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四十二黑章 黑之滅亡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10-24 3:03:24am

奇幻·玄幻


「你說有事找我是什麼意思?」

隊長這個人基本我沒和他有什麼交流,不如說我到目前為止加上這一次只見過他三次。

記得第一次見面是在討伐幻魔的時候,當時我還誤以為隊長是清掃組而向隊長開槍。要是那時候石能沒及時出現後果可就不堪設想。

而第二次是在遇見【男子前】不久,我解除了隊長保護妹妹的任務。

那之後就好一陣子沒看見隊長了。

「那個……對不起隊長。上次那個……」想起每次遇見隊長時我都對隊長說了很過分的話,立刻先向他道了歉

不過隊長貌似不知道我為何向他道歉,維持著他那張兇狠的眼神盯著我看。

說真的隊長那無時無刻冒出的殺氣每次都讓我冒冷汗還有種想吐的感覺,但相比第一次來算好許多了。

畢竟第一次可是連動都不敢動呢。

大概是經歷太多危險,對這種事情產生免疫力了吧?

但這並不是值得高興的事情……

「先不管那種無聊透頂的事情,現在我命令你給我站好。」隊長打斷了我誠心的歉意,命令我

「哈?」

隊長不給我任何思考的時間,他以神速出現在我的面前向我揮出直拳。

但這一拳可不是單純的揮拳,那力量早已經超越普通【直拳】的程度!

以上的推論,是我在面對隊長拳頭的時候清楚見到那拳頭的力量誇張得把空氣都扭曲才得出來的!

我在千鈞一髮勉強躲開但還是被那強大的【拳壓】給裝飛去一旁!

被撞到一旁的我還見到隊長拳頭的方向竟然還將一輛車給打出了一個大洞!

要是這裡不是【幻界】的話肯定已經傷及旁人。

「你在搞什麼啊?!很危險誒!」我衝著隊長怒吼

「……不能就老老實實被我殺死嗎?」

真不明白為什麼每次我遇見隊長都沒什麼好事。現在隊長還要我的命!?

我知道我不是隊長的對手所以在這裡我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立刻逃跑!

但在我轉過身準備逃走時,隊長已經在我轉身方向出現還順手準備抓向我的腦袋!

如果在這被抓到的話隊長說不定會直接把我的腦袋給碾碎!

「幻牙輪刀!」【幻牙輪刀】這是我為自己的能力取的名字。沒有什麼意義,不過是覺得畢竟是自己的能力還是取一下名字比較好。

我召喚出幻牙輪刀準備打偏隊長的手以免遭到被碾碎腦袋的命運。

「無聊……」隊長無視并直接貫穿破壞了我的幻牙輪刀!

貫穿了幻牙輪刀的手速絲毫無減,還加速直直往我腦袋的方向一抓瞬間破碎,大量的紅色液體從隊長的手中體噴出!

「……哼,真不明白為什麼你們一個兩個這麼這麼喜歡增加我的工作,這很好玩嗎?」

隊長盯著手心中的紅色液體,細心一看紅色液體根本就不是血液更不是我的腦漿。

而是已經被隊長完全碾碎成西瓜汁的西瓜。

原來就在我的幻牙輪刀被貫穿的瞬間,有個人影用西瓜代替了我的腦袋同時還瞬間將我給救走。

我抬頭一看將我救走的人竟是那一直對我毒舌的鐵布拉?!

「鐵布拉你為什麼會……?!」

「哼!別會錯意了我可不是來救你這垃圾的!我只是高興才這樣做罷了!廢物!就是現在!」

鐵布拉的一聲號令下,隊長四周地面冒出許許多多的紋路觸手瞬間建起一道簡單又致命的紋路之牢將隊長給完全關起來。

暫時封印了隊長的行動。

「……想困著我嗎?」

隊長望向不遠處正使用【虛空星夜】封鎖他行動的御那

「哼,反正這爛東西很快就沒了,到那個時候就是你的死期了,滅。」隊長明白這是由御那的能力做出來的,還知道她不能長時間控制自己的力量所以他耐心地等待著御那控制能力的極限到來。到那個時候隊長就會再度回自由的狀態

