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部 王城風雲之起 - 5-5 初犢無畏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10-27 4:31:55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3penjun.blogspot.tw/

---------------------------------------------------

撒莫達山谷,遠看風平浪靜,春雪遮掩下卻是暗潮洶湧,動物們被往來奔走的搜索隊嚇得四處竄躲,即使是惡獸,也感受到強大殺氣而不敢妄動。

山谷深處,在營寨的軍情室之中,坐在指揮座上的,並非指揮精靈吉爾斯基。

吉爾斯基恭敬地說:「瓦立培夫閣下,特地從王城趕來,請問有何指示?」

「不對吧?應該是你有事要對我報告吧?」

吉爾斯基有點心虛:「是『逆天』那小子亂說話嗎?」

「實話實說就不是亂說話,那小子我並不討厭,不過我痛恨不說實話的部屬。這個營寨指揮官應該還是我吧?」

「在下只是輔佐,指揮官當然是閣下!而且確實也是有小事發生,尚在處理,閣下在王城事務繁重,在下不敢叨擾。」

「這是第一次讓『入侵者』給跑了,如果是小事還無所謂,我擔心有一就有二,會越來越麻煩。」

「這兩個精靈逃命很行,不過,一個被毒箭射中,毒藥是特製的,就算跑出山谷也撐不過這兩天,另一個被飛龍追到末路,跳下瀑布,二百步距高度,不摔死也得淹死,現在正在下游打撈屍體。」

「屍體?確定沒氣才叫『屍體』哦!這說法會讓你鬆懈的。」

「抱歉!屬下會加派追捕隊員繼續搜索。」

「不,我今天並非來叨唸你這件事,先把追捕隊撤回來吧!」

「誒?」

「『將軍大人』有令,養精蓄銳準備幹大事吧!」瓦立培夫把一個信封推到桌子中央。

吉爾斯基急忙取過拆封閱信:「太好了!但是目前正在融雪,行軍不易。」

「我知道,過幾天積雪就已融畢,也是我們突襲不備之時,務必一舉拿下。」

「明白!那麼現在?」

「為此,必須開始準備與佈署,攻城戰術必須不斷熟練。」

「屬下了解,全力備戰,閣下考慮沒錯,把心思放在兩個九死一生的精靈身上,反而會誤了大事。」

「我親自來就是要告訴你這件事,要好好準備。」

吉爾斯基把信看到最後:「屬下再確認一次,確定預定在十二日清晨嗎?」

「對!十一日由我輪值護城,進攻預定在十二日清晨,你還有五、六天能做準備。」

「原來如此!裡應外合,攻無不勝。」

「這時候倒挺聰明的。獨眼呢?怎沒和你一起?」

「去王城見他的搭檔。」

「真是不受管制的獨行劍士,獨眼回來後告訴他,進攻時讓他負責游擊,支援主力或是協助羅邦,由你決定。」

「明白。」

「馴龍者和飛龍是最重要的關鍵,要保持在最佳狀況。」

「這點也有掌握,飛龍的召喚演習,一直非常順利,正攻圍攻都沒問題。」

「就這樣,我回去了,不必送。」

說罷,瓦立培夫頭也不回離開軍情室。

「閣下請慢走。」

——由我決定巴瑞可的位置嗎?拖油瓶當然是丟給羅邦。

雖然是舊識,但是沒把寶貝弟弟平安帶回家,吉爾斯基心底絕不樂意與巴瑞可合作。

在安德烈家的寬敞後院裡,夜光石晶全被點亮,兩名雙劍士正在對峙。

小蕾和梅佳拉蒂分站我的左右,一旁關心注視著。

梅佳拉蒂:「哥哥真是衝動!」

小蕾:「上次對小艾出手的可惡精靈,被小修用巨大火球狠狠轟下深淵,屍骨無存。」

梅佳拉蒂:「閣下還能用咒術?好怕會出什麼事啊!」

不知道是擔心還是氣憤,小蕾都忘記梅佳拉蒂的存在,直呼小修名字;梅佳拉蒂反而混亂得以禮語尊稱小修。

小蕾:「不會太久的,這點程度,馬上就能結束決鬥。」

梅佳拉蒂神色難看,並非在意勝負,而是擔心哥哥的生命安危。

「梅姐別怕,小修會有分寸,不會亂用咒術,我的療癒術也沒問題,小蕾別嚇著梅姐,我也是會擔心小修的。」

「哼!要擔心的是那個無禮的卡拉貝爾,根本不必主人出手,我就能擺平。」小蕾對卡拉貝爾不假辭色,也不加稱謂,任何敵視小修的精靈,小蕾都不會給好臉色看,畢竟是小修的誓約靈龍,忠貞不二。

