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部 王城風雲之起 - 5-3 混亂王都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10-13 6:15:50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3penjun.blogspot.tw/

---------------------------------------------------

飛龍族,是唯一被正式紀錄在史書裡的龍族,其他龍族若非虛構傳說,就是非常稀少,或深藏於精靈難以到達的絕境,靈龍族甚至能變幻為精靈形,隱蹤於精靈社會。

飛龍習慣獨居,不喜進入精靈的活動範圍,牠們有自己的地盤,不受拘束難以馴服,位於生物鏈中的最頂端,感官敏銳皮甲堅韌,不但刀劍難入,對咒術攻擊抗性也高,加上能夠自由飛行,精靈一旦誤入飛龍地盤,是九死一生。

自古以來,能夠成功馴服飛龍的精靈,就是『馴龍者』,但是大部分精靈蔑稱其為『竊蛋者』,他們冒險潛入飛龍巢穴,偷走龍蛋,從小龍開始馴化訓練。

光是冒險闖入飛龍地盤就已經非常危險,而且飛龍自我意識與性格成熟度非常高,馴化期間因爲抗拒而被反噬者不計其數,即使馴化成功,也只是一時,當龍格成熟時,隨時都可能主動脫離控制。

因為諸多限制,想成為馴龍者的精靈很稀少,加上『竊蛋者』的惡名被公認是靈格低下,馴龍者幾乎都非常低調,大都是為了興趣而冒險。

「真的非常抱歉,閣下!」兩名服務精靈親自前來道歉。

「怎麼回事……」我一頭霧水!

蕾菲亞娜:「小修閣下,旅館只剩一間豪華套房,沒得其他選擇。」

我和艾莉絲沒問題,蕾菲亞娜就沒房間可用。

「再找找別家就行。」我問服務精靈說:「能告訴我們那兒還有旅館嗎?」

「城東就我們一家,城西還有兩家,城北也有兩家。」

「請問確實的位置在哪?」

「走過去大概要一~二炷時間,稍遠了點,是我們準備不周,在下會派員帶路。」

服務精靈一邊說一邊低頭道歉,靈劍士頭銜還真受尊敬。

艾莉絲:「不了,都已經日落,馬兒也累了,不過就是一晚而已。」

服務精靈:「夫人這麼說也可以,旅館僕從的通舖房可以免費提供……」

他的意思是蕾菲亞娜可以和旅館的僕從共住一宿,這可不妥當,我和艾莉絲從沒把蕾菲亞娜當作僕從看待。

艾莉絲:「不必,我們擠一擠就好。」

果然是她們姐妹的行為模式,完全無視我的感受,把旅館當馬車用。

服務精靈驚訝地張著嘴,轉頭看著我說:「這個,閣下大人……」

我搖搖頭:「就依夫人吧!麻煩送晚餐過來,我們在房間內休息用膳。」

「是!馬上準備,請隨我來——」

艾莉絲與蕾菲亞娜相視而笑,就算我想去睡馬車,大概也難以得逞。

這裡是海德加都城,位於王國中南部,也是這趟旅途的第一站,擔心少女們長途跋涉太過勞累,途中儘量保持足夠的休息時間,以至到達時間稍為晚了些。

馬兒的確累了,尚未進城我們就已全部下車步行,進城之後,兩位美少女受注目倒沒什麼,但是跟在後面的是梅琳,雪狐平時並不會出現在王國平地,更何況她還有與身體相當的可愛大尾,走到哪裡都是無比吸睛。

