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XXI - LXXX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10-20 10:06:46pm

其他·同人


“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把这两包药带回去,黄色的药丸是维他命,头晕的时候吃的,另外白色的是止吐药。”

坐在医生的办公室里,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医生的话,想着早上发生的事以及担心着灵珑的状况。

今天早上,按照工作计划跑到了被害者的宿舍进行调查。随意翻找两个小时以后我开始感到不适,想要问清楚情况的时候才发现灵珑昏倒了。硬拉着她,走出房门的那一刻碰巧遇见因为等得不耐烦而上楼的乐寅。

两通电话,先生那一边以及急救车都冲了过来,然后就到了这个时候。

“刘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回过神来,发现医生疑惑地看着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我还坐在这里一动不动。

“没,没什么……”我苦笑着说:“……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而已。”

虽然和我刚才所想的万全没有关联,但这确实是我想要知道的事。如果只是我一个人头晕想吐的话也就算了,可能是我自己身体不舒服生病了之类的但就连灵珑也出现问题了,而且她还比我严重。

“老实说,这我也不知道啊,这我也是第一次见……”医生轻叹口气,说:“而且妳朋友的程度严重许多,按照常理来说妳们两个的情况应该会一样才对,她会晕倒的原因大概是因为生理期加上不明因素。”

是这样啊……

“还有什么问题吗?”医生问。

“她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我是建议让她在这里住一天检查,当然,如果要回去的话也是可以。”

按照她的性格来说肯定是要回去的啊……

与医生道谢以后打算离开的我刚打开门走出去的那一刻便看到乐寅。乐寅他站在门边,看到我以后打了声招呼。

“医生有说什么吗?”他问。

“没有。”我摇了摇头,说:“只是说灵珑的情况的原因而已。”

大概是这样的吧……这么说来其实也是蛮合理的,论体能她比我好上几倍所以应该不会比我严重。

到头来,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这样。

“对了,你怎么过来这里?”我问,“灵珑那里怎么样了?”

“不放心所以就跟来了。灵珑那里没事,有人顾着。”

那就好。

必须重新整理思路,有必要的话就必须再去一次。但是,如果再去一次,结果又发生同样的事情的话应该怎么办才好?

回想在那房间里翻找的时刻,并没有找到什么特别的东西。尽管如此我们两人还是同时出现头晕、反胃的症状。这是什么原理?难道是有什么有毒物质在里面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其他住户不会受到影响呢?

“那个……”

“嗯?”

乐寅支支吾吾的,好像是在犹豫着是否应该把话说出来。

“被害人生前也有这些症状。”

哦……诶!

这么说的话不就代表我们差点就命丧黄泉了吗!

“不是我特地说出来吓妳的,只是我觉得这件事情有关联所以……”

“我,我明白……”

这样子的话,就代表那房间有异样,不然的话不可能进去的三个人全都出事的。看来是真的有必要再去一趟了,但是下一次应该准备些什么呢?

“妳觉得有什么问题。”乐寅说。

突然间这么问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啊……

“只能确定房间内还有什么东西没有被找出来而已。”

到底是藏在哪里呢?我和灵珑两人应该把东西都翻出来了才对,怎么会没找到不寻常的东西呢?我知道这一个重复了很多次,但我就是纠结于此。

“先去灵珑那里吧,江先生那里好像有话说。”

“嗯。”

我们两人快步走到了灵珑的病房那里,到了以后看见灵凤和老师两个人站在门外聊天。说是聊天,看起来比较像是老师在开导灵凤吧……她的表情时而担忧时而恼怒,看起来就像是在闹脾气的小孩子一样。

“啊,娜资妳没事吧?”

她大概是听到了我们的脚步声所以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以后这么问道。我回答说我没事以后她却把矛头指向了乐寅,说他想要找轻松的工作结果出事了,一直到我解释说分配工作的是灵珑以后她才罢休。

走进病房,看见先生正与灵珑的父母谈话,而灵珑只是躺在床上静静地听。当然,这种情况只维持到我们走近为止。

“果然还是很奇怪,明明什么都没有却能让我们两个都出问题。”她邹着眉头大声地说,好像是特意想要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一样。

听到灵珑那么大声说话,伯父伯母两人同时训斥灵珑。内容嘛,就不说了,就和一般的父母骂小孩一样,只是声量小了一点、语气温柔一点罢了。这也是当然的不是吗?自己女儿躺在病床上面哪能认真的骂?

