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38 最自私的女人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10-08 3:55:20pm

都市·爱情


“妈,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安承烨正好办妥了出院手续自外头推门进来。他见到母亲脸上的泪水,忧心不已,赶忙走到她床边慰问:“是不是又痛了?我马上叫医生来!”

见儿子立即要按下床头的警铃叫来医生,田彩蝶慌忙用手掌将脸上的泪水擦拭,频频摇头:“吓着你们了!我没事!身子是有点痛,但是我已经习惯了,还挺得住。烨,千万别叫医生!我可不想因此被医生强迫留院观察。这地方我可是一刻也呆不住了。”

虽然田彩蝶的这番话只是为了安抚儿子和李瞳而说的,但其实也不尽是谎言。已经病入膏肓的她,身体上的痛苦无时不在,但是她都宁可强忍着也不愿意进行治疗。不过,当下让她黯然落泪的原因却并非身体上的痛楚,而是心里那份对宝贝儿子的莫大心疼。

听了李瞳所述,田彩蝶的心中如同敲响了晨钟暮鼓。

虽然她一直是个开明的母亲,对儿子的决定都从不反对地只给予支持,但是这些年来,儿子有许多行径却还真是让她无从理解的。

比如:为什么从不见儿子有交往的对象?不只是异性的没有,连同性的也没有。好几次她问起时,安承烨都只是四两拨千斤地顾左右而言他,久而久之,她也就不再过问。

其二,田彩蝶因为当年涉嫌性贿赂被警方侦讯。可是当年她却因为及时收到了情报而在事情闹大前就急急带着儿子离开本市,因而躲过了一劫。自此,他们母子俩就不敢回来,而田彩蝶也压根儿没想过再度回来。可是今年,当那起案件的公诉时效一过,儿子就迫不及待地表示要回到这个城市,而后更毅然离开旧东家并决定留在这里发展。他在美国和旧东家的关系明明就很好,因此田彩蝶一直都想不通那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最后就是儿子突然毫无预警地对外宣布他是同性恋这回事。虽然无论儿子喜欢男人抑或女人,田彩蝶这个母亲都会支持和接受,可是一向来都处事低调的安承烨竟然会在记者会上如此高调宣布自己的性向,展现出与一贯迥异的作风,这让她感到十分纳闷。

今天,田彩蝶心里的这些疑问都在和李瞳的一番闲聊后顷刻间找到了答案,那一片片疑问的拼图霍然归位,让她得以完整地拼凑出了儿子内心世界隐藏的真相。

也就是在这了然一切的瞬间,田彩蝶的心里不但无比心疼,也无比愧疚了。

原来是自己这个母亲一手摧毁了儿子的幸福。

安承烨不知道母亲此刻的心情,见母亲就是不愿就医,只能叹气轻声责备:“真拿你没办法。从没见过这么讨厌医院、这么固执的人,都生病了就是不肯好好治疗。”

田彩蝶看着儿子,脸上不自觉浮上一抹苦笑,在心里暗道:还说我固执?你这个傻瓜,做了这么多李瞳永远都不会知道的事,不是比我更固执吗?

她一直以为儿子比较像丈夫,不只是那高大英挺的外表像,安承烨也如父亲那样有着音乐方面的才华。她万万没想到在感情方面,安承烨竟然继承了她的那份执着和死心眼。

丈夫虽然已经去世二十年了,可是他却依旧住在田彩蝶的心里,像是无时无刻都陪伴在她身边一样。她从不曾去拜祭他,因为对她而言,只有死人才需要拜祭。她从没当丈夫已经死了,他只是搬进了自己的心里,一直都住在那里而已。对她来说,他由始至终从没离开过。

这些年来,唯一支撑着田彩蝶坚强活下去的力量,就是当年在丈夫临死前许下的承诺。她答应丈夫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把孩子带大、给孩子最好的一切。于是,为了给孩子最优渥的物质环境,她不惜做出任何牺牲。她拼命赚钱,即使为此游走于法律边缘或是出卖自己的身体,她都在所不惜。为免东窗事发,她带着儿子不停从一个地方搬迁到另一个地方。这样的生活一直延续到母子两人逃到遥远的美国后方稳定了下来。

田彩蝶一直以为,自己做的这些全都是为了丈夫和儿子的爱。

可是到了今时今日,她才赫然发现她做的这些其实只是为了自己。

说穿了,她只是全世界最自私的女人,一心只专注着想要完整和贯彻自己心中理想的爱情,却没想到与此同时竟成了扼杀了儿子爱情的刽子手。

凭着对儿子的了解,再加上今天从和李瞳的谈话中所收集到的点点滴滴,明察秋毫的田彩蝶建构出了安承烨的感情世界。她推测安承烨一定是在高中时期就爱上了李瞳,可是17岁的他因为被迫抛下这个城市的一切随母亲逃亡到美国,所以从此和李瞳失联。想必自那时开始,李瞳就一直住在他心里,从未遗忘过。 直至今年母亲的公诉时效终于结束后,专情的安承烨再度回到了这里找回李瞳。可惜非常遗憾的,李瞳不只已经心有所属,更已嫁作人妇。结果,儿子不但放不下心中最初的爱,而且还为了不想再离开她,不惜对外谎称自己有断袖之癖,为的只是能够名正言顺地留在李瞳的世界里,守在她身边。

一想到儿子只能默默守在心爱的人身边,那份用情至深的爱只能够暗藏心底,田彩蝶就揪心不已,眼里的泪水因此不受控破框而出,不知不觉地泪流满面。她脸上的泪水,除了是因为心痛,也夹杂着懊恼和悔恨。

在旁的李瞳虽然不知道田彩蝶流泪的正真原因,却看出了她眼中的沉痛。她以为这是因病痛发作所致,以为自己妨碍病人休息,心里非常过意不去,连忙一边站起来一边说:“伯母,我也该回去上班了,您就好好休息吧。等您出院后,我再到府上探望您。”

只见田彩蝶蹙起秀眉,脸露不悦之色喝止道:“不准走。”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