蕾菲亞娜打開窗戶,艾莉絲也一起向外觀望市街。

艾莉絲:「哇!小修,這裡也好熱鬧,吃過飯後一起去逛逛好嗎?」

「可以是可以!但是小艾不累嗎?」

「稍為逛一下就好,我不曾來過這個城市。」

「嗯!小蕾一起去嗎?」

蕾菲亞娜:「你們去吧!我留在房間整理,換下的衣物也要洗一洗。」

艾莉絲:「那可以交給旅館的服務精靈處理吧?」

「我喜歡親自來做,這也是女僕的基本職責喲!」

梅琳:「我也留在房間,被當成可愛寵物,實在受不了!」

「明天不必趕早,我們吃完早餐再出發。」

蕾菲亞娜:「也是,只有今天的行程比較遠。」

「如果順利,我們第四天就可以到新安達魯城。」

艾莉絲:「希望那兒也已經融雪。」

叩~叩~

是服務精靈送來了餐點,海德加都也有特色料理。

多得靈劍士的虛名,相對的服務非常不錯。

更晚一些,我和艾莉絲在『冒險者天堂』餐館。

已在旅館用過晚餐,之所以會進來,是拜艾莉絲所賜,「不知道為什麼?走到這兒腳就酸了。」

「我們休息一會再回去,也順便幫小蕾和梅琳帶些小點心。」

「會帶點心犒慰的主人,小修真貼心。」

「別說主人啦!這是基本的朋友之道,更何況,小蕾正為我們在忙著。」

「小蕾也很貼心,她是故意讓我們有機會獨處。」

「獨處是只有我們倆私下在一起,這裡到處都是精靈啊!」

「小修太正經了,總之我們是在幽會!」

「真是的!是『約會』啦!」

「咦?電視有教過,是『幽會』!」

「又被教壞,如果不是夫妻或情侶,才叫『幽會』,公認的伴侶,要叫『約會』啦!」

「懂了,小修和我一起出門是『約會』,如果和小蕾一起出門就叫『幽會』。」

「呃……意思是對了,不過妳的比喻真叫我不知如何回答。」

「呵~最近,你和小蕾相處很自然,我總算放心了。」

「只是放棄抵抗而已,我學的本事只能用來戰鬥,對付妳們兩個根本不夠看。」

「什麼對付?有兩個少女愛著你,要心懷感激啊!」

「要是萍姐知道,肯定會罵我一頓,說我花心。」

「萍姐也有說過,花心是不負責的男人,小修會負責,所以不叫花心。」

艾莉絲笑得像朵花似的,真搞不懂,我能夠陪她度過的日子實在有限,究竟是什麼心態讓她願意把自己的男人分享給其他女性?只要她開心,我其實不太在意。

不過,問題在蕾菲亞娜,我並不討厭她,甚至很高興她能在身邊幫助我,但是過分的感情絕對會害了她的下半輩子,我沒法正面抗拒她們的聯手,但是我也有自己的想法,蕾菲亞娜說過,我只要讓她服侍就行,不需要做多餘的事,這點程度我還能接受。