在这之后先生把伯父伯母两人请到外头,说是委托内容不是很适合让其他人听见。当然,他们俩也是点了点头便往外面走去。

“昨天依说的那一个人……”先生在他们两个出去以后便开口说话。

“那个在住家离奇死亡的吗?”灵珑问,“怎么了?”

“死因是一样的。”先生说,“内脏功能失常所以死亡。”

果然不是意外啊……但如果是人为的话,是怎么办到的呢?

“附近的人有说他最近像是一直看到幽灵之类的东西,所以都认为是阎王爷要他命了。”先生无奈地说。

如果这世界真的有那种东西的话还真的说得通……毕竟他们常说‘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可能是时间到了没办法所以就直接让他们一命呜呼吧……只是,这会不会太随便了点?

但是,这不是真的。

“有头晕或者是呕吐的症状吗?”乐寅问。

“不清楚,但邻居都说他最近好像有点醉。”先生说,“你们那边那个有这样?”

“对,听说住他隔壁房的好像也会这样。”

这就有点奇妙了啊……

不只是死者会出现这些症状,就连附近的人也会这样吗……到底是什么东西啊?难道说是食物中毒?但验尸报告已经推翻了这一点,食物中毒死亡的话验尸是验得出来的。再说,因为食物中毒而死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吧?

“那房间有什么?”先生问。

“就和普通的房间一样啊,书桌衣柜还有床。”灵珑说,“是学生嘛,自然会有电脑什么的。哦对了,还有个看起来很高档的喇叭。”

诶?那很高档吗?我一直以为是个普通的喇叭而已啊……

“啊,说到这个……”乐寅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有人说他的房间一直有很奇怪的声音,像是蜂鸣什么的一样。”

有这种声音?

在我的记忆中,我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只有吊在天花板的风扇正在转动的声音罢了。

“妳们进去的时候喇叭是开着的吗?”先生问。

“怎么可能会注意到这个啊?”灵珑摊开双手,说:“看了一眼以后就到处在翻了。”

“那妳们有找到什么吗?”

“什么都没有。”

“果然如此。”

果然如此?

啊……

我怎么能忘了这一点?这不是自杀而是他杀,所以一定会有凶手。既然有凶手,那么我们什么都没找到是正常的,应该没有人笨到杀了人然后把凶器留在现场。但是,在这里出现了另一个问题。

“基本上可以认定是他杀,但是凶手是怎么进去就不知道了。”灵珑说,“窗口内部有防盗栅栏,而且没有被剪断的痕迹。”

对,就是这点。

从大门进去的话会被发现,但是窗口里面又有防盗栅栏,是推理小说常见的密室杀人事件啊。

“暂时先这样。”

先生似乎已经有了头绪但不打算告诉我们他想到了什么,只见他说完以后便看着窗外沉思。

如果先生真的想到了什么的话,那就代表房间内还有东西没有被找出来。还是那种东西被隐藏起来了?

之前看过一本书,里面有一节是凶手用画作杀人的故事。简单来说,凶手的画作颜料只要环境适合就能滋生霉菌,霉菌会散发某种有毒物质导致中毒。凶手就是利用这一点把画作送给了目标,然后让时间解决一切。当然,主角还是成功识破。

那之后的事情嘛,为了避免剧透就不说了。总之我的重点是这可能是同一个计谋,就是让房间里的某种东西受到感染什么的,这样一来我们就什么都找不到了啊。

“时间不早,我们先回去了。”

先生走到了门口处转过头催促。

“再见。”

道别之后我搭先生的车回家。当然,回到家肯定是先被问话。突然之间出事了他们怎么可能不担心啊?

完成每日例行公事,我躺在自己的床上,想着今天的事。

我们到底漏了什么可以产生变化并且让人死亡的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