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3-5 白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10-04 9:48:48pm

奇幻·玄幻


啟人用力地瞇了瞇眼睛,想擠掉落在眼睛周邊的雨水。他氣喘吁籲地持劍警戒著彷彿陷入昏迷的沙羅曼達,未化成碎片便是它還保有些許天命的最好證明。

布魯斯揹著英明從陰暗潮濕的森林中現身。諷刺的是,全身上下沒一處完好的布魯斯,揹著臉色蒼白、衣裳卻相對完整甚至整齊的英明,形成一幅兩人是不是應該互換角色才對的畫面。布魯斯來到吉爾身旁,立即粗暴地把英明丟下來,雙手抵在膝蓋上喘著大氣。翔太雖然也滿身瘡痍,但還是挺直了身子,沉穩又不失隊長風範地走到啟人身邊,眼神同樣時刻注意著沙羅曼達。

「放心吧。」

「咦?」

翔太望向一臉狐疑的啟人,「我可不做搶人功勞的事,我會回報公會此次任務最大功臣是你和德魯伊小子,讓你們得到應有的獎賞。」

啟人聽後楞了一會,數秒後才了解到翔太的話中話,連忙搖頭道:「不是這樣的,要不是前輩們先對沙羅曼達累積傷害,光靠我和吉爾又怎麼可能放倒牠?只是剛好而已啦……再說,我一心來救吉爾,功勞什麼的根本沒想過。」

「哈哈哈哈哈!我就是喜歡你這種個性!很好很好!我決定回去以後就把你列進我的『風暴』小隊的固定成員!」翔太邊大笑邊猛拍啟人的背部,拍得啟人原本已沒多餘力氣保持站立的雙腳,幾乎快支撐不住了。

這時,沙羅曼達發出輕微呻吟並從鼻孔噴出些許黑煙。

「哇,這條火蜥蜴的生命力真是頑強。」翔太看了看啟人,又再回頭望了望其他同伴,眼見大家都已精疲力盡,應該已經沒辦法再戰鬥第二次了,於是揮動那把與他等身高的大劍,說:「看樣子是不可能實行捕獲了,就讓我來了結牠,至少不讓牠再次危害維西諾——」

「不行不行不行!」

三十來只木精靈瞬間飛到沙羅曼達身邊,一個接一個地,身體亮起綠光,隨即無數藤蔓從土裡升起、交錯、糾纏,組後築起一道兩米高的牆,阻止翔太靠近沙羅曼達。

那隻一臉英氣、貌似木妖精們的統帥男妖精飛到翔太面前,指著對方的鼻子說:「愚蠢的人類,沙羅曼達是恩澤之林的守護神獸,不准殺!」

翔太像是拗不過那隻妖精,滿臉委屈地看向英明,求救意味滿滿,「可牠危害到附近的城市——」

「這才不是沙羅曼達的錯!那邊那個女人才是罪魁禍首!」

翔太話還未說完便被男妖精氣憤難耐地打斷,現場所有視線瞬間集中到貝菈身上。貝菈慌張地躲到愛德華身後,迴避眾人視線,由身為丈夫的愛德華代她解答眾人的疑問。

原來貝菈曾是某西方城的千金大小姐,她的父親與愛德華一家是世交,因此愛德華與貝菈自小便相識,更是對貝菈一見鍾情,只可惜郎有情,妹無意。

然而半年前,貝菈忽然答應愛德華二十多年的追求並迅速地在三個月後成婚,愛德華因沉浸於愛情的漩渦中,絲毫察覺不到貝菈下嫁自己的背後動機。

事情發生在七天前,愛德華於某次夜半起床發現貝菈竟不在房內。很巧的,當晚便傳來沙羅曼達發狂攻擊維西諾城突發事件。愛德華一時起疑,便在隔天晚上假裝睡著,果不其然看見貝菈再次偷溜出房間,隨即躡手躡腳緊隨在後,發現她竟偷偷來到恩澤之林還找到沙羅曼達的洞穴,並喚出紅白橘三色蘿蔔狀的召喚獸來捕捉沙羅曼達。

