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37 原来不是他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10-03 10:23:25pm

都市·爱情


她睁开眼时,第一眼见到的是陌生的白色天花板,脑袋里也是一片空白,一时弄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

她察觉身边有人,于是微微扭过头看了一眼。才望了一眼,她心中便掠过一阵惊喜:是他!怎么会是他?这么说来,自己已经到另一个世界了吗?

见到了自己日思夜盼的人,她满足地牵起两边嘴角,更感觉到双眼霎时湿润了。

她等这一天等好久了,今天终于让她给盼到了!

她迫不及待地伸出手,紧紧握住他安放在她身边的大手。

当她感觉到从他手心传来的温度,本来只是凝在眉睫的泪水顿时落成了雨。

这应该不是梦吧?因为过去每一次梦见他时,她都会在拉住他的那一刻转醒。醒来后,她失落地发觉自己手中握住的、怀里拥抱的除了清冷的空气,什么都没有。

可是今天却不一样!她不但牵着他的手,还感觉到了他手中的温暖,看来这次是真的了!感谢上苍始终没有将她遗忘,到了生命的尽头总算还是善待她,让她终于在另一个世界与最爱的他重逢。

另一边,他好不容易盼到她醒了,稍稍安心之际,却又看见豆大的泪珠自她的眼眸滑落。她落泪的模样让他好不心疼,立即就伸出另一只没有被她握住的手,轻轻为她擦拭脸颊的泪水:“怎么哭了?是不是又梦见爸了?”

此刻躺在床上的正是安承烨的母亲,田彩蝶。今年已经五十有五的田彩蝶虽然一脸病容,再加上岁月与风霜加诸在她脸上的痕迹,整个人看起来不单是有些苍老,更是无力又憔悴。但是,即便如此,她曾经的美丽,还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掩藏。那小巧的鹅蛋脸、高挺的鼻子、温柔的双眼、高雅的气质,虽然此时抱病在身,她年轻时候的女神范却似乎不曾被岁月磨灭,堪称风采依旧,迷人依然。

原本还以为自己好不容易到了另一个世界,终得以与心爱的丈夫重聚,没想到安承烨的一句话,却硬生生把她拉回到了现实,让她惊觉眼前人并非丈夫,而是那外表和样貌与丈夫长得一模一样的儿子。

田彩蝶的心里固然忍不住有些失望,但是能够见到久别的儿子,她还是欢欣的。她吸了吸鼻子,保持微笑道:“烨,你怎么来了?丹盈带你来的吗?”

安承烨叹了一口气:“你啊,有病却又不肯看医生,又不肯住院治疗,结果身体不胜负荷,在家里晕倒,把丹盈给吓坏了,于是坚持要把你送来医院。你肯定不知道自己已经昏昏沉沉睡了两天了吧?”

田彩蝶露出惊讶的表情:“不会吧?这回怎么这么严重?以前虽然也痛到晕倒过,但是都不曾昏睡这么久!太不好意思了,一定给丹盈添了不少麻烦吧?还有你啊。”她顿了顿,用手轻抚儿子的脸蛋:“你工作这么忙,还要照顾我这个病人,辛苦了。”

安承烨宠溺地安抚母亲:“怎么会辛苦呢?一点都不辛苦。反正我请了假,本来就打算好好陪陪你。”

“烨,我真的不想呆在医院。这个地方苍白得可怕,让我多呆一会儿都觉得会窒息。快帮我办理出院手续吧。”她指了指站在床边的私人看护:“家里有私人看护不分昼夜看着,不会有大碍的。”

“万一又晕倒呢?”安承烨不放心,皱着眉头问道。

“如果真的晕倒,到时就把医生请到家里来吧。我无论如何就是不想住院就是了。你现在就去帮我办理出院手续吧。”田彩蝶一意孤行,去意已决。

安承烨知道母亲有多固执,虽然心里依旧不安心,却不想和她僵持不下,只好妥协:“好吧。我这就去帮你安排出院。”

安承烨站起来,走到病房门口打开门正欲出去,没想到房门外站着一个人,出其不意地让他吓了一跳。他愣了一会儿,片刻才扬声问道:“李小瞳,你怎么会在这里?”