「呵呵呵,這可難說。勸你還是不要小瞧我精心培養出來的廢物比較好。這招【虛夜牢獄】可是連我也感到棘手的招式呢。」鐵布拉看似信心滿滿。如果這不是裝出來的,那即是說鐵布拉他相信御那能長時間控制自己的力量

隊長看向正用充滿了殺意的眼神緊緊盯著他的御那。

御那能發出這麼強烈的殺意全是她最喜歡的人【幻神·滅】差點就被隊長給殺害。

所以她饒不了想置我於死地的隊長。

「……原來如此,靠著殺意來維持這些紋路的強度與持久性嗎?不過我還真沒想到區區小孩能有非一般的殺意,這裡是我失算了。」隊長絲毫沒有感到緊張,感覺上還有些

「哈哈哈,這是求饒的意思嗎?」鐵布拉見隊長沒有手段對付御那的能力,開始囂張起來了

「鐵布拉,你明白你現在已經不是清掃組的人,已經沒有權利可以對付我,但身為你隊長的我卻有那個權利可以視情況殺死部下。現在我還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要是政府機關知道你現在的所作所為,何況還是對自己的隊長。你以為政府機關會簡單放過你嗎?」隊長想說服鐵布拉讓他收手好方便殺了我

「哈哈哈,政府機關現在正被那男子的事情搞得雞犬不寧,可沒時間理會內鬥這種無聊事!倒是你還是緊張你自己吧!你現在的生殺大權可是掌握在我的手中!要是不想死就告訴我你要殺死這垃圾的理由!」

「呼……沒法溝通嗎?看來這工作肯定不會簡單結束了。」隊長見無法與鐵布拉溝通,深深可惜地歎息了一聲

這時鐵布拉沒有注意到,御那的精神已經不受她的控制。

因為【殺意】是一個稍微不注意就會使人陷入瘋狂、幹出各種傻事等一種不穩定的情感。

還沒更深學會控制這種強烈情感的御那現在逐漸被殺意沖昏頭。

困著隊長的紋路之牢已經不受控制甚至攻擊關在內部的隊長!

「御那!停下!」當鐵布拉注意到并喊止御那時已經為時已晚,紋路的暴走已經停不下來了!

本以為隊長會這樣被御那殺死,但在隊長接下來的行動卻讓我和鐵布拉意識到這個隊長平常的冷靜並不是裝出來的。

而是一種【絕對】的理性和智慧才會使他能在各個嚴酷的事態中解決任何問題!這大概也是隊長能當上隊長這個職位的理由吧?

隊長撿起地面一顆小石子,并以一個彈指將小石子射向御那。

石子以飛快筆直的速度不偏不離擊中御那的額頭中心造成輕度腦震蕩強制讓她昏過去。

封鎖隊長的紋路之牢也隨御那的昏迷消失,隊長成功重獲自由。

「這什麼怪物……」鐵布拉閃現出方形大劍準備與隊長對抗!

在鐵布拉閃現出武器的瞬間,隊長已經以神速來到鐵布拉的身後,隊長強烈無比的殺氣使鐵布拉不禁感到膽顫心驚。死亡的感覺深深在鐵布拉的心中扎根使他無法反抗。

「下次再增加我的工作的話……可不會就這樣了事了。」隊長才說完,無數的衝擊往鐵布拉的身上攻擊,鐵布拉就連簡單的防禦都做不到活活被打成重傷!

雖然不敢相信,看來是隊長的攻擊速度快得誇張,才一眨眼的時間已經對鐵布拉的身體進行了無數次的攻擊。

速度還快得鐵布拉的身體都跟不上,過了幾秒隊長攻擊才呈現在鐵布拉的身上。

鐵布拉倒下的瞬間隊長讓鐵布拉和御那離開了幻界,好不再次妨礙。

「這下就沒人打擾了。」隊長將直線再度放在我的身上

「幻牙輪刀!」

「還想反抗嗎?就憑你那丁點殺氣都沒有的能力?」隊長說話帶點煩躁的語氣,看樣子他真的很想快點殺了我結束一切

「這不是當然嗎?!連要被殺的原因都不知道誰會白白等死?」

「知道原因你就會乖乖被我殺死嗎?」

「誒?不是這樣的……」

「那樣我就告訴你。」

「拜託聽我說話啊……」

隊長無視我,并道出他為何要殺我:

「我就大略說了,昨晚那個【男人】來找了我。」

「那個男人?難道是……」

「閉嘴,聽我說完話行嗎?」

那你倒是聽我說話啊!

