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部 王城風雲之起 - 5-4 情為何物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10-20 8:06:30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3penjun.blogspot.tw/

---------------------------------------------------

深山窮谷之中,有個足跡罕至的營寨,任何發現它的精靈,就會被貼上『入侵者』的標籤,受到『失蹤』的處分,因為有著某種原因,它必須保持隱密。

安德烈與馬休飛發現它的存在,而他們的蹤跡也被飛龍察覺,營寨隨即派出武裝精靈前往追捕『入侵者』,企圖令他們『失蹤』。

營寨所在地是撒莫達山谷,位於新安達魯西北方十公里處,飛龍棲息於山谷之中,往來兩地不到十分鐘,對新安達魯城的安全是個重大威脅,一般來說,龍族本身並不願意選擇如此接近精靈城市的棲地,又或者該說精靈不會在龍族棲地附近建立城市。

營寨中有個軍情室,是進行任務時的指揮所,現在裡頭有數名武裝精靈。

帶著眼罩的獨眼精靈走進軍情室,左手只剩半截,在前一次任務受到嚴重傷害,逼不得已而截去半臂。

他第一眼就看到角落裡一名全身黑衣的蒙面精靈,卻彼此別開視線,無視對方。

獨眼精靈對另一名矮小的指揮者精靈說:「吉爾斯基君,又有『入侵者』?這地方看起來不太妥當!」

「在所難免,這兒既非天堂又不是地獄,任誰都可以進到山谷。」

「有飛龍在,抓『入侵者』應該沒問題吧?」

「雄風剛去進行偵察,目前只有烈風幫忙,兩個精靈而已,應該沒什麼問題。」

『雄風』與『烈風』是馴龍者給飛龍起的名字。

「馴龍者真是一大助力,乾脆直接進攻,早早收拾那個懦弱國王吧!」

「『將軍大人』說過必須再等等,一旦拉攏到足夠勢力,王城自然信手拈來。」

「又等?兩頭飛龍加上目前兵力,攻城不必半天,拿下王城之後,用利德納要脅,衛兵營馬上就投降了。」

「你有想過嗎?利德納登基不久,王國向心力尚未穩定,就算拿下新安達魯,萬一其他邦聯城主不服,另立新主,以聯軍攻打過來怎麼辦?」

「『將軍大人』想太多了,不服的遲早都要除掉。」

角落的黑衣蒙面精靈不屑地輕哼一聲,但是並未加入談話,獨眼精靈故意無視,雙方關係似乎差勁到底。

吉爾斯基不耐煩地說:「滿腦子都是戰鬥,不懂政治就別多嘴。」

「政治我是不懂,只要能嬴就行,船到橋頭自然直。」

「你嬴了什麼?公主怎麼還活著?不是早就處理掉了嗎?拉攏布羅倪又辦得如何?當初去了八個精靈,結果回來幾個?」

「唔……」

原來他就是在斯地亞堪峽谷迷宮中與修戰鬥過的獨眼精靈,跳崖逃生時左手臂扭斷,來不及治療,為了避免傷口蔓延,忍痛截肢。

「獨臂君閣下,要是有用一點,就別在這裡閒言閒語,去幫忙追捕啊!」

獨眼精靈怒喝:「別用那個名字叫我——巴瑞可,我有名子,巴瑞可!」

「還真有膽大聲,出個不大不小的任務,居然沒能把我弟弟平安帶回來——雷澤山達,這個名字你才要給我牢牢記住。」

「該記住雷澤山達名字的是那個公主的隨從,是他幹的好事。」

獨眼精靈巴瑞可為了自保,把光頭精靈雷澤山達扔出去,當作肉盾犧牲抵擋修的龍炎,事實上是被隊友先出賣,巴瑞可絕口不提細節,所有責任都推卸給修。

「巴.瑞.可.先.生」吉爾斯基故意語帶輕蔑:「請問你,這隨從是誰?公主現在又在哪裡?」

「這……肯定躲在里德修拉某個地方,我親眼見到查理德,公主一定是受他庇護。」

「你說這個算是回答嗎?」

「唔……總之,等事情一結束,我會親自找出公主和那個隨從,為雷澤山達報仇。」

「說到要做到啊!否則『獨臂君』這名字會永遠跟著你。」

「哼~」

「馴龍者布米朗對你也相當不滿,在迷宮裡找到暗黑飛龍遺骸,聽說他非常傷心,那可是他最珍貴的寶貝啊!」

「這事跟我沒關係,我不知道暗黑飛龍為什麼會死在那裡。」

「那時候龍笛在你身上,布米朗認為,是你用龍笛召喚暗黑飛龍,害牠死於非命。」

「就說過沒用龍笛!不要隨意冤枉,我失去一隻手臂,也是受害者啊!」巴瑞可揮著斷臂,示意自己也付出相當代價。

「反正布米朗把帳算在你頭上,最好離他遠點,也別惹他生氣。」

「知道啦!囉嗦,你趕緊捉住『入侵者』吧!」

老是挨罵,巴瑞可跨步離開軍情室。

吉爾斯基嘆口氣收拾心情,對一旁部屬說:「聯繫追捕隊員,有飛龍幫忙,為什麼抓兩個『入侵者』需要這麼久?」

「遵命,屬下馬上聯繫。」

吉爾斯基轉而對蒙面精靈說:「『逆天』閣下!」

靜默不語的蒙面精靈總算出了聲:「什麼事?」

「閣下似乎跟巴瑞可不對盤,從來不打招呼。」

「沒什麼不對盤,我只為『將軍大人』效命,其他的事一概不理。」

「我可不是這麼認為,閣下分明看他不順眼。」

