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西依城 - 11.寒冷之梦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10-15 6:44:32pm

奇幻·玄幻


白色浓雾导致视线受到了阻碍,什么都看不清楚,除了那白茫茫一片。阿唯有些困扰地站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他很无语,真的很无语。明明只是睡个觉而已怎么就仿佛进入了另一个空间,虽然这个空间除了白雾还是白雾。

他扶额,犹豫着是否该踏出一步,但又怕自己一旦踏出这一步就永远走不出这个白雾形成的空间。

这是梦境,还是现实,阿唯实在分不清楚。

最后他还是选择了踏出这一步,丝毫不畏惧地笔直前进,浓雾也仿佛渐渐散开。

然后,他在雾散的瞬间,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跟他一样拥有冰蓝色眼瞳的人。

谁?这是谁?

冰冷的寒意,侵袭了他的知觉,甚至将他的身体每个部位都给冻结了起来。

冰蓝色的光点,四处飘散,却不知从何处飘来。

阿唯有些怔愣,却也很迷茫。但是,他现在快冻死了……

真的快冻死了……

“……醒……唯……醒……来……阿唯!快醒来!!”

空间瞬间扭曲,唯独那冰冷的寒意依在。阿唯只剩下纯粹的天旋地转,眼睛闭上。然后他又再次睁开双目,整个人都在颤抖,嘴里呼出的都是白色的气体。

他想要说话,但他很冷,仿佛那是自体内发出的寒冷。

司湫语皱着眉头地拿起被子把阿唯给裹起来,时不时看了看这房内的情景,深感头疼。

这个房间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被冻结,呈现出冰蓝色的美感,但房内的温度低得犹如在一座冰山里,冷得令人受不了。幸好司湫语不是人类,还算是能够抵挡得住这份寒意。

先不说房间被冻结,仿佛失去控制的冰蓝色粉雪不断涌出。

“冷……好冷……”

“阿唯,阿唯你先冷静点,快点控制好你的灵力,要不然这整个宫殿会变成冰殿啊!!”

无论如何都好,现在司湫语的任务就是想办法让阿唯稳定他的灵力,要不然这个宫殿真的会被阿唯给变成冰,到时候这宫殿真的课余被称之为冰殿了。

然而阿唯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他的思绪全都还在方才的梦境里,本人也不断泛出更多的冷气。

咬咬牙,司湫语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都好,阿唯是不可能听得见的。他立刻咬破指腹,直接把淌着血的手指点在阿唯的额间。

时之轮毫无预警地自动浮现在他的身后,并缓慢旋转,只是那时逆时旋转。

“轧……轧……轧……”

轮盘转动的声音是如此的清晰,阿唯也像恢复了知觉,耳朵微微动了动,手指也不再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臂。

“小、小语……”

“谢天谢地你总算恢复知觉了……呃,不对!阿唯你快点把你的天赋给收起来!!”司湫语一听见阿唯的声音,立刻高兴起来,但很快的他就无法高兴起来了,因为阿唯的粉雪晶体居然连他这个时之神都快冻结了起来。

稍微恢复了精神的阿唯也不敢怠慢,赶紧地控制他那不稳定的灵力,把那些粉雪晶体全都收起来后,房内的温度也慢慢回升,被冻结的物品也解除了冻结的效果。

可阿唯又倒了下去,却不是昏迷。

司湫语都大口大口地喘气着,坐在阿唯的床边,没好气地瞪着他。

“抱歉……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

“那么你是不是梦到了什么才会突然间变成这样?”

“或许吧……但是我只记得一片白雾还有跟我相同的一双冰蓝色眼瞳。”阿唯略略整理了一下方才的梦境,把所记得的都说出来。

司湫语听了,先是沉吟片刻,旋即他便把阿唯给弄晕,还顺便弄了个结界之后就离开他的房间。

房门外,奥依斯塔人站在门旁,背靠着墙,眼神也不知道在看哪里。

“失控之冰……”

“呃……抱歉。”司湫语真的很替阿唯感到抱歉,毕竟这个宫殿可是奥依斯塔所拥有的。

“没事,我……无所谓。他比较要紧……”奥依斯塔幽幽地说道,然后转身离去。

司湫语看着奥依斯塔缓慢离去的身影,实在不晓得该对他说什么才好。他知道奥依斯塔承受的压力很大,无奈那个压力并非他这个外人能够插手的。

既然人都走远了,司湫语也不再继续看下去。

他环顾四周,确保这附近都没人之后,忽然抬手凌空划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奇怪图阵。那并非术式图阵,也不是传送阵,因为这是一个很复杂的图阵,虽然这图阵闪耀着的光芒是银白色,是司湫语所代表的颜色,不过这真的不是什么术式图阵或传送阵之类的。

银白光芒瞬间闪耀,司湫语的身影便被这光芒吞噬。然而,眨眼间光芒瞬即消失,这廊道仿佛什么事情都从未发生过。

话说司湫语离开没多久,夏科冯正好从另一边缓缓走过来,来到阿唯的房门前。基于礼貌,他乖乖地敲门。要是换作以前的他,他哪会这么礼貌呢?是说,在阿唯面前,他也不敢造次,也不敢冒犯阿唯。

没办法,谁让阿唯不仅仅身份高贵,就连那实力可说是完全碾压在真魔族当中实力其实很强的自己。

敲了门却没有得到回应,夏科冯感到很困惑,于是迳自打开了门,却感受到了残留的一丝寒意。

床上,阿唯似乎还在熟睡。

当然,夏科冯岂会知道阿唯熟睡的原因不过是单纯的被打晕,而且还是被自己人打晕呢。

可不一会儿,冰蓝色的粉雪晶体莫名涌现,并且飘散开来。

不但如此,阿唯身上似乎有某种东西正缓缓漂浮出来,悬在半空之中。

那是阿唯的手链,当初的五颗水晶只剩下四颗,但重点在于这突然之间的手链怎会自己冒出来。

“唔……不要……”

梦呓般的话语虽然不怎么清晰,但还是可以大致上作出一个猜测。夏科冯只能大约捕捉到阿唯不断地重复“不要”这个词,其他的都听不太明白。

下一刻,房内四周又出现了冻结的状态。

“该死!我才离开一下子怎么这么快就出事情啊!”司湫语气急败坏地直接从某个漩涡走出来,再次唤出时之轮,想办法制止阿唯,不让他继续失控下去。

夏科冯看得一愣一愣的,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这情况很明显非常糟糕严重。

到底阿唯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