病房外站的,正是李瞳。她一见安承烨就笑着打招呼,有些不好意思道:“嗨!我今天早上听思彦说伯母住院,于是就趁着午饭时间过来探病。可是到了门口我又想到现在是午餐时间,不知道这个时候来探病会不会妨碍伯母用餐?于是就站在这里犹豫了起来……”

这几天因为母亲的病情郁郁寡欢的安承烨突然见到李瞳出现在眼前,他心上莫名其妙霍然开怀了起来,脸上露出愉悦的笑容:“进来吧。”

他把李瞳领了进病房,为母亲介绍:“妈,这位是李瞳。我现在是凯加电子‘幸福手机’的代言人,李瞳就是负责拍摄宣传照的摄影师。”

田彩蝶一脸惊讶:“真了不起!李瞳,你看起来好年轻呢,没想到是专业摄影师!”

李瞳有点尴尬:“其实我和安承烨同年,今年已经三十岁了,也不是太年轻啦。”

站在李瞳身边的安承烨用肩膀轻轻蹭了蹭她瘦削的肩头:“对啊,她只是看起来像个学生妹,其实和我一样老大不小了!”

李瞳朝他扮了个鬼脸:“是啦是啦,我就是个孩子气的家伙,都已经三十岁了却只是个刚刚起步的摄影师,比不上你这个红透半边天又魅力无限的盖世模王!”

“李小瞳,你陪我妈聊聊,我得先出去办理一些手续,速速就回。” 安承烨把李瞳连推带拖到母亲床畔再按着她坐下,微笑嘱咐后就从病房走了出去。

知子莫若母。田彩蝶看着安承烨自见到李瞳之后就笑得合不拢嘴,心细如尘的她已经心知肚明,猜到李瞳在儿子心里肯定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可是另一方面,她心里也纳闷了。

儿子前些时候不是当众宣布出柜,还说自己是同性恋吗?她是个开明的母亲,若果儿子真的是同性恋,她一定会全力支持。但是看见他和李瞳之间的互动之后,田彩蝶迷惑了--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田彩蝶十分了解自己儿子。安承烨原本紧蹙的浓眉一见到李瞳就豁然舒展,可见李瞳对他有着多么大的影响力,因此田彩蝶非常肯定自己的直觉不会错,安承烨确确实实对李瞳非一般地在意。

田彩蝶好奇地打量起李瞳来:“李小姐,你和小烨应该很熟吧?小烨对你的态度不像只是工作上的同事,而且还那么不客气地连名带姓叫你。听你们俩说话的口气,那感觉像是非常熟络,甚至就像两个中学生在抬杠一样!”

“伯母,您叫我李瞳吧,不用那么见外。没错,我和安承烨是高中同学,我们从念书时就已经习惯了连名带姓称呼彼此,现在即使他成了世界名模我也改不了口了。伯母,对不起,我这样太无礼,让您见笑了。”李瞳恭敬致歉。

“傻孩子,我虽然是个老太婆,却不是食古不化。因为我的缘故,小烨自小就得跟着我不断搬家,四处奔波。他在每一个地方都没法长住,导致无法和同学们建立稳固的友谊,结果成长期间的朋友少之又少。没想到他竟然还有一个像你这样感情要好的老同学,这让我既意外又惊喜,感激你还来不及,怎么会责怪你呢?”田彩蝶由衷道。

李瞳笑嘻嘻:“其实我们以前不是很熟,反倒是最近重逢后才比较熟络起来。还有啊,伯母您一点都不老,怎么说自己是老太婆呢?感觉您还是和以前没多大差别呢,还是一样高雅漂亮。”

田彩蝶好奇问:“我们见过面吗?你记得我以前的样子?”