「我沒那種感情,只要『將軍大人』下令,我也不會拒絕和他合作。」

「那就好。巴瑞可雖然陰險,就算只剩一隻手臂,也有相當的實力。」

「不過就是會破咒術,使用上還一堆限制,我完全能夠取代他。」

破咒只在對手發動咒術期間有效,一旦咒術完成,破咒術也沒用。

「就算是劍術,他也是非常快速。」

「我比他更快,我不需要劍咒就能幹掉他。」

「唉~語氣有夠藐視,不過,畢竟多一個就多一分力量。」

「力量?別扯後腿我就很感謝了,說不定你弟弟和暗黑飛龍都是他害死的。」

「不會的,雷澤山達一直都是他的好搭檔。」

「抱歉,我完全看不出來是那種關係。」

「果然……你跟巴瑞可很不對盤,成見也深。」

「成見?我們的對話裡只有你在批評他很陰險。」

「這……挑我語病啊!」

「你動作快點,我還等著回到『將軍大人』那兒覆命。」

逆天定期來此交換訊息,剛好碰上有入侵者,他不希望帶著『處理中』的事件回去。

「請再給我一點時間吧!」

此時,旁邊的聯絡精靈說:「吉爾斯基大人,追捕小隊長有回報。」

「抓到了嗎?」

「兩個都還沒抓到,出了點狀況。」

吉爾斯基大怒咆哮:「什麼!」

蒙面精靈『逆天』閣下一旁默不吭聲,事不關己一般。

隔天一早,一月五日,我們在房間內用完早餐,打算落日之前進入新安達魯城。

把行李交給侍者,我們一起下樓,我注意到大廳有著緊張的氣氛。

昨晚那位紈袴子弟詹姆士正低著頭站在大廳中央,旁邊還有一位中年武裝精靈,氣宇不凡,索敵發現巡守隊士都已從大廳內退至大門外頭。

來意不明,我示意少女們留在原地,隻身前去笑著招呼:「嗨~詹姆士先生早安!又要談生意嗎?」

詹姆士慌張揮著兩手:「不,不敢,閣下早安,在下沒有要談生意。」

中年武裝精靈點頭行禮:「修閣下您好,在下方德納蘭,久仰大名,前來問候。」

我也回禮:「方德納蘭閣下您好,在下兼程趕路,途經邦加度拉,未能登門拜訪,尚請見諒!」

要感謝艾莉絲,如果不是她幫我惡補禮節,文皺皺的禮語還真說不出口。

順帶一提,透過巡守隊士,昨晚就已經知道方德納蘭是詹姆士的父親。

「在下明白,可否有幸邀請一旁茶敍?用不上太多時間。」

我沒拒絕,走進廳旁茶室,茶點已在桌上,顯然早有安排。

方德納蘭見詹姆士也跟著坐下,狠狠瞪他一眼,詹姆士馬上慌張起身,乖乖站在一旁。

「修閣下,在下開門直說,真的非常抱歉,造成麻煩,不勝惶恐。」

「方德納蘭閣下千萬別這麼說,昨晚只是誤會,也說了清楚,不必在意。」

「聽說還驚擾到夫人,這點也萬分抱歉。」

「她完全沒事,反倒是我誤傷詹姆士先生,過意不去。」

詹姆士的右手不太順暢,看來扭傷還得花點時間才能恢復,我出手確實重了點。

「修閣下寬宏大量,方德納蘭心懷感激,聽到這件事時,還沒問過衛士,在下就猜到是不肖子的錯,他就愛惹事生非,總是在添麻煩,就算被閣下狠狠教訓一頓也無所謂。」

「都有錯吧!在下也沒有自報名號。」

打蛇隨棍上不是我的風格,對方既然讓步,順勢給了個台階下。

「自從閣下晉升靈劍士之後,我與幾位靈級士都非常希望能見上一面。」

「誒?在下只是新科靈劍士,如此推崇實在不敢當。」

「或許閣下未能自覺,年僅十八歲小精靈,打敗『疾風劍士』迪里特爵,王國劍士排名至少前廿名,初出道就有此戰績,實在不容漠視。」

「打敗他不假,如此就排進前廿名也未免早了點。」

「聽說閣下昨晚,赤手空拳擊退三名劍士,是真的嗎?」

「我身上沒帶劍,只好空手應付,可能讓他們受了點傷,這個很抱歉。」

「抱歉的是我們,三個持劍隨從攻擊一個手無寸鐵的精靈,憑這點就該受責罰。」

這時梅琳跑過來坐在腳邊,以心語術私下說著:【小艾不放心,讓我來陪著。】

我回答梅琳:【沒事的,你安分一點。】

方德納蘭看到梅琳:「好漂亮的雪狐,尾巴真美。難怪這不肖子看上了牠。」

「她是很美,也聽得懂我們說的話。」

「靈氣不比一般,是靈狐吧?」

只要用索敵,就能大概知道靈氣高低,方德納蘭是靈劍士,也做得到這一點。

「正是!是在下羈絆者的誓約靈狐。」

「原來是夫人的誓約者。修閣下也有自己的誓約靈獸嗎?」

「不,在下沒有也不需要。而且,我也把牠當作自己的誓約者一樣照顧著。」

「可見夫人有著相當靈格,是女中豪傑!」

「比起我,她的確更了不起。」

「修閣下今年十八歲,那夫人是?」

「今年十六。」

方德納蘭與詹姆士對望一眼:「後生可畏,不但能締結羈絆,還能締約靈獸。」

雖然我已習慣這種反應,貌似誘拐幼女的罪惡感仍是油然而生。

「所以才說,她比在下更了不起。」

「其實,在下前來會見閣下,除了道歉之外,還有個不情之請。」

「別客氣,請說說看!」

「正如剛才所言,邦加度拉幾位靈劍士與靈術士,都希望能夠見上修閣下一面,也算是交個朋友,今日閣下趕路不敢奢求,可否回程蒞臨邦加度拉,安排一同晚餐?當然,住宿也請務必交給在下安排,保証無可挑剔。」