嚐試勸退無功而返,心中另起盤算,我不過就是幾十年生命,等到年老貌衰,蕾菲亞娜正是花樣年華,只要堅守底線,應該還不至於誤了她的青春。

隔壁桌傳來的說話聲吸引了我的注意,因為聽到了關鍵詞『新安達魯』,我示意艾莉絲暫停說話,一起聽聽酒客們的交談。

「真的嗎?有飛龍出現?」

「聽說是在撒莫達山谷,幸好沒有精靈會去那兒,應該沒什麼問題。」

「山谷會被城務廳列為禁區吧!」

「目前還不清楚,只是大伙聊天時說的,也可能是謠言。」

「如果真的有飛龍出沒,城務廳肯定會去調查,而且,王都離那山谷好近,很容易就受到攻擊。」

「調查?現在新安達魯有點亂哦!大家都在說,幾個大臣私下爭權奪勢,說不定飛龍什麼的,他們才不想管。」

「真煩!王國運氣不太好,舊王城毀了,新王城又一團亂。」

「喂!別再說這個,在外頭討論這種事,實在不適合。」

該聽的都聽到了,我示意艾莉絲該離開,結了帳,離開餐廳一起走回旅館。

「新安達魯有點亂吶……」我有點忐忑不安。

「這消息連路人都能相傳,大概真有其事,實際情形得問過安德烈叔叔才清楚。」

「而且又是飛龍啊……」

「是小修的體質嗎?去哪都能碰上龍。」

「哪是什麼體質,這個叫厄運纏身。」

有些精靈甚至一輩子都見不著飛龍,而且見著的,大都是離得遠遠的。

「也有善良的龍,小修今天才能平平安安。」

「要不是弗列格曼,我早就完蛋了——不對,要不是他大吼我也不會掉下去。」

基本上我還是感謝弗列格曼,擁有御龍寶劍,等於擁有保護艾莉絲的足夠力量。

「別忘了,在迷宮小修也是被龍救了。」

「那個謎之龍一直沒有實感,不曉得為什麼會救我。」

「說不定是喜歡小修才會出手相救。」

「怎麼可能?看到滿身是血的人掉下懸崖,馬上就喜歡,這幻想也太跳躍。」

「這世上無奇不有嘛!」

「總之我又要擔心了!就算對手是飛龍,我也會保護小艾,妳要好好跟著梅琳哦!」

「每次有危險,出事的都是你啊!」

「這……妳說的也有道理。」艾莉絲強詞奪理,我是為了她才拚命的。

「梅琳會保護我,你也要好好保護小蕾哦!」

「我當然也會保護她,放心吧!」

艾莉絲低著頭臉色有點不安,比起飛龍,她更擔憂王國的混亂局勢。

「小艾~總之,先到新安達魯再說,暫時別想太多。」

「我知道的,希望安德烈叔叔能平安。」

「一定會的,我們儘快趕去。」

「早上提到卡拉貝爾哥哥時,小修很不自在,會擔心嗎?」

「小艾真敏感,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才好。」

「是因為『預定羈絆者』嗎?」

「我對於精靈習俗理解不足,『預定羈絆者』好比人類的未婚夫妻,與其說害怕,不如說是有所歉疚吧!」

「這只是上一輩的暫時決定,即使是『預定羈絆者』,也並非最後能夠締結靈線,和小修相遇之前,我完全不了解男女情感,更甭說會喜歡他。」

「如果沒有王城大火,妳未來的羈絆者很有可能就是他哦!」

「這點我不否認,畢竟公主的身分,很難有機會認識其他男性精靈。」

「或許,他就是以羈絆者為前提,付出心意來喜歡妳。」

「嘿咕~」

「在笑什麼啊?」

「小修在吃醋。」

「嗯……或許吧!」

「我很開心,小修很在意才會想這麼多,不管是誰有什麼身分,也不管是誰喜歡我,我選擇的羈絆者就是小修,約定共度終生,靈線為証,永不反悔。」

艾莉絲抱住我的手臂,笑瞇瞇地,我回笑著摸摸她的頭,害怕她會被搶走嗎?這樣的想法,也不是完全沒有,精靈的忠貞我見識過,反而是我這個人類信心不足。

「小修~」

「嗯?」

「從我有知以來,除了父親與叔叔,第一次碰到的異性肌膚,就是小修。」

「好榮幸!誒~難道是在我家,妳用心語術的那個時候嗎?」

艾莉絲肯定著,我試著回想當時的情境,「妳碰到我的手時,一直在發抖。」,我還以為只是劫後餘生的恐懼。

「當然啊!我只打算給羈絆者觸碰肌膚,那時候下定很大決心。」

「啊!失禮的原來是我啊!真是抱歉~」

「以結果來看也沒錯,小修終究成了羈絆者。幸好最後你親吻了我,否則,我就算死了也會很遺憾。」

「如果親吻了妳結果卻是失敗,我肯定會內咎一輩子。」

「不,能被喜歡的人親吻,即使不成功,我也是心滿意足。」

「那要謝謝姐姐,如果不是她逼著,我大概也沒那個膽子。」

「嗯,要謝謝萍姐!」

「不過,小艾那時候就喜歡我這個人類,真是奇怪的精靈。」

「你可沒有立場說我喲!小修也是愛上精靈的奇怪人類。」

「沒錯!」

「雖然有點不太好問,但是小修喜歡我哪一點啊?」

「小艾可愛得一塌糊塗,任誰都會喜歡,卡拉貝爾哥哥一定也是。」

這個答案只是暫時敷衍,我喜歡艾莉絲的理由,可不是只有『一點』而已。

「為什麼又提到他?小修絕對是在吃醋!」

「沒辦法,吃醋是一定會的啦!」這次我乾脆承認。

「嘿~我好開心!不過,我只想和小修永遠在一起。」

我好想親吻她,艾莉絲總不諱言對我的情感,比起率直的她,我差得遠了。

飛龍出現的消息也得給小蕾和梅琳知道。

心頭湧上不祥的預感,這次肯定會遇上什麼危險,抱著遊玩的心態絕對會出事,還是得小心為上。

撒莫達山谷,位於新安達魯城的西北方十餘公里左右,山谷裡除了森林就是沼澤,一旦起霧,連方向都難以捉摸,行走不便惡獸遍布,甚少精靈靠近。即使是狩獵精靈,大都選擇城東的草原區,樹林規模不大風險也少,遇上惡獸的機率也小。

森林深處冬雪深積,矗立著一座高約廿米的瞭望台,四周圍繞著約三公尺高的木柵。

遠方茂密的大樹上,躲著兩個蒙面精靈,身披白色大衣,用鷹眼術觀望瞭望台動靜。

「再靠近點恐怕就會被發現。」低聲說話的,是新安達魯的巡守隊長安德烈。

「這麼危險的叢林裡頭,居然藏著一個營寨,而且還不小,這規模,至少可以容納千名精靈。」回答的是靈劍士馬休飛。

「還以為是盜匪小城寨,沒想到,簡直就像是衛士營。」

「盜匪?難道最近有搶劫之類的案件嗎?」

「就是沒有才奇怪,這裡精靈不會來,想搶也沒有對象。」

「會不會是原本叢林的住民啊?」

「不!從沒聽說這叢林有精靈居住。」

「咦?我是一頭霧水。」

「雖然最近沒多少搶劫案件,但是卻發生了好幾件失蹤案件,而且相關地點都在這山谷附近。」

「這裡是你安德烈掌管的範圍嗎?」

「當然不是,巡守隊只負責城內的治安。」

「呵~那你管的也太多了。」

「我才沒想管,那些失蹤案件,地點都不在城內,所以我全都呈報給城務廳。」

「還說沒想管?都呈報了你還親自來。」

「不暪你說,呈報案件沒有一件有在認真查的,全都被列為懸案。」

「懸案?至少可以問一下城務廳的處理進度吧?」

「廢話!我當然問了,受害家屬一直等不到結果,又回頭找我們巡守隊訴苦,這些案件的進度報告,看就知道是呼攏的。」

安德烈擔任過親衛隊長,也非常熟悉城務廳的運作,經驗老道的他,報告內容是真是假一眼就清楚。

「也就是說,案子被壓下來——可能與大人物有掛勾?」

「我是這麼猜,不是告訴過你,有可能會發生內戰嗎?」

「哦!所以……這營寨可能是兵營,想謀反?」

「不排除有這可能性,所以才親自來看看。」

「巡守隊長管到這個分上,太盡責了。」

「不只如此!我懷疑想謀反的,和當初指使王城大火的幕後很有關係,或許目的就是為了搞垮王國。」

「原來如此……那現在怎麼辦?就算是晚上,再靠近也很有限吧?」

「接近到四百步,應該就會被索敵發現,只能遠遠監視。」

「別算得那麼剛好,公主的羈絆者,聽說能夠索敵六百步。」

「六百步?是瞎扯吧!修閣下也可能是誇口而已。」

「是查理德主教說的,修閣下的索敵也是他教的。」

「主教不會亂說話,但是六百步也實在太……能剌瞎飛龍眼睛,或許真有本事,後浪催前浪,後生可畏。」

查理德畢竟是修道院長,又是昔日陛下之弟,說話自有一定分量。

馬休飛眼觀八方:「附近沒有更好的制高點,接下來怎麼辦?難不成去拜訪嗎?」

「出現過的精靈,全都是帶武器的,這肯定不是一般村莊,太靠近會有危險。」

「現在還早,這裡也還算隱密,我們繼續看住大門口,或許會有什麼動靜。」

「嗯!輪流用鷹眼監視,入夜再回去,食物都有帶夠。」

「安德烈……」

「怎麼?有話直說啊!」

「就算查出什麼,能交給誰處理?王城裡有信任的高位者嗎?」

「很抱歉!目前為止,我還看不出能夠相信誰,包括羅邦在內。」

「如果真有千名武裝精靈,我們幾個怎麼對付得了?」

「希望只是山賊,找到証據就交給王城處理,接下來就不關我們的事。」

「上千名的山賊,王城不可能放置不管,就怕……」

就在安德烈與馬休飛討論的時候,營寨方向傳來細微的吵雜聲。

「馬休飛!快點看大門前面。」

「嘖!這下真不得了……那個是……」

兩名中年精靈不約而同繃緊神經,不自覺地握住劍柄。

離開海德加都城,第二天往百達納村的路程很輕鬆,距離也短,所以一路上休息時間很充足,這個休息充足指的是馬兒,蕾菲亞娜非常了解馬兒的狀況,她能夠隨行有很大的幫助。

在馬兒休息時,我不斷練習單純使用長劍,雖說是劍道出身,但昔日所學根本無法實戰,所以試著把長劍與追星劍法融合,意外地感覺不錯,比起雙劍,長劍的好處是運用輕鬆,攻擊與防守的範圍都能擴大,雙手握持配合力量殺傷力更強,能迫使對方必須雙劍回防,同時催動狂暴術與風行劍咒時,速度上能與龍行術相當,而且捲起的風壓,還能夠牽制對方下盤行動。

