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39 剪不断,是离愁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10-09 4:43:58pm

都市·爱情


田彩蝶佯装不满,问李瞳:“才坐了这么一会儿,这么快就走了?”

田彩蝶虽然才刚刚和李瞳认识,却因为相信儿子的眼光,也因为爱屋及乌,即使相处的时间非常短暂,她对李瞳却大有好感,甚至可以说是几乎把她当成自家媳妇儿看待了,所以依依不舍。

“伯母,我是趁着午餐时间来的,现在时间差不多了,得赶回去开工了。”李瞳无奈道。

田彩蝶伸出一只手亲切地拉住李瞳:“伯母知道你要赶回去上班,就不留你了。等我出院回家后,你来陪伯母好好聊聊吧。”

见母亲和短暂会面的李瞳这般投缘,安承烨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反而因为母亲见了李瞳之后心情开朗了一些而感到既高兴又安慰。

“李小瞳,我今天要照顾我妈,就不送你回工作室了,你自己路上一定要小心。还有,”他把手里的一个纸袋交到李瞳手里:“我刚刚去办手续时顺便帮你买了一份三文治。看你这个样子应该是还没吃午餐吧?这个就边走边吃,别饿坏了。”

李瞳笑着道谢之余也不忘开他的玩笑:“哇太感谢了呀!原来大家都被骗了,冰山男神原来是拔丝地瓜啊!”

安承烨不解:“什么拔丝地瓜?”

“不就是那种外面冷冷又脆脆,里面热热又绵绵的地瓜甜品啊!”李瞳解释道。“你在镜头前总是一副不屑一顾的冷酷,原来私底下是和志伟学长一样是个大暖男——外冷内热啊!赞!”

安承烨装出轻蔑的模样“哼”了一声:“别以为我在美国住了很多年就以为我的中文水平低好吗?你这是在兜圈挖苦我,笑我是地瓜是吧?地瓜就是番薯,你就是在笑我是大番薯,像傻子,是吧?我才不上当。”

见儿子极为难得地露出轻松开怀的言行和举止,田彩蝶越看越有趣,一颗心也随之开怀了,忍俊不住“噗嗤”笑出声来:“你们两个加起来都六十岁了,怎么还像两个孩子在抬杠啊?”

“伯母,让您见笑了。好了,不闹了。我真的得走了。伯母,待您出院后,我一定会再去拜访。我先走了。”李瞳恭敬地向田彩蝶告别,朝安承烨挥挥手后就走了。

李瞳离去后,田彩蝶就急不急待地催促安承烨给她收拾东西:“小烨,快,我真的呆不下去了,我们也走吧,回家吧。”

安承烨自知拗不过母亲,听话地就把母亲的私人物件收拾妥当,偕私人看护带着母亲离开医院。

坦白说,他心里并非没有挣扎。医生与他分析过母亲的病情,除了表示母亲的癌细胞已经发展至末期之外,也对于她惊人强韧的忍耐力表示惊叹。医生说这病会带给病患歇斯底里的痛苦,母亲这两年来不但拒绝入院检查,甚至不肯进行任何形式的治疗,只是靠着口服的止痛药来稍微缓解疼痛,可想而知她无时不刻都在承受着极大的痛楚,可是表面上却从不显露。安承烨当然了解母亲是个何等坚毅的女人,这些年来无论身心承受着多大的煎熬,她都从不会在儿子面前落泪或外露任何一丝的软弱。不过与此同时,母亲默默忍受病痛的折磨,也显示了她毅然决然的“死心”——迎接死亡的决心。

母亲在父亲的病榻前应允过一定会坚强活下去,所以她不会寻死,却宁愿等死。她最大的愿望便是到另一个世界和父亲重聚。她相信在她生命终结的那一刻,心爱的丈夫一定会死亡世界的入口等待着。

身为儿子,安承烨当然想要尽力挽救母亲的生命,可是却又舍不得违背母亲的意愿。他知道一旦离开医院,母亲就无法得到最妥善的照料,这就等同于加速她的死亡。为此,他感到矛盾了。自己这么纵容母亲,到底是对是错?这几天他都一直在思考这件事,一颗心不停被拉扯,心力交瘁。