李瞳这才惊觉自己这个反射弧超级长外加神经超大条的傻瓜貌似说错话了,但是耿直的她即使落入窘局也依旧不懂得撒谎,只得硬着头皮解释:“伯母和我的确有过一面之缘。当时您到学校接安承烨,我远远见过您一次。不过那时您戴着大墨镜,而且距离远,所以老实说我看不清您的样貌。不过,我倒是记得在报纸上看过您的照片,所以记忆相当深刻……”

她自知自己说错话,于是越说越没有底气,声音也渐渐越来越小声。

看着眼前李瞳真挚的反应,田彩蝶脸上不自觉就浮起了会心的笑,忽然明白了儿子为什么会对这个女孩情有独钟。

这么多年来,为了守住对丈夫的约定,田彩蝶一个人带着孩子坚强地活着。她为了给孩子最好的一切,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即使成为大家嘴里那个淫贱贪钱的坏女人,也在所不惜。 对于这些,她都不曾后悔过。她唯一的遗憾,就是觉得亏欠了儿子。田彩蝶做的是见不得光的勾当,因为担心东窗事发,她都不敢在一处定居太久,于是不停地搬迁,所以儿子也得跟着她过着到处漂泊的日子。此外,儿子从小就接触那些在自己身边打转的男人。这些男人一个个假情又假意,虚伪又狡猾。想必安承烨见识多了,自然就会对这类虚情假意之辈敬而远之。

虽然只是和李瞳面对面聊了一小会儿,阅人无数的田彩蝶已经看出李瞳毫无心机的淳朴和单纯,无怪乎儿子会对她如此喜爱。

她望着因为说错话不知如何是好的李瞳,亲切微笑问道:“这么看来,你知道我的事呢。是小烨告诉你的吗?”

李瞳不自然地点点头:“他和我提起过。对不起,伯母,我不该提起这些陈年旧事。”

田彩蝶知道安承烨一向不喜在外人面前提起关于自己这个母亲的任何事,他小时候甚至不准母亲出现在学校和同学们的面前。他就是不喜欢别人在他背后说长道短,更不喜欢身边的人针对母亲的事情问长问短。

这样的安承烨竟然毫不避讳地对李瞳说起了田彩蝶的事,由此可见他对李瞳有多么信任和重视。也基于这个理由,田彩蝶进一步肯定了李瞳是儿子万分在意的心上人 。

这个傻儿子的脑子里到底是在想什么呢?既然有个这么钟意的对象,为什么还要公开放话承认是同性恋呢?

不知是否爱屋及乌,田彩蝶对李瞳的好感顿时倍增,亲切地拉起李瞳放在膝上的一只手笑着安慰:“都说是陈年旧事,我怎么会介意?唉,女孩子家就是乖巧懂事呐,不像儿子那样粗枝大叶的,一点都不贴心!我要是能够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女儿该多好!李瞳啊,如果你的家里人不介意,你就当我的干女儿吧,好不好?”

“我的父母已经不在了,不过要是他们还在,一定不会介意。至于我老公嘛,他也肯定不会介意。”李瞳笑笑应道。

田彩蝶一听,吃惊问:“你结婚了?”

李瞳见田彩蝶的表情有些不寻常,感到有些不解:“对,我结婚了。您的反应好像很诧异,这会很奇怪吗?”

田彩蝶意识到自己这个长辈似乎有些失态,慌忙勉强挤出笑颜:“当然不奇怪,因为你样子看起来很清纯,我这个老糊涂一时忘了你和小烨一样年纪。你们这个年纪有了家庭一点也不奇怪!”

此时,坐在田彩蝶对面的李瞳骤然愣住,像是看到了什么怪异的景象。她盯着田彩蝶的脸,脸上露出担心的神色:“伯母,你没事吧?”

田彩蝶见李瞳目不转睛忧心盯着自己,意识到自己的脸上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于是赶紧举起手摸了摸脸颊,赫然触到脸上一片冰凉,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然泪流满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