夾在中間好為難~但是我決意和小修站在一起,相信自己的羈絆者。

不出意料,小修的架勢是防禦,彼此沒有交談。

卡拉貝爾大喝一聲雙劍先攻,連不懂劍術的我都能明白,他只攻不守滿是破綻,小修的追星劍法也有類似劍路,相較之下,小修快得令對方無暇反攻,卡拉貝爾像是純粹的無謀之舉。

卡拉貝爾不斷進擊、逼迫,即使盡是破綻,小修也只是格檔、閃躲,並未反擊。

與以往的輕巧不同,這次小修每招都很沈穩,想用力道消耗對方。

我長嘆一聲,「就知道會是這樣。」

小蕾抱著拳:「小修溫柔得過分,不會是打算看誰先累倒吧?」

怎麼看都是卡拉貝爾會先累倒,明顯的呼吸差距。

「哥哥平常不是這樣,完全亂了套,胡亂攻擊根本就不是劍法。」

即便我們都能看出破綻,小修肯定更加清楚,如果卡拉貝爾正常出招,小修或許會全力以赴,但是面對慌亂暴走的對手,小修大概也在困擾該如何回應。

與小蕾說的勝負立分完全相反,已近半炷時間,這場決鬥只能算是死纏爛打,我想出聲阻止,但是看到小修堅定的眼神,決定相信著他。

狂暴術時間有限,卡拉貝爾終於無法繼續,後退好幾步,大喘休息。

「不反擊什麼意思?瞧不起我……還是在玩弄我?」

小修沒回答,不疾不徐,走向小蕾,把兩把寶劍交給她,還脫下露指護手套。

「小修……」「主人……」我和小蕾都不明白他想做什麼。

「相信我吧!馬上就了結這件事。」

小修走回中央,擺出架勢大聲說道:「既沒瞧不起,也沒有想玩弄,儘管來吧!」

我看過好幾次,是小修的合氣道武術,空手就能擊落安流爾斯靈劍士的單劍。

打落對方武器也不錯,都不會受傷,所以小修等到對方累了,應該也在計算之中,我稍為寬心了些。

卡拉貝爾感到意外而不敢貿然進擊,精靈不喜歡觸碰對方肌膚,更不懂徒手武術。

小修:「你不敢過來,那就我過去吧!注意了。」

說完直衝卡拉貝爾,但是接下來——

「啊!」「怎麼這樣~」我和小蕾大叫著,梅佳拉蒂驚訝得摀住嘴巴。

小修不是用合氣道,根本是以手代劍,而且也是只攻不守,招招攻入要害,卡拉貝爾被迫架劍回防,小修並未刻意閃躲,而是以手刀與劍正面相擊。

即使小修避開主刃,也不可能完全無事,不斷被劍刃劃傷割傷,我開始擔心了,受傷還能救,斷了可接不回去呀!

卡拉貝爾動搖著,但是小修速度非常快,他只能做到反射性防禦,沒多久,小修雙手血跡斑斑,地上都是血漬,卡拉貝爾的身上也是,小修似無所懼,動作越來越快。

梅佳拉蒂被嚇到了,用手遮住眼睛,發抖著低聲尖叫:「不要……不要……」

我也很緊張,但是我相信小修說的話。

我側眼望去,寶劍聖劍都被放在地上,小蕾唸唸有辭,額頭幾滴汗珠,兩手藏在身後,血漬滴落下來。

忠心的靈龍少女,起咒即時分攤主人受到的傷害。

我輕嘆一聲,伸手過去發動療癒術偷偷為小蕾治療。

小蕾沒有看我,擔心地專注在小修身上。

小修的猛攻擊中卡拉貝爾右手腕,短劍噹一聲掉落在地,小修沒停留,也完全不理會疼痛,只是一味追擊。

現在的小修完全不像劍士,如果要說,就像是不要命的猛獸一樣,一想到他是為了我,心裡頭好不捨,若不努力忍住淚水就會滴落下來。

卡拉貝爾的氣勢完全被壓制,取而代之的是恐懼與不斷後退。

小修不讓距離拉開,一抓到時機,不顧疼痛就用左手抓住卡拉貝爾的劍鋒,右手揑住卡拉貝爾的左手腕關節,卡拉貝爾痛得把左手劍放開,小修左手受傷過重,把搶來的劍交到右手,撲身肘擊,把卡拉貝爾推倒在地,用短劍抵住他的脖子。

卡拉貝爾躺在地上不敢亂動,說不出話。

小修先開口:「雖然對你很抱歉,但是~我沒有輸的選擇!就算是赤手空拳,我也絕對不會把小艾交出去。」

小修起身把劍丟在地上,退了回來,我扶住他趕緊進行治療,傷口很多還好都不深,小蕾不知何時就不見了,她應該是不想被看見自己流血的模樣。

當我為小修治癒傷口之後,小蕾端來水盆和溼毛巾,幫著小修清洗血漬。

梅佳拉蒂看著坐起身的卡拉貝爾:「哥哥,你的胸口……」

原來,他雖然滿身都有血跡,卻幾乎有八成都集中在胸部,心口更是一片通紅,大家都看的明白,如果小修拿的是劍,早已穿心而過。

卡拉貝爾整理好衣服,走向小修,我護在小修身邊,面無表情看著他——應該說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他。

「公主請別緊張,我不會再做多餘的事。」卡拉貝爾又繼續說:「修閣下,是我輸了,我並未打算搶奪公主,也知道嬴不了靈劍士,只是想藉此讓自己死心,只是沒想到,閣下居然能用如此手段,卡拉貝爾承認你是公主的羈絆者,閣下的那份覺悟,我完全能夠體悟,以後,公主就拜託閣下守護。」

