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3-7 疾風劍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10-11 7:09:46pm

奇幻·玄幻


我伫立在金碧輝煌的巨大門扉前,瞠目結舌。

該處散發濃厚的”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氣息,一條比我和吉爾或在場所有人加起來都還要重的粗厚鐵鍊上,掛著一道金光熠熠的巨型鎖。

兩名侍衛合力從遠處搬來一根巨型鑰匙,他倆受過正式衛兵訓練的臉上漲紅得誇張,一副就快要腦充血暴斃的樣子,让人確切感受到這把鑰匙究竟有多重。

喀嚓。

隨著沉重的開鎖聲,四名守衛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將解開的巨型鎖從鐵鍊上取下,再另外動用十名守衛取下掛在門上的鐵鍊,緊接著再來十十名守衛分成左右兩邊,合力推開眼前華麗耀眼的巨大門扉。

真是誇張。我在心裡如是想。

如此誇張的防範措施,完美勾起我的好奇心,究竟門後藏著什麼稀世珍寶。

轟————

厚重的金屬聲渾然響起,就算以十人之力,門扉也只以極其緩慢的速度往左右兩邊開啟。若是說有誰想要偷竊門後的寶物,我預估至少也要帶一支軍隊的人手過來吧?

我們在城主韋伯·瓦倫的帶領下步入藏寶殿,金光閃閃的寶物差點閃瞎我的狗眼……並沒有。裡頭確實藏有許多寶物,但不是我想像的那種遍地黃金、稀有道具、創世神器隨地亂放的畫面,而是陳列整齊、有條有理的房間。

在描述藏寶殿裡的景色之前,先來說說為什麼我和吉爾會出現在這裡,卻不見三名前輩的身影。

昨晚我和吉爾將愛德華夫婦護送回來後,原想再次回到恩澤之林支援前輩,怎知剛踏出維西諾城大門時,卻看見臉色蒼白的前輩們正踉蹌地緩步走來。

我倆連忙上前攙扶並詢問事情來由,明明在我們離開前,他們臉上雖然疲憊,但毫無失望、痛心之情。如今……

返回城堡的路上,三人一反常態地一句話都沒說,就連平時大喇喇性格的翔太前輩也兩眼無神地盯著地面,猶如行屍走肉地步行。

雖然心中浮現滿滿疑慮,但我和吉爾默契一致地決定暫時先收起疑問,待前輩想說時再問好了。

我們在城主的安排下個別睡在奢華的單人房內,度過這差點經歷小隊全滅的一晚。

就在今早,城主喚人來請我們到會客廳,報告昨晚討伐沙羅曼達的狀況。愛德華不斷向城主大力讚賞我們不愧是世界「四天會」的天齊之羽冒險者,實力強得沒話說。

說實在的,經過這次任務,我了解到自身有多麼不足,若真如愛德華所說的實力強大,又何必搞得大家傷痕累累、滿目瘡痍呢……

但愛德華說的最起勁的,是吉爾不顧自身性命安危,全力保護他和貝菈的事。當然,在甩開貝菈的苦苦哀求後,愛德華也全盤托出沙羅曼達忽然攻擊維西諾城的背後原因。但城主臉上沒有任何憤怒或其他表情,只是用那對鷹眼直勾勾地看著貝菈。也許是有我們這些外人在,秉持著家醜不出外揚,所以才沒當下懲罰她吧。

反正也不管我們事。

當城主詢問沙羅曼達的討伐結果時,英明前輩只是說了句「相信維西諾城會恢復先前的和平,沙羅曼達依然會成為維西諾城的守護神獸,請城主不必擔心此事。」後,便不再多說。

話說,我實在搞不懂城主這個人。換作是我聽見這模糊不清的答案,應該會追問到底才是,畢竟這關係到維西諾城上上下下的人民安全問題,可他卻只是沉默數秒便「嗯」了一聲,結束這話題。

接著,城主的鷹眼落在吉爾身上,說要額外獎賞吉爾拼了命保護愛德華,讓他倖免於唯一兒子死去的窘境,因此要送出他最珍惜的寶物。

爾後,由於英明前輩昨晚一度遭逢魔力枯竭的緣故,因此城主便讓愛德華替英明前輩療傷,而另兩名前輩則說需要處理委託任務的後續工作,所以最後只剩下我這個閒人陪伴吉爾跟隨城主的腳步來到這座藏寶殿。

藏寶殿裡是一個非常寬大的空間,眾多裝飾奢華的架子上有著分門別類歸納整齊的寶物,隨即我注意到在藏寶殿的最後方有個不起眼的小門,門上掛著「稀世珍寶」的牌子……

真不知道該要如何吐槽……既要讓不起眼的小門不引人注目,卻又掛上如此奪人眼珠的牌子。有錢人的思維我們老百姓果然不懂啊。

進入小門後穿過一條幽暗的走道,接著是一個和外面相比起來小得多的空間。小房間的正中央擺放一座四方形架子,上頭有把翠綠色長劍被罩在佈滿咒文的透明玻璃箱裡,而架子四周則用紅色棉繩圍了起來,地板還有讓人無法忽視的魔法圖騰。

「注意腳下,別碰到魔法圖騰,那是足以讓一頭對雷電有高低抗性的岩熊也會慘遭電死的高壓電流魔法。」

我和吉爾邊注意腳下的圖騰,邊圍在玻璃箱前看,吉爾忽地發出驚呼聲,他的臉上出現彷彿看見稀世珍寶的表情。

我不明白,那不就一把比較漂亮的長劍嗎?雖然感覺好像有在什麼地方見過,但相比起來,翔太前輩借我的劍看起來還比較強呢。

城主轉身對我們說:「沒錯,就是你們想的那把劍。」

等等,那把是哪把?城主你別淨說我不明白的話啊!吉爾你意味深長的點頭是什麼意思!難道只有我不懂是哪把嗎!

