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闇夜厄臨卷一之五、六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09-23 8:30:30pm

奇幻·玄幻


1-5

厄臨一直在觀察著一切。他趴在窗戶能聽見安靜的夜晚不遠處的鳴電與王后的對話,身邊沒有其他僕人看著,醫生忙著在另一個房間討論該如何報告。

所以厄臨很自由的到處亂跑,雖然一直保持在有人出現能馬上回到床鋪的距離,但他正在用最大活動量探索所有他認為該探索、注意所以該注意的地點。

屋外,傲炎‧費齊脫離了大人的控制後,正在夜宮中奔跑,鳴電只慢慢地跟在他後面,看著他跑幾步跌倒,爬起來繼續跑,旁邊的人連連抽氣而鳴電只是帶著淡淡的微笑。

反正他身上衣服很厚,根本不可能因此受傷。

就在傲炎狂奔時,他發現一扇門是開著的,突然做了這麼大量的激烈運動後,傲炎‧費齊也累了,直接衝進去,在他心中只要衝進房間就有人把他抱到床上去睡覺,但這次進門後裡面是另一個孩子。

厄臨聽到有聲音在門口,正躺回床上假裝休息,進來的卻是一個兩、三歲的孩子,他愣了一下才想到這是誰,傲炎已經跑到他的床邊,張著可愛的大眼睛盯著他,等他幫忙脫衣服放到床鋪上,但厄臨只能慌張地看著傲炎。直到傲炎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身旁找不到人求助。門口陰影處站著鳴電誰敢進房。

最後厄臨只好看著傲炎,手忙腳亂的把他抱到自己的床上,傲炎咯咯笑著,不停的看著她,而他也只能看著傲炎,笨拙的拍著、哄著,手足無措的等待應該出現的侍女,最後只能挫敗的想起夜宮的侍女只有在吃飯時後才會出現,轉而期待屬於傲炎的侍女出現,這個機率比較大。等待的同時胡思亂想著如果傲炎哭了怎麼辦?

門外,偷窺裡面動靜的鳴電只剩苦澀,他看著那個相似的容貌用著困惑卻溫柔的模樣抱著另一個孩子,無法控制地想起他心中的那個女人,那個當初告訴他願意陪他一起走過任何事情的女人,但她走了,再也不會回來了!

現在只剩下自己、滿宮的人卻沒人會做蘋果派……鳴電臉上浮現的溫情消失,只剩下無盡的痛苦,張著無神的雙眸,看著眼前那張酷似的臉,那神情、那眼睛。最後他只能快步離開,走出宮出現在眾人面前時,已經跟平日沒有兩樣。

但他沒發現,在他轉身離開時厄臨錯愕的抬起頭來,他知道外面還有人,只是不知道多近,也不知道會不會進來,當聽到腳步聲時他直覺認為是來找傲炎的侍女,跑出房門想找到侍女卻看到那個男人,一個他從未想過會出現的男人。

鳴電‧費齊,現任國王,同時也是厄臨的……父親,我的父親!

閃過腦海中的是屬於那個人的資料,然後是陣陣的記憶湧來,對於教官記憶,厄臨小小的身體抬頭,無法克制自己看著高大的父親的背影,兩組記憶重疊紊亂,然後,他看到了鳴電轉身迅速的離開,同時也看見了教官把任務單交給他的時候的微笑。送葬的微笑。

1-6

「不、不要……不要!」

痛哭,沙啞、撕心裂肺的嘶吼,驚恐的有如被丟棄的小獸,厄臨從小就是個只能渴求父親偶爾看看他一眼,在眾多的威脅時只能抬頭祈求著父親的幫助的孩子,在這背影下直接竄出心房,發出只屬於厄臨的悲鳴,最後一聲。

而1580雖然曾經擁有眾多的知識與常識,但他只是被裝在罐子中的人偶,永遠無法得到那些多餘的東西,完整的家庭,父親、母親、子女,這樣完整的幸福,但他沒有,甚至連想像也沒辦法想像,難道要他對遠端下令的電腦報以孺慕之情?還是故意給假任務讓他送死的教官?他無法克制厄臨,甚至羨慕著他的哭吼,羨慕著厄臨。

羨慕後就是嫉妒,嫉妒著那些人所擁有的一切美好。他渴求著屬於厄臨的父親,或者說是屬於自己的父親,雖然早已明白這樣的機率不高,但終究是有的。他可以想像,好奇著什麼是天倫之樂,是不是跟他看到的一樣,會讓人不由自主的揚起幸福的微笑,但他看到的卻是決然離開的背影。

所以他不阻止厄臨,他不要再承受一次這樣的痛苦。為求自保的他詢問著腦中不可能存在的主機,這樣的情況該如何處理?凡是遇到生命危險或者是無法理解處理的狀況,百試百靈的問題解答機這次卻沉默了,沉默到令人無法不害怕,一直以來的指引消失了。

身體還在哭泣,厄臨在崩潰著痛哭,1580沉默地尋找著解藥,拒絕思考自己內心深處的騷動,那些都是來自於厄臨的情感擾動罷了。基於最高指令,保存國家財產,活下去!沒有指令,但我還有經驗,只要有這些經驗,我還是有辦法!

封印住解放的情感,只要沒有一切,就不會有痛苦,對吧?這種一開始就沒有的東西,為何還要對他抱有期待?繼續這樣的期待只是繼續這樣的痛苦,封印住一切,我還需要活下去,我是偶人。

我「擅長」這樣做,明白情感卻沒有情感的辦法。1580閉上眼睛,厄臨也閉上眼睛,然後陷入心靈的深處,1580完全擊毀厄臨僅存的一切,再次融合,即使是殘存的碎塊也不放過,仔細的「收納」進腦海中的記憶儲存區。

1580正式「殺害」了厄臨的每一部分,他對此下了結論,蓋上印章完成任務,從此就能安全繼續下去,逃離這座宮殿,尋找回去的方法。反正這裡也不是好地方。

在厄臨進入類似系統錯亂的現象的同時,鳴電聽到了裡面發出非人慘嚎,只來的交代任何人都不准進入這句話,掉頭往回疾行,在遠離眾人視線後的他拔腿狂奔,直接衝入房間。在他眼中的厄臨張著無神的雙眼看著大門,看著自己,沒有任何反應,他走到厄臨的身邊仔細觀察,卻發現他似乎沒有辦法感覺到外面所發生的任何事情,包含自己已經走到他的身邊,甚至顫抖著呼喚他的名字,眼前只是一具失去靈魂的空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