「放心吧!我就是為此才來到這個世界。」

我笑了,小修這句話只有我聽的懂,小蕾也知道個大概。

卡拉貝爾點點頭,作揖行禮自行走回屋內。

梅佳拉蒂:「小艾別擔心,讓他去吧!哥哥過兩天就沒事了!」

「請梅姐好好開導,如果卡拉貝爾哥哥悶著,我也會難過的。」

梅佳拉蒂:「讓我來吧!閣下好厲害,難道不怕痛嗎?嚇壞我了。」

小修:「怎麼說呢?飛龍的尖角穿過肚子,那才真是痛的不得了,後來不管受到什麼傷,好像都沒有想像中的痛,可能是習慣了吧!」

小修得到靈龍的生命力,抗性也提高了,更何況小蕾還幫他分攤了傷害。

梅佳拉蒂:「穿過肚子?那會死的吧!」

小修:「是小艾救了我,不然真的會死。」

我抱住小修脖子:「小修救過我三次,我才只救你一次而已。」

梅佳拉蒂:「公主真不害羞,大白天就這麼抱著。」

「沒吶!這是撒嬌而已!」

小蕾清完血漬,扭乾毛巾,對小修說:「你不要不怕痛就自作主張故意受傷!我看得自己也好痛。」

明明很擔心,口氣卻很憤怒,很符合小蕾的個性。

「對不起,如果拿著劍,我擔心為了求勝而傷了卡拉貝爾。」

「哼~他受什麼傷我才不管,小修受傷我就是不准!」

「都說對不起了呀~這次是特殊情況,原諒我吧!」

「可是主人好帥,小蕾看了很感動,小艾也是吧?」

我嘟嘴說:「就算傷可以治好,我也會心痛,不可以隨便受傷。」

「好啦~明白!我會自愛的。誒~小蕾的袖口沾到了血漬,真抱歉!」

小蕾:「沒事的!」

小修你這個笨蛋,那是小蕾的血,是為你而流的血,現在只有我懂得心疼小蕾。

我放開小修:「梅姐~既然哥哥回來,我們也先回去休息,明天再過來為叔叔治療。」

「幸虧小艾及時出現,我差點就撐不下去。」

彼此招呼過後,小蕾叫醒客廳的梅琳,一起回到住處,卡拉貝爾應該還在調整心情,今天暫且忽視他吧!

後來梅琳知道錯過一場好戲,生氣著我們沒叫醒她。

使館安排的不是旅館,而是有庭院的獨立房舍,小客廳,兩間臥室,廚房、餐廳、浴室,一應俱全,白天還有侍僕打掃,能省下小蕾不少時間。

但是似乎難有休息時間,車伕告訴我們,使館通知明天早上到王城晉見陛下。

來到王城的第二天,早晨天氣仍然寒冷,不再下雪就已算是好兆頭。

「小艾可以放手囉!一早起來已經抱了好多次。」

小修才穿好衣服,我又從後面緊緊抱住他。

「任性、耍賴、刁蠻、愛哭又愛撒嬌,原來在你眼裡我那麼差勁啊!」

「我剛好喜歡這樣的公主大人。」

「我很感動呀!卡拉貝爾一點也不知道我真正的樣子。」

「他一直看到的是『公主』,而我看到的,是突然出現又哭又鬧的『艾莉絲』。」

「糟糕模樣全被你看過,不過我很感謝小修,沒把我睡著的樣子說出來。」

「那個不能說啦!小艾……那個時間……」

「再抱一下嘛!等一會你去王城就不在我身邊了。」

「我見完陛下就去找妳,不過四、五幾炷時間而已。」

我放開小修,幫忙拉好起皺的衣角:「確定讓我先去叔叔家?卡拉貝爾也會在哦!」

「他應該不敢攻擊妳,梅琳也會保護你。」

我才不是指這件事,「你不擔卡拉貝爾趁機接近糾纏我嗎?」

「不會吧!昨天他已經認輸了。」

「小修相信?」

小修搖搖頭:「說實話,小艾太有魅力,我一點都不相信他。」

「那你還……」

「我相信的是小艾!因為妳說了沒問題。」

「昨天的決鬥,要是有這麼乾脆就好,真嚇壞我。」

「嬴他不難,至於該怎麼讓他明白,我當時也傷透了腦筋。」

「小修表現很出色,我感動得都哭了。」

「呵~小艾先去客廳,小蕾和梅琳在等著,我把劍套綁好隨後就來。」

霍爾茲非常有效率,我們昨天才到新安達魯,就安排好小修今天早上晉見陛下,反正就是見見面,陛下問什麼就答什麼,問題就只有小蕾的合適服裝,昨天晚上,透過霍爾茲的幫忙,我們臨時趕去服飾店購置現成新裝。

一到客廳我眼睛都亮了:「哇~小蕾好美!」

小蕾頭低低臉紅害羞:「那個~我還是換回女僕服比較自在一點!」

「不行啦!今天是晉見陛下,不能隨便應付。」

淡藍色的連衣長裙,花飾與許多荷葉邊,氣質與小蕾相襯。

這套衣服是我選的,我選的是標準社交禮服,並非一般侍僕服裝。

「小艾沒騙我吧?王城女僕真的也是這麼穿?」

「沒問題的,妳跟好小修就行了!」

「我有記住,跟在斜後方兩~三步!」

「不必那麼拘謹,站在旁邊也沒關係!」

「慢著,小艾肯定在呼攏我,昨天霍爾茲卿說站旁邊的是羈絆者。」

「我從小在王城裡長大的,當然是我說了算!」

「小修才不會接受的啦!」

剛好小修從房間出來,小蕾的美麗吸引了他的視線。

我問小修:「你覺得小蕾如何?」

「嗯!非常漂亮,小艾很擅長選衣服,很搭配。」

「那小蕾穿這樣和你一起去王城可以嗎?」

「當然可以啊!」

我對著小蕾說:「小修說可以哦!」

小蕾臉色羞紅:「明明什麼都不知道就胡亂答應。」

我把小蕾拉到一旁,對她耳語:「我認真的,如果王城很亂,可能會遇到危險,拜託小蕾保護小修,而且他什麼都不懂,也要請妳幫忙指點。」

「放心啦!小蕾肯定會幫助主人。」

「所以,別離太遠,買這套衣服就是讓小蕾能大大方方的站在小修身邊。」

「真不知道小艾是故意捉弄,還是真心為了小修。」

「呵~兩者都有!」

「我就知道!」

「總之,拜託了,把小修平安帶回家!」

「嗯!交給我吧。」

小蕾與小修離開之後,我的馬車也到了,一來是擔心叔叔,急著幫他續命,此外,我想先確認卡拉貝爾的態度,萬一狀況不好,我打算就此離開,不讓小修碰上他,有梅琳在,還不至於會被為難,小修總是在為我著想,現在是時候輪我為他多擔待些。

所以我才不等小修回來,儘早與梅琳一同前往安德烈家。

小蕾機靈聰明,經驗豐富,又是小修的誓約伴侶,有她陪著,我也放心不少!

