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篇:远征 - 050.最后的冀望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10-08 4:59:12pm

奇幻·玄幻


美诗醒了,想要舒展筋骨,却发现双脚被无形的力量定住,无从动弹。

环视周遭,除了黎空和昏睡的妍霞之外,尽是一群不认识的人。坠入绝望深渊的神情明显地铭刻在他们脸上。美诗想要知晓究竟是何事,让他们展露出如此表情。

“离豪宅爆破为止,还有二十分钟。”

此信息让美诗瞬间明瞭一切。换作是她,表情亦会如此。

“蓝黎空,能解释下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美诗的话语引起黎空缓缓回头的动作。望着美诗,黎空的表情产生了微妙的变化,眼中仿佛看见了近乎熄灭、却等待复燃的烛光。

从行动受限至今,众人不间断地尝试将守护灵召回并重新召唤,到现在还是失败告终;翻查各自的数据库数次,依旧找不到任何能让守护灵挣脱静区域的道具;手机在深山中没有讯号,豪宅另一端的战斗还未结束,无法招徕救兵。美诗的守护灵,真的是他们最后的冀望。

即将从黎空嘴里奔出的话语,将决定一行人的命运。

黎空必须好好斟酌一番。他甚至还祈求着智力能够在这段时间内短暂地恢复,好让说出的话语成为扭转并改变未来的关键。

保持沉默太久,会浪费时间,黎空只好豁出去了:

“你被但他林舍弃了。它只是想要将你和妍霞当做活祭,好让它那摧毁真云镇的计划能够更加顺利。”

但他林胆怯了。黎空说的话直击美诗心灵,但他林必须在此刻争辩,扳回信誉。

“我没有舍弃你,只要你现在来协助我击溃在场的守护灵,我必能实现你想要让永远蓝黎空消失的愿望。过来我这里,把你内心的愤恨释放出来,让蓝黎空永远消失,让阻碍你和妍霞共处的存在永远消失!”

“让我消失?你有这个本事的话,我就不会活到现在啊!再说,你根本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保证你不会把她们当做活祭啊!口头承诺?只要其中一方死,什么都不是了!”

黎空发挥了他那爱与人争辩的本能,挑衅但他林之余,还推翻了但他林的立场。

这幅光景,勾起英季的记忆,令他十分怀念的一幕成为英季摆脱绝望的力量。

“但他林,你要扳回信誉的话,不要靠话语,靠行动比较好。不如你就解除这个技能,进入豪宅里或让我们到外面去和你决一胜负吧!以你的性命作为保证,才能让这位小姐信服啊!还是说你是如此胆小,不敢与我们正面交锋?”

英季为这团烧得正猛的火加上名为挑衅的燃料,好让但他林有那么一瞬间被怒火吞噬了思绪,作出错误的判断。

明镜止水的内心泛起一阵涟漪。幸亏读懂了英季的心声,否则但他林真的动怒了。

一旦解除“静区域”,只要其中一人协助美诗将妍霞送离豪宅,美诗绝对不会听从但他林的使唤。同时,但他林将失去歼灭黎空一行人的机会。

“如果我无法实现你的愿望,我会将我的性命交给你。”

换一个表情、转一个语调,但他林就能让人误以为它真心诚意的。

两方人马不断争辩,只为了夺得战斗的主导权,把敌人歼灭。美诗处于中间位置,越是想要保持清晰的思路作出判断,越是被烦躁的声音所扰乱。听着听着,头都疼了。美诗按捺不住浮躁的情绪,放声呐喊:“全部给我闭嘴!”

黎空和英季像是三岁小孩子挨骂那般,立刻变得安静。两人什么人都敢惹,唯独不敢招惹生气的女生。

“过来我这里吧!”

