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篇:远征 - 049.绝望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10-04 4:54:52pm

奇幻·玄幻


底楼是如此地吵闹。喧闹声不单只是豪宅外的战斗所造成,贡献大部分声浪的战斗发生在豪宅内部、接近后门的位置。

走下楼梯,一众人的视线能够轻易地到达正门处,转过身还能看到后门的景象。不管是哪一个门,场面都是如此混乱。黎空原先的计划是“找门逃生”,看见艺朝一行人正和但他林交锋后,改变了主意。

“刚才竟然把我打得那么惨,现在我找到帮手,不向你报复就不是蓝黎空了!”

某种程度上,黎空算得上是一个记仇的人。一旦报仇的念头充斥着脑海,任谁也无法阻挡。话虽如此,大龙和宙扬本来就没有打算放过任何一只在豪宅内的幽灵,在黎空道出这番话后一同行动了。

要通过心门解码读取对方的心思,首先目标的人物必须在但他林的视线范围内。黎空一行人抵达战场时,但他林正背向他们,因此遭到了夕雨的突袭。

零冲·静击中了但他林,却只让它退后少许,可见其脚力不是盖的。

因夕雨的乱入而制造的破绽,恰好被桂马利用来使出蛟龙出云。只要第一脚踢中但他林的腹部,直到桂马停下来为止攻击都不会停息。

逼不得已之下,但他林用影闪暂时逃跑,重整士气后再次出击。

“你来得正是时候,我们刚才正处于劣势了。”艺朝松了一口气。

“你们三人一同出击都觉得棘手?如果只有我们三个,胜算不就完全是零?”

通过艺朝的反馈,黎空再次深刻意识到初级少将的强大之处。顿时,黎空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想法:将圆桌骑士的问题处理完毕后,一定要专心让自己的团队变强。

守护灵们的优势只有短短数秒。但他林对在场所有人的战斗经历解读完毕后,再次夺回了主导权,凭着其万变的攻击把各个守护灵与幻兽给击退。如此悬殊的战斗力,在策略与战术无法作用的情况下,要弥补实在是很困难。

艺朝把先前的战况以及目前所知晓的但他林的技能告诉黎空。

黎空得到一个结论:这敌人不好惹。

“话说艺朝,蒂雅几时才能出动啊?我已经坐等了半小时以上了,只是看着你们打,很无聊的啊!”

如柔又闹别扭了。放着不管铁定会闹出事,故艺朝习惯性将数包零食塞给如柔,好让她能持续执行看顾妍霞的任务。

这种情况下,虽说能投入多一份战力是最好不过,但还是要保留一些战力作后路会比较好。黎空相信艺朝作出让如柔继续看顾妍霞的判断是正确的。

经过一番思考,黎空认为能打败但他林的手段只有两种——速度与奇策。

遗憾的是,但他林本尊的速度和桂马一样,能扭转现状的手段,看来只有奇策。

“话说,你认为人能做到行动和思考不一吗?”黎空问了一个难以解答的难题。

“这……多半不可能。”

“叫他们用我们的指令以外的攻击,不就好了吗?”

琥兆爆炸性的发言,艺朝和英季那认真的神情马上崩坏了。艺朝会露出如此惊愕的神情,不单只是黎空第一次见,就连和他合作许久的琥兆亦是如此。

不按排理出牌,看似可行的策略,实际上有一定的风险。若不是黎空那一句“我们三人手头上有差不多两千瓶回复药”,艺朝是不会作出和他不相符的战斗方式,胆敢下这个赌注。

守护灵们接收到这个指令时,脑袋有少少运作不过来,作出反应的时机慢了半拍。就因为这半拍,但他林使用虚壁进行防御的时机因此出现了错误,反遭到了打击。

一次又一次,守护灵的行动和主人下达的指令毫不相关,战斗的走向完全不是但他林所能掌控的,完全将其战斗节奏给打乱了。这虽然还无法动摇但他林占优势的立场,却让它莫名地觉得不悦。

