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4-4 百眼巨人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10-22 7:05:02pm

奇幻·玄幻


「趁那傻大個還沒發現,趕緊開溜,我們不是來這裡找巨人開戰的。」

「不,凱薩哥。我們的目的就是來拿寶箱內的東西。」

「你們在胡說些什麼!」凱薩忍不住對福斯一聲怒斥,百眼巨人似乎動了一下,隨即又回到原先的姿勢。睜著的眼睛,視線均落在寶箱上。

凱薩怒視著兩人,隨即深吸了一口氣,試著先別讓憤怒掩蓋理智,開始回想。

福斯和泰勒說不定從看見他離開亞尼城開始,就打算利用自己協助他們來到巨人洞窟,然後瞞著他打破封印屏障進入「裡層」,甚至來到這裡盜取寶物都在福斯的計劃之內。想到這,凱薩只能用上平生的意志力來壓下就快爆發的滔天怒火,咬牙切齒道:

「在我決定打斷你們的腿之前,給我從實招來。」

狼人和狐狸人瞬間判斷出凱薩這句話是認真的。

兩人立正站好,空氣中迴蕩著一股參著獸性的火藥味,導致他倆要需時刻用力握拳才能控制不斷顫抖的雙手。

兩人不禁想著同一件事——說不定那個此時此刻的凱薩,比巨人還要恐怖。

福斯在腦海飛快地想著怎麼樣的說法才可以平息凱薩的憤怒時,泰勒就搶先開口道:

「凱薩哥……我們很需要這筆錢……你也知道我和福斯是家中老大,在父母老邁、弟妹眾多的環境下,這筆任務報酬足以讓我們兩家維持好幾年的溫飽……」

凱薩忽然想起泰勒和福斯的弟妹,兩家人加起來少說都有三十幾人,最小的似乎是泰勒的妹妹,今年才兩歲而已,福斯最小的弟弟則三歲。於是,凱薩緊繃的神情與態度,軟化了少許。

捕捉到凱薩表情出現細微變化的福斯,立刻打蛇隨棍上補充道:「以前還有凱薩哥你幫我們解決難度較高的任務,藉此賺取高額金錢。如今你已是天齊之羽的正式成員,往後只靠我和泰勒兩人的力量,有什麼資格接下高報酬的危險任務?這次的任務只不過偷取那寶箱中的東西,報酬卻有三百萬柯令。三百萬啊凱薩哥,好好利用的話,我們可以好幾年都不必再接危險任務賺取生活費,也可以在這幾年增強我們實力或乾脆買下店鋪做生意,不管怎麼樣,這筆錢都能改善我們兩家人的生活啊。」

像是再也拗不過他們,凱薩無奈地嘆了口氣,點頭說:「就這一次。如果讓我發現你們的理由是用來騙我的,那我們多年來的友誼就到此為止。」

「就知道凱薩哥你會諒解的!」終於露出笑容的泰勒捉起凱薩的手上下搖晃,後者也任由他搖,沒想要阻止。

「據我所知,」凱薩的視線移到有許多眼睛的巨人身上,「那個身上有百隻眼睛的名為百眼巨人,他可以讓眼睛輪流休息來達到睡眠的效果,雖然他還沒發現我們,但只要我們靠近寶箱,應該還是會被發現。若是進入戰鬥,無法保證我們能安然無恙地全身而退。畢竟,這裡是巨人的地盤,一旦打起來或許會引來更多的巨人。」

「關於這點,我有辦法。」福斯邊說邊從琥珀色的攜帶包裡拿出一根熒光綠、尾端有著葉子形狀的笛子。

凱薩先是定格了一秒,接著憤怒隨之而來,罵道:「不是叫你們拿去物歸原主嗎!是把我的話當耳邊風?難道巨大樹人的教訓還不夠嗎!跟你們說過了,那個藍色劍士在競技場時看見我拿著這支笛子,要是他通知公會,順藤摸瓜發現你們就是導致那場災難的幕後黑手,誰知道你們會受到什麼懲罰!」

「不瞞你說,凱薩哥。這次任務,依然是這支笛子的主人委託我們的……」注意到凱薩再次準備開罵的泰勒,立即安撫道:「你先別生氣,我發誓,上次那場災難只是個意外,幹完這票拿到報酬後,我們再也不和這個委託人有任何往來!對吧福斯?」