與艾莉絲道別後,我和蕾菲亞娜乘上馬車前往王城,她一身禮裝,美麗不輸公主,最有趣的是,她一直害羞似地低著頭,坐在對面不敢抬頭與我對視,與平時的冷靜淡然大異其趣。

不愧是王城,三層樓偌大的挑高建築,是我見過最宏偉的精靈建築,與里德修拉的城主官邸相同,全都是以石砌牆,堅固若堡壘。

步下馬車時,蕾菲亞娜拉著裙擺,有點不習慣,我伸手幫忙,她也大方地接受,晉見陛下其實不太難,有侍僕引導,而且主動說明注意事項,至於基本禮節得靠自習,侍僕會視作理所當然。

「小蕾~咦?」

看到我對她說話,小蕾從右後方移到我的右側。

「妳站那麼遠,我們怎麼說話啊?」

「主人忘了嗎?羈絆者才能站在旁邊,我是女僕啦!」

「我是不太介意規定,不過別站太遠,我很緊張,萬一說錯話要麻煩妳提點。」

「好的——」

呃……嗓音高了好幾度,蕾菲亞娜不會還在緊張吧?

跟著侍僕前進,很快就進入側廳,通過穿廊,來到正廳門外。

一位武裝精靈笑著迎接:「修閣下早安!在下親衛隊長斐西達,初次會面,有禮了。閣下第一次進王城嗎?」

「斐西達隊長,修~有禮,的確是首次進王城。」

「我會引導你晉見陛下,毋須緊張。」

「勞煩您了。」

「列席的有靈術士龐加拉度上卿,負責王都內政,靈術士娜美羅里大主教,是修道院長,靈劍士佐丹爾閣下,是目前王城的輪值護衛。名字和容貌都知道吧?」

「修已經牢記資料與圖像,辨識沒問題,但是召書中的班達基上將……」

「安排上稍為有點變化,靈劍士班達基上將負責王都防衛,最近騷動頻傳,以忙於國事為由缺席。但是王子與公主會一同出席,不必擔心,就坐在陛下左右,不會認錯的。」

「誒?我還以為只有晉見陛下與大臣。」

「呵~閣下可能不知道,大家都對『小精靈』靈劍士非常感興趣!王子殿下也是靈劍士,對劍術頗為痴狂,至於公主列席的原因,我不太清楚,或許是因為年紀相近吧!」

不愧是王城,舉目望去一大堆靈字輩的劍士術士。

「好大陣仗!」我開始緊張了。

「抱歉,在下姑且問問,閣下容貌與成年精靈無異,不會是虛報歲數吧?」

「修今年十八歲,或許也有虛報,但最多就是十九歲罷了,在下旅行多年,日子似流水,難免錯記一兩歲。」

「那倒無妨,一兩歲不算虛報,果然是史上最年輕靈劍士,打破王子殿下紀錄,他非常在意哦!」

「對王子殿下還真是抱歉。」

「當陛下認為可以結束談話,在下會走到閣下身邊,引導離開。」

「明白,麻煩斐西達隊長!」

「不再多聊,請閣下隨我而來,夫人也請跟上。」

夫人?

「不……」

正要解釋,斐西達已經走入正廳,我看著低頭的蕾菲亞娜,緊張?害羞?天啊!看起來比我更不可靠,太糟糕了,原本應該當我支柱的那個蕾菲亞娜跑哪兒去?

我們被帶往前方階前,階上中央是利德納陛下,右側是小公主莎娜伊美,左側是克羅夫曼王子,階前還有幾名持劍與持弓衛士。

「里德修拉靈劍士修.南宮前來晉見陛下。」斐西達引見完畢退至一旁立定。

我上前一步以蹲跪姿行禮:「陛下萬安!修.南宮有禮。王子殿下、公主殿下、龐加拉度上卿,娜美羅里大主教,佐丹爾閣下,一併均安。」

利德納:「修閣下不必多禮,請起身說話!」

其他精靈只是對我點頭致意,這是基本禮節。

蕾菲亞娜隨後上前一步站在我身旁,行禮致意,不管是羈絆者或是女僕都不需要開口,裙裝女眷不必蹲跪,只要跟隨我點頭行禮即可,這也是基本禮節,但是——

蕾菲亞娜就站在我的正右側,絕對是緊張得忘記位置,大殿之上我也沒辦法糾正。

稍為偷看她一眼,一臉羞紅,眼神飄忽不定,臉上掛著微笑,動作還算可以,看起來暫時不會有事,但是,我大概無法再依靠她,現在只能靠自己全力應付陛下。

「呵~修閣下,不必緊張!如此年輕,是第一次進王城嗎?」

「是的陛下,修自小浪跡山野,宮庭禮節多有生疏紊亂,尚請見諒!」

「無妨!第一次到王城,應對算是水準之上,應該要說,期望小精靈能安然自處正廳之內,很不容易。」

沒錯,我就是小鬼,真是抱歉!

