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XXII - LXXX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10-25 3:48:45pm

其他·同人


几个月以来,我们什么都没有接手。那是一段非常和平的日子,至少在这里是这样的。没有凶杀、没有失踪、街头的小王也没有搞婚外情。和平得过头了,就连我也没办法相信。就在那个人出现以前,我就觉得这和平的日子一过就会出大事。结果就和我想的一样,那个人的出现,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他不止让我把花了许多时间才忘记的事统统想了起来,还因为他的关系,哥哥现在完全不让我碰这起案子,实在是有够讨人厌。

但是,哥哥说的也没错。如果我没办法把自己的事解决掉的话,是不可能能够专心工作的。那些不堪回首的回忆、不想想起的经历肯定会在重要的、最不适合的时机统统跑出来。

所以,我必须把自己的事情给解决掉,这样才能够专注于哥哥接下来的工作,姐姐也不需要因为必须照顾我而待在家里。

只是,我应该怎么解决掉这件事?

毫无头绪、好比一只无头苍蝇的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在‘这起命案’以及‘将来的归属’这两件事中来回徘徊,久久没有得到应该要有的成果。

他的出现,是要我跟他回去认祖归宗,但我并不想要这样做。回去?开什么玩笑,这里就是我的家。但是,哥哥姐姐他们真的是这么想的吗?毕竟,我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和他们那么亲的契机,不就是因为儿时妈妈需要工作而把我放在他们那里帮忙照顾吗?他们喜欢小孩这件事,是已经肯定了的。就算哥哥说了无数次的‘讨厌小孩’,就算他对于小孩一直以来都是恶言相向,但他的行动出卖了他。

自可证出生以来,哥哥对于小孩的态度变了不少。但那是因为可证是哥哥的孩子,不是吗?古人云:虎毒不食子,不是吗?

……

那为什么……

“依,要到医院去看一看娜资和灵珑出了什么事吗?”

姐姐呼唤着我的声音从门口玄关处传来。我坐正身子往那里看去,只见她抱着可证站在玄关,看起来就好像是要出门一样。

那不是废话吗?她刚才就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医院看娜资和灵珑了,当然是要出门的啊。只是她们两个到底出了什么事啊?

“不了。”我摇了摇头,说:“姐姐慢走。”

听我这么回答,姐姐先是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才微笑着说:“那么妳早点休息,不要熬夜,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以后她才放心出门去了。

我真是的,刚刚我是凭什么怀疑他们?他们不是已经说明了不会让我离开这里了吗?为什么我要质疑那一句话啊?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要想办法,想办法让那个人永远离开这里,让他永远消失在我的视线以内。最为简单的方式,就是直接把他杀了。当然,我是不会做出这等事情的,我也没那个能耐。

那个人,只是要听我叫他一声爸爸,但我做不到。不可能做得到。怎么可能做得到啊……

必须让他死了那条心才行,这样的话,说不定他就永远都不会过来了。

——妳不是被徐老师领养的吗?怎么不叫妈?

嘉盛在校庆的时候说的一句话突然之间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认真地想了一会儿之前为什么没有把姐姐……这样子说的话好像有点奇怪,直接叫名字好了。为什么没有把徐千夏叫成妈妈、把江明治唤作爸爸呢?说实话,他们两人在我的人生中所扮演的角色比所有的人包括在去年空难去世的妈妈还要重要。既然如此,我叫他们爸爸妈妈应该也不过分吧?

只是,他们会怎么想?我总不能因为想要把那个人赶走而把他们两人拖下水吧?如果我真的这么做的话,不就代表我失去了叫他们爸妈的资格吗?

不过要我突然换个方式称呼他们,有点不习惯啊。他们也会不习惯的不是吗?一直以来都在叫他们哥哥姐姐的我突然改口这肯定会把他们吓出心脏病来的。

该怎么办啊……这好像是唯一一个方法了,我已经想不出其它比较实际的办法了啊。但是就常理、就法律上来说,我这么做完全没有问题。

要不……

*

一觉起来,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突然之间换了位置睡觉什么的我已经习惯了,肯定是昨天晚上我躺在了客厅的某个角落然后被刚踏进家门的两人发现再把我搬到了这里来的。

打了一个哈欠,站了起来往书桌那里走去,坐下来的时候无意间瞄到了闹钟的时候才知道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已经很久一段日子没试过睡觉睡那么久了啊,还好今天没上课,不然我今天就和翘课完全没两样啊。

我坐在椅子上,透过窗户望着天空,什么也没想,就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发呆罢了,这一切是那么的自然的。在这学校的非正式假期里,我怠惰地坐在窗边,像个慵懒的大叔一样什么都没做。

“起来了啊?”哥哥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把从上转到后方倒着看门边,只看见他拿着一盒饭站在那里盯着我。

“妳姐她去开会。”他盯着我说。

虽然昨天是想过要这样做,但真的要我这样子还真的有点说不出口啊……

“快点吃,迟到就扣妳工钱。”

迟到就扣我工……

“等等,我现在就去!”

*

继前几天的大学生——本,前天的中年男子以后,又有了另一宗离奇死亡的案件。

刘凯翔,享年十七,现为高中生,于昨天傍晚六点四十三分被发现晕倒在了自己的房间里面,送往医院三十分钟以后宣告不治。死因,器官衰竭。虽然不能肯定说是不是‘迷之凶手’的连环事件之一,但从性质上来看是一样的。

毫无外伤、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疾病以及死亡原因都是一模一样的。要说这三起事件没有关联的话,那是骗人的吧?这世间哪有那么巧合的事?

“年龄层越来越小了啊……”娜资看着报告自言自语。

也不能说是越来越小吧?第一起命案不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吗?在那之后才到一个中年人,然后是一个青年……

“娜资乐寅,你们再去一次大学生那里。依嘉盛,你们去高中生那里。”哥哥发号施令道:“把收据全部带回来,不管是什么收据都行。”

收据?为什么啊?这种东西平时没有人会留着的吧?就算是我也没怎么留了,买照相机的收据也只是为了保修才留的……

“知道了,现在就去。”我们四人齐声回应。

话说回来,昨天不是才说过在我把自己的事情解决掉以前不会让我工作的吗?怎么现在又改口了?