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111、112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15 7:26:17pm

奇幻·玄幻


1-111

但拒絕這女人,說不定她會自己跑來,然後又把厄臨拐走,精明到了極點的厄臨為什麼會被帶走他是怎樣想也想不明白,為了避免這些情況,還有維護皇城內治安,不讓一個到處走動的殺人機器橫行,慈最後還是點頭,但這次過年他的好日子就到頭了,他要每分每秒盯緊這個女人!

由於馬匹的關係,雷吼等人反而是比較早到回到家,莫與瑟西正一臉擔心的在門口等著,不見厄臨跟著來,反而是一個女人帶著一個…人偶?

「老二,這是誰?小厄臨呢?」瑟西皺眉,大老遠就能感覺到那濃濃的黑暗氣息,而且越來越近,他心中小劇場已經演一半以上,故事裡自己已經死兩個兒子,現在卻看到這幾個人看起來很和平的騎馬回來……

「大哥、二哥,有找到人嗎?」莫的反應正常些。

「厄臨還沒回來?」雷吼、慈兩人異口同聲的問,臉色難看了起來。

「慈,我們是騎馬回來的。」打發其他人回去,城衛長與聖騎士首領安慰起這家人,淒演這罪魁禍首反而在旁悠閒的等候著。

這時,厄臨正運轉著灰色鬥氣,在空曠的城市街道中奔跑,運動讓身體暖起來,鬥氣隔絕外面的寒冷,也提供他保護色,突然,他停了下來!

轉向一旁的小巷子,走進之後是蜿蜒曲折的小巷,不停的傳來清脆的聲響,豎琴聲,是誰在這種時候彈琴?一個一個音符漸漸變成小節、小調,最後是一首曲子,厄臨在一棟老房子前面停下來。

雖然是老房子,但也不是普通人住的起的,被琴聲吸引來的厄臨皺眉,今天的自己似乎特別好奇,也特別衝動,看著只有兩尺的圍牆,厄臨安靜無聲的翻越。

裡面有個人,專心的看著書本,不時照著撥弄,隔著窗帘只能看見人影,以及一把長長的暗紅影子,方方正正的就在那人的背上,不像刀不像劍,不是棍不是槍,而且為甚麼在屋中要帶著這樣的東西?厄臨想起自己還要快些回去,只好無奈的離開,吩咐蘭多多注意那個人。

在厄臨離開之後,豎琴發出嗡鳴,讓裡面的人百思不解,以為自己不小心撥到什麼地方,還是踢到了豎琴。

厄臨終於走到公爵府前,整理好服裝儀容,擦去汗水,努力想著藉口的他,在看到淒演與慈等人並排站在一起,而且看起來正在等自己的樣子,冷汗涔涔滴下,這下要他怎麼說?為什麼慈會跟一個死靈法師站在一起卻沒動手呢?

看見所有人「和樂融融」的站在一起,厄臨就頭皮發麻,這下子完蛋了!

 雖然慈戒備著站在淒演的身旁,但以一個光明教會的成員,見到死靈法師不打起來真的算非常和平了,所以免強也算的上是和樂融融,但沉重的氣氛還是讓人不停四處打量那個鬧失蹤的主角到底回來了沒有,尤其是又開始飄起了小雪,讓所有人更積極的尋找著小小的身影。

1-112

想到厄臨沒有禦寒衣物,又掀起一波出去找人比較快的討論潮,但很快的,厄臨躲在小巷子偷窺門口的視線被瑟西注意到了。

「這小混蛋!」瑟西搖搖頭,大步走上前,所有人這才注意到厄臨一臉尷尬的笑著,看著瑟西走過來的表情僵硬,若非瑟西走的慢了點,可能還有拔腿就跑的趨勢。

「過來!」瑟西停了下來,中氣十足的對厄臨怒吼:「誰准你半夜亂跑的?」厄臨低垂著頭,看著瑟西半晌,最後慢慢的,三步一停五步一歇,磨磨蹭蹭的走到瑟西面前,看著厄臨可憐的樣子,還有在雪地中有些發抖,最後瑟西還是嘆了口氣,把自己的罩袍脫下來給厄臨披上,一把把他抱起來,大步往屋子走。「我看你再亂跑,大雪天的穿這樣就出門。」

似乎闖禍的孩子裝乖都是天份,至少厄臨那副可憐像讓瑟西罵不下去,最後只好板著一張臉進屋去,一夥人在大廳中你看我我看你,不知該如何開口,厄臨實在搞不懂,為什麼慈沒有跟淒演打起來,害他現在落入這樣的窘境中。

還是瑟西這個見過各種場面的人先開口:「好了!都去睡了,明天還有祭典,別起晚了。」看著所有人三三兩兩的打呵欠,回房間休息,最後只剩下厄臨跟抱著剡的淒演。「你們也去睡,客房在那邊最底端。」指著旁邊的走廊,瑟西命令。

厄臨其實也很想走,但是淒演就這樣一直盯著他,讓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而且方才只是短短的一小段時間,他就感受到四面八方傳來的哀怨控訴眼神,尤其是莫那原本就很濃厚的黑眼圈看著自己的時候。厄臨在瑟西說完這句話後如蒙特赦,立刻站起來就想往房間衝,但淒演也跟著站起來,眼睛還是一直盯著他,放下手中的剡,剡立刻用僵硬的姿勢走向厄臨。

瑟西有些頭痛的捂著頭,他老人家也想睡覺啊!但現在這情況他能去睡嗎?就連慈也躲在一旁不敢去睡,慈礙於瑟西的命令離開大廳,但還是不放心淒演,按照他緊迫盯人的態度,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淒演是他的老婆,隨時隨地緊跟在旁,跟誰接觸都要調查。

瑟西對自己隨時能走神而且走神的方向永遠與兒子娶媳婦有關感到悲傷。

小人偶,正確說法是淒演沒有殺氣,所以瑟西只是在旁安靜的看著,看這個女精靈到底想做什麼,他並不知道現在行動的是剡的意志,還以為是淒演在操控著,但若是換一個熟西操偶師的人就會知道,操偶師操控時的人偶動作迅速快捷,絕對不會像現再僵硬且移動緩慢。

畢竟人偶的功能其實是撲上去直接把人喉嚨撕開。

剡費了好大的工夫,終於走到厄臨身邊,一手抓住厄臨的衣服,用力的拉著,但他僵硬的關節沒辦法進行這樣的動作,只把厄臨的衣服撕下一大塊布料。

“闇夜聖者,我們來找你玩了。”

厄臨聽到這句話,只覺一股氣堵在喉嚨無法釋放,這就是傳說中好想罵人但罵不了的感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