萬幸的是,沙羅曼達發狂起來的兇暴程度可不一般。牠拼命掙脫貝菈施予的束縛後便進入狂暴狀態,開始追擊施暴者。爾後追隨落荒而逃的貝菈來到維西諾城,這才發生沙羅曼達失控攻擊維西諾城事件。

愛德華發現後,屢次勸阻貝菈的行徑,但貝菈藉著愛德華的傾慕,威脅他不准告訴任何人,否則便拋棄他獨自回到西方城去。最後貝菈了解到,也許需要大量削減沙羅曼達的體力才能捕獲這一認知後,便向愛德華提議尋求公會協助,由他代為向維西諾城主提議。

「吼…………」

一聲低鳴將大家的注意力拉了回來,英明忍住一股被人利用的怒火,壓低聲音說道:「雖然貝菈是這一連串事故的罪魁禍首,但沙羅曼達造成多人傷亡也是不爭的事實……」

他望向那道護住沙羅曼達的藤蔓牆,再抬頭凝望逐漸轉大的雨勢,隨即評估一下緩慢但開始恢復的魔力,繼續說道:「啟人和吉爾先把他倆帶回維西諾城,我來試著讓沙羅曼達進入深度睡眠,過後再向會長申請特瑞恩的外出,請特瑞恩消除沙羅曼達的憤怒,甚至是消除這段被人施暴的記憶,藉此達到既可不殺,也可讓牠繼續成為維西諾城的守護神獸。」

兩名新人對前輩點了點頭,便和愛德華與貝菈一同往維西諾城的方向走去。

英明閉上眼睛盤腿而坐,專心提煉體內的魔力量。過了好一陣子才對站在雨中等他的兩位同伴說:「好了。翔太、布魯斯,你們一人一邊守著我,如果詠唱途中沙羅曼達醒來的話,便再將牠打昏。」

布魯斯哼了一聲,答道:「你說得倒容易,就算沙羅曼達再怎麼虛弱,光靠物理傷害一擊就放倒這種事,我自認做不到……翔太或許還有可能。」

此話一出,又惹來翔太的一陣狂笑,他道:「或許我的全力一擊真有可能放倒虛弱的沙羅曼達,但我用的是高傷害的大劍,可啟人那小子只用長劍就做到了喔!哈哈哈哈哈!真是越說越喜歡那小子了!」

「是嗎?」英明揚起一邊嘴角笑道:「我倒是比較喜歡吉爾的冷靜、機智和好得沒話說的高度配合。雖然實力比起啟人差了一大截,但怎麼說他也撐過S級魔物的追擊,成功保護好委託人。」

「不得不說,這批新人素質都很高,我也想和那一臉拽樣的獸人交交手。布魯斯你呢?」

「我對他沒興趣,啟人就不同了。」

「你們說夠沒?雨越下越大,我要開始詠唱並盡快回城了啦,都快冷死了!」

被呵斥的翔太和布魯斯,乖乖拿起武器守在英明身旁,正當英明念出第一句咒文時,天空忽地劈下一道落雷,三人反射性地往後躲開,旋即落雷轟的一聲化成大火燒掉藤蔓築起的高牆,木精靈們一哄而散。

一道炫目的純白影子一舉躍上沙羅曼達的背部,那是一種頭似龍、身如馬、背上披著五色彩毛、下腹則是一縷黃毛的迷之生物,正以居高臨下的角度,俯視翔太三人。

從牠背上跳下一隻宛如精靈大小的生物,乳白光芒充斥其身,一對紅眼睛尤為引人注目。

白色小東西在沙羅曼達的背部一蹦一跳的,然後停下——沙羅曼達的身體瞬間籠罩在鵝黃色光芒其中。

「你想幹什麼!」

翔太拔出武器往前一步,卻被似龍如馬的迷之生物放出的落雷而止步。一眨眼的時間,原本傷痕累累的沙羅曼達,傷口瞬間復原,兩隻渾濁黃眼再次睜開,重新站了起來。

像是表明已恢復力氣的沙羅曼達仰天咆哮,吼聲撼動了大地,凍結了翔太一行人的心臟。

眾人戒慎地往後退,卻聽見一道從天而降的聲音:

「勇敢的多拉格恩,你願意把自身契文託付於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