「是是是,拿到這次任務報酬後,我什麼任務都不接,金盆洗手當只安份的狐狸。現在讓我用這支『安眠笛』吹奏催眠百眼巨人的音樂,凱薩哥你們兩個趁機去拿寶箱內的『闇星璃』寶珠,趕緊結束一切。」

不知怎的,凱薩隱隱覺得自從他拒絕在泰勒和福斯面前「完全獸化」後,福斯並不如以前那樣對他畢恭畢敬,甚至還隱約感受到來自福斯鄙夷的視線。

福斯二話不說,拿出破解封印屏障的羊皮紙,整張攤開放在地上,羊皮紙的下半部原來是五線譜。他輕輕吹奏幾個音節,確定音色後便深吸一口氣,開始吹奏。

寬敞的天然洞窟裡響起略微刺耳的笛音,曲子單調且沉悶,才沒幾秒鐘,凱薩便感到昏昏欲睡。突如其來的聲樂非但沒讓百眼巨人提高警戒,反而讓他睜著的眼睛漸漸閉上。直到最後一隻眼睛闔上後,福斯打了個催促凱薩和泰勒行動的手勢。

站在遠超過他倆身高的高台前,凱薩將雙臂獸化,泰勒則獸化雙腳。接著泰勒駕輕就熟地跳上凱薩雙手交疊起來的手臂,一彈——藉著凱薩強而有力的虎臂和泰勒優越的彈跳力——便輕易跳上了高台。

泰勒發現對巨人來說有點小的寶箱竟然沒上鎖,於是毫不費力便打開寶箱。然後,他驚呆了。

奢華高貴的紫棠色絲綢上放著一顆閃著點點光芒的黑色珠子,讓人產生彷彿繁星閃爍的夜空被濃縮在這顆珠子裡的錯覺。

「闇星璃」的大小宛如一顆成年男人的拳頭。泰勒伸出雙手小心翼翼地捧起它,同時想著如巨人這般不識寶物的野人,從何得到這顆如此迷人的黑色寶珠,還將它視如珍寶放置在寶箱內,並派可二十四小時不睡覺的百眼巨人來看守它?

陷入在「闇星璃」的迷幻美麗裡,泰勒渾然不覺天然洞窟的現況。當他終於聽見凱薩如咆哮般的叫喚時,一隻大手已經將他捉住。他驚訝地回頭一看,竟是幾個小時前遇見的基迦巨人。

巨人只捉住他的下半身,泰勒騰出的手一隻依然捧著「闇星璃」,另一隻則試著用力掙脫束縛。此番掙扎卻讓基迦巨人更加用力地握緊右手,痛得泰勒忍不住大叫起來。

「獸王衝擊波!」

一道奪目強光冷不防地破空襲來,泰勒條件反射地緊閉雙眼,同時如同撕裂空氣的衝擊波掠過他右側身。

為了解救好友,凱薩焦急地使出最消耗體力的大招,一舉轟飛束縛泰勒的右掌。泰勒因次被甩到空中,手上的「闇星璃」也在混亂中甩飛了出來。

事情發生在同一瞬間。

失去右掌的基迦巨人痛得發出震撼大地的悲鳴;凱薩負荷不了衝擊波奪去的大量體力,臉部扭曲地蹲下喘大氣,左手用力按著無法停止顫抖的右手;泰勒一個迴轉,雙腳安全著地;福斯丟下笛子,飛身接住價值三百萬報酬的「闇星璃」;笛子停止吹奏,基迦巨人斷掉的右掌飛擊中百眼巨人的額頭,使他頓時睡意全消,百隻眼睛同時睜開,部分眼睛發現一直關閉的寶箱竟然遭人打開,部分眼睛發現「闇星璃」下落不明,部分眼睛同時看見失去右掌的同伴和侵入的三名獸人,氣得百眼巨人憤怒大吼,旋即拿起身旁的巨棒,追打三人。

基迦巨人也停止悲鳴,用餘下的左手執起巨斧,渾身上下散發出更強烈的殺氣,不斷對凱薩使出撈擊、劈砍。

凱薩連續翻了數個後空翻,接二連三閃過巨斧的威脅,並對剛迴避了百眼巨人揮落的巨棒打擊的另外兩人喊道:「別應戰,想辦法逃!」

三名獸人靠著靈活的動作,左閃右避,使兩名巨人的攻擊頻頻落空。百眼巨人果真只是負責看守寶物的巨人,相比起基迦巨人,百眼巨人的動作非常遲鈍,要躲開並不難;基迦巨人也因為受了傷,動作並沒有先前的靈活。

