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回憶之地 迴歸篇 - 第一百四十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10-13 4:31:41pm

奇幻·玄幻


相遇 【3761字】

‘今天很早哦,身體沒事了吧?’

‘我來這裏幾久了?’

剛起牀的扎穆斯坐在牀上低頭說着,黃髮女生拿着早餐,烤好的雞蛋進到房間放下說。

‘兩天了哦。’

‘兩天...嗎。’

‘有什麼事嗎?’

扎穆斯沒有說下去,女生見他不願說下去,轉身準備離去。

‘這裏走去歐絲雷王國需要幾久時間?’

‘嗯?普通的話需要三天,連夜趕路的話說不定一天就到了。’

‘...謝謝妳,漂亮的小姐。’

‘啊!亂說什麼嘛~’

女生愉悅的微笑,但見到扎穆斯那沉重悲傷的臉色,高興不起來,她關上門前。

‘你要早點振作起來哦,小帥哥。’

門關上了,留下一盤熱乎乎的早餐,以及還在爲失去友人而傷心,失落的扎穆斯...

走出房門的女生看去走廊的左方,看見安娜一臉失落靠在牆壁。

‘小姐,有什麼事嗎?’

‘...他沒事吧?’

‘他的表情和妳一樣哦~’

‘是嗎...’

安娜聽後轉身準備離去,女生拉住她的右肩。

‘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告訴我你們遇到什麼事嗎?’

安娜思考了下後點頭。

‘我們...’

安娜向女生講說之前發生的事,用時只有短短的數分鐘,女生聽完後望了安娜一眼,然後望去扎穆斯房門。

‘你們兩人同時失去了重要的人,變成孤身一人呢...’

安娜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反而問道。

‘請問,這裏去歐絲雷王國要幾久路程?’

‘誒?妳和他問了同樣的問題呢。’

‘他也是?’

‘對呀,打算和他一起前往歐絲雷王國嗎?’

安娜搖頭。

‘不,我打算獨自...’

‘我也跟着去吧?’

‘咦?’

‘也該過去了,離開岱恩村,去斯班和庫拉多的身邊。’

‘斯班?你認識他?’

‘嗯,這裏可是他的故鄉哦,我們的故鄉。’

安娜注視着眼前的女生,一眼不可相信的表情望着她,女生發覺時微笑。

‘我臉上有什麼嗎?’

‘沒,沒什麼...只是妳竟然認識斯班而感到有點吃驚。’

‘嘻嘻~看來斯班他完全把我忘記了呢。我名叫蕾蕾,是斯班從小到大的玩伴。’

2

時間經過半天,天已暗。扎穆斯聽見門外有吵雜聲,稍微打開門時聽到某老人聲和年輕女生的對話聲。

‘蕾蕾,妳真的要走嗎?’

‘嗯,他們說明天就會過來接我。’

‘嗯...嗯,你們都長大了。不過妳走了後這村子就只剩下老人了,變成老人村了~’

老人笑起來,女人聲也笑說。

‘老人村也不錯啊,當我變成老太婆的時候就回來住了~’

‘哈哈哈~不過那兩人...’

‘他們也是要去歐絲雷王國,所以拜託一下斯班的話不會有問題的。’

‘但他們來路不明...’

‘和他們交談後,我覺得不會是壞人。’

‘蕾蕾...’

‘不會有事的,村長你就放心吧。’

扎穆斯聽到這輕輕地關上門。

歐絲雷王國...報仇...真的...值得嗎?那傢伙...奧迪...如果我沒有執意要報仇的話...奧迪也許就不會死,也不會遇到那種事...我...

另一間房間裏的安娜靠着牆壁蹲在角落頭,雙手抱着雙腳,感到孤獨?失去了最後一個家人而傷心難過?

真的成爲孤獨一個人了呢...不,還沒有,斯班,被爺爺寄託的他,是我最後的親人也說不定,但是...那個人,必須要早點讓斯班他們知道才行,邪惡,製造不死者的那人...

【咚咚咚】門被敲響並打開,來的人是蕾蕾。

‘安娜小姐~我想通知你---妳在哭嗎?’