即使是这样,守护灵们的习惯还是无法在短时间内改变,特别是夕雨和阿紫。阿紫总会配合着夕雨使出零冲或零冲·静限制敌人行动后袭击,制造更多的破绽。一旦夕雨突袭失败,他们的配合是不成立的。

继桂马、天翊和布里斯的战术后,连夕雨和阿紫的配合也被破解了。奇策能起的作用,并不如黎空的预想。

话虽如此,更疯狂的奇策还在后头。

“交换武器?”英季和艺朝露出前所未有的无奈神情。

“夕雨和阿紫一直都是这样来打乱敌人的。即使但他林通过我们的想法和记忆知道这一点,也没有意义,因为交换武器的方式更复杂。”

“某种程度上看似可行,但知秋的武器是拳套,天翊的武器是滑板,桂马的武器是收音机,交换了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这么说,能交换武器的只有夕雨、阿紫和布里斯而已。”

“布里斯,把棍子扔出去吧!”

英季的话音才刚落下,琥兆马上作出了运用黎空的策略之判断。

但他林知道这个策略,将其破解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只要让武器到达不了其他守护灵的手上就行了。但他林抱着这个想法,一脚将棍子踢往远处去。

其中一位守护灵会去接住棒子,这在但他林的预想范围内。夕雨采取这个行动,却还是但他林无法预测的事。仔细观察,夕雨手中还有手枪。但他林猜想:夕雨将射出子弹后才将棍子扔出。

但他林猜错了。

夕雨非但没有开枪,反而将棍子和手枪一同投掷出去。这让但他林产生了疑惑。

但他林的注意力被转移的瞬间,知秋得手了。

知秋的速度在赤之魂的强化状态下,比起桂马还是略差一筹。此刻,覆盖知秋全身上下的不再是赤之魂带来的红色铠甲,而是橙色铠甲。这就是更有力的强化技能——“橙之魂”。除了自身的技能外,开窍弹把知秋的身体能力带上另一个巅峰,得以造成无需使用翔步,却能到达如同使出了翔步的移动速度。

这一招名为“咆哮崩拳”。在拳头到达但他林的脸上时,地面受到能量的影响,以但他林为中心点,产生了蜘蛛网形状般的裂痕。招式的恐怖之处,不单只是因为比咆哮拳的破坏力更高,而是能够造成强力气压,把但他林压在地上,一段时间内无法动弹,更无法使出任何技能。

但他林难得露出的破绽,守护灵们当然要好好把握反击的时机,把手头上所有能使出的强力技能全数击出,终于将但他林的体力值削减至剩下六成了。

“使出了飘茫纸花阵和冰河陨星,却只能做到这种程度?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希望它没有回复体力值的技能,不然一切都是徒劳。”

一行人因为艺朝的发言而紧张起来。无论是谁,都不愿往这个最坏的方向思考。万一真的是如此,他们做好准备逃跑的打算了。

“不必想着逃跑了,即使我没有这种技能,你们的胜算还是近乎零。万一你们真的打败了我,还是离不开这里。”

艺朝与英季从各种角度思考但他林这番话在暗示什么。很快地,答案揭晓了。

传入众人耳中倒计时,就是最好的答案——这家豪宅即将爆破。

时间仅剩半小时。带上昏迷的两人,还要突破但他林,现阶段而言,实在是不可能达成的任务。

让守护灵留在此地,主人们趁着他们拖延但他林的脚步之际逃跑,是一个选择。话虽如此,共同战斗了好一段时间,艺朝不认为在场的任何人会做出如此无情的事情。

但他林再度出动,逼使艺朝立即将思绪带回现实。

但他林将书籍翻至最后一页,以它为中心点释放出强烈重力,将守护灵们镇压在原地。从此举动看来,但他林的目的多半是通过封锁守护灵的行动,好让自己有机会直接对黎空一众人展开攻击。