把劍法整理到最後,我幾乎都是著重在奔星、流星與慧星三套劍路,奔星式配合風行術突襲效果絕佳,能比雙劍更快攻擊到對手,流星重視連續攻擊,單手長劍也能做到相同的劍路,雖然少了雙劍變化,但長劍能完全籠罩對手全身。

我使雙劍時甚少用上慧星式,慧星講究中央力量攻擊,這個訴求,與單手長劍是天作之合,有一擊必殺的威力,效果高出雙劍甚多,適合快速結束戰鬥。

「呼~總算完成整套劍路,好累。」

天氣還是非常冷,蕾菲亞娜幫我披上大衣,拿著手巾幫忙擦汗,還記得沒多久前,她只是送上手巾讓我自己來,或許是我太過順從,反而讓她越做越多。

「小修的長劍似乎越來越順手了。」

「現在總算有點像樣,我果然比較習慣雙手長劍。」

「加上御龍寶劍不好嗎?」

「並不是不好!一對一劍術比拚時,長劍攻擊防守範圍都大,力量更強,相比之下短劍比較吃虧。雙劍變化多端,技巧也多,防禦時比長劍更加靈活,適合以寡擊眾,最重要的是能使用劍咒,當對方有術士時,聖劍寶劍一起用比較好。」

「呵~小修練出心得,不愧是靈劍士。」

「小蕾也很厲害啊!妳的劍法沒有固定套路,劍速卻非常快,一般劍士都不是妳的對手,說真的,比我還有天分。」

蕾菲亞娜給了我一個微笑:「過獎了,那是小修晨練時都在教我,反而擔誤你自己的功課,小蕾很過意不去。」

「不,我一個人晨練才真的是無聊,以前都是姐姐和我一起對練。」

「姐姐也會劍術?」

「不是哦!因為人類不能隨便攜帶武器,我們練的是合氣道,既是健身又能防身,不過,同樣的道理,我多少能應用在劍術上。」

我曾以為合氣道的空手奪刃只是噱頭,但是現在,配合狂暴術還真能發揮點效果。

「原來如此,小修的強大就是把好幾種武術融會貫通在一起。」

「或許吧!我們可以繼續前進了嗎?」

「嗯,馬兒休息差不多了,小修也休息一下,我來駕車。」

「謝謝,麻煩妳了。提到馬兒,我一直有個疑惑。」

蕾菲亞娜歪著頭睜大眼等我說下去,這是……裝可愛的表情嗎?

我故意視而不見:「那個……一路上,好像都沒看見什麼馬?是不是我們很奇怪?」

「小修是人類難怪不曉得。雖然草原上有不少馬兒,但是能被馴服的很少,一般都是騎驢或驢車比較多,小修是靈劍士,用馬兒並不奇怪。」

原來還有這樣的學問。

蕾菲亞娜繼續說:「別看驢兒比較矮小,其實比馬兒更能負重,而且又便宜,馬兒的好處是速度快,有許多驢車因為趕不及到市鎮而常常露宿野外吶。」

「小蕾真是博學多聞,長知識啦。誒——小艾呢?」

「睡在車伕座哦!我剛幫她蓋了件被子。」

我和蕾菲亞娜走回馬車:「真是的,怎麼不進馬車裡睡啊!」

「那得怪你呀!練劍的時候,她肯定是想陪在旁邊。小艾非常依賴小修。」

「呵~我知道的,謝謝妳幫忙蓋被子。」

「我也很依賴你哦~」

說著說著蕾菲亞娜又把頭靠過來,我苦笑著,依著她摸摸頭。

「還有耳朵。」

「好~好~妳的撒嬌程度不輸小艾。」

我走到車伕座,原來小艾不僅僅蓋著被子,梅琳還給她抱著一起睡,雪狐毛長溫暖,刻意幫主人禦寒,不愧是誓約者。

——這方面,蕾菲亞娜也不輸梅琳。

我叫醒小艾,睡眼惺忪,只得帶她在馬車內繼續補眠。

一路上走走停停,越往北走,越是寒冷,第二天晚上住在百達納村的小酒店。

路途上風景如畫,可惜只能邊走邊欣賞,沒有餘裕做長時間停留。

因為危機意識,我抓緊空檔,不停熟悉著長劍,蕾菲亞娜也經常一起練習,她原本就有底子,學起追星劍法上手很快,我甚至認為她有靈劍士的潛質。

到第三天時,路邊開始有著積雪,查理德判斷沒錯,如果我們太早出發,到最後馬車會非常難走。

日落之前,順利到達王國裡的最大城市——邦加度拉城。

在撒莫達山谷裡,出現在安德烈與馬休飛眼前的,正是罕見的飛龍,從營寨大門裡走出來,振翅一揮旋即起飛,低空盤旋數圈,便一飛沖天沒入雲霄。

安德烈與馬休飛小心地躲在樹幹之後,他們在雪地裡,穿著偽裝用的白色斗篷,距離營寨又遠,不容易被精靈們發現,但是飛龍視力良好聽力敏銳,又能藉氣味辨識生物,即使有偽裝,也不敢大意。