蕾蕾看見安娜臉上留着眼淚而疑問道,安娜急忙擦乾眼淚站起。

‘沒有,只是沙飛進眼睛裏而已,有什麼事嗎?’

蕾蕾不想多事而微笑說。

‘明天歐絲雷王國會派人來接我,如果小姐願意的話,可以跟着來哦。’

‘歐絲雷王國派人來!?妳到底是什麼人?’

‘只是從小到大的玩伴而已~如何?一起嗎?’

蕾蕾微笑望向安娜,安娜見他那無惡意的笑容,也露出了微笑點頭。

‘嗯,麻煩妳了。’

‘那麼明早他們來後我就過來接妳咯,今晚請好好的休息吧。’

話一說完,蕾蕾就關上房門離開了,安娜坐到牀上。

‘明天嗎...’

蕾蕾來到扎穆斯門前敲了數次,門也上鎖了,沒法下蕾蕾在門外說。

‘明天會有人來接我去歐絲雷王國,如果不嫌棄的話,明早一起去歐絲雷王國吧?’

沒有回應,蕾蕾有點失望的轉身準備離去的時候聽到門後說。

‘明天...麻煩妳了。’

蕾蕾臉上露出微笑。

‘嗯!明早他們到後我會過來接你的~’

蕾蕾高興的走出屋門,屋內寧靜起來,扎穆斯打開了房門走出來,聽得見大自然的蟲鳴叫聲,那是郊外或比較偏僻的地方才會聽見的聲音。看見窗外閃閃發亮的蟲子,他打開了窗戶讓蟲子飛了進來。伸出手讓蟲子停留在手上。

‘還沒平靜下來嗎?內心...’

安娜的聲音,扎穆斯轉頭望去見安娜也走出房門了。

‘妳...沒事了嗎?’

‘沒事是騙人的,但我不能止步於此,必須前進,不能讓他們白白死去。’

‘前進...嗎...’

‘雖然我不懂你去歐絲雷王國的原因,但那還是必要的事嗎?’

‘嗯...因爲那事,奧迪他...如果現在害怕而回頭,那不就...不就...’

扎穆斯咬着嘴脣,右手握得緊緊,安娜見後轉身走向自己房間的門前。

‘勉強自己去做不可能的事只會害了自己,如果那是會危及生命的事情就更應該不要去做。’

‘妳懂什麼!?妳什麼都不懂!!那只有我才可以做得到!只有我!!’

看着發飆的扎穆斯,安娜走進房間慢慢關上門。

‘那只是你自己認爲而已,你是王族的事我早就知道了...’

說完後門就關上了,扎穆斯聽後,身體軟弱的跪坐在地,開始哭起來。原本兩人的生活不會幸苦,也愉快的日子已不在。扎穆斯自責,不斷的自責,如果沒有那復仇心,也許奧迪不會死,只因爲無意義的復仇心令奧迪死去,他不想那樣,他完全沒想過會死,天真年輕的他一心只是認爲報仇是必須的。但他開始後悔了,哭起來,如果...許許多多的如果在他的腦裏重複着,不成熟的他開始成長也說不定,但現在他的悲傷帶他到人生心情最低落的時期也不爲過...

3

隔天早晨,夜未明,卻能聽見鳥兒歡樂的叫聲,安娜醒了,伸出雙手整理一下頭髮後打開房門,見到哭累而躺睡在地上的扎穆斯搖頭。

不是只有你一夜之內失去所有而已,我也是...雖然不想承認,你...跟我很相似,各方面都是...

安娜走進房裏拿出棉被蓋在扎穆斯身上。

時間差不多了,出去走走吧,話說來到這裏後都沒有走出這房子呢。

安娜打開房門,走向那寂靜的村子道路上。

‘誒?安娜小姐?’

安娜轉身望去,是一位失去左手,身穿全身盔甲的蒼藍騎士。

‘斯班?可是你的左手?’

對,他是斯班,他右手摸着失去了左手的左肩笑說。

‘沒事沒事,只是戰鬥時大意被砍下而已。’

‘什麼而已!!失去一臂可是很嚴重的事啊!!在樂觀也要有個限度啊你!’