「若無交辦任務,就沒理由拒絕,回程時小修必來拜見方德納蘭閣下。」

「多謝賞臉,方德納蘭靜候來訪。不再多擾,請容在下告辭。」

詹姆士低著頭再次行禮:「修閣下,這次真的非常抱歉。」

「在下故鄉有句話——『不打不相識』,只不過還是得勸勸,以後別隨便做生意啊!」

「是~是~一定!」

「方德納蘭閣下,在下必須趕緊出發,請恕無法相送,告辭。」

「慢走,還勿忘晚餐之約。」「修閣下請慢走!」

方德納蘭與詹姆士離開之後,我們也離開邦加度拉,騷動算是告個段落,靈級士不僅受到一般平民禮遇,彼此之間也會好禮相待,難道就是『官官相衛』嗎?我告訴自己,如果碰上其他靈級士,最好也以相當的方式應對。

新安達魯城郊,距離入城還有十公里左右,馬車停在一旁,馬兒正在休息,是進城之前的最後一次停留。

我——艾莉絲,和小蕾、梅琳站在大樹下,一起抬頭仰看樹頂。

小修就站在廿公尺高的樹頂上,手持風行聖劍,我合手胸前有點緊張。

小蕾:「別擔心,不會有事的,我相信一定會成功。」

梅琳:「小艾瞎操心,小蕾能操控風,不如偷偷幫一把,如何?」

「那沒意義,我也相信小修辦得到,只是這麼高,還是會有點緊張啦!」

小蕾:「摔懸崖都沒事,這算是小菜一碟!」

梅琳:「小蕾就愛逞強,拳頭握得好緊,額頭冒汗是怎麼回事?」

「呵~小蕾比我還緊張……誒,臉紅害羞囉!」

小蕾:「妳們真是——操心主人是天經地義啦!」

忽地小修在樹頂大叫:「我要跳了——」

我們不再說話,專心盯著小修,感覺到周圍刮起了旋風。

「小蕾,這風不是妳操縱的吧?」

「當然不是!是小修的劍咒。」

梅琳:「哇~這風比在劍廬看到還更強烈,樹幹都搖了起來。」

小修雙腳一蹬,用力橫向跳出大樹,下方空無一物,如果直接落地會死的,所以我和小蕾才會如此緊張。

小修張開雙臂,懸空的身體左搖右晃,勉強保持平衡,落下速度確實有在減緩。

風勢並未止歇,看小修的衣角飄揚,就知道有風旋繞周圍。

終於,小修緩緩降落在空地上,我總算放下心,趕緊跑上前扶住他。

「小修成功了,真厲害。」

「嗯……算是成功了一半。」

「一半?」

「我本想試看看能不能飛起來,不過,好像只能減緩降落的速度。」

小蕾幫小修披上大衣:「太好了!我就知道會成功。」

梅琳:「下次就不怕摔落懸崖啦!」

小修笑著說:「我下次找個懸崖試看看。」

「不行!」「不可以」我和小蕾大叫著反對。

小修慌忙地說:「只是開玩笑而已。」

「光是從樹頂跳下來,就已經夠緊張的。你看,小蕾冷汗直流,衣服都溼了。」

小蕾臉又紅了:「才不是……我剛剛在工作,所以才流汗的。」

真是不坦率的靈龍,或許小蕾真的比我更加擔心。

小修:「雖然不能飛,風行術還是挺管用的,至少活動範圍更大,只是還得花時間多練習,降落時差點摔了一大跤。」

小蕾:「龍行和風行速度上有差別嗎?」

「嗯……動作變換龍行比較敏捷,直線衝剌風行更加迅速,各有長處,但是風行能干擾對手,纏鬥時不比龍行差。」

我好奇著:「可以一起使用嗎?」

「可以哦!兩個劍咒全開會更快,但是知覺反應會跟不上,還得多練習多習慣。」

小蕾:「一起回馬車吃點東西吧!」

「我也有點餓。」

小修:「吃完也該上路。」

我們打算先到里德修拉使館找霍爾茲駐使,再讓他帶我們去找安德烈叔叔,至於落腳處,使館應該已作安排。

「好期待!希望落日前就能見到安德烈叔叔和梅佳拉蒂姐姐。」

我刻意略過不提卡拉貝爾,免得挑起小修不快。

小修:「到時候,妳可得好好把我介紹給他們認識哦!」

「嗯~我的羈絆者是靈劍士,他們一定也會高興。」

安德烈叔叔是父親最好的朋友,對我非常照顧,說是半個父親也不為過。

他甚至擔心王城太無聊,在我八歲的時候,讓梅佳拉蒂也住進王城裡與我作伴,因為公主的身分,我無法與其他小精靈維持長期的好友關係,因此梅佳拉蒂就成為我唯一的好朋友,一起讀書,一起練習咒術。

至於卡拉貝爾,舉止紳士謙遜有禮,印象中是優秀的劍士,年紀有些差距,王城見面時只會打個招呼,他不適合陪我玩耍,我的程度也談不來深度話題,就算知道是『預定羈絆者』,也無法有相對的回應,認知上,卡拉貝爾和安德烈是類似的存在。