「多得陛下和藹親民,修才能進退自如,守住分寸。」

稍為放慢說話速度,免得自咬舌頭,我很確定手心正在冒汗。

「說話得體,阿德列斯提拔新貴眼光還不錯。」

王子克羅夫曼見勢插嘴:「修閣下,我提個問題,希望能如實回答。」

「請殿下直說,修知無不答。」

「你真的——擊敗『疾風劍士』迪里特嗎?」

「是的,只不過是交流賽而已。」

「難道他有放水嗎?」

「雙方全力拚鬥,直至迪里特爵失去意識為止。」

「既是全力,嬴了就是嬴了,你可以更自傲一些沒關係!」

「但是天性使然,即使殿下允許,修也無法說出自傲的話語。」

「真是謙卑,我倒是很有興趣比試比試!」

「殿下這個……」

利德納對著王子說:「不可無禮,每個晉見的都要打上一場,下次誰還敢來啊!」

克羅夫曼:「我開玩笑的,別在意,哈哈!」

莎娜伊美:「才不是開玩笑,你明明很生氣,說『最年輕靈劍士』的稱號被奪走,一定要好好修理那個新科靈劍士。」

我苦笑著,看來最年輕靈劍士的名頭壞了王子殿下的心情。

克羅夫曼:「那個也是開玩笑的!『御龍劍士』名號響亮,可以請教源由嗎?」

「在下身上這隻短劍,名曰『御龍寶劍』,『御龍劍士』正是由此得名。」

「你是雙劍士吧?另一把劍似乎很不一樣。」

「另一把是『風行聖劍』。」

利德納:「慢著,『風行聖劍』?那是傑德瑞斯的佩劍吧?他還活著嗎?」

「是的,陛下~承蒙傑德瑞斯老城主相送,他正逍遙於瓊巴里山上。」

「好懷念的老朋友啊!聽說隱居了,沒想到會把最愛的寶劍送給你。」

克羅夫曼:「夫人身上那把劍,與你的『御龍寶劍』非常相似。」

克羅夫曼似乎對武器非常上心,話題常繞在寶劍或聖劍上,但『夫人』這個詞也得說明才行,欺君也不太好。

「寶劍的確一式兩把,我們各持一劍,順帶說明,她的身分並非『夫人』!」

利德納:「原來寶劍一對分掛二處,你們都還是小精靈,當然不可能是夫人,無所謂,我明白的。」

陛下好像沒說錯,但話語又有點微妙,他真的明白嗎?

我擔心的是莎娜伊美的視線,若有所思一直打量著蕾菲亞娜,難道有什麼失禮之處?

娜美羅里也開口:「修閣下如此年輕,能否請教精靈術的修為?」

「院長大人,修的元素咒術低淺,完全不值一提,所學幾乎都是通用咒術,有索敵、搜尋、狂暴、鷹眼與破咒。」

當我說到破咒,座上者都動搖了,紛紛點頭讚嘆。

「真了不起,我是在兩百多歲時才能掌握破咒術,閣下破咒可否實戰?」

「可以,瞬間便能發動。」

娜美羅里質疑很合理,學習冗長的破咒術並不困難,但是能夠及時破除對方發動中的咒術,就非常不容易,至少以口詠咒絕對來不及,我深信希緹麗亞給予的恩惠,讓我不但意念發動極快,還能同時配合索敵術鎖定數個目標。

「閣下無疑有著靈術士的潛質,未來前途頗為亮眼啊!」

「院長讚美難以領受,修幾乎完全無法發動元素咒術,只是專精某些通用咒術。」

「那也無妨,術業有專攻,我也不是什麼都會。」

「多謝院長大人指教。」

輪到龐加拉度開口:「閣下容貌頗有特色,南宮之姓也異於一般,來自哪個王國呢?」

「上卿見笑,修來自非常遙遠的地方,只是一個小村落,不屬於任何一個王國。」

「你的村落劍術咒術程度如何?」

「在下家鄉並不學習咒術,劍術方面只用於比賽與健身,甚少用來戰鬥。」

「閣下也算是家鄉的佼佼者嗎?」

「可說是中上,多得里德修拉前輩們的悉心指導,才能造就今日的修。」

「那麼,異鄉之客,能否忠心護衛魯迪因德王國?」

「修已立誓保衛這塊土地上的善良精靈,鋤奸剷惡是在下自勉的志向與義務。」

「嗯!閣下靈格高潔,非常相襯靈劍士之位!」

環視在座者,只有靈劍士佐丹爾沒有發言,能少一個就少一個,我也樂得輕鬆,不過,似乎覺得他的視線並不在我身上,稍加注意——原來是蕾菲亞娜,她今天美麗耀目氣質出眾,成熟度不讓百歲女性精靈,佐丹爾很年輕,也難怪會注意她。

我又側看蕾菲亞娜一眼,心中暗驚!她完全無視上座,一直微笑注視著我,這模樣好熟悉,是艾莉絲的招牌動作,雖然我知道她對我有著特別的心意,但是這個場合——

我開始冒冷汗,蕾菲亞娜妳振作一點呀!