话音落下之际,但他林马上遭受守护灵——馨芬妮的击打。但他林忽略了一点,那就是美诗火气燃起,除了她的双亲和妍霞以外,所有和她对话或靠近她的人与物,皆会成为怒火的祭品,暴打一顿。

静区域的弱点,在于使出技能后才出现的人或守护灵将不受影响。若要封锁馨芬妮的行动,但他林必须解除后再度使用,但需要一段时间。长达五分钟的间隔,足以让黎空一众人逃脱,此刻解除技能绝非明智之选。

但他林有一些不需要翻开书本就能使用的技能,虽然只能做到压制对方的效力,这已经足够了。

但他林读懂馨芬妮过去的战斗经历。要防御,靠“虚壁”;要让攻击打偏,用“虚柱”;交替使出这两个技能,馨芬妮的铁链要打中但他林,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实际上,馨芬妮与强敌战斗的经验鲜少,平日都是靠着击杀杂兵等级的僵尸族怪物来累积经验。美诗用最保险但效率中等的方法让馨芬妮变强,因此面对但他林这类型的敌人,美诗并不清楚要如何指挥馨芬妮出招。

如此僵持下去不是办法。艺朝心底想要替美诗接手,指挥馨芬妮。想到黎空和英季在美诗发怒后连一句话都不敢说,艺朝犹豫了。

艺朝思考着,要如何用婉转的说法,不惹怒美诗为前提说服她。

“那个……说出来有点失礼,可以让艺朝指挥战斗吗?”

琥兆直截了当地把心声说出来,完全不怕会得罪美诗。

“你竟敢命令我?你想要提早死在这里吗?”美诗全身上下散发出满满的杀意。

“我没有命令你,这是一个交易。你让艺朝指挥,他就有办法让我们离开这里,无论对你还是我们,都是没有害处的。”琥兆冷静地回应,完全没有被威慑。

这不由得一行人对琥兆改观。平日看似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关键时刻完全不会失手,这几乎是现场没有人能做到的。

合理的话语,穿过怒火的墙壁,进入美诗的耳中。美诗答应了。

接下来要面对的问题是,艺朝要如何克制心门解码。

说实在的,艺朝目前没有任何手段。他能做到的,就是反利用静区域,趁着但他林受到行动限制的期间,进行繁杂与多方位攻击,总有击中但他林的机会。

夕雨的子弹更是在此刻起了作用。

馨芬妮在艺朝给予指示后即刻行动,可夕雨不同,依旧维持在不听指令进行作战的状况中,故能误导但他林,使但他林频频判断错误,体力值开始产生微小的变化。

除了馨芬妮本身的技能,铁链还能盘绕在纸武刀的刀柄上,进行远距离斩击,必要时还能将其投掷出去,给但他林一个措手不及。

但他林注意夕雨的攻击,必会忽视能够自由移动、从任意角度进行袭击的馨芬妮;若注意馨芬妮,则会被子弹击中。静区域可谓害惨了但他林自身,让它陷入了活靶子的立场。

话虽如此,按照这样的步调,但他林的体力值在豪宅爆破前并不会归零。

无需解除静区域。但他林依旧作出这个判断。

时间仅剩十五分钟,一行人多么希望能有那么一位增兵出现,为他们带来转机。

“你就是这座山的老大吗?让你尝尝史上最强守护灵的厉害之处吧!”

远处传来一段黎空和英季熟悉的声浪。本应是值得高兴的事,可他俩的脸上却是一脸厌恶的神情。对于那位出现的增兵,黎空和英季对他毫无好感,甚至有“能换别一个人来吗?”的念头。

在他们的印象中,能在大庭广众下说出如此中二的发言之人,仅有龙荣隆一位。声线完全吻合,在透过双眼确认了守护灵的名字,证明了到来的人,的确是荣隆。

“竟然会有被他搭救的一天。”黎空扶额,为自己的无力叹了一大口气。

“突然觉得,这是我人生中不可磨灭的污点。”英季无奈道。

“同感啊。”