而且,與小修締結靈線之後,我總算才明白『預定羈絆者』的意思。

而且,『預定』不保証最後就能成為羈絆者,只是,名門貴族通常都會禮讓『預定羈絆者』的存在,甚少介入成為第三者。

至於與卡拉貝爾見面之後會如何,交情不深我也無從判斷,他似乎非常努力學習,積極參與各種活動,與其說我對他有好感,不如說是我尊敬他。

因為交集不多,卡拉貝爾每次與我見面時間都不長,我當時甚為認為他是為了見梅佳拉蒂而來,見我只是順便為之,反而我與經常見面的安德烈叔叔感情更好。

沒能早早告訴小修,是因為他總是擔心自己生命短暫,認為只有精靈才有資格伴我一生,我一開始就隱暪羈絆者是夫妻的事實,如果讓他知道我有『預定羈絆者』,肯定會認為卡拉貝爾的精靈身分更適合我,而默默保持『禮讓』的態度。

與昔日王都相比,新安達魯規模相差無幾。

小修對守門衛士表明身分,馬上就有衛士親自引導我們前往里德修拉使館。

公開靈劍士身分之後,小修不便親自駕車,改由小蕾負責,我好奇看著車窗外,樹上與屋頂仍是白雪皚皚,街道積雪幾已清掃乾淨,馬車上有掛上靈劍士旗幟,精靈們來來往往行禮避讓,沒多久,我們順利抵達使館。

