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回憶之地 迴歸篇 - 第一百四十一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10-23 9:55:20am

奇幻·玄幻


找到了 【3223字】

‘你又...来了嗎?’

一个宽阔的大厅,不,说是大厅倒不如说是道场。可见到刃月拿着抹煞站在那望向某处抱怨,可听到少年的笑声,没错,那少年澈在坐在一旁观察着刃月。

‘你说没关系的噢。’

‘...难道我想活动下身体的私人空间都没有吗?’

‘哈哈哈~如果真的那么在意的话,我离开就是了。’

澈站起往門口處走去,打開門准备离开的時候,刃月叫停他。

‘等一下!’

‘嗯?有什麼事嗎?’

刃月走到擺放著各種木製武器的架子那拿起了兩把刀型武器,把其中一把丟去澈那方,澈右手接過後,看着手上的木刀疑問。

‘這是什麼意思?’

‘想找個練習對手,有興趣嗎?’

澈聽後露出充滿興趣的表情,興奮的說道。

‘我可以嗎!?真的可以嗎?!’

刃月見他那興奮的表情,默默地點頭,心裡說着。那表情...興奮嗎?練習戰而已,難道...他完全沒有拿過武器戰鬥過?

澈愉悅的走到刃月面前行了個禮,接着刃月擺出架勢。

‘來吧。’

澈聽後高舉木刀往刃月衝去,那單調的攻擊在刃月眼裡是多麼的慢,刃月輕輕的以手上的木刀擊打澈的木刀,澈全身頓時隨着刃月木刀的擊打力度而浮空後退着,看到那狀況的刃月稍微留了點力。門外漢啊...太過認真不太好...

同一時間澈感到刃月的強大,在半空中以木刀擋下刃月的數十擊的連續攻擊後,刃月突然停了下來,停止了快速攻擊的節奏,刃月為的是讓他不要感到那麼壓力,但卻讓澈感到自己的弱小。

‘可以...不要那樣嗎?’

刃月聽後,見他那不忿的表情,愉悅的笑起來。

‘哈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麼,我就稍微...認真一下,好好的擋下我接下來的攻擊吧。’

澈點頭,擺出一副有模有樣的架勢,在刃月眼裡,那可說是破綻百出的架勢,但刃月他沒打算小看他,因為他感覺到澈想變強的思想,因為男人就是喜歡逞強,就算是必輸的戰鬥,都會想全力一搏。認同澈決心的刃月想要幫他,但是卻不懂如何幫,因為刃月並不是這世界土生土長的人,而是異世界穿越過來的人,不明白,不了解如何在這世界變強的他,唯有以自己認為可行的方式執行...讓對方承受自己的攻擊,得到經驗來變強。

‘我來了---’

刃月如煙般消失,突然出現在澈眼前,澈急忙直揮下手上的木刀,但是刃月雙手握刀往上撥開,強力的掙開澈的木刀,澈被那一擊露出超大的空隙,刃月無情的揮擊澈的下半身,痛得澈蹲下摸着腹部喊痛,接着刃月以木刀對指着澈的頸部。

‘如果這是真刀的話,你知道你會怎樣嗎?’

‘喔...再來!!’

不忿的澈想以突然的突刺攻擊刃月,但是刃月反應極快,身體稍微向左方以木刀格擋後的同時把澈的木刀往下壓。

‘身體的動向會出賣你的攻擊方式,明白嗎?’

‘我不懂!!’

澈使力想舉起被壓倒的木刀,但是刃月並沒有放鬆,反而以左單手壓着木刀的同時,右手握拳擊打澈的腹部。

‘你的手也是武器啊!只依賴物件只會讓你死得更早!’

‘喔噢噢---!!’

憤怒不忿的吶喊的揮拳,刃月以腳輕輕的勾倒澈,接着以手上的木刀對着澈的喉嚨。完全碰不到刃月...澈放棄了嘗試,鬆開了握着木刀的手,躺在地上用力的喘氣望向刃月,他真的很強...

刃月收起木刀後向他伸出右手。

‘抱歉,我好像認真過頭了。’

澈握刃月的手站起身,露出微笑。

‘謝謝,那短短的戰鬥裡我覺得很滿足,對於我這弱小的身體來說,果然不適合戰鬥呢。’

刃月撿起澈用過的木刀走到那放滿練習用武器架子那歸還原位。

‘弱小嗎?你還年輕,還有成長的空間。’

澈雙手放在頭背,愉悅的說。

‘哈哈哈~成長過後也打不勝刃月先生你啊。’

刃月聽後發出微笑的笑聲,他說的是事實嗎?刃月心裡對自己發問,得不到答案的他走到澈面前。

‘不努力嘗試下嗎?也許你會變得比我還強也說不定。’

‘我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天賦可以讓我成長到足以和刃月先生對抗啊...’

‘如果你想嘗試努力的話,我可以幫你,雖然不知道我和你對戰練習那樣算不算幫你...’

澈聽後雙手握起刃月的雙手,感動及感謝的表情盡露在臉上。

‘真的嗎!?真的還可以再和刃月先生對戰練習嗎!?’