‘哈哈哈~不過怎麼沒看到焚?他去哪了?’

安娜一聽到焚的名字,臉上頓露哀傷。

‘焚他...死了。’

‘甚?’

‘我們在帝國廢區裏遇到一位製作不死者的人...’

‘製作不死者!?除了刃月先生外還有其他人可以嗎!?在那場大戰裏應該已經不存在了才對啊。’

‘那人非常的強,他的魔法很奇特,那是以石頭製成武器的魔法。’

‘石頭?’

‘嗯,原本爲了提醒歐絲雷王國的我打算去歐絲雷王國裏通知你的,想不到你會來到這裏呢。’

‘因爲蕾蕾,自小一起長大的玩伴而來這裏的,一個女孩子獨自走來歐絲雷王國的話太危險了。’

‘嗯...’

安娜明白的點頭,臉上還是有着悲傷,斯班望去未明的夜空。

‘安娜小姐,重建帝國的事就算了吧。’

‘嗯...我也那麼認爲,靠我一人的力量果然不行呢...’

‘妳能那樣想就好,在歐絲雷王國里生活下去吧。’

‘不...’

‘?’

‘我想去世界各地走走,去看看世界各地。’

‘那也需要準備吧?先來歐絲雷王國住一陣吧。’

‘也對...那就麻煩你了,斯班。’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兩人笑起來,但是安娜的微笑有點牽強。

也許我也討厭着那人守護着的歐絲雷王國也所不定,但仇恨着東西真的不能循環下去,就算那是正確的...

此時早晨的太陽升起了,新的一天來臨,也意味着離殘酷的未來前進了一步。

蕾蕾拉着扎穆斯往斯班和安娜走來。

‘誒?還說安娜小姐去哪了,原來已和斯班哥哥在一起啦,還想給個驚喜的說。’

‘哈哈哈~蕾蕾幾個月不見變得那麼活潑了嗎?’

‘哈!我一直以來都是那麼活潑可愛的!’

雙手插着腰的蕾蕾自豪的說,斯班笑笑帶過的看向扎穆斯。

‘這位是?’

扎穆斯不想回答,蕾蕾不知怎麼辦的時候安娜說。

‘扎穆斯,我在旅途遇到的旅人,在帝國廢區裏失去了唯一的親人。’

‘他也在那?...’

斯班右手動了動頭盔,裏面的雙眼盯着扎穆斯,抱有一種疑問和不信任感,安娜接着說。

‘昨晚哭得很厲害,心情大概是還沒平復吧?’

‘是那樣的嗎?’

斯班盯着扎穆斯,扎穆斯點了點頭,斯班吐口氣。

‘我就相信你吧,希望你不會做什麼傻事。’

‘將軍,已準備好出發了。’

此時一名身穿歐絲雷王國輕甲的士兵走到斯班身後肅立報告,斯班隨意舉起右手。

‘嗯,明白了,你先退下。’

‘是!’

士兵離去後斯班望向各人。

‘都準備好了吧?有遺留什麼東西嗎?’

衆人搖頭,斯班見後轉身踏步。

‘那麼走吧,回去歐絲雷王國。’

4

‘那樣做真的好嗎?’

在黑暗的房間裏傳出了對話聲,是兩個女性的聲音。

‘爲了歐絲雷王國正統繼承者我們必須那樣做。’

‘可是那樣做的話,人民...會不服吧?’

‘那又如何!?區區人民能理解什麼?他們又能做什麼!?’

‘可是...’

‘我已決定那樣做!不會改變心意!那一切是爲了歐絲雷王國的未來!如果妳不想跟隨我的話隨妳便!’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怎麼會不跟隨姐姐大人呢...而且使者已往這前進着,希望一切都如計劃裏進行的一樣...’

‘當然會如計劃那樣進行!!’

【咚】一聲巨響,很用力的關門聲音,漆黑裏逐漸光明,看見一名身穿貴族衣束。

‘如果他們不是幫助我們的話,那不就...’

第一百四十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