飛龍非常敏感,即使沒入天空,安德烈與馬休飛也不敢大意,互相握手用心語術交談,因為細微的交談聲,都有可能被飛龍發現。

馬休飛:【安德烈,王都附近居然有飛龍巢穴?】

安德烈:【從沒有聽說過,如果有,這山谷早就被劃為禁區啦!】

【牠沒有攻擊營寨的精靈,竟然能夠共存?】

【恐怕是被馴服的,剛剛牠是跟在一個精靈後面出來的。】

【可能是那個精靈控制的,可惜太遠了,看不清楚臉。】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如果沒有專用武器,一整個衛士營也不是對手。】

【繼續監視嗎?有飛龍在可不太安全。】

【先回去吧!要是飛龍回來,行蹤可能就會敗露,這件事也得快點通報上去。】

有了結論,兩個精靈默默把背包上肩,準備離開,突然一聲輕嘯自天空傳來,嚇了他們一跳。

安德烈看向天空,小聲地說:「這麼快就回來?」

馬休飛趕緊把食指比在嘴唇上,示意噤聲,安德烈馬上以手摀嘴,點頭示意抱歉,他們再次隱入樹幹之後。

安德烈很快就知道自己猜錯,這是另外一隻返還的飛龍,因為他們專心注意先前那隻飛龍,才忽略了從另一個方向出現的飛龍。

但是為時已晚,飛龍已經注意到,盤旋在他們頭頂上數十公尺處,似乎沒能發現潛伏的位置,畢竟偽裝也有一定效果。

飛龍找不到目標,掉頭飛回營寨,降落在大門口,似乎知道飛龍會回來,有個精靈站在大門口等待著。

馬休飛與安德烈發動著鷹眼術看著飛龍的狀況,不敢隨意亂動。

只見飛龍低下頭,大門口的精靈伸手摸著牠的鼻頭。

馬休飛用心語術傳達:【糟了,他們在用心語術,說不定是把發現我們的事告訴那精靈。】

【抱歉,是我大意,不小心發出聲音。】

【先不說這個,找到機會就快溜,有飛龍在實在太不利了。】

【萬一追來,就只能指望我們跑比較快。】

【安德烈~目前只看到一頭飛龍,萬一逼不得已就分開逃走,至少有點機會。】

【了解,這事必須傳達!如果都能回去,就到我家會合。】

大門口不再只有一名精靈而已,從營寨裡走出三、四十名武裝精靈,與飛龍交談的精靈,對著武裝精靈說了一些話,伸手指著安德烈與馬休飛藏身的方向。

安德烈再次用心語術:【唉~果然被發現了。】

馬休飛回應:【他們開始行動,往這個方向過來了,事不疑遲,我們快點離開!】

兩個精靈很有默契地跳下地面,發動狂暴術,迅速奔離。

跑沒多久,頭頂又傳來一陣清嘯,飛龍跟來了——

安德烈邊跑邊對馬休飛打手勢,馬休飛點頭回應,立刻改變行進方向,分頭逃離。

面對兩個目標,飛龍只能鎖定其中一個,馬休飛故意跳起,出劍砍斷一根樹枝,樹枝斷裂落地發出聲響,吸引了飛龍朝他而去。

安德烈當然知道他是故意的,而且也知道身為靈劍士的馬休飛,腳程比自己更快。

——這傢伙,回去以後得好好罵罵你才行。

森林裡,精靈與飛龍的生死追逐戰正展開著……

在邦加度拉入宿旅館之後,服務精靈好心詢問:「請問先生是要到新安達魯嗎?」

「是的。」

「依規定必須事先提醒,進入新安達魯時會有衛士搜查,請勿攜帶任何違禁品。」

「謝謝提醒,我們並未攜帶違禁品。」

這次入宿我並未以靈劍士身分登記,接近新安達魯城,我想儘量隱藏身分。

「那就好。」

「請問,為什麼要檢查?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不太清楚,可能是擔心有盜匪之類的吧!路上自己也小心點,最近不太平靜,請儘可能走大道,安全一些。」

「謝謝你的消息,我們馬車走的是大道,應該沒問題。」

這間旅館算是普通,我對它提供的餐點不太有信心,便向少女們說:「等會到街上找個不錯的餐館,我們舒服地吃一餐。」

「好的!」「嗯!請先等我把行李安頓好。」

「梅琳~跟我們一起走嗎?」

梅琳點點頭同意。

依著服務精靈的建議,我們一行來到不遠的高級餐廳,而且是有包廂的,我刻意把兩張椅子併起來,讓梅琳或坐或躺都行,包廂的好處是,梅琳也能自在地說話。

點餐也非常講究,侍者對我們詢問的菜色一一解釋,還貼心地提醒餐廳備有寵物飼料,我揮手示意不必,梅琳一向吃與我們相同的食物,而且她也不喜歡被當成寵物,除了我和艾莉絲。