‘啊...嗯,可以哦。’

刃月有點吃驚,因為那只不過是練習對戰而已,沒什麼特別,也可以當時消磨時間的他認為那根本是小事。此時道場的門打開了,來的人是維多,他向刃月等人很有禮貌的鞠躬。

‘主人,天樂有事想見你。’

‘天樂?嗯,他在哪?’

刃月聽到天樂的名字覺得有點奇怪,他應該不會找自己才對。維多望着澈,應該是不想讓澈聽到接下去的內容,澈像明白那樣,向刃月道別。

‘那個,刃月先生,感謝你讓我和你對戰練習,我也該回去了。’

‘小事,回去的路上小心。’

澈那滿足的表情點頭後走過維多身邊離開了,同時天樂走了進來,維多則關上了門,見到天樂那嚴肅的表情,刃月疑問。

‘是什麼急事嗎?’

天樂向低頭刃月半跪。

‘前天我經過帝國,那一變成廢區的帝國,看見奇異的人。’

刃月聽後頓感疑問。

‘帝國?等下,為什麼你會去到那裡?’

‘尋找食物。’

刃月才記起奇力說的煩惱,此時刃月問

‘噢...我都忘了你們有那方面的煩惱...不過,你說奇異的人?有什麼特徵嗎?’

‘我見到他使用帝國殘留的死體創造不死者。’

刃月聽後身體抖了下,右手提着下巴思考數秒後望向維多。

‘創造不死者...我很久以前就想問一件事了...維多,你辦得到嗎?創造不死者。’

維多搖頭。

‘不能,我沒有那麼巨大的魔力。’

刃月聽到魔力,他看着自己的雙手疑問。

‘不能?但我的魔力應該比你還弱才對,為什麼我可以...’

維多不了解的看着刃月,因為在維多眼裡,刃月的魔力量可是非常驚人的巨大,那巨大的藍色魔力包圍着刃月,他本身一定看不到,因為那世界就是那麼的奇妙,自身的魔力永遠感受不到,但他人的魔力卻能看得到,感受得到。

‘主人你是在開玩笑嗎?你的魔力可以說是我的十倍量。’

刃月聽後不信的揮動右手。

‘不可能,我完全沒有鍛煉過魔力。’

維多見刃月不信其身有巨大魔力,煩惱起來。

‘可是...主人擊倒魔神後,魔力量明顯的上升了,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但我沒有說謊。’

擊倒魔神後?魔法?當時候的那幻象嗎?還是那兩個人?但是,製造不死者的魔力需求量真的需要非常多嗎?有必要去嘗試...如果魔力消耗真的非常巨大的話,那天樂口中說的那人不就很危險?

刃月思考着,維多和天樂見後互相看了對方一眼,一分鐘後刃月還是在思考裡,天樂開口問道。

‘大人,我們該把那人捉起來嗎?’

刃月聽後呆住數秒。

‘如果他的魔力很寵大,也代表着他是一位魔法師,危險...那太危險了。’

天樂接着回道。

‘但是放置不管的話,不懂人類那方會如何想,畢竟大人...是不死族的統領。萬一被不屬於大人管制下的不死族襲擊了人類的話...’

的確,那會發生很大的誤會,可能會照成無法挽回的結局,但是這危機感,不對勁,是什麼要來了嗎?原本都夠多麻煩事了,現在還來一個不死者創造者...我親自去找他吧?

‘位置在哪?我去看看那---'

大門突然打開了。

‘不需要哦~刃月---先生。’

是那人,那穿著普通冒險者服裝的不死者創造者。天樂急忙站起拔出雙槍往門口瞄去,維多頓時展開紅色魔法陣瞄準着那人。

‘無禮者!!’

射出一粒巨大火球,對普通人來說,那可是殺傷力特大的魔法,但是...那人舉起短刀輕輕的碰擊火球,火球就更改了攻擊目標,飛往刃月方。維多吃驚的大呼。

‘什麼!?’

刃月右手燃燒起來,不到一秒就看到燃燒處裝戴上漆黑盔甲的一部分,他以漆黑的鐵腕拍打火球,火球因而消失不見了。這就是魔力抵消嗎?刃月抱着疑問看着他那漆黑的右鐵腕,隨後雙眼向門口的人散發出濃烈的殺意。

‘你是誰?’

那人有着瘦小的身體,但卻令到刃月帶着殺氣敵視着,刃月心裡告訴着他,那人並不是弱者。那人以右手撕開蒙在臉部上的布並向刃月鞠躬。

‘第五大陸的魔導師噢。’

刃月不明白他口中的第五大陸,但那人一說完就如瞬間移動那樣出現在刃月面前以匕首指着刃月喉嚨處。

‘找到你了~第十二大陸的霸者!!誒...怎麼感到有點不太對?我認錯人了嗎?’

此時的刃月不敢輕視眼前的人,全身頓時被火焰燃燒,穿戴上他的漆黑盔甲,那人見後如已瘋了的人那樣大笑。

‘啊哈!對,就是那副盔甲,我的主人要我尋找的人!’

第一百四十一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