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40 起死回生的心脏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10-25 9:36:15am

都市·爱情


拖着一个小行李箱的安承烨,站在大门外开启密码锁后,推开门走进公寓里。

门口的感应小灯几乎立刻就亮了起来,就像是在用那道微弱的橙黄色光芒欢迎他回家。接着,客厅里的自动电灯系统也被启动,亮了起来。

看着明亮却清冷的公寓,安承烨长吁一口气。

是他想太多了吗?怎么连空气都倍感沉重又凄凉?

虽然这些年来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住,可是今晚却不一样。今晚的他好比被一股前所未有的孤独感笼罩。大概是因为自他十岁起就相依为命的母亲,已经在几天前过世了吧。一想到从现在起,在这浩瀚无边的宇宙之中自己再无别的亲人,只剩下他一个,一向坚强独立的安承烨心中竟然升起了一股难以名状的沧桑。

这突如其来的强烈意识是如此庞大,就像一波毫无预警迎面袭来的惊涛海啸,让他几乎就被淹没。幸好他即时抽身而出,转移思绪,强把心上的那股苍凉之感扫到一旁,脱了鞋子后就拉着行李箱进房间放好。他逼自己专注于把行李箱打开,然后把个中的物件一样样取出放好。这样单调的机械性动作还真有着相当程度的疗愈作用,他的心神渐渐安定了。

这几天,他回到了小时候和父母居住的城市,按照母亲的遗嘱将她的骨灰倒进安放在庵堂里父亲的骨灰瓮里。自父亲去世后,母亲就像是在倒数生命,盼望着死期的到来。现在,自己这个做儿子的总算帮母亲完成了遗愿,让辛苦了一辈子的她,终于得以在挚爱的丈夫怀中永远安息。

收拾好东西后,安承烨走到浴室淋澡。

他站在花洒下,任由着温热的水花像骤雨般淋洒在他的发上、脸上、身上,铺天盖地将他整个人都包围。是因为今晚心境特别孤冷的缘故,所以那被热水包裹的感觉才会格外地舒服和温暖吗?

一颗颗水珠在极速冲刷他紧实的身子后顺着他如雕塑出来的身材曲线流下,继而窜进流水口,就好比一个驱邪的仪式,将他这些日子以来背负在身上的那层寂寞与压力也一并洗涤、排走,让他顿时稍微感觉轻松了一些,身心短暂地疏解了,不再沉甸甸、重压压。

冲完澡后,他换上了一套干净的短裤背心,走进小小的开放式厨房。他站在冰箱前,犹豫着自己到底是该煮碗泡面暖暖胃,还是索性立马关灯上床蒙被大睡?

踌躇了约莫二十秒,他决定放弃:算了,还是睡吧。反正自己也懒得煮面。

当他正想掉头走入房间之际,门铃陡地响起。

安承烨疑惑了: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八点,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找他呢?

他移步到门口开启防盗屏幕,查看门外来者到底何人?看清楚后,他忙打开大门:“怎么是你们?”

原来外面站着他的好哥儿卢思彦、黄征以及一票摄影工作室的工作人员安仔、四眼全他们。

卢思彦率先踏入公寓,摇着手上的一手啤酒,眨眨右眼微笑道:“Yo, bro (哟兄弟)!我们来陪你喝酒啊!”

安承烨还来不及搭腔,摄影工作室的老板黄征尾随卢思彦也走进安承烨的公寓,模仿卢思彦的动作,摇了摇他手中拎着的另一手啤酒,慰问道:“今天难得大家都有时间,就特地来看看你。怎么样?一切该处理的都处理完了吧?”

原来,不喜繁文缛节的田彩蝶立下遗言,表明死后不举行任何哀悼和殓葬仪式,一切从简。她嘱托儿子在将遗体火化后,就带着骨灰回到家乡的庵堂将自己的骨灰和丈夫的放置在一起。安承烨这几天都是自己独自处理母亲的身后事,卢思彦因为担心他一个人难免孤单,于是在知道他今晚回来后就集合和众同事一起来陪陪他、看看他。

大家的善意让安承烨差点儿就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对于黄征的慰问,他点点头,简短回复:“都处理好了。我会尽快恢复工作,这期间给大家添麻烦了。”

黄征伸出空着的另一只手,拍了拍安承烨的背:“我们是一个团队,别说什么添麻烦的话。”

安承烨站在门口与到来探望的同事一个个握手表示谢意,待最后一个同事进门后,他像是在找人一样,在门口探头探脑的,一双眼睛搜索着外面走廊的每一个角落。

确定没人了吗?大家都进屋了?

他仔细彻查了一遍,连死角也不放过,只见公寓外的走廊空无一人,他这才确定了外头已经没人。他有些失落地把探出去的身子缩回屋里,暗自苦笑:安承烨,你到底在贪图什么、妄想什么?这个时间人家应该是在家里陪老公吧?怎么会跟着一班男同事一起出来喝酒呢?

他按耐住内心的失望,正要把大门掩上之际,突然听到“砰”一声钝响,像是有人使力从外面挡住门不让关上。

安承烨心里一阵狂喜,迅速又再度将门打开,真的见到门外站着个人。

那人一见到安承烨就亮出一个美丽的笑容:“嗨!好久不见!”

那个笑容若绽放的向日葵般灿烂,那双眼睛如碧波般清澈,那上扬的嘴角像月牙般美丽得刚刚好。这样的笑容毫无瑕疵,完美得无懈可击。

但是,这并不是安承烨此时最想看到的笑颜。他那颗失落后重新燃起希望却又再一次失望下沉的心,这回重重地摔落到了谷底,彻底绝望了。

自己今晚到底是怎么了?只不过是没见到她,怎么心情竟如此难以抑制的沮丧又绝望?他继承了母亲的个性,一向坚强刚毅,绝对不是个情绪化的人。可是现在怎么会如此反常,居然还为了一点点微不足道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么痛苦、这么悲哀?

他无奈地挤出一丝笑意,回应眼前人道:“嗨,好久不见。”

站在门外的是罗霖。

她把手上握住的一束白兰花交给安承烨:“死者已矣,请节哀顺变。我今天下午到摄影工作室探班,听说大伙儿今晚要来看你,于是就厚脸皮地跟着不请自来了。”

安承烨接过花束,客套地招呼道:“别这么说,谢谢你来才是。别站在门口,进来坐吧。”

正在客厅里开着一罐啤酒的卢思彦隐隐约约听到玄关有声音,一时没看清是谁来了,头也没抬扬声问安承烨道:“是李瞳来了吗?”

一听到“李瞳”两个字,安承烨刚刚才坠落谷底的一颗心又顷刻回弹至九重云霄之上,心情立马起了180度的转变,充满期待问卢思彦:“李瞳会来吗?”

“当然啊!她自告奋勇为我们到邻近的超商买下酒的零食,所以我们就先上来了。”卢思彦应道。

安承烨一听,他的大脑还没来得及思考,胸腔里适才奄奄一息的心脏就像是瞬间起死回生并插上了一对强壮翅膀,驱使着他高大的身躯不由自主飞也似地冲出了家门。

“Cyan,你去哪儿?”卢思彦见好友突然奔了出去,有点担心,便起身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大门口,在安承烨身后嚷嚷问道。

安承烨也顾不得停下脚步,一边跑一边回答:“我去帮李瞳拿零食!”

卢思彦望着身穿家居服、脚踩人字拖的好哥儿连电梯都等不及就迅速飞跑下梯级的背影,不解地自言自语嘟哝:“就几包零食,难道李瞳自己拿不动吗?还需要劳驾我们家盖世模王如此不顾形象地去帮忙?”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