情势所逼,黎空必须将湖人给召唤出来。

即便无法读懂湖人的攻击模式,可“万星引力”连湖人的动作都能牵制,使得但他林免于直接吃下湖人的攻击而受重创。

“得想办法制止那难缠的重力。”一行人都有如此的想法,对此作出思考。

不知晓翔步是否会被重力束缚的情况下,宙扬给知秋下达了“使出翔步”的指令。意外的是,时间虽然比平常消耗了更多,知秋确实能够移动到但他林身旁。

开窍弹的效力早已过去,靠着橙之魂的强化还能够给予但他林一个措手不及。遗憾的是橙之魂与赤之魂不同,有共计两分钟的时间限制。橙色铠甲如沙漏流逝那样碎裂,留下最初的红色铠甲。

以但他林为中心的半径一米范围内不受重力的影响,知秋能以平常的速度挥拳,但拳击的轨道在赤之魂的强化下,还是被但他林看破了。

离湖人的攻击击中但他林,还需要一段时间。但他林认为:避开了知秋的拳头,再用影闪逃跑还不算迟。

若只是咆哮拳,要避开不难。这一招并不一样,名为“咆哮双拳”。招式的优势在于架势和咆哮拳一样,难以分辨;以及双拳前后出击的时间间隔不多于一秒,不进行移动是极度难以避开的。

但他林因为一丝大意,酿成了惨遭击打的大祸。

书本短暂地离开了但他林的右手,重力的影响因此短暂地解除了。这意味着,湖人的拳头能因此加速至原先的速度,一击将但他林打飞至破门而出。

但他林被打飞,实在令人叹为观止,毕竟连力量最高的知秋都无法做到这种程度,不由得黎空再次感叹手头上有如此强力的帮手。

湖人发威完毕,退场的时间不留情地将湖人收入棍子里,让它进入休眠状态。

“好机会!”

艺朝和黎空同步说出这番话。对艺朝来说,这是带着妍霞和美诗逃跑的机会;对黎空而言,这是夕雨发威的时刻。

手枪闪烁的金色光芒,促使艺朝认为逃跑一事可以延后至攻击结束才进行。

一瞬间的想法,被但他林准确地逮住。艺朝后悔了。

但他林宁愿挨下日冕加农,也不要放弃一个让全部人绝望的机会。

不单只是守护灵,就连幻兽和各自主人的脚,被莫名的力量定格在地面上。代价是但他林自身的双脚亦是如此。

绝望了。艺朝首次为自己的判断绝望了;黎空为自己的肤浅绝望了。

“在这里,我不会被爆炸所波及。这是你们亲手造成的局面,可别怪我卑鄙。虽然失去了良好品质的活祭和试验品,但总比你们的守护灵在战斗中产生意料之外的进步来得好。若现在无法铲除你们,想必会对我的师团带来许多麻烦。”

翔步完全无法作用的情况下,战局如下棋那样,人类方被将死了。

能进行远程攻击的,仅剩夕雨以及阿紫。打不中的话,一切都是徒劳。因为距离过于遥远的缘故,阿紫投掷的武器都到达不了但他林之处;对于大部分的子弹,但他林无需进行大动作的闪避,依旧能躲过。

单靠追影风牙和异速弹,根本无法让但他林回归尘土。瞄准但他林的书本下手,还是徒劳无功。但他林选择用双手抓住书本,不进行任何形式的攻击,只为了将时间拖延到豪宅爆破为止。

天翊的滑板所蓄积的能量不足以召唤三头魔犬;布利斯、桂马和知秋的招式根本到达不了那么遥远的距离;阿紫的静冬幻雪花,还是改变不了现状。

目睹但他林那奸诈的笑容、聆听豪宅内不留情的倒计时,他们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愈发响亮,宛如宣告死亡的流沙即将流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