進入使館會客室沒多久,霍爾茲駐使就趕過來會面。

上了年紀的霍爾茲,與我們互相行禮招呼,小修主動介紹了我們,如果不是正式裝扮,我們與帶著寵物來玩的孩子沒有兩樣。

小修把城主的敕令書交給霍爾茲。

霍爾茲閱畢之後:「閣下,事情早已由快信之中得知,在下會儘快安排晉見陛下。」

小修:「拜託了。」

「晉見預定是閣下和夫人嗎?」

「不,有些原因,夫人不方便出面,由我單獨面見。」

這是叔叔的建議,王城內有認識我的精靈,他擔心身分曝光會引來危險。

「這個……不建議隻身前去,至少帶個伴一旁協助。其實在下跟著也行,但是閣下可能會被誤認為獨立性不足。」

「什麼協助?」

「比如說,陛下交給閣下文件、禮物或是物品,可以再轉交給羈絆者或是隨從,靈劍士親自抱著物品,在禮節上會有點尷尬。」

「小修~沒關係,讓小蕾陪你去——」我不太能確定是否可行,又問:「請問霍爾茲卿,由我們家女僕蕾菲亞娜跟著,行嗎?」

霍爾茲:「那沒問題,禮節上羈絆者陪在身邊,僕從是站在斜後方。」

小蕾點頭說:「我明白了。」

霍爾茲:「雖說是僕從,可是也不能隨便,打扮要注意點。」

我笑著說:「霍爾茲卿請放心,蕾菲亞娜非常可靠,至於打扮我會負責的。」

霍爾茲打量著小蕾,點頭說:「嗯……的確,氣質出眾,不輸名門小姐。」

小蕾低頭行禮:「多謝誇讚。」

霍爾茲:「使館已備好輕便馬車供閣下使用,車伕全天候跟隨待命,任憑差遣,旅行馬車在城內行動不方便,請暫時交由使館照顧!行李也會幫忙送到住處。」

小修:「如此打擾,真是過意不去!」

「不,分內之事理當如此,安排不足之處,還請閣下包涵。」

「接下來我們想見巡守隊長安德烈,還不知道地址……」

「放心吧!信中有提到,我們早有調查,總部與住家地址車伕全都知道。」

「安排細心,感謝!」

「車伕有傳聲石晶,可以直接連絡使館,我們會儘量滿足閣下的需求。」

「好的,我們先告辭了。」

「不客氣,『御龍劍士』蒞臨是敝館榮幸。」

彼此行禮就此別過,我們坐上輕便馬車前往巡守隊總部,現在還是勤務時間。

輕便馬車是一匹馬四人座,我和小修坐在後座,對坐是小蕾與梅琳。

小修:「想到要晉見陛下,壓力跟山一樣大。」

「抱歉,雖然我很想陪你一起去。」

「沒關係,妳的安全最重要,我不在時……梅琳~要拜託你啦!」

梅琳:「小修已經拜託不知道多少次了。」

小蕾笑著說:「畢竟是最重要的羈絆者!」

我抱住小修的手臂:「別擔心,你不在的時候,我會乖乖待著。」

小修點著頭,雖然我還不夠強大,但是在某些方面,他也是深深依賴著我。

約略半炷時間,馬車來到巡守隊總部,但卻未如預期見到安德烈。

門口站崗的隊士:「閣下抱歉。隊長受傷,請假在家療養,已經兩天沒進辦公室。」

小修:「能請問是什麼傷嗎?」

「不太清楚,我們只知道暫時沒辦法交談,好像……有點嚴重。」

「小修~直接到叔叔家裡看看好嗎?」

「好,我們現在就過去。」

不祥的感覺,小修吩咐車伕加快點速度,前往安德烈叔叔的住所。

沒能預料到的狀況,來到安德烈家時,已是落日之後,小蕾默默把禮物放在一旁,這個時機不適合正常寒喧致意。

梅佳拉蒂鼻頭一酸,眼淚流了下來,我也是一樣。

「小艾……終於見到了,我好想妳。」

「我也一直都想念著梅姐,真的。」

「馬休飛叔叔說公主還活著,我和父親都好開心,當初妳突然就失蹤,一點線索都沒留下,怎麼都找不著。」

「父王用月光石晶把我送出火場,因為傳送地點非常遠,花了三個多月總算才回到王國,之後,是查理德叔叔照顧我的。」

「之後的我都聽馬休飛叔叔說了,還聽說妳有羈絆者……」

我示意後方的小修、小蕾上前:「我來介紹,修.南宮,是我的靈線羈絆者。」

「梅佳拉蒂小姐,初次會面,妳好!請叫我小修。」

「小修先生……不,小修閣下你好!好年輕的靈劍士。」

「別拘束,他不太喜歡正式稱呼,梅姐叫他小修就行。」

「好,初次會面請多指教,小修!」

「幸好小修救了我,我才能夠平安回到王國,也才能見到梅姐哦。」

「原來如此,小修~梅佳拉蒂非常感謝您!」

小修有點害羞:「不需要刻意道謝,我只是做了一般人……一般精靈該做的事。」

梅佳拉蒂:「真客氣,本領高強還會害羞,小艾的羈絆者真可愛。」

「小修雖然厲害,卻不擅長和女性往來。」我接著又說:「這位是蕾菲亞娜,是小修的忠心女僕,梅姐叫她小蕾就行了,外號叫做『最強女僕』。」

小蕾:「夫人別說這個啊——梅佳拉蒂小姐,初次會面,小蕾有禮了。」

梅佳拉蒂:「小蕾小姐妳好,長得漂亮,氣質又好。」

小蕾:「謝謝,過獎了,梅佳拉蒂小姐和藹可親,比小蕾更加美麗。」

「雖然說是女僕,我們平常就像姐妹一樣地相處,小蕾本事也很不錯。」

梅佳拉蒂:「關係很不錯呀!」

「當然!畢竟我們都是侍奉同一個主人嘛!」

「喂~」「小艾!」基於不同的理由,小修和小蕾一起出聲抗議。

梅佳拉蒂:「呵!開玩笑完全不必忌諱,我相信妳們關係真的很好。」

「這是雪狐梅琳,是我的誓約靈獸,她聽得懂精靈語。」

「梅琳妳好,請多指教。」

梅琳輕嗥一聲,算是打招呼。

梅佳拉蒂:「好漂亮的雪狐,尾巴也好可愛,小艾好厲害,有羈絆者又有誓約者。」

「說來話長!發生很多不得了的事。不過——我現在比較關心叔叔,聽說他受了傷。」

「唉~前天一早他和馬休飛叔叔一起去山谷探查,直到晚上,父親受傷勉強支撐才回到家,一開門看見我就倒下,一直昏迷到現在。」

「馬休飛叔叔呢?」

「不知道,沒有一起回來,但是父親沒辦法說話,所以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治療師說他中了毒,但是無法解析毒性,一直在嚐試用藥。」

「我們可以去看看叔叔嗎?說不定能幫上忙。」

「他在房間裡,小艾抱歉,實在沒辦法好好招呼妳們。」

「別這麼說,叔叔要緊,其他都先擱著吧。」

小蕾:「那個,可否交給我,泡茶、晚餐也由我來準備。」

梅佳拉蒂:「這……不太……」

「交給小蕾吧!她很厲害,我們先去看看叔叔的情形。」

梅佳拉蒂:「小蕾小姐,麻煩妳了,抱歉!」

安德烈躺在床上,意識昏迷,臉頰微紅,眉心卻是暗沈,額頭發燒墊著溼巾,除了呼吸喘息,沒有其他動靜,床旁擺著湯碗,還有剩餘的湯汁,兩天來的進食也僅能如此。

我上前觀察,手心注入靈力,對著安德烈的胸口施術,試著解除毒性,靈力游走他的周身,幾乎沒有需要修復之處,但是毒性卻深入血脈,如果要救,就只能把血抽乾,但是不可能這麼做,血抽光生命也告終結。

我無奈起身搖頭:「梅姐,很抱歉!入毒過深,小艾能力也不足。」

「唉~小艾的療癒術可以說是最高等,這樣就只能依靠藥物了。」

進門時,我發現許多物品都沒整理,病房內也有點雜亂。

「這兩天都是梅姐獨自照顧嗎?也沒見到叔母呀!」

「母親一直在藥療所日夜幫忙解析,下午普金威丹閣下帶藥回來後,又趕著和幾位兄弟去山谷搜尋馬休飛叔叔。」

亞莉安精通藥學,印象中沈默寡言,但是非常溫柔。

「梅姐辛苦了,卡拉貝爾哥哥呢?他也去找馬休飛嗎?」

卡拉貝爾不在家讓我鬆了口氣,雖然不想提及,但是我實在好奇。

「不,哥哥接到護衛任務去了拿茲王國,算算時間,今天晚上才會回來,剛剛你們敲門,我還以為是哥哥提早回家。」

「哥哥不在家真不是時候。」

「這也是無可奈何,他正在路上,我也無法通知到。」

「梅姐一個太辛苦,哥哥回來前,讓我來幫忙吧!」

「不用啦!我就行了,公主……」

「別在意,我已經不是公主,最多,只能說是靈劍士夫人。」

「小艾明明只有十六歲,叫夫人還真是有點怪哦!」

「一點都不怪,我很開心的。」我轉過頭詢問小修:「卡拉貝爾哥哥回來前,我們可以留下來幫忙嗎?」

「沒問題,目前沒有預定行程。不如這樣,我請車伕聯繫使館,請他們派個護理侍僕過來幫忙。」

「好的!小修拜託了。」

小修離開房間,房間就我、梅佳拉蒂、梅琳與床上的安德烈叔叔。

梅佳拉蒂拉了椅子過來,讓我也一起坐在床邊。

「小艾,真抱歉,我滿心希望能見到妳,只是居然會在這種情況下。」

「我沒想到叔叔會這模樣,見了面真沒辦法高興。」

「小艾的羈絆者是什麼樣的精靈啊?剛剛不好意思問,他的耳朵……」

「小修嘛!他的家鄉在很遙遠的地方,是另外一個……精靈種族。」

「那你們怎麼認識的?」

「我被月光寶石傳送到他的家裡,之後就一直受他照顧。有一次意外,他為了救我自己受到重傷,還有一次靈力枯竭差點就沒命,也是靠他及時締結靈線救我回來,總之,如果沒有小修,我現在不可能坐在這裡。」