两人的话语,勾起了其他人的兴趣。他俩只是把他们之间的关系简单解释一遍,详细的内容则挪到战斗结束后,有机会时才说明。

荣隆下指令的方式,还是如此中二,但他林因此而感到厌烦。烦躁感一次又一次地袭来,不断累积,但他林只能忍耐,待这最后的十余分钟流去,让荣隆永远闭嘴。

现时,但他林的体力值方才低于一半。目前的阵容几乎不可能在时限内将其击杀。

冰河陨星再度坠落于大地。这是唯一能够打破现状的机会,可陨星因为虚壁的缘故而停滞在半空一小段时间,加上虚柱的撞击,陨星下坠的速度减慢,无法对但他林造成太大伤害。

唯一的办法,果然还是要让但他林的书本离开它的双手。

经黎空和英季的述说,荣隆是不听人话的存在,要与他合作或请求他将战斗的指挥权转让出来,难度恐怕比升学考试、甚至可能还比书写一份毕业论文还要高。

比起说服人,英季比较擅长的,还是挑衅。

“喂,‘中二龙’!你怎么下指令的?但他林的本体是那本书,你干嘛一直让米拉刚打偏啊?难道你口口声声宣称自己最强,却没发现这点?你只有这种程度吗?”英季说的这一切,当然只是胡扯,只为了将米拉刚的攻击范围缩小至书本那儿。

但他林从被创造至今,首次露出称为“囧样”的表情。英季会来这一手,根本不在但他林的预料之内。

“哼,本大爷早就知道了!只是害怕你们知道本大爷比你们抢先发现这一点而感到颜面无存,才特地不要下达攻击书本的指令而已!”

荣隆的回答,永远都会勾起英季莫名的怒火。为了顾全大局,英季忍了。

说实在的,荣隆的出现在这里,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经但他林的分析,米拉刚的实力是不足以突破入霄山内的怪物群到达此处的。读取记忆后才得知,米拉刚架起“白光巨桥”,从空中逃过怪物的袭击,荣隆才会出现在此。

但他林没有将空中战斗部队带来入霄山,实在是失策了。

遭到三个守护灵的围攻,但他林逼不得已采取最狼狈、亦是它认为最丢脸的防御姿势:将书本抱在怀中,蹲在地上。只要书籍保持翻开记录静区域的技能那页,就不用担心技能会被解除。

“竟然不惜舍弃尊严,也要将我们铲除?你这家伙还算是男人吗?”宙扬骂道。

“我本来就没有性别,也不是人,所以不是男人。”

但他林理直气壮地吐槽,宙扬对此感到十分无奈。

为了活下去,哪怕是丢弃尊严,都在所不惜。这一点,无论是但他林还是黎空等人,其实都是一样的。

强烈的求生意志,唤醒黎空沉睡的脑海,让他回忆起灵魂调和这个功能。

先前只有一次和夕雨融合为一体的经验,可那次黎空离夕雨并不远。这回,黎空和夕雨相隔的距离相信超过两米,这功能是否能成功启动,不尝试,是没有答案的。

黎空打开视窗,欲寻求“灵魂调和”的字眼,却怎么找也找不着。

“这不科学。大龙,你能打开视窗,检查灵魂调和的功能是否还在吗?”

“不,完全找不到。”

“其他人呢?能帮忙检查吗?”

“没有这功能”这番话陆续奔出来,把黎空最后的手段给踩扁了。

又一疑问涌上脑海。无论是否有机会找到答案,黎空都必须将问题搁置在一旁,不能因此受到干扰而放弃寻找希望。

时间的流逝,比起但他林体力值的流失,快上了两倍。焦虑的心情油然而生,愈发膨胀,覆盖了众人的内心与脑海,阻断了思绪的回路。

忽然,大龙看似想起了某件事,拿出手机确认了时间后,碎碎念道:

“都已经两点了,怎么还没来?难道他们迷路了吗?”

微弱的声音,黎空因距离不太遥远而听见,对此感到好奇,想知道大龙口中的他们到底是谁人。

黎空向大龙索取答案时,大龙露出了一个从黎空身上习得的诡异笑脸。

“你最怕的人,也是最后的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