光是點餐,就花上半炷時間。

「邦加度拉的餐廳非常豪華,我第一次看到有包廂的。」

事實上,里德修拉只是個古老傳統小城,等級落差當然也大。

艾莉絲:「包廂應該不便宜吧?」

「這樣比較好,妳和小蕾的組合太亮麗,加上梅琳,簡直是男女老幼通吃,不管走到哪都是焦點。」

梅琳:「小修可以更加驕傲,挺起胸膛,接受大家羨慕的眼神。」

「不不,這樣我會坐立不安的。」

蕾菲亞娜:「沒辦法,主人其實很害羞。」

「總之,我覺得包廂很不錯,這幾天妳們辛苦了,明天就到新安達魯,趁著今晚大家好好放鬆休息。」

艾莉絲:「嗯~小修比較辛苦,馬兒休息的時候,也都在練習劍術。」

「不管是馬休飛的信裡,或是精靈的耳語相傳,新安達魯顯然不太安寧,我想提高警覺保持戰鬥力。」

蕾菲亞娜:「小修是在擔心,想多點力量保護小艾。」

梅琳:「我會跟好小艾,就多依靠我們一些吧!」

艾莉絲:「我的障壁術已經可以實戰,可以保護自己,也能保護大家哦!」

我點點頭:「妳們都很強,不過,我最憂心的是飛龍的消息。」

艾莉絲:「出現飛龍,卻沒有官方的正式通告,這不太合理。」

「姑且先當作傳言!儘量別落單,小蕾也一樣,別獨自出門買東西。」

蕾菲亞娜:「也不能找小艾陪吧!公主的身分暫時要隱藏吧?」

艾莉絲:「對!叔叔說王城有許多認得我的精靈,叫我別隨便抛頭露面。」

「放心吧!我或梅琳都可以陪妳的。」

蕾菲亞娜淺淺一笑,總是神祕兮兮不動聲色,我卻越來越了解她,只要有我在,她才不可能找梅琳,不過安全第一,我是不會拒絕的。

侍者敲門上菜,這家餐廳的每道料理分量並不多,卻是我吃過最美味的。

我不讓蕾菲亞娜伺候,一起好好享受高級餐廳的服務,意外地,這次她很配合;當她不是女僕時,氣質優雅完全不輸給艾莉絲。

這次用餐很輕鬆,蕾菲亞娜結好帳,我們離開餐廳。

在餐廳門口,我問著:「小艾想逛逛嗎?」

「不了,你都沒休息,回去吧!旅館樓下有附設飲茶室。」

蕾菲亞娜:「我看過菜單,有小修喜歡的米爾紅葉茶。」

我還沒能回應,就發現前方堵了五個精靈,貌似都是五十歲以上——和我的外貌年紀差不了多少,最後頭是位穿著華麗的年輕精靈。

來者不善,半包圍陣形,明顯衝著我們而來,他們腰配短劍,在城裡頭禁用戰鬥咒術與配掛刀劍,既然能夠配劍就表示是名門望族。

一個最年輕最瘦小的精靈上前搭話:「小鬼們,是外地來的吧?」很不客氣的態度,明明最矮小,眼睛卻像長在頭頂上。

蕾菲亞娜站到前面,兩手插腰:「無禮,就算是也不打算告訴你。」

「哈!我們肯好好說話就已經是很有禮貌。」

瘦小精靈輕拍劍柄,企圖武力威嚇,這點程度想鎮懾我們還遠遠不足。

梅琳機靈地站到艾莉絲身邊,我對蕾菲亞娜說:「別理他們,我們走。」

我想帶大家從反方向離開,但是兩個精靈跑過來攔在前方,而且都是把手放在劍柄上,作勢欲發。

我讓艾莉絲三個一起退到牆邊,蕾菲亞娜把背包取下,我知道背包裡頭有短劍。

「邦加度拉這個大城市,實在不太友善啊!」

瘦小精靈走到我面前:「別這麼說呀!我們沒有惡意的。只是想談談而已。」

握著劍柄說只想談談?一臉賊笑,怎麼看都不像『沒有惡意』。

我姑且探詢:「請問有何指教?」

他指著梅琳說:「我家少爺要買這隻寵物。」

「不好意思,這雪狐是我的朋友,朋友是不能賣的。」

「是嗎?我們出十個金幣,不……是廿個金幣。」

他出價時,轉頭向後看看,發現穿著華麗的精靈用手指比了二,馬上改口加碼。

「我剛說了,雪狐是朋友,我不可能賣的。」

「我這麼說吧,我家少爺就是喜歡這隻雪狐,怎麼樣才肯給我們。」

先不論靈狐身分,那漂亮的超大尾巴,全世界獨一無二,會被看上也是無可奈何。

「你可以親自去問雪狐,如果牠願意跟你們走,我不會阻止,也不會收錢。」

「問?寵物怎麼談啊?戲弄我們嗎?」

「牠很厲害,聽得懂精靈語。」

瘦小精靈見我這麼說,有點猶豫,但還是走到梅琳前面。

「小雪狐,我家主人很喜歡你,每天都有好吃的食物,還會蓋小屋子送給你,家裡金山銀海,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你願意跟我們走嗎?」

梅琳鼻息一哼,甩頭不理,明顯就是拒絕。

「就算拒絕也沒用,乖乖跟我們走吧!逼我們動手,妳家主人會受傷哦!」

好說不成惱羞成怒,竟然用威脅的,而且還伸出兩手作勢欲抓。

梅琳也不是省油的燈,一改優雅態度,毛髮豎起犬齒外露面目猙獰,我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兇悍的表情,難怪艾莉絲說梅琳一兇起來,沒有精靈敢靠近。

瘦小精靈被梅琳突然一嚇,跌坐地上,來不及起身就連忙向後退去,狼狽至極。

我搖著頭:「雪狐不願意,勸你們還是算了吧!今天的事我們也不計較。」

後頭那位穿著華麗的精靈終於走到前頭來。

瘦小精靈趕忙起身,惶恐說著:「少爺……」

「沒用的傢伙,到後面去。」這位少爺悠哉地走到我面前:「我說小鬼啊!少玩什麼把戲。能把雪狐教得如此聽話,肯定下了一番功夫,我也看得出來這雪狐不簡單,不會讓你吃虧的,直說了~一百個金幣,夠買個幾十隻雪狐,你再訓練一隻聽話的不就得了嗎?」