「原來他救了妳兩次。」

「不只兩次哦!有一次在任務中,我掉下懸崖,小修為了救我,跟著跳下懸崖,硬是把我扔回安全的地方,還好他大難不死,不然我可傷心了。」

「哇~那就是羈絆者的覺悟嗎?」

「或許吧!但是我很清楚,我已經不能沒有他。」

「我很高興小艾能找到理想的羈絆者,不過哥哥就……」

「關於這點我很抱歉。」

「小艾不需在意,如果沒有緣分,安排撮合終究是沒用的。」

「我是在遇上小修之後,才知道男女感情這回事。」

「會認知到男女感情通常要超過廿歲,雖然我已經廿一歲,也沒想過要動情呀!」

「或許我是個例外,也或許小修就是註定的羈絆者。」

「小艾不必擔心哥哥的事,他雖然喜歡妳,但也不是不明事理,會給予祝福的。」

「謝謝!那個……梅姐,妳臉色不太好,精神也有點差,沒吃東西嗎?」

「不是的!父親沒能完全解毒,身子越來越差,我必須用靈力為他續命,直到好起來為止。」

「難怪,這樣根本沒有餘力去做其他事啊!」

「抱歉!所以房子裡才一團亂。」

「梅姐別說抱歉,我不會在意這種小事。」

原本坐在門旁的梅琳,起身靠近安德烈,在他的左臂包紮傷口聞了聞,又貼近安德烈的鼻子聞了聞,然後轉頭看著我。

「梅琳,妳有辦法?」

梅琳跳進我懷裡,用心語術:【可以試試,方法有點驚悚,怕妳們會嚇著。】

【我來說服梅姐,我們該怎麼做?】

【傷口包紮先拆掉,把塗藥清除乾淨,傷口也要徹底清理。】

【我知道了。】

「梅姐~靈狐梅琳百毒不侵,或許能夠解毒,妳願意讓牠試試嗎?」

「真的嗎?只要父親能好起來,我當然願意。」

「但是妳得相信我們哦!」

「治療師說了,再拖下去,就算有靈力續命,也撐不了太久。」

「那先幫我拆下傷口的包紮。」

如果沒有必要,我不會碰觸小修以外的男性,就算是叔叔也是一樣,這是精靈的習性。

梅佳拉蒂照著做,「接下來?」

「塗的藥也要完全清洗掉,藥味會影響到靈狐的嗅覺。」

梅佳拉蒂用著溼毛巾,把傷口仔細擦拭乾淨,我仔細看,其實傷口癒合得差不多,明顯早已用過療癒術。

這個時候,小修也辦完事回到房裡,我示意他噤聲一旁看著。

梅佳拉蒂處理完畢,我讓她和我們一起,把空間留給梅琳。

「梅琳,這樣可以嗎?」

梅琳點點頭,走到安德烈的左臂旁,眼睛發出淡藍光芒,對著傷處大口一張,犬齒用力一咬,原本癒合的皮膚再次咬破,黑色暗沈的血漬從梅琳的嘴旁緩緩流了出來。

我心頭一凜嚇了一跳,梅佳拉蒂應該也是,因為她用力握住我的手臂,神情非常緊張。

我安撫著:「別怕!梅琳很有本事,相信她。」

梅佳拉蒂點點頭。

梅琳沒有鬆口,一直咬住,血液也不斷流出來。

比較鎮靜的小修,拿起空臉盆,放在床旁接住流出來的黑血。

小修首先發現異狀:「咦!後面的血,顏色不太一樣。」

臉盆裡頭是暗沈的血,現在從梅琳嘴角流出的,是鮮紅色的血。

我對梅佳拉蒂致意,她總算稍微安心了點。

再過一會,梅琳終於鬆口,滿嘴是血,安德烈的傷口也是。

「梅姐,需要乾淨的水,謝謝!小修,麻煩你幫忙。」

「好。」「我也來。」

梅佳拉蒂和小修離開了房間。

梅琳開口說話:「小艾,傷口癒合就交給妳,我已經沒力氣了。」

「謝謝你,叔叔沒事了嗎?」

「不能這麼說,血液裡的毒性已經淨化,但是臟器裡的積毒要靠他自己排出來,我想再一兩天就差不多,不過他很衰弱,這兩天還是得靠靈力續命。」

「謝謝梅琳,剩下的交給我們吧!」

梅琳眼睛再次發出淡藍光芒,全身毛髮直豎,沒多久,臉上的血漬全都消失,而且全身毛髮更為白淨,連灰塵都一併清除。

我笑著說:「難怪梅琳都不用洗澡,原來是這樣保持乾淨的啊!」

「當然,梅琳我可是非常愛乾淨哦!我去客廳睡覺,沒事別吵醒我。」

「梅琳先休息,辛苦妳了。」

說完,梅琳從門縫鑽了出去,剛好梅佳拉蒂和小修各端一盆清水回來。

小修:「梅琳她……」

「梅琳沒事,用了不少靈力,現在必須休息。」

梅佳拉蒂:「那父親怎麼樣?」

「也沒事了,不過這兩天還是要用靈力續命。」

梅佳拉蒂:「謝天謝地,幸好有妳們在。」

傷口洗淨之後,我發動療癒術讓傷口再次癒合,為了給叔叔續命,我將靈力灌入他體內,最後由小修幫著換上乾淨的床單,他不斷碰觸安德烈,梅佳拉蒂似乎有點吃驚。

有小修在真好,當他認為有需要,會毫不猶豫立刻出手,完全不會感到尷尬,不像精靈受限於碰觸肌膚的忌諱,難免畏縮不前,我雖然也有受到人類影響,但畢竟僅限於萍姐與小蕾能放開心胸,連梅佳拉蒂也做不到這個地步。

