的吧?」

「這點不敢保証,小艾~妳說說以前卡拉貝爾的態度是怎麼樣?」

「現在想想,他的確是比其他精靈更加殷勤,雖然我不跟男性精靈一起,但是他每隔幾天就會到王城裡來,偶而也會送禮物。小修~我們剛到里德修拉時,那些賣掉的珠寶,有很多就是他送的。」

「完了!我不但搶了他的預定羈絆者,還變賣他送的珠寶,那時候吃的住的……」

蕾菲亞娜:「主人是靈劍士不用怕,就算他想對付你,我也會先擺平他。」

「別啊!什麼擺平!希望他能當作木已成舟,大家好好相處吧!」

艾莉絲:「卡拉貝爾很有禮貌,應該不會有問題,只是我會有點不好意思。」

「那個,小艾~我姑且問問,妳的預定羈絆者……只有這一個吧?」

「當然啊!總不能好幾個一起交往吧!」

蕾菲亞娜:「如果有好幾個,小修會退縮嗎?要把小艾還給他們嗎?」

「才不還咧!小艾就是我的,說到底,我甚至不必理會什麼預定。我只是不想搞壞關係,讓小艾或是安德烈叔叔難做。」

艾莉絲總算笑了:「嗯!我是小修的。已經約定好,還要『結婚』。」

「就是這樣,請安心,小艾繼續說說其他精靈的事吧!」

總算跳開預定羈絆者的話題,一路上,除了艾莉絲說著精靈的事,蕾菲亞娜也說著幾個城市的概況,看得出來她也做了不少功課。

不過,預定羈絆者的確令我忐忑不安,即使與小艾並未交往,但是單方面大概有一定程度的投入,我可不願意莫名奇妙就多了個『情敵』之類的。

中午之前就過了阿爾姆村,我們並未停留,之後順著大道北轉,朝著新安達魯方向前進,一路上,我們還很有的聊喲!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