「抱歉!就說她不是寵物,沒得出價的。」

少爺欺身靠近:「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蕾菲亞娜閃身擋在我面前,手握寶劍但未出鞘,大喝:「無禮之徒,退開。」

這位少爺有點吃驚不再上前,除了瘦小精靈,其他三個精靈都把劍拔了出來,作勢向前。

少爺做了個手勢,讓三個精靈停下退開,順了順衣服,恢復氣定神閒。

我抓住蕾菲亞娜的手,以免她不小心衝動,搖搖頭示意,讓她往後退。

她低聲耳語:「需要劍嗎?」

我也小聲回答:「暫時不用,妳別妄動,交給我吧!」

「主人請小心!」

看對方架勢,讓蕾菲亞娜出手擺平大概沒問題,要是那樣,我和使喚隨從出頭的闊少爺就沒兩樣了。

少爺再次靠近:「平民講禮貌還真多餘!我叫詹姆士,我父親是方德納蘭卿,邦加度拉的上將,如果答應交易,我們就算是朋友,以後你有好東西,我也會高價來買,遇到什麼困難,我也會幫忙,當然,一百金幣,我說到做到。」

「抱歉,從頭到尾我都說了,雪狐是我們的朋友,不是可以交易的寵物。」

「呵~我父親是靈劍士,我的護衛們也有帶劍的權利,不過——」詹姆士頓了一下,指著蕾菲亞娜說:「這位小姑娘在大街上拿出劍來,雖然說沒什麼事,也是會被抓起來關個幾天,我可不能當作沒看見哦。」

艾莉絲牽住有點生氣的蕾菲亞娜,不讓她亂來。

「詹姆士先生,請容我解釋,你們帶著劍,擅自包圍我們,也未先自報身分,根據律法,面對威脅拔劍自保是被允許的,如果因此而嚇到你,我代為致歉。」

「小鬼嘴很溜嘛!你的道歉不值錢,看長相就知道是異鄉來的,在這裡不可能有什麼靠山吧?還帶著兩個小精靈,這寵物看起來很兇,畢竟也只是雪狐而已,小鬼~逞強可是會吃大虧哦。」

「這句話原封不動還給你。就算你父親是靈劍士,我也沒必要買你的帳。談話結束,請讓開吧!」

詹姆士眉頭一皺,「你這傢伙……」說著,左手伸過要抓我的胸口。

我當然不會讓他得逞,右手一提,扣住他的手腕,往上一扳,他痛得哇一聲叫出來,他的同伴們似乎也驚慌了,都沒想到我隨隨便便就做出肌膚碰觸的動作。

詹姆士少爺的右手想抽出佩劍。

我已經累積不少對敵經驗,這位少爺的速度太慢了。

我左手手刀打擊他的右手腕關節,他的短劍才剛抽出來就痛得抓不住而落地。

我右手扭轉他的手腕,右手肘頂撞他彎曲的手臂,硬是用蠻力推開他,詹姆士踉蹌退了好幾步,用合氣道對付這位少爺,綽綽有餘。

「可惡!」詹姆士用眼神看向三個持劍隨從,他們立刻拔劍衝過來。

我發動狂暴術,心中暗嘆,竟然與街頭混混瞎攪和,真是愧為靈劍士!

他們速度並不快,我先對蕾菲亞娜揮手示意保持安靜,我比較擔心她會衝動。

索敵沒有太大的靈力反應,對方沒用咒術,但我發現艾莉絲已經在作準備。

三個精靈接近五步左右,我開始迎敵,迅速移位到側邊,我儘量保持站在只面對一個精靈的方位,避開被三劍同時攻擊,以我的速度還算輕鬆。

——合氣道空手奪刃。

我並未到達空手奪劍的大師水準,而是逐一以手刀砍擊對方手腕,打落短劍,再用力量重擊他們的前臂,轉眼之間,三個精靈抱著疼痛的手臂、手腕往後退,哀聲連連,就算把劍撿起來,一時之間大概也沒辦法使劍。

詹姆士在抬手輕聲詠咒,真是沒完沒了——

破咒!

詹姆士手心的小火球消失了,不死心再次催咒,我當然不給機會,再次破咒。

「你……你……」

「有本事就親自上,靠著護衛說話大聲算什麼?如果有學到教訓,以後就乖一點吧!」

我轉頭對少女們說:「我們回去吧!」

但艾莉絲卻說:「那邊…...」

我循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原來有好幾個巡守隊士從另一邊街頭跑著過來,我們旁邊有許多精靈圍觀,大概是其中有去通報的吧!

其中一位隊士似乎認識這位桀驁不馴的公子:「詹姆士少爺?」

「是我,快點把他們抓起來,我被他們襲擊了。」

圍觀的群眾開始指指點點,但是沒有精靈敢上前幫忙說話。

小隊長走過來,「幾位,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可以和我走一趟駐所嗎?」

詹姆士又回復紈絝子弟的語氣:「我父親是靈劍士,呵呵!」

——唉!真的是沒完沒了。

我回頭苦笑地看著少女們,蕾菲亞娜仍在氣憤,艾莉絲則是點點頭,給我一個微笑,又看看我的腰間,我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解開腰袋,取出黃金勳章,大聲對小隊長說:「里德修拉靈劍士『御龍劍士』修.南宮在此,初次相會還請指教。」