叔叔總算脫離險境,照顧也告一段落,此時小蕾通知晚餐已準備好,確定叔叔呼吸穩定,我們才離開房間。

晚餐後,小蕾端上茶水,叔叔已經穩定暫時不需照看,我們坐在客廳裡聊天。

「父親退燒了,情況有在好轉,真的非常感謝小艾。」

「梅姐要感謝的是梅琳。」

「我是想對她道謝,只不過……」

梅琳窩在客廳一角呼呼大睡,這姿勢一看就知道是累垮了。

「淨化毒素用掉不少靈力,先讓她休息吧。順便一提,剛剛治癒傷口時,我已經把續命靈力一併灌入,撐到明天早上應該沒問題。」

「太好了,今晚總算可以睡了,否則以我的程度,每隔五炷時間就得灌入一次靈力。」

「都交給我吧!以我的能量,一天只要用上兩次就夠了。」

「都交給小艾好嗎?我知道妳靈力充沛,但是也要能夠恢復……」

「梅姐放心吧!我吸收靈素的能力也很厲害。」

我笑瞇瞇看著小修這個專用靈素寶庫,他回了我一個苦笑。

「幾個月不見,小艾進步不少,以前練習爆烈,半炷時間還沒過,就在喊累啦。」

「我只是想偷懶休息找藉口而已,梅姐別提糗事呀!」

梅佳拉蒂:「小蕾小姐~也謝謝妳,不只是茶水晚餐,連打掃整理都做完了,真不愧是『最強女僕』。」

小蕾:「謝謝。剛剛車伕來過通知,明天一早,就有護理侍僕過來,到時候梅佳拉蒂小姐就輕鬆了。」

梅佳拉蒂:「好快!我聽說護理侍僕並不好找。」

小蕾:「靈劍士大人的交代,算是特權吧!」

梅佳拉蒂:「這要多謝小修閣下!不過,小修是沈默寡言的類型吶!」

小修:「請見諒!」

梅琳算在內有四位美少女,難怪小修會很安分,他不擅長與女性交流。

我笑著解釋:「小修很溫柔,總是被女孩子欺負。」

聊到正當開心時,小修發現了異狀,提醒我們看向大門。

——大門砰一聲被推開,嚇了大家一跳。

「哥哥!你回來了。」「卡拉貝爾哥哥!」

只有梅佳拉蒂和我認識卡拉貝爾,不過小修和小蕾並不意外,梅琳還在呼呼大睡。

五十多歳的他,神情從焦急轉為驚喜,喘著氣:「公……公主?艾莉絲公主?」

「卡拉貝爾哥哥你好,是我艾莉絲。」

「真的是妳,太好了,誒——」卡拉貝爾想起一路衝回家的原因:「公主抱歉,稍後再談。小梅——父親呢?」

「在房間,他現在——」

話還沒聽完,卡拉貝爾就已經衝向房間,還是一樣的急性子。

「真抱歉,哥哥擔憂父親,我去和他說明狀況,請在客廳稍坐一會。」

梅佳拉蒂離開後,小蕾搖著頭:「不妙!卡拉貝爾一進門第一眼先看的是小艾,第二個才是梅佳拉蒂,對我和小修視若無睹,可能被當成僕從或是護衛。」

小修:「無所謂,我一直都是公主的護衛。」

我瞪著小修:「平時說是護衛我沒意見,但是現在小修只有一個身分。」

小蕾:「沒錯,『靈線羈絆者』要堅定立場,否則小艾無法順利處理。」

小修悻悻然:「我明白的,也不會退縮。」

卡拉貝爾回到客廳,神情已恢復從容,應該是梅佳拉蒂的說明讓他安心了。

「艾莉絲公主,卡拉貝爾有禮!真不好意思,我剛剛才回到新安達魯,在城務廳覆命時,聽說父親昏迷,一時情急舉止慌亂,還請見諒。」

卡拉貝爾邊說邊向我靠近,無視小修和小蕾。

「卡拉貝爾哥哥,沒關係的!叔叔現在沒事,請放心。」

不對,他太靠近了,我不由自主往後退一大步。

「梅佳拉蒂說了,是靈狐幫了父親——」

卡拉貝爾話沒能說完,因為小蕾前進一步硬擋在我前面,一手抵住他的肩頭,卡拉貝爾這才發現不對,主動退了一步。

小蕾低頭行禮:「抱歉!請對『夫人』保持禮節。」還特別加重了語氣。

卡拉貝爾大吃一驚:「夫人?」

見他不再往前,小蕾默默退開,對我點點頭,我明白她是故意的。

此時梅佳拉蒂也回到客廳,禮節上應該由她來作介紹,不過我等不及了。

「卡拉貝爾哥哥,容我為你介紹,這位是我家女僕,蕾菲亞娜,也是我的好姐妹,平常都是以小名相稱,感情非常好。」

「卡拉貝爾先生,您好!蕾菲亞娜剛剛失禮了,抱歉。」

「妳好。」

「躺在那兒的雪狐叫做梅琳,是靈狐,也是我的誓約靈獸,今天全靠她幫叔叔解毒,不過,靈力消耗過度,先讓她休息吧!」

「多虧梅琳幫忙,公主是誓約主人,謝謝妳也是一樣。」

「這位是小修,是我的羈絆者。」

故意把小修放最後一個介紹,簡短一句輕描淡寫,希望就此無事帶過。

「卡拉貝爾先生,小修有禮了。」

卡拉貝爾呆住沒有回禮,小修保持靜默不語,有點尷尬。

「這……這不可能。」這是卡拉貝爾回神的第一句話。

梅佳拉蒂出面圓場:「哥哥,是真的哦!這件事全王國都知道。」

卡拉貝爾:「不可能!如果能有公主的消息,我一定早就知道。」

「卡拉貝爾哥哥,我已經不是公主,現在是用『小艾‧魯迪因德』這個名字。」

梅佳拉蒂:「沒錯,里德修拉的靈劍士修‧南宮,他的羈絆者就是小艾。」