在不碰觸圖騰的前提下,吉爾在劍的四周來回看了好幾遍,那雙時時保持絕高求知慾的褐色雙眸首次發射出閃閃發亮的羨慕眼神。

過了一段時間,吉爾終於將視線從長劍上挪開,轉身向城主問道:「雖然對我們來說,這把劍的價格宛如天價,但對城主大人來說應該只是九牛一毛吧?據我所知,只要有錢,在某些特定的武具店也能以高昂的價格買到此劍。既然是買得到的寶物,城主為何又要把它藏在如此隱蔽的地方?」

城主露出一個無法看透的淺笑,答道:「這是英雄啟人用過、貨真價實的「疾風劍」。」

吉爾瞪大了眼睛,但很快地就恢復原先的表情,「怎麼可能?每一本英雄啟人的傳記我都有讀過,如《英雄的起源》、《劍士啟人與他的女人》、《感情勝過情侶的劍士與弓手》、《英雄啟人討伐黑教皇全記錄》、《雙刀流的誕生》等。這些書上全都清楚記錄,隨著英雄啟人撒手人寰,陪伴他大半人生的兩把寶劍也跟著下落不明。即便如今已過千年,依然沒人發現過其踪跡。」

城主耐心聽完吉爾的辯駁後,突然說起另一個話題:

「千年前,有種武器原料稱為『翠綠玉』。雖稱不上是頂級的武器原料,但至少是稀有性質的。作為原料,它並沒有什麼逆天的功能,只有讓該武器能夠承受一定程度的重擊而不碎裂,還有讓人為其著迷的翠綠顏色。

當然,比它更為出色的原料比比皆是,『翠綠玉』只不過是勝於顏色非常漂亮且不易獲得而備受富商或收藏家喜愛。然而,千年後的今天,『翠綠玉』早已滅跡,任憑世人如何尋找,都找不到一丁點的『翠綠玉』原料。」

我們屏氣凝神聽著城主的說明,而他說到這裡便停了下來,沒有想要繼續說下去的意思。於是我問道:「所以您的意思是,這把劍裡有『翠綠玉』的原料成分?」

「沒錯。」城主像是炫耀自家孩子般露出自豪的表情,繼續說道:「市面上販售的『疾風劍』,雖外觀看似非常相似,甚至可說是一模一樣,但如今世上並沒有任何原料可以鍛造一把純粹翠綠色的武器或防具。為了擁有『疾風劍』的翠綠色,鍛造師均加入一種名為『調色岩』的原料,輕鬆打造目前市面上你們看過的『現代疾風劍』。」

「既然現代技術可以鍛造『疾風劍』了,那這把又有何珍貴?」

語畢,吉爾對我投以目光,彷彿我說了什麼不知好歹的話。

「啟人,『調色岩』是冒險者最反感的原料。因為滲入『調色岩』的武器不堪打擊,捲入戰鬥的話,用沒兩下便會粉碎殆盡了。對於大部分仰賴武器的冒險者來說,武器在戰鬥中粉碎,是噩夢一般的存在。」

吉爾果然是萬事通,他明明是大地魔法使用者,也沒見過他使用任何武器,可是只要和冒險者扯上關係的知識,他一概都懂。

「看來吉爾少年擁有一定程度的知識。不錯,年輕人就是要多吸收各方面的知識,壯大自己的內在。就如他所說,當武器鑑定師檢測出這把『疾風劍』含有『翠綠玉』的原料,我便命人測試其堅硬度。測試結果,它的手感和市面上的『疾風劍』非常不同,來得更為堅硬,更能承受相當大的打擊。」

吉爾頻頻點頭,嘴裡嘀咕著「原來如此」,隨即再次發問:「冒昧請問,城主是如何得到這把劍呢?」

「說來話長。」城主轉身注視『疾風劍』,可思緒卻彷彿陷入回憶中,說道:「數個月前,我受邀到北之國的賽爾魯巴城做客,路上見著一名受了重傷的紅色劍士。我們把他救醒後,他聲稱自己是來自賽爾魯巴城「天魅之魎」公會的冒險者。好人做到底,我們便稍微繞了些路,將他送回至公會。為了答謝,他將這把稀世寶劍贈送於我們。我原想拒絕,畢竟對普通人來說,這把劍的售價可是可以讓一家五口溫飽大半輩子的天價,但對我來說,只不過又多了一件擁有昂貴價格的贗品而已。可紅色劍士卻對我說道:「它不是普通的疾風劍。」說完便被公會同伴攙扶,回到公會裡去了。」

「那名冒險者的名字?」

「我也不清楚。他醒後一直昏昏沉沉,問出他來自什麼地方後,醫護人員便讓他多休息了。」

原來如此……既然是貨真價實的『疾風劍』,確實有必要好好收起。再說,身為一名劍士的我,也燃起了想揮揮這把劍的念頭。

「說了那麼多沒別的,為了答謝兩位冒險者捨身相救犬子,我想把這把劍送給你們。」

咦……?

……

咦咦咦咦咦!

送我們英雄啟人用過的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