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S chapter - Chapter5: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6-11-14 10:19:39pm

其他·同人


仿佛回到了过去,她从高塔上落下那一刻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

他真的赶到她的面前抱住了坠落而下的她。

仿佛回到了过去,她因与无限时钟合为一体时,下定决心破坏掉无限城因零件散落从天而降的那一刻。

也是他如同hero一样出现在她的面前拯救了她。

仿佛回到了过去,她身处于大魔斗演武场地上与米涅芭对决,因实力的差距而被虐打得惨不忍睹。

被抛下的那一刻,是他和灰赶到了现场接住了失去意识的她。

当时的伤害累累,如今的奄奄一息。

“我们要从吊车尾冲到第一名,那不是很刺激吗?眼泪要留到胜利的时候才哭。”当时的言语历历在耳,少年那灿烂的笑容仿佛还在她脑海中回荡不已,向她伸出的手如同初次邂逅时的场景。

在哈鲁吉翁的邂逅,也是他向她伸出了改变命运的援手。

一年后,也是回归的他向她伸出了再次冒险的手。

但现在,已经不可能了吧... ...

被他紧抱在怀中的露西闭着双眼,呼吸困难,看起来不是很乐观。

哈比带着两人一起飞行,行动难免有些缓慢,最后还是因为夏露露的帮忙把两人都送回了马格诺利亚的家。

他抱着露西靠着床头,示意它们离开。

夏露露抿抿唇,扯着哈比就走了,还细心地为他们关上了房门。

露西,已经命不久矣了。

“夏... ...”虚弱的嗓音犹如枝上鸟儿的鸣叫声,细微又虚弱,要不是他耳力向来不错,恐怕不会听见露西的声音。

好想,再听听你的声音。

“我在,我一直都在。”仿佛要把怀中的女人埋入心怀,渐渐收紧的力度还有男人脸上那强忍着的泪水,奈何没有人能理解他为什么如此痛苦。

他为了她的死讯而疯癫,却殊不知她没死,还是因为他而真正死的。

你要他怎么相信,要他怎么面对这一切。

笑着久了,大家都认为你什么事都能乐观面对,但其实压根不是。

他已失去了太多,倘若每一次都要流泪难过,那太累,只好学会了如何掩饰自己的情感。

痛不欲生。

“不管你是END也好 还是夏都好,现在请给我个微笑。”

“你没有做错什么,是我自己选择了不逃走,并非不能,而是不愿。”

“你要我眼睁睁看着伙伴沦陷,我不能,而且沦陷的原因还是因为我”

话还未说完,她痛苦地捂着嘴唇咳嗽,咳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嘴唇残留的血迹与染上血的被单触目惊心,她能无视掉不代表夏能置之不理。

“露西,你别说话了。”

“也许,你不是伙伴。”她淡笑着说着,推开了他就要触碰自己的大掌,直勾勾地注视着他。

“如果你说这么多话会换来你的死,那么我宁愿不让你有开口的机会!”咆哮声回荡在空荡的寝室里许久,都没有散去。

他那难看的表情与她微笑的容颜,看起来都不怎么协调。

“夏,我知道说这些话很不应该。但我们经历了这么久,你把我保护得如此完好,我也想尽我的力量去守护你的笑容。”

“如果我没这样,你恐怕会杀了灰。”

“我一直都相信你,相信你会守护我们的未来,但现在我不得不先走了。”

“我还有好多好多想做的事情,打算在战斗以后寻找阿葵亚,想要和你还有哈比一起去钓鱼,想和艾尔莎一起品尝小巷那间甜点屋的甜点。”

“夏,我是因为喜欢你,才会保护你。很抱歉这份友情中是我先退出,这份感情不知不觉中变质,但我现在不用害怕被拒绝了。”

“嗨,END,我还没和你打过招呼呢,很高兴认识... ...你... ... ”

最后的言语,最后的交谈,还有她濒死前的告白与期望。

如同一把锐利的匕首毫不犹豫地插入他的心脏。

因为喜欢,所以选择保护。

她一直都相信着,所以一直都没改变对他的想法。

还有好多好多的冒险,来不及去完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咆哮声穿破云霄,因悲伤而长出的恶魔之角,还有他那渐渐减少的黑斑。

泪水怎么也止不住,滴在她的脸颊上,她连死也那么安详,双眼半掩,薄唇紧闭着,在他手中最先松开的柔夷。

“露西你为什么不动了?!!!”

“我们还有好多好多的冒险未完成!!!!”

“我也还没告诉你,我喜欢你啊!!!!”