卡拉貝爾直視過來:「公主,這是真的嗎?」

果然無法輕描淡寫,解鈴仍需繫鈴者,最後還是要我自己說明白。

「是的!小修是我的靈線羈絆者,而我是他的妻子,彼此相愛,約定相伴一生。」

這幾句害羞話,我是看著小修說的,只有他能給予我這個勇氣。

卡拉貝爾大叫:「我不能接受,公主明明才十六歲,不可能締結靈線。」

我眉心一緊有點生氣:「難道要我們証明?」

有咒術能查覺靈線羈絆,但不是每個精靈都會,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相擁接吻,觸動靈線發光就能被目視,在公開場合如此,是極為羞恥的事。

梅佳拉蒂趕緊圓場:「公主不可能撒這種謊,小修是靈劍士,也不可能假造資料,哥哥不要無禮。」

卡拉貝爾緊盯小修,氣勢有如山雨欲來,我移步到小修身邊,牽著他的手,堅定自己的立場。

「不到一年的時間,怎麼可能會有羈絆者的感情?你用了什麼惡劣手法欺騙公主?」

梅佳拉蒂忍耐不住大喊:「哥哥——」

小修抬手阻止梅佳拉蒂說下去,拍拍我的肩,又往前一步親赴火線。

「正如卡拉貝爾先生所見,公主與我就是羈絆者的關係,撇開年紀與交往時間,你絕對比我更清楚靈線羈絆是怎麼一回事。」

「我就是不相信,我和公主認識十幾年,我很清楚她,就算你是靈劍士,也還是個平凡小鬼,不可能配得上公主。」

「真的認識十幾年?用說的我也不信,斗膽請教,你說得出艾莉絲是什麼模樣嗎?」

我很高興小修沒有退縮,而且還反擊卡拉貝爾,他沒用禮語回應,恐怕會被認為是挑釁,但我知道,他只是一著急就會忘記而已。

「哼~公主的美麗不在話下,舉止大方,對人和善,不管到哪都是一張笑臉,公主的本身就是完美的化身。」

小修看我一眼——

「唉~請你別再執著眼前的小艾,她並不是你認識的那位公主。」

「你在胡說什麼?」卡拉貝爾的疑問,也是我對小修的疑惑。

小修朝著我微笑地說——

「比起美麗,悲傷模樣更惹憐惜,無法放任不管。」

「看似大方,不喜歡的蔬菜卻總是偷偷塞進我碗裡。」

「說和善也沒錯,卻一直對我任性耍賴,我一點辦法也沒有。」

「整天笑都不嫌累,卻只有我才知道,她總在最開心時流下眼淚。」

「第一次見面,給我的印象就是愛撒嬌,很不幸,到今天她還是一樣最愛撒嬌。」

「我知道她的許多祕密,那是她主動分享給我的,而我打算和她一起守護這些祕密。」

「我最驕傲的一件事,就是她願意為我吟唱詩歌,我無比感激。」

「她總是不說痛苦,默默為我付出,即使可能讓自己孤獨後半輩子。」

小修這才再度對上卡拉貝爾的視線:「我不知道你的完美公主究竟是誰,但眼下這位就是我所知道的刁蠻小精靈。」

我忍不住流下了淚,那是最開心時候的眼淚,我要把小修這幾句話好好記住。

小修繼續說著:「締結靈線的時候,我心裡頭是萬分不願意,因為我很害怕,擔心會給她帶來不幸,如果這就是卡拉貝爾先生所說惡劣手法,我再多辯解也沒什麼用吧!」

現場一片寂靜,只有梅琳的鼾聲輕微作響。

卡拉貝爾似乎冷靜下來,我想他也該放棄了吧!

但是——

「修閣下,我要提出決鬥!」

小修驚訝不已,我也是,我認為已經說得夠清楚夠堅定的。

梅佳拉蒂急了:「哥~太亂來,小修是靈劍士……」

不理會妹妹,卡拉貝爾又對小修說:「做個了斷吧!」

「就算勝券在握,我也絕不可能拿小艾當做賭注。」

「那就展現你的覺悟,如果你嬴了,我就承認是羈絆者,從此把公主當做妹妹看待,絕不糾纏。要是你輸了,我絕不會認同,就算用上『預定羈絆者』的名義,遲早都要把公主搶回來。跟我來吧——」

卡拉貝爾完全不等小修同意,逕往後門方向大步走去。

梅佳拉蒂對小修說:「請拒絕哥哥,他是不甘心一時衝動,過兩天就好。」

小修:「不,有些事就該儘早了斷,逃避是不會有改變的。」

我上前抱住小修的手,心裡很不安。

小修摸摸我的頭:「別怕,我的覺悟會讓卡拉貝爾知道。」

他又對小蕾說:「兩把寶劍,聖劍就不必了。」

小蕾取下寶劍和小修的聖劍交換:「擔心聖劍會重傷卡拉貝爾嗎?」

「如果重傷和小艾有『十幾年交情』的卡拉貝爾,會招來怨恨的。」

我嘟著嘴:「要是輸了,回去就要你好看。」

「我可不希望自己的羈絆者一直被糾纏,去去就回來,相信我吧!」

小修是不會輸的,但這種事就算嬴了決鬥,也不是真的就嬴了,

交情撕裂殆盡,絕對是雙輸,勝負根本沒有意義,

我明白,就算是明白,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小修~拜託你了!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