雖然心裡這麼想但我卻沒那個膽反抗隊長,只能將這番話吞回去肚子里。

「他讓我殺光政府裡面的人藉此來遷怒你。」

「這…這不是很不得了的事嗎?!為什麼不立刻和我們說現在才說出來啊?!」

真不明白隊長在想什麼,明明是這麼重要的事情卻不和大家說,果然他根本沒有當隊長的資格!

「因為完全根本沒那個必要,只要殺了你那個男人也沒有理由再搞山一堆的事情出來。也就省下許多麻煩增加我的工作。這就是我得出來最快解決一切的【答案】。我已經說完了,你可以去死了嗎?」

「等等,等等,等等!別自己擅自做決定!我也是人,是一條命!別說得好像死不死掉都無所謂那樣啊!」

隊長懶得再聽我廢話,以一步助跑加速瞬間來到我的面前。就連那可怕的拳頭都已經揮出。

我明白直接吃下隊長的拳頭百分百會死,所以我並不打算坐以待斃!

「呼啊啊啊啊啊!」我胡亂揮動幻牙輪刀,只要稍微擦到隊長的身體我都能夠削減隊長對我的殺意,希望這種賭博似的方法有用……

「你在看哪裡?」隊長的聲音從我的身後傳來

原來剛剛見到的全是隊長的殘像,我立即往後斬去。但沒想到就連後面那個也是殘像?!

在哪裡?隊長到底在哪裡?

四周都沒有隊長的身影……四周?

難道?!

我立即往上看,隊長憑空站在空中。

為什麼隊長能在空中飄著?

不,說飄根本就不對,那是很輕鬆地【站】在空中。

「好奇嗎?為什麼我能站在空中這件事?大多數人都認為【幻界】不過是保護現實的結界,但幻界能做到的事情遠比那個還要多。不過,反正你也不需要知道這種事情,因為你馬上就要死了。」

怎麼會……隊長只要一直在空中的話我根本連隊長的一根汗毛都碰不到……

「是時候該結束了。雖然這非常耗我的體力,但這招式可是足以能將天空給擊碎的強大一擊。放棄逃跑吧、好好體會吧、感到光榮吧、然後消失吧……」

大量的黑粒子開始往隊長的手上集聚,放眼看去四周已經連一絲的黑粒子都看不見,全都集中在隊長的手中。

我聽亞晴說過,黑魔使如要使出強大的招式需要吸收存在於空氣中的黑粒子,而且吸收越多能力越強。

隊長那拳頭已經絲毫看不見。到底是需要多么大量的黑粒子才會變得無法透視到那隻拳頭?

我完全無法想象如果吃下這一擊的話會發生什麼事。但我知道在那前方的結果肯定是死亡!

我再度提起了幻牙輪刀準備擋下隊長這一擊!

雖然覺得不可能!

完全不可能!

肯定不可能擋下但我現在能做的也就僅剩下必須【擋下】這一擊的選擇了。

「已經沒人救得了你了,在我的殺意下光榮消失吧。【破天】!」隊長說完的瞬間,他朝著我的方向將右手的黑粒子射出。黑粒子化成巨大的能量向我射來,這一擊不止像是會把我給殺死,仿佛可能連我所有存在都能消滅。

這股巨大的能力碰到了幻牙輪刀之時,一道黑光閃現瞬間造成巨大爆炸。四周的一切都被捲入【破天】造成的爆炸中,就連我也無法倖免。

當沙塵逐漸消散時,現場只剩下隊長的身影在空中站立著。

破天的威力讓地面形成了巨大坑洞,從坑洞看來這威力至少有男子【鼓動命脈】三分之一!

「結束了。」隊長以高傲的口氣自言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