之後,利德納談到里德修拉的一些現況,駐使霍爾茲早有準備,我只是照稿背誦,並無大礙,整個談話,前後將近一個小時,進入了尾聲。

利德納:「請問修閣下這次打算在王都停留多久?」

「回陛下,大概十天左右,有些老朋友必須見面,敍完舊才啟程回去里德修拉。」

「離城之前,可否一起會個面,用個餐再走?」

「在下的榮幸,啟程前必定再來相約。」

「說定了!」

利德納給斐西達一個眼神,斐西達走到我身邊,對著我點頭示意。

我作揖行禮:「多謝陛下,請容修告退,殿下與公主、龐加拉度上卿,娜美羅里大主教,佐丹爾閣下,在下就此告辭。」

不同於陛下的親切,王子和公主兩位殿下射來的熾烈視線,令我不敢直視。

我慢慢後退,與蕾菲亞娜一起跟著斐西達隊長步出正廳。

斐西達笑著說:「看來陛下對修閣下印象不壞,而且還願意共餐!」

「是陛下不嫌棄。」

說實在話,我根本就不想要,但是我沒有拒絕的選項。

「閣下停留王都這幾天,如果需要幫忙,請不用客氣,在下必當協助。」

「感謝!那麼在下該告辭了,再會。」

與斐西達分開後,我和蕾菲亞娜走進穿廊。

穿廊內沒有精靈,我和蕾菲亞娜都吐了一大口氣,相視而笑。

「斐西達隊長真親切,看畫像還以為很嚴肅。」

「小修別輕信表面,我直覺他的靈格不太可靠。」

「小蕾的直覺嗎?那可不能無視!我會小心的。」

「呵~小修,剛才你好緊張,不過,真的好帥氣!」

所妳妳才盯著我猛瞧嗎?

