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119、後記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19 7:32:09pm

奇幻·玄幻


1-119

普通人對於死靈法師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成千上萬的骨頭軍團,聽完死靈法師的修練方法後,厄臨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一點,按照這樣的說法,成千上萬的軍團就代表著成千上萬的靈魂碎片,這麼多靈魂碎片脫離原本破碎而脆弱的靈魂,那些死靈法師早就去了半條命了吧。

針對這個技能,亡靈聖者處理的方法簡單多了,派出簽訂契約的幽靈,那些幽靈一個可以控制數十個到數百個不等的骨頭,靠著每副遺骸中所留下的那一絲死氣還有靈魂配件,就算是爛掉半顆腦袋的幽靈也有辦法製造這驚人的場面,一片雪白的骨頭大軍輕而易舉,或許最麻煩的還是該怎樣讓那骨頭大軍變的雪亮亮,總不能要求人家從地底下爬出來的時候就很乾淨吧!

大腦藉由神經控制身體,靈魂藉由靈魂配件控制大腦,那死靈法師是怎麼做到的?淒演給出的答案很簡單,他們還是靠著那過人且非人的精神力完成的,精神力感應到自己的靈魂碎片,自己的靈魂碎片再藉由精神力控制骨骸,或許是因為精神力原本也是靈魂所產出的東西,經由死靈法師的強行改變操控之下,讓那些靈魂配件起了反應吧!

厄臨在第一次聽到死靈法師的修練辦法時,就對這個職業充滿忌憚,原因無他,他們的精神力可以攻擊靈魂,正常人類的靈魂被肉體保護的很好,但不幸的事,亡靈聖者的肉體根本沒有保護靈魂的效用,這點上厄臨就吃了大虧,再聽到他們的精神力是如此的詭異,攻擊自己的靈魂,模仿靈魂的特性,真難想像死靈法師是一個需要多麼強大的天賦的職業。

幸好,他們需要的天賦也太高了,讓人不會想到碰上他們,而且光明教會也會全力追補這世界上的死靈法師,對厄臨來說,比較大的危機應該是光明教會而不是死靈法師,死靈法師不只是厄臨的天敵,也是全部人的天敵,他們的能力太過突出,而且危險性太高。

死靈法師第二個擅長的是什麼?淒演給出的答案是釋放瘟疫,厄臨想了想,這點亡靈聖者還真的做不到,亡靈聖者有辦法利用幽靈投毒,但瘟疫這種東西竟然也有辦法跟魔法有關係,是魔法瘟疫嗎?淒演看厄臨苦思後,給出正解:那就是普通的瘟疫,不是什麼魔法瘟疫,這世界上哪有什麼魔法做成的瘟疫?別胡思亂想了。

歷史上確實有魔法瘟疫,世界上無處不存在魔法元素,而某個魔法天賦不高的鍊金術師突發奇想,造成了那場幾乎滅絕所有魔法師的魔法瘟疫,萬幸被眾神察覺,直接清理掉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這是劍靈聽到之後隨口說出的話,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停頓在當場,寒風陣陣吹起。

後記

諸位晚安,我是妄翔廢廢。

卷一至此結束,明天起會開始貼卷二,同樣一日兩章直到追到我在其他網站的貼文進度,由於巴納納的設計無法千字一章,屆時可能換成兩日一更。

如果對我的其他作品有興趣,請搜尋妄想飛翔的破碎蝴蝶,隨意窩部落格那邊會是最全面的,至於付費作品目前上架兩本電子書:是神闖的禍、勇者/宅男大叔的使用指南。

那麼,為了湊滿字數限制,隨手找了篇最近在其他網站的活動寫的文章。

三題小說:人外娘、血月之夜、重感冒

「唉,機器人怎麼會感冒呢?」擦去臉上的油污,我放下板手,手從「她」冰冷的大腿輕輕滑過,尋找著應該存在那裡的接縫。

感受著她微微地顫抖,臉上也同步出現害羞的側頭,我放在大腿上的手都不知道該繼續摸還是放棄了,說到底,機器人怎麼會感冒呢?還重感冒。

今天一早起來走出工作室,就看到鼻子流出機油、扶著牆壁搖搖晃晃走過來的她─蓋亞24,用細小的聲音說她感冒了,我都快瘋了。我身為維修技師從不知道該怎麼維修重感冒的機器人阿!是我還太年輕嗎?

「對不起,因、哈、哈啾!因為跟審判長一起整晚觀察今年的血色之月升起對於魔物的影響有多大,站在高塔上,哈啾!所以感冒了,只好趁審判長去休息的時候,希望能稍微維修一下。」蓋亞24聲音有些發抖,機油到處亂噴。

唉!機器人真可愛。

「所以我說,感冒唯一的治療方法就是好好休息一陣子,你怎麼不好好在待機室待機,而且我真的找不到毀損阿!」拆開大腿的外殼,在裡面找了很久,就是沒找到那個「感覺骨頭有點痠痛」的原因,骨架也沒有發生歪曲,上面也沒有裂縫,很完美的狀態。

「蓋亞24懷疑,可能是感冒導致的身體痠痛。」蓋亞24認真的回答,但我腦袋只覺得越來越痛,就說機器人不可能感冒了,類人情感模擬程式雖然讓蓋亞24判斷更加人性化,卻導致一大堆問題,如果這次重感冒被審判長發現,又要……

維修室大門自動開啟,伴隨著機械式的歡迎語音:「歡迎拜訪維修室,審判長大人。」

年輕的臉龐卻有著與之相反的凝重氣勢,沒有人不怕審判長,就算是蓋亞24這機器人也是如此。

「技師,蓋亞24出了什麼問題嗎?」審判長的聲音非常疲倦,我明白為什麼,但我開不了口說明發生的事情。

見我不回答,審判長轉向蓋亞24,下令:「蓋亞24,回報現況。」

「是,審判長。蓋亞24感冒了,感覺骨頭痠痛,所以找技師維修,確保接下來幾天即使在感冒中同樣保有戰力,以應對血色之月後的魔物瘋狂,目前正在開甲維修中。」我閉上眼睛,手默默的把蓋亞24的大腿外殼蓋上,我又能回到正常的生活……幾天。

「妳又……蓋亞24聽命。」

「是。」

「移除所有蓋亞24資料夾下的檔案,徹底清除記憶區,然後最低限度重啟。」

完全不意外。再次看著機器少女閉上眼睛,頭上冒出濃濃的白煙,我習慣性的拿起水壺澆下去冷卻。一點也不意外的結果。

「重啟完成。」少女沒有張開眼睛,她其實不需要眼睛的。我一直都知道。

審判長滿意的下令:「蓋亞25,移動到待機室等候安裝新版程式。」

「蓋亞25,命名確定。」蓋亞25走路速度不快,因為必須讓審判長先離開,看著兩人依序離開的身影,審判長疲倦而生氣的大步離開,後面跟隨著新生的蓋亞25。她舔了舔嘴唇。

我有點想做給蓋亞13吃的鐵片餅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