一片混亂中,趁著百眼巨人不小心擊碎了高台,碎裂的石塊往四處飛散,凱薩他們趁機逃出天然洞窟,來到地下河道旁,赫然止步。在後有追兵,而這追兵又是凶神惡煞的兩名巨人的情況下,他們想也不想就跳下喘急的地下河道,任由激進的水流將他們沖走。

基迦巨人從天然洞窟裡追出來,發現入侵者已被水流冲到很遠,只能無奈又憤怒地對下游的方向怒吼。呼應怒吼的百眼巨人也發出憤怒的咆哮,然後他其中一隻眼睛看見地上某個閃爍綠光的東西,並用食指與拇指小心翼翼地撿了起來。

۞

۞۞

۞۞۞

視線所及均是一片渾濁的泥褐色。

遭急流吞噬而拼命往上游的凱薩,好不容易探頭出水面,視界從快速往後退的水流換成急劇往後退的山岩,不足半秒又被洶湧澎湃的強大拉力給拉回下去。

數十秒前,因逃亡而根本沒時間為肺部吸進多少空氣就匆忙跳進河裡,也因河水高度竟不如表面所見的淺,加上佈滿暗礁,凱薩的頭部、手肘、膝蓋、背部、胸口等部位,一路下來不知撞碎了多少暗礁而把所剩無幾的空氣全數吐出,目前頻臨缺氧、意識逐漸模糊的精神狀態。

不知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這條危險如翻江倒海的地下河道,水流衝擊的速度實在是太強,只不過一分鐘的時間,凱薩一行三人便被衝出距離百眼巨人所在地約三公里處的洞口外了。橙黃的夕陽映入凱薩眼簾之際,也如他先前所料,等待他們的出口果真是一條氣勢磅礴的大瀑布。

當凱薩回過神來時,他已經滿目瘡痍地爬上岸邊,泰勒和福斯也隨後跟上,三人齊以大字型的姿勢躺在岸旁,張口吸進大量空氣,好延續劫後餘生的性命。至於在水中是否有失去意識一陣子或是怎麼離開水面的過程,他們已全然不知。

「走吧。」率先開口的不是凱薩,而是福斯。

他坐起身,攤開從頭到尾都死死握住「闇星璃」的右手,掩不住的興奮表現在他勾起的嘴角上,說道:「要盡快把這顆迷人的寶石交給委託人,然後就可領取豐厚的報酬了!」語氣裡盡是憧憬拿到報酬後的富裕未來。

凱薩雖然覺得盜取巨人的寶物或許會引來麻煩,但在他無論怎麼看向瀑布的頂端都看不到他們出來的那個洞口後,就放棄了把寶物還給巨人的念頭。

——就算回去,也未必可以像這次一樣順利逃走……還是回去報告公會,請人再來把「裡層」封印起來吧。

在心裡這麼決定後的凱薩,便和兩個朋友一同站起來,開始研究怎麼回到亞尼城。畢竟,他們現在連身處何方都不知道。

「你們有『永久魔法地圖』嗎?」凱薩問。

聞言的兩人齊搖頭,接著泰勒說:「那地圖要價2000柯令啊,以我們家的經濟狀況怎麼可能買得起那麼奢侈的物品?」

「……我也沒有。那沒辦法了,我有一張一次性使用的魔法地圖,雖然效果和『永久魔法地圖』一樣,但只能維持一小時,時間過了就變回普通的羊皮紙了。」

凱薩拉開綁在右小腿上的腿包,小心翼翼掏出一張羊皮紙,甩掉水珠後便詠唱了一小段咒文,隨即空白的羊皮紙上慢慢浮現地圖紋路,同時地圖上出現紅、藍兩個小點。

兩人湊前來看地圖,凱薩指著地圖上的紅色小點解釋道:「紅色是我們目前所在地,」然後手指移向右上角有點距離的藍點,「藍色則是亞尼城。」

「亞尼城那麼遠,就算「完全獸化」全力奔跑,只有一小時我們也到不了吧?」泰勒面露狐疑地問道。

福斯受不了地啐了一聲,「白痴,只要能夠回到熟悉的地方,就可以靠著記憶走回亞尼城啦!」

「別說了,時間有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