令我驚訝的是,先出聲的竟是圍觀精靈們,幾乎都在拍手叫好。

「太好了!」「真厲害!」「總算給他一個教訓。」「仗勢欺凌,活該。」

看見群眾的反應,隊士們也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

小隊長靠近仔細端詳黃金勳章:「是真的靈劍士勳章,黑髮圓耳,年輕精靈,啊!」

靈劍士的圖像履歷早有發佈到王國各地,小隊長有印象。

隊士們聽見小隊長這麼說,全都趕緊收劍。

小隊長立刻作揖行禮:「修閣下,在下巡守隊辛卡小隊長,多有得罪,請見諒。」

「沒事的。」

我走向詹姆士,故意狠狠地怒視,他腿一軟坐在地上,眼神驚慌,襲擊靈劍士是重罪。

我一把抓住他的衣領,逼近他的臉說:「詹姆士先生,請問你還想買雪狐嗎?」

「不,不,閣……閣下,抱歉,不想了。」

既然肯退讓就算了,我微笑的拉他起身,還友善地幫忙整理被拉皺的衣領,這位大少爺一動也不敢動。

「我其實很忙的,明天還得趕赴王都晉見陛下,如果可以,我們想早點回去休息,到巡守隊又要扯好久,也蠻累的,可以當作沒這回事嗎?」

「沒……沒關係,不,不是,請原諒我,有眼不識靈劍士,都是我的錯,對不起。」

我轉頭對辛卡說:「小隊長,我和這位詹姆士先生有點誤會,現在沒事了。」

辛卡:「閣下沒事,那自然是最好。」

「辛苦了,那我們先回去,一路趕著,今天想早點休息。」

「好的!」辛卡多回頭指著兩個隊士:「你們倆,護送閣下回旅館,好好保護,絕對不可以讓閣下被打擾。」

——我就知道會這樣,所以才不想亮出身分,就算是護衛,被跟著總是不自在。

我回頭牽著艾莉絲:「我們回去吧!」「好!」

辛卡說:「閣下夫人……嗎?」

艾莉絲笑著說:「是的,辛苦你了!」

「害夫人受驚,真抱歉!」

「沒事的。」

「閣下與夫人請慢走。」

我瞄了一眼詹姆士,他打了個哆嗦低下頭不敢直視。

——真不好意思!就算你老爸是靈劍士,我也不遑多讓!

欺善怕惡,在人間會發生的惡行,精靈世界也一樣會有,我搖搖頭,帶著少女們一起回到旅館。

回到旅館,我們並未到飲茶室,而是留在房間內休息,因為隊士受命護衛,正在大廳守著,如果我們走進飲茶室,其他客人應該會很不自在。

艾莉絲:「小蕾和梅琳,今天都別回房,留在這裡陪我們。」

蕾菲亞娜側著臉看著我說:「可是……」

我裝作沒看見,不動聲色。

艾莉絲:「說不定那個壞蛋會來偷襲,妳還拿著劍指著他。」

——明明詹姆士比較擔心我們搞事。

蕾菲亞娜又側過臉看著我:「但是……」

——就算蕾菲亞娜留在自己的房間,我的索敵也可知道她是否安全,但艾莉絲肯定是故意的,更何況樓下還有隊士守著。

一個藉故,一個裝可憐,我輕嘆一口氣,微微點點頭,算是認命。

蕾菲亞娜終於笑著說:「恭敬不如從命。」

艾莉絲回頭嘟著嘴對我說:「你剛剛在嘆氣嗎?有什麼不滿意嗎?」

我趕緊揮手否認:「怎麼會,有兩個美少女陪著,怎麼可能不滿意。」

梅琳:「咳~咳~我姑且也算是美狐少女。」

「抱歉!有三個美少女陪著,我高興都來不及~」

少女們都笑了,我很清楚誰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

艾莉絲:「沒辦法吶!本來想低調一點的。」

蕾菲亞娜:「是那些精靈自己不好,竟敢對小修出手。」

梅琳:「小修是笨蛋,金幣收起來就賺到啦!」

「真過分!我沒把妳賣了,不感激還說我笨蛋。」

「你收下金幣,我再自己偷偷跑回來不就好了,憑他們攔不住的。」

蕾菲亞娜:「梅琳妳不懂,小修靈格高潔,是不可能做這種事的。」

艾莉絲:「對啊!小修說讓梅琳自己做決定,把妳當做是朋友一樣。」

梅琳:「嗚~你們聯合對付我。」

「不~梅琳今天表現很棒,一有危險馬上就護在小艾身邊,我放心多了。」

「那當然,我是小艾的誓約者啊!」

蕾菲亞娜:「偏心,小修有危險時,我也是馬上守護在旁邊。」

——又來了,她總是和梅琳競爭這種小事。

「妳又不是靈獸,真要出事的時候,妳得先保護自己啦!」

「保護主人也是……女僕的工作。」

「誒?」

艾莉絲笑著說:「你忘啦?小蕾是『最強女僕』哦。」

這次換蕾菲亞娜嘟著嘴,淚眼汪汪一副想哭的樣子。

我馬上換成溫柔的語氣:「沒錯!小蕾今天表現很棒!比梅琳更積極。」

蕾菲亞娜靠過身來,我反射動作摸了摸她的頭,被調教的好像是我?

「有時候,真覺得小蕾跟靈獸很像,忠心得過了頭。」

蕾菲亞娜挺起胸膛:「我不否認,但是我比梅琳厲害多了。」

艾莉絲笑得合不攏嘴,梅琳居然也是。

「等等,妳們兩個是在笑我嗎?」

艾莉絲:「不,因為妳對小修很忠心,我很開心,所以才笑的。」

梅琳:「沒呢!我承認,小蕾真的比我厲害多了。」

「不管妳們啦。」蕾菲亞娜轉過頭笑著對我說:「小修等一會,我去泡茶!」

隨口稱讚,居然可以這麼開心,我真的是不太懂,女人心海底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