「小蕾比我更緊張!而且動搖得好厲害,根本就幫不上忙。」

「這……還不是因為小艾準備的這套衣服,還說女僕就是這麼穿。」

我說的不是這事,不過,算了,雖然我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

「裡頭的女僕穿著明明就很一般。」

「回去要好好抱怨她,害我被誤會。」

「誤會?小蕾難得慌張,難道是因為被叫『夫人』的關係嗎?」

蕾菲亞娜不語,臉紅得一蹋糊塗,果然就是這麼回事……

她的告白言猶在耳,也難怪會對『閣下夫人』作出反應,她能開心我也很高興,只是高興之餘又是罪惡感浮現,羈絆者確實只能一位,我不能自私地斷送她的將來。

「這王城除了殿下,還有不少年輕有為的靈劍士和大臣,如果小蕾願意,說不定有一天也能成為真正的夫人哦!」

未料蕾菲亞娜突然緊靠,兩手抱住我的手臂,嚇了我一跳,又是艾莉絲的招牌動作。

如此抱著我只得停下腳步:「小蕾別這樣,這裡是王城——」

羞紅的臉已經消失,只見她鼓嘴生氣:「收回你的話!」

「妳怎麼——」

她加大力量緊緊扣住:「不然我不放手!」

汪汪大眼泫然欲泣,糟糕~她在忠心這方面——說是愛情也沒錯——有著異常的執著,大概是提到讓她成為其他精靈的夫人,而打開了奇怪的開關。

我用另一隻手摸摸她的頭:「我收回剛剛說的話,只是個玩笑,小蕾別當真。」

「小修明知小蕾的心意,這樣說是在傷害我。」

「對不起!我無心的,說了那句話,其實我心裡馬上就後悔了。」

「小修答應過,我可以一直留在你身邊……侍奉的。」

「當然啊!只要小蕾願意,我非常榮幸!」

「還有耳朵。」

我立刻又摸摸小貓耳,還加碼摸摸臉頰,這裡是王城,萬一被看見可不太妙,必須趕緊安撫,雖說如此,我的應對也太過風流,雖然有所自覺,但也莫可奈何。

蕾菲亞娜有著貓咪性格,撫摸就能漸漸穩定情緒。

我試探著:「如果再這樣抱住,又會被叫夫人哦!能先放開手嗎?」

「就算開玩笑也不能趕我走!」

「我答應妳,以後這種玩笑話絕對不說。」

蕾菲亞娜總算鬆了手,用手臂拭著淚,這令我很過意不去。

拿出手巾為她擦淚:「別哭,妳嚇壞我了!」

「是主人不好。」

「我反省,真的非常抱歉,請務必原諒我。」

她搖著頭:「對不起,小蕾又任性了。」

真矛盾,一開始聲淚俱下逼我低頭,到最後又主動對我道歉。

小魔靈總算冷靜下來,不再跟隨後方,而是親密抵肩而行,如此積極表明心意我當然懂,擔心怒氣未消,暫時也得依了,這方面我確實膽小怕事。

在不同的意義上,我和蕾菲亞娜都是越陷越深,她是難以自拔,我是難以抗拒。

但是,離開穿廊之際,我停下腳步,回頭張望——

蕾菲亞娜見我有異,輕問怎麼回事。

「唔……好像有精靈在偷看。」

蕾菲亞娜順著我的視線望去,只是綿長的空蕩走廊,精靈們的索敵反應都在房間內。

「算了,可能是錯覺吧!」

「小修是最年輕靈劍士,有少女在偷看很正常哦!」

「會戲弄我表示小蕾氣消囉,走吧!去安德烈叔叔家。」

「好的!可是我的衣服……」

「這樣穿很美,不必換直接去吧!」

雖然有替換衣物,但是在王城裡及馬車內都不方便更衣,只能先到安德烈家再說。

「很害羞啊!」

「害羞的模樣也挺可愛的!」

「主人騷擾,我要向小艾告狀~」

嘴巴抱怨,卻是滿臉笑容,馬車已經在王城大門口等候。

來的時候,蕾菲亞娜坐在我對面,現在,她卻毫不客氣地坐在我身邊,她們所謂的溫柔,我認為只是自己的優柔寡斷而已。

在穿廊的某扇門扉之後,兩位男性精靈摒息不語,貼牆而站不敢妄動。

「喂~巴瑞可,已經走遠了,不用那麼緊張吧?」

「是公主的隨從!就是他在布羅倪壞了事。」

「能讓你怕成這個樣子,看來是個恐怖的對手。」

「廢話,簡直是陰魂不散,突然回頭,嚇得我心臟都快跳了出來。」

「他的確感覺相當敏銳,但是有這麼誇張嗎?」

「當然啊!能從布羅倪追到迷宮,又從迷宮追到這裡來,實在匪夷所思!」

獨眼精靈潛入王城與同伴會合,碰巧看見修與蕾菲亞娜,便躲在門後偷偷觀察,差點被修發覺,幸虧距離有夠遠。

「真是追著你來的嗎?根本就是新科靈劍士前來晉見陛下。」

「靈劍士?」

「是里德修拉去年晉升的御龍劍士修.南宮,晉見是既定行程,你太過疑神疑鬼啦!」

「修.南宮——最好是這樣,那個劍士很恐怖,簡直是無敵劍士與超強術士的合體,正面對抗,有幾條命都不夠用,要不是捨了一隻左手,我大概也死定了。」

「哼……任務失敗就把敵手吹捧得跟天一樣高,掩飾自己的無能嗎?」

「願不願相信都隨你!我現在不是對手,不可能去正面衝突……旁邊那女的是?」

「資料上有個羈絆者,走在身邊還挽著手,應該就是她吧!」

「從她下手,或許就有機會報仇。」

「不愧是巴瑞可,明著打不過就玩陰的。」

巴瑞可悄悄移到窗子旁,把蕾菲亞娜的身影牢記下來。

「你跟『逆天』一樣,喜歡在背後說壞話,不過,我不否認陰險是生存之道。」

「別搞錯,我和『逆天』這個侍僕不一樣,我可是靈術士。」

「是!抱歉~靈術士『羅邦閣下』,你的王城早被你自己給毀了。」

「輪不到你來損我,你自己還不是亡國靈劍士?」

「舊事別提了,有必要讓吉爾斯基知道這傢伙,讓他去為弟弟報仇。」

「可能是我誤會,你這句話聽起來,像是要利用吉爾斯基幫你報仇。」

「無所謂,總之這傢伙不簡單,你自己也小心點。」

「再怎麼說,畢竟只是新科靈劍士,而且還是個小精靈。」

「我可是有提醒過,你自個看著辦!我要回營寨去了。」

「剛來又要走?」

「看到那劍士我就很煩,走到哪他就跟到哪,運氣差到底,既然他在這裡,那我就閃遠點——麻煩閣下安排馬車送我到山谷入口,我不想被看見。」

「這沒問題,『將軍大人』馬上就要有大動作,你可千萬別壞事。」

離開王城之後,我咐咐車伕儘快趕往安德烈家。

雖說我相信艾莉絲,羈絆者是既成事實,卡拉貝爾也不像糾纏癡漢,但是艾莉絲不在身邊我就是不安,只能不斷告訴自己,梅琳會保護誓約主人。

進入安德烈家時,客廳擠滿了精靈,我認得出大都是在迷宮裡見過的衛士,他們也還認得我,不過,也有不少視線落在我身後亮眼的蕾菲亞娜。

「啊!公主的羈絆者。」「閣下萬安!」「閣下早安!」「新年和樂!」

此起彼落的招呼聲,我一一回覆。

艾莉絲聽見聲音也從房裡走了出來,梅琳寸步不離。

「小艾——」

「你終於來了,到房間來,叔叔已經醒了。」

艾莉絲牽著我進到房間,裡頭也有不少精靈,除了卡拉貝爾、梅佳拉蒂兄妹,還有普金威丹靈術士,旁邊還有一名衛士尼茲,當初在迷宮,也是他引導我和少女們回到臨時住所,因此我特別有印象。

此外,安德烈的羈絆者亞莉安也在場,艾莉絲也幫我做了介紹。

我和他們一一作揖招呼,然後跟著艾莉絲走到床前,安德烈雖然睜著眼,卻還是疲憊無力的狀態。

「小修,叔叔現在意識清楚。」艾莉絲暗示我可以打招呼。

「在下小修,是艾莉絲公主的羈絆者,初次會面,給安德烈叔叔問安。」

「很好……有羈絆者……好……不操心……」安德烈又看向卡拉貝爾、梅佳拉蒂說:「絕不……不可……無禮。」

卡拉貝爾低頭不語,梅佳拉蒂:「父親放心,我和哥哥都不會亂來。」

安德烈似乎知道『預定羈絆者』的身分可能會讓卡拉貝爾失控,即使不太能說話,也要特別交代兄妹要安分。只是這個交代來得太遲,昨晚我和卡拉貝爾已經大打出手,不過情況也未惡化到不能控制。