喜欢得不得了,超级无敌的喜欢,喜欢那抹金色在自己平淡的人生中出现,喜欢她的一举一动,喜欢她那把温柔的嗓音,喜欢她身上的芳香。

因为喜欢,所以爱上了逗弄她。

因为喜欢,所以再危险也想保护好她。

该死的,他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

这是他初次体验到什么叫喜欢,这个包含着粉色的字眼,本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触碰,回头一看发现之时才知人早已离去。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那颗虹之樱还在,她的寝室还在,大家都还在,公会也都还在。

但她却不在了。

脑袋突然浮出一个画面,是她回眸一笑,随后垂下眸理了理自己的刘海。

接着仰首对他说:“我们不是伙伴吗?”

褐眸带着淡淡的笑意,只见她扬了扬自己的右手,粉色的妖尾徽章展现在他的眼前。

他还很记得当时的他朝她点了点头。

若是现在,他绝对不会对她点头。

“我们才不是伙伴!我喜欢你啊... ...露西”

连说话都渐渐变得无声,在寝室中回荡不已地再也不是男人那凄惨的咆哮声,取而代之的是哽咽。

“夏,我一直都相信着你。”

“露西,只有现在请选择相信我,我一定会把灰给带回来的。”

对了,灰。

夏突然灵光一闪,赶紧踢开了门让外头的哈比去把灰给接来,后者见他一脸着急,也就抿抿唇点头飞走了。

留下了夏露露与夏,一人一猫与一具尸体。

夏露露并没有看向夏,而是面对着墙壁,小身躯一缩一缩的,一看就知道它是在哭泣。

夏现在没什么心思理这些,只是低声和夏露露道了声歉后又回到房间去了。

夏露露并不明白夏方才的道歉是什么意思,是因为伤害了露西吗?

不对,那句对不起应该和露西说才对。

画面一转,便是空无一人的战场与一群泪不成声的少年们与大叔。

绯色长发的女人身穿着银色盔甲在人群中哭泣不已,跪坐在地面上的她失去了往日的妖精女王须有的威严,此时此刻她只是个失去了家人而感到伤心难过的家属。

在众人面前的,是老人家那矮小的身躯,唯一不寻常的是老人家全身上下都是金黄色的,犹如被黄金所埋没。

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保持着合掌的动作。

“会长啊啊啊啊啊!”

众人那包含着哀痛与难过的呐喊声,哀痛欲绝的心情还有止不住的泪水。

马卡欧抱头大哭,这是他一个大男人初次哭得如此狼狈。

妖精女王艾尔莎也没好到哪里去,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怎么样也止不住。

梅比斯站在众人的身后,怔怔地看着众人的方向,却感到不知所措。

最让她心虚的,是刚才第三代的那一句话。

“或许在您眼中,他们不过是士兵。”

“不,我没有这么... ...”

“但是他们是我的孩子们啊!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孩子们流血!”

她,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把公会的大家都当成士兵,表面上挂着是“伙伴”的关系,实际上并没有很照顾大家。

她不是个好会长,她从未顾虑到大家的心情。

她不是个好会长,她没有像第三代这样爱着大家的心。

她... ...其实并不适合当会长。

眼泪顺着脸颊留下,红润的唇瓣被她咬得出血,渐渐化为粉拳的拳头表示着她的不悦。

当然,是指杰尔夫那一方。

艾琳... ...

艾尔莎一直以来都把马卡洛夫当成是父亲一样的存在。

她从小被妖精的尾巴领养,对这个公会有了依赖,觉得这是个属于她的归宿。

同样的,掌管着这一切的马卡洛夫,也是个值得尊敬的存在。

但现在作为“父亲”的他居然在自己面前为了保护大家而死,她就算再有强大的力量,也无法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大家都说她很坚强,但其实只有她自己清楚,她一点也不坚强。

正所以不坚强,所以才要依靠强大来掩饰自己的弱小。

她根本就不强大。

突然被推入某个方向,从他身上传来的温暖流进了她那悲痛的心,紧抱着自己的双手瞬间加大了力度。

她也没有抬头看来人究竟是谁,多年以来早已形成的默契让她压根无需用眼睛来确认来人的身份。

在他怀中嚎啕大哭,轻拍打着自己的大掌像是在安慰着她。

“马卡洛夫阁下牺牲了,最不想看见的就是郁郁寡欢的大家,你们应该振作起来面对敌人。”男子好听的嗓音传入众人的耳中,各个都在疑惑此人的身份究竟是谁,一阵风吹过,不巧地把他的连衣帽给吹落。

一头耀眼的蓝色短发,还有那古怪的纹身以及男子那熟悉的脸蛋,都让大家愣了半秒钟。

“杰拉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