那天晚上,田彩蝶让儿子在房里陪着她,说是想和儿子聊聊天。她紧紧握着儿子的手,让他在床上与她并肩坐下,跟着把头倚靠在他宽阔的肩上。

曾几何时,那个出生时才三公斤重、五十公分长的小家伙,竟然长成如此高又壮了?田彩蝶此时心上涌现千头万绪:这样靠着还真是让她产生了一丝错觉,那感觉就像是是依偎在丈夫身边呢。

田彩蝶非常清楚自己的健康状况,知道自己已时日无多。虽然她早已经安然接受了这个事实,但一想到她死后就剩下儿子孤独一人,身为人母的田彩蝶怎么会不难过呢?尤其在她知道自己竟一手摧毁了儿子的幸福之后,心中的悔恨就更浓烈了。

“小烨,妈妈对不起你。”

对于母亲这句没来由的道歉,安承烨一时不明就里:“对不起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一定可以和李瞳快快乐乐地在一起。”田彩蝶幽幽叹道。

深埋在心中的秘密竟让被母亲一眼看穿,还如此直言不讳地坦诚道出,安承烨先是一惊,旋即释然笑了:聪明如母亲,她当然已经看出了端倪,怪不得她今天下午会表现出那么喜欢李瞳。母亲最疼爱他,凡是他喜爱的,母亲都会无条件喜爱。

“什么都瞒不过你的法眼。”安承烨不再隐瞒,坦承道。“不过,即使当年我们没有离开这里,李瞳和我之间也不一定会怎样。当年我也只是偷偷喜欢她,她根本不知情。更何况她现在过得非常幸福,不只是有个非常爱她疼她的好归宿,也实现了梦想当上了摄影师,所以我并没有遗憾。”

“即便如此,妈总觉得自己给了你错误的示范。二十年来,我从来没想过重新去爱第二个人,一心一意地只向着你爸。我的死心眼和执着,这些肯定都造就了你对爱情的认知和态度,让你宁可一辈子将心中最重要的位置留给她,也不愿意为了接受另一个人而把她从心里驱赶出去。就因为我给了你不良的示范,你才放不下李瞳去寻找另一份两情相悦的新恋情。”田彩蝶的话中尽是深深的自责。

安承烨伸出手臂把母亲揽入怀中,温柔反驳:“才不是。你都不知道我是多么以你为傲。每当遭遇挫折,我都会以你为榜样而坚强起来;每当看着李瞳,我就很庆幸自己能像你一样,即使只能够在心里爱着就已经心满意足。这些都是你身体力行教会我的事,也是让身为儿子的我感到无比幸运的事。”

田彩蝶叹气:“傻孩子,妈哪儿有那么好?要不是我,你一定会更幸福。”

安承烨搂着母亲脆弱的身子,轻轻安慰:“幸福的模式其实很多,两情相悦当然是最幸运的一种,但是无言的爱也可以是一种。幸福没有度量衡,更没有任何固定的形状,也没有任何形式和标准。只要我和她都快乐,这就是幸福。尽管她的快乐不是因为我,我也不在乎。我依然会为了能够爱她而快乐、为了能够在她身边关注着她的幸福而快乐,也为了对自己的感情坦诚而快乐。”

躺卧在儿子臂弯里的田彩蝶听着儿子的话,豁然笑了。或许是吃了止痛药让她越来越昏昏沉沉,她垂下了眼皮如梦呓般喃喃道:“那样的话,妈就放心了……突然感觉好睏,我先睡了……”

她话音一落,安承烨就听见耳畔传来轻轻的鼻鼾声,于是低头一看,只见母亲已经熟睡。他小心翼翼地把母亲的头安放在枕头上,再拉起毯子为母亲盖好。

仿佛有着某种预感,安承烨心底没来由地涌起剪不断的离愁。他在母亲身畔蹲下,轻柔拨开几根贴在母亲脸上的发丝,最后在她额上亲了一下:“妈,您一定很辛苦、很累了,好好休息吧,晚安。”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