我向前一步:「卡拉貝爾哥哥和梅佳拉蒂姐姐都非常有禮貌,不必擔心,還請多休息保重身子,等叔叔恢復後,小修會再次過來鄭重行禮。」

安德烈點點頭,閉上眼睛,卡拉貝爾投來感激的視線,我搖頭示意不必多說。

艾莉絲:「雖然脫離險境,也還要一、兩天才能順利走動,叔叔現在最需要的是休息,不如我們到外面說話吧!」

回到客廳,衛士們把坐位讓出來,雖然年紀最小,但是我和艾莉絲的身分都沒有推辭的空間,只能感謝就坐。

普金威丹先開口:「安德烈閣下目前已經穩定,但馬休飛閣下仍然生死未卜。」

艾莉絲:「最擅長搜索的是小修!速度快,索敵、搜尋範圍又大。」

「如果能幫上忙,請隨意差遣。」

衛士們面面相覷,普金威丹也是欲言又止。

我追問著:「難道有什麼困難嗎?」

梅佳拉蒂:「剛剛父親証實,山谷裡有飛龍,是被精靈控制的。」

普金威丹:「這危險程度太高,不能讓公主的羈絆者涉險。」

卡拉貝爾:「閣下負責護衛公主,馬休飛叔叔就由我代替父親前去找尋,我自信索敵還不錯,三百五十步以上沒問題。」

三百五十步確實算是上位索敵能力,有記載的精靈最大索敵範圍是四百步。

普金威丹:「的確不錯,但是面對飛龍可不能以常識而論。」

我看看艾莉絲,以拳自敲心口,示意還是我去比較好。

她點點頭,對大家說:「小修索敵有六百步,而且與暗黑飛龍戰鬥過。」

「在下隱身對飛龍而言,應該比較有效。而且我見過馬休飛閣下,搜尋術也能用。」

我不想明說,龍隱術連靈氣都能隱藏,我用隱身術一句帶過,而且我的龍炎與暗黑飛龍不相上下,對一般飛龍應該能夠造成傷害。

普金威丹:「閣下說的也沒錯,可是在下擔不起這個責任,公主的羈絆者…….」

我打斷他的話:「小艾~妳怎麼說?」

「馬休飛叔叔就拜託小修,你也要平安回來。」

「交給我吧!」

普金威丹:「既然公主與閣下堅持,那我們一同前往。」

卡拉貝爾:「我也一同前往。無論如何,請讓我盡一分力量。」

難道是因為我而有的對抗心態嗎?

艾莉絲:「卡拉貝爾哥哥,你不需要……」

卡拉貝爾:「放心吧!我已明白修閣下的覺悟,不過他太衝動,我會負責制止,為了公主絕對會把他平安帶回來。」

艾莉絲笑著:「那就拜託卡拉貝爾哥哥!」

普金威丹:「安德烈說的營寨我們也很在意,但是今天搜索為主盡量避戰,萬一飛龍出現,大夥發出笛音互相掩護誘敵,趁著混亂分頭逃離。」

梅佳拉蒂:「出發前先在家裡吃個飯,來得及嗎?」

普金威丹:「如果可以自然是最好,只是這麼多精靈……」

艾莉絲:「沒問題,我和小蕾也一起幫忙。」

普金威丹:「公主?這個……」

艾莉絲:「別囉嗦!你們幫小修用地圖指引一下,他沒去過山谷不熟悉。」

蕾菲亞娜:「小艾,讓我跟在小修身邊,我可以照顧他,這山谷我也熟悉。」

艾莉絲握住蕾菲亞娜的手:「那真的太好了,拜託妳~小蕾!」

蕾菲亞娜居然熟悉撒莫達山谷?怎麼我沒聽她過?

「等等,妳們倆自顧決定了什麼啊?小蕾~雖然妳現在劍法不錯,畢竟那兒還是很危險,而且,小艾妳也是,怎麼一聲就答應,要考慮一下吧!」

「主人別忘了,最危險的時候都是我在保護你的。」

「我相信小蕾,有她陪著小修,我反而安心許多。」

——那我不是還得保護小蕾嗎?小艾對小蕾的信任,遠超出我意料之外。

「小蕾~無論如何妳都要跟緊我。」

「請放心,我就是這麼打算。」

普金威丹、卡拉貝爾與衛士們看著這一幕,對於女僕參與搜索都是百思莫解,但是公主的交代,也不好公然反對。

「梅琳,小艾就交給妳保護。」

梅琳一反低調常態,引頸大聲長嘯,把精靈們都嚇了一跳。

艾莉絲笑著說:「梅琳今天很有精神,她在為大夥用力加油吶。」

之後,蕾菲亞娜和我換上備用輕裝,以便參與搜索任務。

參與搜尋的,包括我、蕾菲亞娜、卡拉貝爾和普金威丹總共有十三位,普金威丹叫了一輛大馬車,大夥用餐完畢,立刻兼程趕往山谷。

除了留下一名在山谷出入口把風,其餘被普金威丹劃分成四個小隊,我、蕾菲亞娜與尼茲一組,尼茲是狩獵精靈出身,在樹林裡行走非常在行,大概是刻意分配給我的。

進入山谷之後,普金威丹帶領大夥前進到安德烈足跡終點,看著普金威丹與尼茲討論著可能地點,我一旁聽著,只能衷心佩服,他們有著追蹤的本事,這方面我只能聽候差遣與勞力付出而已。

普金威丹已經追蹤到安德烈的足跡到進入山谷三分之一處,因為積雪開始融化,已經無法確定安德烈與馬休飛分頭的地方,只好把山谷內部再細分為四區,四個小隊分頭尋找,並且分配鳥笛,利用不同笛音分辨組別與遠距通信,如何操作我完全不了解,直接交給尼茲,由他負責使用。

隨後各小隊分頭準備深入搜尋,天氣仍然寒冷,即使馬休飛還活著,也不知道能否撐得過去,另一個糟糕的可能,就是被敵方俘擄,不排除要前往營寨探查。

因此,我主動選擇能到達營寨的路線,逼不得已時,就以龍隱術潛入探查。

如蕾菲亞娜所說,她緊跟著我,眼神堅定毫無畏懼。

雖然我擔心她的安全,艾莉絲卻仍然相信著她,由不得我也必須相信,換個角度來說,蕾菲亞娜確實是我的福將,她的存在讓我有另一個層面——總能化險為夷——的安心感。

真拿妳沒辦法,我的『最強女僕』蕾菲亞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