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115、11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17 7:49:28pm

奇幻·玄幻


1-115

大約休息了三、四個小時,一群人就在吵鬧的聲響中爬起,莫看著自己越來越濃的黑眼圈,無奈的開始上妝,自從開始工作之後,自己上妝的技術已經無限接近專門幫貴族小姐化妝的侍女,完美的遮掩黑眼圈,隨時都有好氣色,這筆買化妝品的費用公家沒有補助啊!虧死了!等等,貌似自己就是老闆。有些無奈的想著,莫只能苦笑。

莫萊、莫雅兩兄弟在門外,莫開門時已經跟平常沒兩樣了,但他們一起給了他一個結實的白眼作為回應,三人都換上精緻的貴族裝扮,莫看著兩人,最後嘆息著把兩人的髮帶從打理好的髮上取下,重新幫他們整理過。

雷吼也換下日常的冒險者裝扮,但突然改成貴族裝扮竟沒有半點不和諧,他慢吞吞的走到瑟西的房門口,與永遠都是白色長袍,只是換上新衣的慈打聲招呼,然後就看到瑟西走出來,他並沒有換衣服,還是平日那一套,節日對他來說沒有意義,基本上只要他到場,那就是很給面子的了,他已經有數十年沒有參加祭典,每年幫他們刃準備包廂也都是浪費。

「其他人呢?」瑟西問,一面接過雷吼遞過去的罩袍,外面越來越冷了,雖然知道自己的父親是個劍聖,但雷吼也永遠不會忘記他年紀已經超過百歲。

「老三應該跟他小孩在一起,剩下的就只有小厄臨跟他的新朋友,該去叫他嗎?」雷吼回答瞄了慈一眼,慈則是眼中閃爍著思考的光芒,但瑟西走在前面,今天又是這麼重要的日子,慈只好按耐住性子慢慢的走著,看著詞的表情雷吼知道自己這個老弟的個性,再讓他忍耐下去可能會看到一個紅衣主教舉著椅子大吼的畫面,所以雷吼只好幫他問了。

「過去吧。」瑟西往樓上走,先去看看厄臨,第一次在外面過年,不知道適應的怎樣,還有那個詭異的小人偶,看來自己實在太放心了,讓他跟那個小人偶共處一室竟然一點也不擔心,還可以好好的睡覺。

說到太放心,好像不只這樣啊!瑟西繼續搖頭,無論是厄臨自己在外面作了什麼,這次偷跑出門去,還是那個小人偶,但盯太緊也不可能,果然家長是不好當的,而自己當了四個小孩的家長,竟然到了年老還要再帶一個,幸好之前莫的孩子不用他來負責。

走到門口,厄臨已經站在門口,一手牽著剡思考著該去哪,訓練嗎?但瑟西他們似乎要出門,不知道會不會帶自己出去,在這裡等好像也不對,大家都起床了,屋中沒有僕人,難道要讓長輩來叫自己起床?那去找他們,又該去找誰?他唯一能找的也只有瑟西,其他人還不是那麼的熟,直接被厄臨忽略了,那就去找瑟西吧!一開門,就看到瑟西已經站在門口笑瞇瞇的看著自己。

1-116

新年,所有孩子到父母門前迎接父母前往新年祭典,成年後還需張羅一切事務,證明他們已有撐起家庭的能力,若有未成年孩子,則須替他們上髮帶,代表新的一年還是會繼續照顧他們,這是習俗,但厄臨從未執行過,他甚至連鳴電的房門在哪都不知道。

看見瑟西在門外,厄臨有些愣住,這算什麼?以瑟西的身分以經多久沒有等人了?而且這樣與禮不和,厄臨無法理解為什麼會在這裡看見瑟西,而且還有雷吼跟慈,這時他才注意到慈一臉猙獰的盯著剡,連忙把剡往後拉到自己身後,一臉尷尬的笑笑,他懂了。

「早啊!」瑟西笑瞇瞇的說,大手伸出揉揉厄臨的頭,故意弄亂他的頭髮,然後一臉自然的拿下髮帶替他重綁,另一邊看著剡,一個漂亮的人偶,若是在以前想必也是一個漂亮的孩子,看他的樣貌同時有人類與精靈的血統,尖耳、頭髮微捲但膚色稍深,只可惜現在已經看不出原本的膚色了,只有浸泡藥水過後的不自然蠟黃,即使如此,還是可以看見他無神的眼睛原本是多麼明亮、可愛,或許還會有童真的疑惑,拉著大人拼命問為什麼。

看著兩個孩子,一個是已經失去了生命,永遠不可能繞著大人拼命問為什麼讓人覺得煩燥,另一個則是失去了聲音,而且沉穩的站在哪哩,安靜沉默近乎死寂,永遠不停的忍耐著。瑟西仔細看著厄臨,讓他不自然的轉頭,瑟西正要發出失望的嘆息,卻看見厄臨有些不安的轉頭避開自己的視線,但是頭髮在瑟西手中,讓他動彈不得的尷尬場面,瑟西笑了,就算安靜,厄臨還是個孩子,安靜卻充滿聲響,焦躁雀躍的小生命。

「好啦!我們去參加祭典吧!」綁完髮帶後,瑟西用力抱起兩個孩子,把厄臨放在自己肩上,一手牽著剡,厄臨坐在瑟西肩上,第一次用這個高度看著這個世界,似乎有些什麼不一樣,愣了一下,瑟西開始走的時候厄臨連忙回神,穩好自己的身體,手不知道要放在哪裡,雷吼最後看不下去,拉住他的手往瑟西頭上放。

「淒演小姐。」瑟西敲門,卻沒有回應,幾人交換個眼色,不知道該不該開門,剡卻動了,雖然還是很僵硬,但比昨天更加迅速的動著,拉著眾人往花園走。

“闇夜聖者,真的好快!”剡開心的傳出訊息。

“只是一點小技巧,把你被破壞的靈魂接鍵重建,重新跟肉體相連,但這只是暫時的,其他的要再說,還有,不要在這時候跟我說話,要是被發現怎麼辦?”緊張的偷看了一下旁邊,發現慈一點反應也沒有,厄臨又變回原樣,但瑟西敏銳的感應到厄臨剛才身體上的波動。

剡帶路,一群人跑到後花園,那裡平日僕人打理的十分好,雖然過年時節所有僕人都被艾雅家的人趕回去了,但雜草並不多,淒演就在這座美麗的花園中,一臉哀傷的看著美麗的花朵,想伸手,最後卻停在空中,她已經不被允許碰觸這些美麗的花草了。風肆無忌憚的撫弄著花兒,也輕撫著她的手,似乎搭起一個虛幻的橋樑,聊作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